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十三章

 

他玛被强奸(十三1-19

所罗门再没有在撒母耳记下出现;他的故事复现在列王纪上。我们的注意力被移到大·年长的儿子暗i和押沙龙身上。如果按照通常的继承习惯,长子暗i应该可以继承大·,接续作王。押沙龙是第三儿子,可能第二儿子在此之前已逝世──至少我们从没有听见有关的任何事(看三2以下)。如果这样,押沙龙是第二位有权可以继承王位的人,至少这是他的估计。故此有许多人自然将兴趣环绕在这位年青人身上。暗i很快显出他有很讨厌的性格,如果这个人作王的话,相信任何以色列的读者,都会感到失望。

事实上,这一段记述是整本圣经最污秽的故事之一,并且相当详尽地叙述。我们会这样问,是否圣经值得花这么多的篇幅来描述这件事?这个情节有什么属灵的价值呢?要回答这个最后的问题,我们先问另一个问题:在这个故事中,叙述者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对这个问题,可以提供四个独立的答案:

(一)这故事叙述对大·的部分刑罚。正如拿单所预言,神对大·的刑罚将会是公开的,并且这事详细的记载,甚至经过许多世纪后,公开传给我们。我们不难想象,暗i的行为带给他父亲的沮丧和不快乐的程度;但大·自己是如此,故在色情与暴力方面已经教会他的儿子了。

(二)它解释后来发生的事。这个污秽的情节并不是处于真空中发生的;不单有因(大·以前的行为),也有果临到押沙龙。如果大·不是树立一个坏榜样,暗i便不会强奸他玛;这样押沙龙便不会憎恨他的长兄,他也不会先是对付暗i,后来背叛他的父亲。大·奸污拔示巴,及暗i强奸他玛,有同一教训,显示色迷不是个人的罪、不会对别人带来后果,这只是我们现代人的想法。这种行为会挑起所有人的最基本和最不能控制的情绪,根本没有人能预见它们整个的后果。

(三)它提供一个警告。这种仔细的角色研究,给读者一个教训,尽力避免效法这种榜样。特别是它让我们看见王朝的另一幅画像:暗i被按王子抚育成长,可能他看自己乃以色列下一任的君王,在这种情况下,这故事警告社会上位高的人,注意道德的危机。这些人太容易因眼中无人,而一时兴起自负地滥用权力作事。暗i的冷血计划,他无情地不理会他妹妹的感受(不理会她将来的羞耻),他的残暴行为,全部显露他骄傲的以自我为中心,及缺乏自制。幸而很少领袖会像暗i这样极端;但那里有权力,那里便有一种自由──使用这权力直到滥用之地步。

(四)它显示神对祂百姓的良善。这是一个显明人性复杂的好例子,并且这些事情能成就神的目的。暗i邪恶的行为是给大·的部分刑罚,但另一方面,这一连串事件,也使以色列排除一个不合适的领袖。所罗门才是神定意继承大·作王的人选;暗i,这个王位的危险对手,事实上是消除他自己,正如不久接踵即将显示出来的。日后的以色列读者,读这个故事时会感谢神没有使暗i这种人作他们的王。引用他玛的话(13节),他是一个愚妄人。旧约认为愚拙人,是包括他们严重的过失,正如他们的愚蠢一样。

在这故事中有一点不太肯定,就是这种婚姻究竟可不可以在暗i及他玛之间存在。他玛暗示可以(13节),但也可能她在极危急时,提出一个非常渺茫的可能。同父异母兄妹之间的婚姻,通常被以色列法律所禁止(利十八11),无论如何,看来暗i没有打算结婚,只是满足他的情欲。真正的爱本身显示温柔和体贴;而强烈和性欲却只是满足欲望。

