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下第一章

 

常理与属灵的矛盾(一116

  少年人向大卫王报讯,以为大卫知道他的对头人已被消灭时一定感到非常高兴,且必对他大加赞赏。请看他报讯时的情景:

  1. 他在大卫面前伏地叩拜(2);

  2. 绘影绘声地描述亲手杀扫罗的情况(610);

  3. 为证实此事之真确性,他把扫罗的冠冕,镯子带给大卫看。

  报噩耗少年的心态是显然可见的,他见扫罗的大势已去,而扫罗与大卫素有积怨,现在大卫刚击杀亚玛力人胜利回来(1),还不藉此机会向他邀功更待何时呢?为他清除仇敌不是等于直接扶助他作王吗?在情在理,大卫除放他一条生路之外,更须大加奖励才是;有谁料到换来的竟是杀身之祸呢?其实,扫罗是否由他杀死十分值得怀疑,在撒上三十一45记述扫罗是自杀死的。趋炎附势邀功者以为得福,谁知后果适得其反。

  照常理大卫杀敌凯旋归来又知对头人已死,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他却与随从撕裂衣服、悲哀、哭号、禁食(1112);凯歌变成哀歌,欢乐转为哀愁。大卫的表现似乎不合常理,不过我们知道大卫所重视的是属灵的层面:

  ヾ 他哀叹神的民竟倒在刀下(12),耶和华的军队竟然在敌人面前溃败;

  ゝ 他尊重扫罗是耶和华所膏立的事实,扫罗虽罪大滔天、死不足惜;然而他若要杀扫罗,机会有的是,何用这外邦人下手?可见大卫尊重神过于自己的生命、王位……

默想 肉体的失败与属灵的成功分别何在?

 

真摰感人的哀歌(一1727

 .哀悼神所膏立的──大卫对扫罗之死的深切伤痛,在这哀歌中表露无遗。他对扫罗歌功颂德,不怀恨、不报怨,多次称扫罗为英雄,并大大慨惜他的死(192527)。试思想大卫与扫罗的分别:

  ヾ 扫罗是属肉体的;他是属灵的。

  ゝ 扫罗是自高自大的;他是谦虚柔和的。

  ゞ 扫罗是为己的;他是为神、为人的。

  々 扫罗深记仇怨;他却宽宏大量。

  ぁ 扫罗是失败者、苦恼者、被神撇弃、不得善终;他却是胜利者、荣耀者、合神心意的人。

 .哀悼挚友的死──大卫和约拿单一向都是知己深交(参撒上十八1),他们可算是真挚友谊的典范。事实上世上最喜乐、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一知己朋友;而最悲哀的事亦莫大于挚友的惨死,留意大卫对约拿单的追思即可领悟此意(26)。

 .哀念神的荣耀受羞辱──敌人因他们的死而欢乐、夸胜(20);以色列的英雄被杀,神及祂的子民因而蒙羞。

  虽然有人批评这篇哀歌没有宗教味道;然而当我们再三细读时可感受到这不是装作出来的悼念,乃是大卫真诚的爱心,真感情的流露,实在有基督宽宏大量、真爱的精神。

祈祷 求主赐我有更大的爱心,使我能像諵@样的去爱人。──《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