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课

 

第三十六课  列王纪下  之二

 

题示:重读列王纪下前十章和十三章。

 

       我们不能说最新的知识会使人离经背道,刚相反,它要把我们带回圣经去。我们最先进的科学家爬过了错综复杂的事实之后,展示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是一个与圣经所启示的真理更协调的世界。他们发觉前一世纪科学界的殿堂人物,对他们那一代知识的界限,既估计过高,亦过份强调,反而忽略了从那界限向前展望。因为一切教科书都只是反映出上一代先进之士所信的是什么,而不是这一代信的是什么,我们今天就都要吃上一代估计错误的苦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事实,都不是上一代所了解的,或为上一代所漠视的,这一代的科学家就不再过份估计人类知识的限度。相反地在更伟大的真理面前,他们正强调地指出人类的无知。因此他们不再嘲笑神迹为不可能,只是谦卑地承认它们的存在。

 

马士顿爵士(Sir  Charles  Marston

 

以利沙先知(一至十章)

 

    列王纪下前十章,都是记载以利沙一生的事迹,我们要详细地讨论这个伟大的人物。以利沙的工作,与他师傅以利亚的不相伯仲,可能有些地方还要特出。当我们研读以利亚时,我们是从三方面来看他的性格,他的工作,和他的重要性,也许我们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来研究以利沙的了,分别的只是,我们会特别留意他的重要性。

 

他特出的性格

 

    留意神所重用的仆人的性格,对我们的事奉以至于灵性都十分有帮助,因为那正是神拣选他,使用他的主要因素,我们想得神特别使用,就要在那几方面好好操练。下面我们会选出以利沙性格中特出的地方,好给我们作个榜样。

   1)属灵的心志:以利亚对以利沙说:我未曾被接去离开你,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只管求我。(二9

    以利沙没有求权力,或其它物质上的好处,他只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的感动我。没有比这个属灵心志更得神的喜悦的了,人不管聪明笨拙,有恩赐,没恩赐,那都不是顶重要,但缺少一颗属灵的雄心,他的事奉会有多大的潜力是可想象的了。

   2)孝心:求你容我先与父母亲嘴,然后我便跟随你。(王上十九20)以利沙这颗孝心,跟路加福音九章那个假想的门徒没有什么关系,后者主耶稣知道他说要回去辞别父母,再来跟从他,只是一个借口,不愿立刻跟从主,但这里以利沙是真诚的(从后来他的行动可以证明),他与父母辞别后,就立刻干脆地走上神的路,没有夹缠不清。但他离别家庭之前,仍然回家尽了为人子的孝道,很多人热心爱主,是因为与家庭不和,这是可惜的。热爱家庭,又把基督放在首位的,他才是最真诚,也是最配作主的门徒。

   3)谦卑:从圣经的记载,我们知道以利沙早期的工作,非常卑微:沙法的儿子以利沙,就是从前倒水在以利亚手上的(王下三11小字)按古代东方的风俗,这是仆人服侍主人的工作,倒水给主人洗手。以利沙就是谦卑地做这些工作。

   4)勇气:只要看以利沙第一次晋见约兰王的情景(三1314),我们就不得不佩服以利沙的勇气。他的直言无畏,跟那些假先知的阿谀趋奉有多大分别,只有一个勇敢而诚实的人,才配作神的使者。

   5)信心:这是读以利沙生平时必不会忽略的。自他用以利亚的外衣打约但河的水开始(王下二1314),我们就看见由他信心所创造出来的高潮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这样的信心才是勇气的燃料,对神的信心可叫人挺起胸膛,昂步踏进任何的战场而无惧,这岂不也是以利亚的特质。

   6)廉洁:用现在的眼光看,以利沙可以说是不识时务的,不是吗?他若肯收受乃缦元帅和便哈达的馈送,他岂不是极其富有?但以利沙的眼目看不见钱财,他一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神的旨意与荣耀。愿神同样赐我们的性格和生活上,有这样的质量!