押沙龙的报复(十三20-39

这段叙述告诉我们,暗i强奸他同父异母妹妹后的结果,并且将读者的注意力,由暗i转移到押沙龙,他是他玛的亲兄,自然对暗i所作所为极其愤怒。故此,现在作者不但告诉我们这些事情的记录,也同时描述大·这个儿子的性格。他比暗i更加复杂和更有趣味。起初我们相当同情他,他对妹妹的仁慈和关心,他对暗i的仇视,而当他父亲不采取行动时,他便感觉不耐烦。他对暗i有两方面,是不值得赞扬的。他恨他而没有向他说一句话。要明白廿二节有两个方法,希伯来文谚语说好说歹,可以当他把暗i送去‘考文垂’(译者注:Coventry,英国城市,曾遭遇法国空袭并被毁灭,这里指把某人逐出社交圈子外)。拒绝与他有任何来往;或者(很有可能)是他永远不与暗i讨论这次奸淫。如果他直接地发怒,可能会好一点;新约没有谴责公义的愤怒,但它要求我们,不应‘含怒到日落’(弗四26),这是很有智慧的。但押沙龙这样做,结果不单对暗i是致命的打击,并对押沙龙的个性有非常大的损害,毁坏了他的一生。

这样押沙龙培养他憎恨和复仇的意念,耐心等候他的机会来到。他与暗i都显出有耐性、冷酷和欺诈,为达成他们的目标不择手段;他们是兄弟,因此证实有相同的气质。他们均欺骗大·,暗i诈病,而押沙龙却要求他的兄弟,能否代表大·参加一次宴会。

报复是人性一种强有力的动机,在东方比其它地方为甚。这是为什么‘以眼还眼’(参见出廿一24)是重要的原则。这个原则不是像被很广泛,但也是相当错误的解释为,坚持失去眼睛求以眼睛补偿。在任何情况下,不应该丧失多过一只眼睛。强奸是严重的罪行,但谋杀是更加严重。在任何的标准下,押沙龙的行为都不能宽恕。这故事同时也说明,为什么刑罚时常由第三者去执行,因为这些人没有牵连在个案中。当人类的法院不能或者不忍心处理时,那么‘听凭主怒’,正如保罗的建议,参见罗马书十二章十九节。

押沙龙就这样表明他好像暗i一样不适合治理以色列。他一点也没有父亲的宽宏大量;他能够向对方怀恨一段非常长的时间。相反,一位国家的领袖,应该保持冷静,并且断事客观,乐意宽恕,或者至少忘记别人对他的过失。他一定要坚持维护公义,不像押沙龙那样嘲弄。

押沙龙不是治理以色列的适当人选;但他杀死暗i后以为自己会是下任的王,肯定在他的心里,也可能在当时许多百姓的心里会这样想。当他决定杀死他的长兄、而不是用其它的方法去伤害他时,他可能想及自己的地位。无论如何,他犯了谋杀后,马上不敢逗留在以色列,他逃到外祖父的宫廷(三3)亚兰国的邻居基述一段短时期。

大·的角色在这一章圣经较为被动,极少提及他对暗i和押沙龙的反应,这是研究他的性格的一种有趣的侧写。作者告诉我们,他对他玛被奸污很愤怒,很自然又很恰当,但却让读者猜测大·采取些什么行动;如果他对暗i有所惩罚,也许押沙龙会满意。古希腊文译本在廿一节加上一些数据:‘但他(大·)没有伤害暗i,因为他是他的长子,他爱他。’(见新英文圣经)这可能是真的。爱犹如恨会引致不智及错误的行为。大·没有惩罚暗i,可能因为他太过溺爱他的儿子;也许现在他已年老了,不像以前那么决断;或者他自己最近的错误行为,减弱他在家庭中的道德地位。无论那一点原因,我们可以看见这位强盛的君王内心,发展一个软弱的趋势。虽然他有所成就,但他不是理想的统治者,圣经也没有过分将他美化。

在这一章的结束时,我们发现他开始溺爱押沙龙,而读者也开始怀疑,押沙龙会否像暗i一样不会受惩罚。这里再次暗示他的软弱;而这种情况下,软弱等于不义。──《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