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十六章

 

大·的敌人(十六1-23

正如十五章所指出的,大·朋友们的忠心,成为他的鼓励,十六章继续记述那些起来反对他的问题。叙述者让我们看见三个镜头,简单的情节,却突出大·面对的危机:那里有明显仇恨的米非波设,充满敌意的示每,和善用策略的亚希多弗。另外两个人为洗巴和户筛,在这些事件中,扮演低调却并非不重要的角色。

(一)米非波设。他的不露面非常惹人注目,在以后的数据的启发下(看十九24-30),我们值得怀疑洗巴是否讲真话。但在这时候没有特别表明;正如大·所料,米非波设已丢弃他,盼望避免卷入政治危机。很难看出这些事件,能够促使米非波设会在这场内战中作王,除非大·和押沙龙都被杀。即使如此,大·的其它儿子会夺取这个王位空缺。可能大·需要重视的对手,乃是那个有野心的人。许多政治家或军事家真正只对自己忠心,他们不关心谁受损伤,他们只关心他们的野心得逞。在危机中,好领袖一定要警惕这种人,并尽可能防备他们。

(二)示每。他完全是另一种性格。至少他给人的是诚实和勇敢的印象;他憎恨大·,也不怕表达出来,虽然可能他很容易被大·的跟随者杀死。他表达出今天所谓的‘局部利益’(sectional interest);或者更准确地指控他是‘支派主义’(tribalism),或者是种族主义。换言之,他对大·的仇恨颇盲目,乃是建基于相信大·曾损害他的支派便雅悯。起码我们可以看见他说一些通常称为夸大错误的话,把事实过分夸张了。示每至少是毫不关心国家的利益;而只顾要报复。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各国中,发现这种狂热主义和憎恨存在。好领袖一定要理性地认识,用甜言蜜语永远不能说服这种人;但大·智慧的抑制,避免有更多流血的事情,免致他永远与整个便雅悯支派疏远。待反对者忍让和谅解,乃是非常重要的。

(三)亚希多弗代表不能豫料和豫测的敌人。我们一点不知道为什么缘故,使他站在押沙龙一方。不可能是野心,因为他在大·的宫廷,犹如现在押沙龙的宫廷里一样,身担要职。他是犹大人,他不能有示每那种便雅悯人的感受。没有领袖期望他的跟随者百分之一百对他忠心,时常在危机中有些人态度有令人惊奇的转变。三个人之中,很明显亚希多弗是最危险的人,在廿一节他给押沙龙的意见,既精明又实际。透过一个公开的行动,押沙龙可以向众人表明,他与他父亲之间的分裂是彻底的和不可挽回的;否则从某方面而来的支持,可能会是三心两意。总之,如果大·与押沙龙能够以某种方式修补他们的分岐处,押沙龙的主要支持者,会感到他们处于相当峞尬的地位,也可能会成为代罪羔羊。故此亚希多弗的意见,颇能增强押沙龙的地位。占据王的妃嫔,表示公开占据他的王位(参见三6)。

但这里对大·有两个希望的讯号。洗巴是很有趣的角色;如果他声称米非波设有作王的野心,他也一样有,但他最后孤柱一掷,认为大·会赢取这场内战的胜利。有些人不需委身于大·的事业,但他们相信,他的精明和经验始终强过押沙龙的年青活力。另一个希望的讯号,乃是户筛成功地用他的方法,赢得押沙龙的欢心,故此可以协助大·的事业成功。在此我们再一次看见神的手在工作,大·妃嫔的被公开羞辱,早已有预言(参十二11),这是对大·的惩罚,但神的计划却不因大·不能控制大局而改变。亚希多弗的意见,可能像神一样非常可靠,但他不是神,他也不能掌管任何的事情。当我们详估一些敌对者的数量、技巧和能力的时候,我们会很悲观,但正如俗语说:‘人算不如天算。’──《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