 

他先知的工作

 

    以利沙一生的事奉,一直闪耀着璀璨的恩赐。他所行的神迹甚至比他的师父以利亚有过之而无不及,无怪乎有人说旧约圣经中,论行神迹之多除了摩西堪比拟之外,真是无出其右的。有人仔细地数过,列王纪下前十章圣经中论及以利沙的神迹,不下十九个,连着他在坟墓中那一次,就整整二十个了。

    到底以利沙行过多少神迹而没记在圣经内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凡记在圣经内的神迹,无一不是经过选择,也无一不具有特别的意义或是对当代的情势,或是它们蕴含的属灵真理。这一界说对以利沙的神迹,更见真确。

    就我们所知,以利沙与以利亚一样,没有写过什么东西;但他行的神迹所引起的冲击力一定非同小可,以至以色列国内外的君王领袖,都想从他那里知道一点动向。举例说,列王纪下八章四节说:那时王正与神的仆人基哈西说:请你将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诉我。由此可见,他们均看出在以利沙的大能后面,必有以色列的神耶和华的能力在那里。

    以利沙在当代的工作环境,跟我们今天的情况有极多相似的地方,而他和以利亚一生事奉之所以多有神迹奇事,对我们来说就更深具意义了,就如我们在前面说过:对一个非常时期,神就会使用非常的方法来工作。国内的情况,无论是政治上的,或宗教上的,均在急激退化衰残中,神不会坐视不理,他要使用非常的方法,借着特选的仆人去呼召那一世代悔改归神;再说,神若仍不管这班因拜偶像而腐朽的百姓,他们将来招至的刑罚就会把他们消灭溶化。

    哀哉,诰戒越响亮,神迹越明朗,他们就越发耳聋目瞎,硬着颈项他们的心蒙上脂油。像以利亚、以利沙、约拿等先知都不能叫他们回转,心何其硬,罪何其深。当然,始终如一地敬畏神的人不是完全没有,只是上自君王,下及布衣,他们大多是背弃了耶和华,转向偶像,以至生活败坏不堪,罔顾耶和华先知们木铎之声。

    这跟我们今天的情况是多么相似,这一代比任何其它时代所显出主要再来的神迹预兆都多,凡有眼的都可以看,但人就是闭着眼睛做梦,掩着耳朵盗铃,一九七四年上半年,短短几个月间,自欧洲及美洲,由亚洲到非洲,均有政府倒台或出现无可挽救的崩溃现象,人用各种方法来解释这个人权政府失败的原因,就是不肯承认人根本就是失败的,不管是那一政党上台都一样,此外,我们听听下列几个人的说话:

    一个英国生物学家霍尔丁教授说:

   下一个世纪中,人类也许会造成一种大规模的自我破坏,就单从优生学观点而言,原子战争比任何旧武器战争更罪大恶极,受害的生存者,其子孙必显出各种的变态。原子武器纵然杀死百份之九十,人类的文明也不会消灭,但创造出来的变态人,却会把整个文明毁灭去了。

   另一位英国进化论学者,阿道尔赫胥黎说:

  人口的爆炸,土壤的毁坏,天然资源的短缺,在本世纪末前,也许会导致世界性的崩溃。

   另一位在一九五二年获诺贝尔和平奖,而又于一九五五年获伊利沙伯二世颁赠之有功勋章(当世仅二十四人能获这些殊荣)的史怀哲博士说:

   我的一生受到两种观念的影响,一个是我体验到这是一个神秘难测而充满痛苦的世界,另一方面是我体验到自己在一个人类精神衰败的时期。

   再看看下列的事实:是有关人口、地土、资源,和染污等的事实。

   人口:一九五○年,世界人口是二十二亿,一九七三年已是三十七亿了;二十三年中间便增加了十五亿,平均每天增加二十万人,这岂不触目惊心吗?

