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十五章

 

押沙龙的背叛(十五1-16

押沙龙归回宫廷及与大·和好之后,接着看来想继承他父亲的王位。为什么他准备叛变,要等待一段长时间,原因像是一个谜,也许他怀疑究竟大·会否传位给他。无论有什么原因,他显出有耐心的计划和毫不放松的决心。这种忍耐,以前等候报复他的妹妹被奸,那时候也曾显露出来(十三章);好像野豹永不会放弃牠的猎物。他憎恨暗i至少有些借口,但现在很清楚,连对父亲也没有亲情。他除了向妹妹他玛有爱心之外,他表现为一个冷酷、粗暴和有野心的人。

他肯定是个狡猾的人,懂得操纵百姓的技巧。完全欺骗他的父亲;大·不但未有怀疑押沙龙去希伯仑的意愿,同时当叛变发生时,也完全没有提防。组织成功的背叛需要一段长时间,押沙龙可能花四年来筹备他的计划(参7节),但大·完全没有听闻这次阴谋。

押沙龙很聪明地误导一般的百姓。无疑二至六节描述的情节,只是他的一个计划,为大·丧失信誉,并最终叫他自己受欢迎,他确实十分成功。一个未受惩罚的谋杀者,却表现出关注公义,对他是十分厚颜的事,但很明显百姓相信他的话,和他的友善的行为,超过记念他过去的过失。人不都是那么健忘的,只是人们倾向于只选些值得注意的才去记住它。

他狡猾的另一个例子是聚集二百名耶路撒冷有地位的居民,在希伯仑跟随他(11节)。他将他们置于两难之间:如果他们反对叛变,他们的生命立即受到威胁;但如果他们支持他,当叛变失败后,会被控叛国罪。他们真的好像人质,如果当时大·不准备放弃这座京城的话,押沙龙可以对他们在耶路撒冷的家庭施加很大的压力。

狡猾和欺诈,可能是他最主要的特征。藉着它们,他能够吸引相当多的以色列人对抗大·。我们不可能猜测他的跟随者有多少;他可能依靠迅速和欺骗行动,而不是数目,但无疑他拥有各地的支持。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大·的支派犹大,准备为背叛效力。值得注意押沙龙操纵的基地,乃是大·第一个首都希伯仑,位在犹大的中心。也许大·将首都由希伯仑迁到耶路撒冷后,引起希伯仑四周的人相当反感。

这个背叛的故事,让我们看见押沙龙的个性,也清楚看见他非常能干,只可惜他极其无耻不值得信赖。他与神所拣选来治理以色列的人距离很远。

但是在故事里,大·的表现也不见得很好,他好像一个愚拙的人,完全被他背叛的儿子欺骗。从第二节可以判断,事实上他离公义统治,仍有一段距离;他不是促进不义,而是延迟执行正义,并且带来麻烦。事实上他姑息不义。首先,他看来自鸣得意,现在可能与一般人疏远,而不能了解国家的状况。一个受欢迎的领袖,太容易满足自己的成就,并且失去他的声望,还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好领袖需要与他所领导的人,保持紧密的接触。

押沙龙或大·,都并非完美的统治者;但大·至少真挚地关怀他的百姓,这是押沙龙所缺少的。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放弃他的首都,避免因军队围攻或横冲直撞带来的灾祸(14节)。押沙龙假装关心正义,但他没有关心有多少人会丧生于内战中,他最后的一着行动胜于他所说的话。

大·的朋友(十五17-37

很明显大·一定有敌人;否则不可能有押沙龙的背叛。其中最著名的是一个在上段简略提及(12节),他的名字叫亚希多弗,他可能是拔示巴的祖父。看来他是大·最有恩赐的政治顾问。大·不但觉得悲痛,而且因为听见这个人将他的才干,献给押沙龙而感到很惊慌(31节)。我们无法知道他为什么出卖大·。

然而,大·并不是没有朋友,这一段列举几个人,他们相当忠心,准备舍命拯救大·。这点事实证明大·的品格。他可以唤起那些了解他的百姓对他忠心;以自我为中心的押沙龙,是否能有这样忠心的跟随者,是值得怀疑的。

这些大·特殊的朋友的重要,乃是他们均有影响力的地位,以后的事件证明大·最终的胜利,是因为他们鼎力的帮助。

(一)以太是一个外邦人──事实上是非利士人(他是迦特的本地人)──他最近才来到以色列,作大·守·的统领,这些守·也是非利士人。(古代君王时常雇用外邦的守·,因为他们不受本地的政治局势影响,或者被本地的政治派系所争取。)大·在如此危险时,除非得到以太同意,否则不能继续雇用他的。但这位战士显出毫不犹疑,仍然忠心于王。结果大·拥有一队细小、但值得信赖的精英部队。

(二)亚比亚他撒督,仍是管理耶路撒冷圣所的两位祭司。他们的支持,表示国家的宗教权威全心全意站在大·一方;我们没有听见押沙龙得到什么祭司或先知的支持和指导。带约柜离开城市,祭司主要不是为保护它的安全──肯定押沙龙不会侵犯它──而是在前面的战争中,提供大·得到神同在的能力象征。然而,这些忠心的朋友被要求返回耶路撒冷。如果他们安静地尽祭司的责任,他们绝对有安全,但实际上他们却准备承担一项相当危险的使命,担任提供大·情报的工作。

(三)户筛大·的朋友27节)有两方面的意义。‘王的朋友’这名称是以色列很高的政治官职,故此户筛是国家最高政治人物之一。现在他显示是大·的朋友,实质与衔头相称。他愿意陪同王一起流亡;但经过大·的指示后,他马上要返回耶路撒冷,尽管他可能会被押沙龙杀死,因他是大·政权下的著名支持者。他的角色是一面侦察押沙龙,另一面抵制亚希多弗提供押沙龙的成熟意见;这双重任务,既困难而又危险。

忠心到这种程度,本身足证大·的品德,不单如此,这些人的友情和勇气,乃是神继续喜悦大·的一个明确的记号。此时大·表现出来的态度值得称赞,与押沙龙的傲慢,恰成对比。无论将会发生什么事,他完全顺服神的旨意(25节)。这种愿意将领导权,于适当时候交出来,是好领袖的另一个标志。同时大·坚持不抵抗,容许押沙龙在没有反抗下占领国家。事实上,那些领导官兵、政治家和祭司,都支持他,这种全心全意的奉献,本身就是神不会拿走他的王权的一个记号。神对我们的旨意,时常可以从咨询几位有经验的基督徒的意见得到明白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