    增加的人口是比上一代聪明还是愚蠢呢?尽管新闻事业的发展,带来知识的普及,但人类的知识又已达到只有跟潮流,而不懂得分辨是非的地步。从优生学的观点言,人是渐更愚蠢的,按优生学家告诉我们,英国有学术才能的孩子会减少一半,而低能儿童将要增加一倍。

    事实告诉我们,有爱心,有头脑,又肯牺牲的人,都忙于奔跑。智慧与教育程度愈高的人,就愈迟婚,及少生儿女,文化程度较低的,则多是家庭计划指导会头痛的对象,无怪乎一九七四年英美的大学教育家抱怨学生水平是空前的低了。

    土地:人口与日俱增,但土地却逐渐减少。全世界可以生产粮食的土地,不超过四十亿亩,而每人的粮食需要两亩半的土地供应。因此若分配平均的话,已经有过半以上的人是营养不良或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下,何况现在有些国家是食物过于丰富(西方像美、德;东方就有日本及香港等等),捱饿者就更多了。伊索匹亚、尼日利亚、孟加拉国等地触目所及的,都是饿得瘦骨如柴,腹部鼓胀的人。他们等不到联合国的救济包,就吃洞穴的蚁,或地面的禾草。

    更叫我们担心的是:世界耕地正在迅速的侵蚀下,日见减少。撒哈拉沙漠正不断扩大;赤道高原土地急速受侵蚀;非洲南部平原是一片水草日渐消失的漠土地带;中美洲继续变成沙漠;南美洲的多数土地,因小坡倾斜度太大,而土壤不断流入水中;澳洲和美国的广大沙土地带干燥期延长,土壤就被风刮去。

    资源:对经历过一九七四年度普世资源恐荒的我们来说,这是不必多述的。矿场不比农场,今年失收还可寄望明年,矿藏今年若枯竭,就是永远枯竭。尽管新的科技可以帮助我们开发中国大陆、西伯利亚,以至海洋的资源,说到底仍是明日之梦,但今天各处涌来的报告,都是山岭光秃,树木被砍伐过度,油田枯干,矿场变了废穴,但人仍不懂爱惜天然资源,本其一贯性自私自利的心去浪费滥用。

    染污:这是最叫人怵目惊心的一课题。当地球资源日渐减少之际,废物却日渐加增。地球虽大(八千哩直径),生物却只能在海拔五哩到海面下七哩处生活,占了百分之九十五的生物,却只能存在于中间约二哩的范围内,人竟不知爱惜,恣意的从海、陆、空三方面来弄污这居住环境。

    第一就是海洋染污;主要是从油船、油井漏出的原油,耕种用的杀虫剂和化学肥田料,工厂排出来的污水,矿场流出来的酸性溶液,使得大部分的海洋湖泊都染污了。海洋生物故受其害(破坏了自然生物的平衡),就是鸟类和人也常有吃了这种鱼而中毒的事情发生,近来最引起世人注意的,莫过于日本人因吃含汞量的鱼而死亡的事件。

    第二是陆地染污;垃圾的清理成了各大都市的重要问题,每天千万吨垃圾中,好些是不能腐化的,像塑料、玻璃,和铅等废物,它们成了街道卫生的头一号敌人。

    第三是空气染污,这是最为直接严重的了,主要来自汽车、工厂、发电厂、垃圾焚化炉放出的一氧化碳及硫化氢等,每天都有人因为接触了污浊的空气而染上呼吸器官或视觉器官的毛病。专家提出警告:终有一天人类会到无半尺净土可以生存的地步。

    这些还不足够吗?主来的日子遥遥无期吗?不信的人可以这样掩耳盗铃,我们这些有圣经启示,又有每日的新闻广播及报纸报导的二十世纪基督徒还不明白?

    只可惜我们像以利沙时代的人一样,预兆愈明显,心灵愈刚硬,犯罪也愈深。神的审判愈严厉,整个国家就更公然的反叛神及基督。今天,温和的药方不足以挽救垂死的病人,教会的冷淡,世俗学问对至高真神的猖狂,实在却显出审判与毁灭是必须的,像洪水的时代,像所多玛、俄摩拉两个城,只是求神兴起挪亚、以利沙等神的仆人来,好给人类最后一个机会。

 

他非凡的重要性

 

    当我们研究以利沙的生平及工作时,一定会惊奇旧约中竟有一个人的言行与耶稣基督是那样相似。圣灵好像一直引导他作的事,都是新约耶稣基督的先影一样,这是他非凡的重要性所在。

    我们若把以利亚和以利沙的事放在一起研究,就会发现他们相异之处,就与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的一样。以利亚与施洗约翰相似之处,新约已有明言,而且比我们一般想的多。且看下面的经文:

   1)他(施洗约翰)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面前(路一17),这是天使预言施洗约翰降生时说的。

   2)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太十一14,十七1012),这是耶稣论到施洗约翰的。

    施洗约翰既是耶稣基督的先锋,而以利亚与以利沙的关系又是如此密切,很自然地我们就会联想到以利沙与主耶稣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当然,圣经中没有明言他们二者的关系,但二者相似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多得叫我们不可能以为是偶然的。且看下面的例子:

   1)以利亚像施洗约翰一样,他们来了不吃也不喝,他们都住在旷野,远离人群。但以利沙像主耶稣一样,他们来了,又吃又喝,住在人群中。

   2)他们外貌都是温柔尔雅的,没有羊皮的外衣,他们不是吃蝗虫野蜜,也不是住山穴,以利沙的家在撒玛利亚。

   3)他们的工作不是如暴风,不是火,不是严厉的审判,只是医病和安慰。

   4)以利沙工作的范围与主耶稣也是相似的。他们工作的对象不单纯是以色列人,也是远及外邦,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路二32

   5)以利沙以二十饼饱百人(王下四4244),又加增嫠妇的油;我们的主亦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

   6)旧约中能清楚地预表新约救恩之法的,鲜有如洁净乃缦元帅之麻疯那样清楚的,而这又是以利沙行的神迹(王下五114)。

   7)以利沙看见国内罪恶之深重时,他就哭了(王下八1112),就如主耶稣为耶路撒冷哀哭那样。这也是旧约中唯一堪与比拟的一幕。

    以利沙一生工作的重点颇特别。大体上说施洗约翰与以利亚的相同坚决地要求他们回转归神,并且说明他们若不肯悔改,神的审判就要临到。但以利沙工作的重心,大多指出人若肯悔改,他们就可得着新生命,复活的新生命。现在百姓已经到了朽木不可雕的地步,无法复收或改造,唯一的希望是重生,变作新人。以利沙借着一连串的神迹来向百姓表明,人若肯重新回到耶和华他们的神那里,就可以得着新生命。

    我们且看看以利沙重要的神迹所要表明的特点:

   1)他第一个神迹,是叫使人死使地土不生产的水可以饮用,可以使人活,使地能生产的活水。

   2)以色列王、犹大王,和以东王三军合攻摩押时,大军几乎因缺水而覆没,以利沙的出现,立刻使谷中满了水,人畜得以解渴,摩押人便败遁了(王下三927)。

   3)下一章是使书念妇人的独子从死里复活(王下四3237)。

   4)同章中记载先知门徒中毒,以利沙行神迹医治他们,得以存活(3841)。

   5)跟着就是以二十个饼吃饱一百人(四4244)。

   6)乃缦元帅患大麻疯,借着在约但河象征性的浸礼,洗去死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个新人了(五114)。

   7)以利沙使沉水底之铁斧浮上来一种新的力量能使下坠到没沦之力,再浮升上来(六17)。

   8)其它的神迹我们不能一一细说,最后只提及以利沙死的时候,有人正埋葬他的亲人,突见摩押人犯境,立刻把尸首抛在以利沙的坟里,一碰着以利沙的骸骨,死人就复活站起来了(十三2021)。

     综观上述,无不与复活及新生的希望有关者。

     以利沙在表记上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当我们把以利亚、以利沙和约拿放在一起看,我们就更惊奇他们三人所预表的真理。北国沦亡之前,这三个先知相继出现约拿可能一直活到耶罗波安二世,之后约过六十年,北国就被亚述掳去了。这三个先知所作的神迹,及显出之预兆,均是空前未见的,为的就是想呼召百姓悔改,回转归神;只可惜他们不听。但他们之预兆仍存,我们试分析这三重表记。

    三个先知的工作,都十分有力地显明复活这个意义:

    以利亚:使撒勒法一寡妇的儿子从死里复活(王上十七1724)。

以色列人从未听过死人可以复活的,在此之前,他们听过亦看过许多神迹奇事,但从来未曾想过死人可以复活,现在从未听过的事,变得街知巷闻,无怪乎以利亚能号召百姓上迦密山与巴力先知一比高下了。这个神迹到以利沙的时代,又再出现过一次。

    以利沙:他使书念的独子复活(王下四3237),他不单能使死人复活,更叫人惊奇的,是他死后,他的尸身碰着另一个死人,那死人立刻就活过来。

    约拿:最奇怪的要算是约拿在鱼腹中三日三夜了,这比生死更叫人讶异不单是自死亡中得复活,乃是从鱼腹中得新生。

    好了,我们现在就把它放在一起看。

    以利沙死了又埋葬就如基督死了又埋葬。

    约拿在预表上不单是死了又埋葬,且是下到阴间(拿二26),就如基督是死了,埋葬了,且是下到阴间去。

    以利亚击打约但河的水(预表死亡),从那里走过去,然后就被接升天了(王下二612),就如基督从死里复活,胜过死亡,然后被接升天一样。

    这是基督受死、埋葬,与复活的三重预表。

    让我们再看这三个人。

    以利沙死了。埋葬了,但他的死亡却叫另一人得生就如基督像一粒麦子一样,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叫一切与他联合的人,都得生命。

    约拿下到阴间去,却被救去,不见朽坏就如基督也是下到阴间去,因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徒二27)。

    以利亚在他被接升天时,把他的外衣留下,又有双倍的灵感动他的跟随者以利沙,使他可以作更大的工就如基督离开门徒之时,差遣了圣灵保惠师来,浇灌他们,使他们作的工比他更大。

    这一切都是巧合吗?或是有神的安排在其中?叫一切愿意听的耳朵可以听见,愿意受教的心可以明白,愿意持守信仰,常存盼望的人可以有力,愿这本不是世人所能了解的圣经为我们所重视,所宝贝,又留心察看。

    当我们读到十二小先知书的约拿书时,会再详细解释约拿三日三夜在鱼腹中这个神迹所预表的真理,在这里,我们要紧抓以利沙,约拿和以利亚三人所构成的三重预表,那是旧约中最奇特的一个:

    以利沙:基督死和埋葬。

    约拿:基督下到阴间去。

    以利亚:基督被接升天。

    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节,保罗说: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他所指的是旧约中那一卷书呢?他可能是指诗篇第二篇七节(在彼西底的安提阿的讲道,保罗亦曾引用这节经文,参使徒行传十章三十三节),也可能指诗篇十六篇十和十一节(彼得也曾引用该两节圣经,是特别在五旬节讲述复活时引用的。参使徒行传二章二十五至三十六节),但我们相信保罗一定曾想及以利亚、以利沙,和约拿这三人的一生及所行之神迹。

    在他被引至阿拉伯旷野的三年独居生活(加一1719),圣灵一定把旧约中有关基督的一切事情教导他。保罗一定会联想起这三个人所作的奇妙之事;基督三日三夜在坟墓里,然后又复活了约拿三日三夜在鱼腹中,而以利亚又被接升天了,这确实是又照着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巴斯德《列王记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