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三课

 

第三十七课  列王纪下  之三

 

题示:重读列王纪下九至十七章两遍。

 

       近代考古学发现,对列王纪下达载的史实予以的考证,比旧约中任何一卷都来得多。原因是与列王纪下朝代有关的亚述及巴比伦文物,逐渐在废墟中被发掘出来。随着这两个伟大王朝的被发现,我们就不能不惊奇圣经在历史的记述上,是多么准确,分毫不差,这个教训我们真要永记不忘。对于旧约其它的历史,我们从考古学上所知的不多,但什么时候幔幕拉起了,我们就会看见台上所摆列的,正是圣经早已记载的了。还有比这个事实更能证实圣经可靠性吗。

 

                                                 优加克

 

北国邪恶的王

 

    我们在三十四课已经说过,在列王纪上所载八个以色列的王都是恶的,都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到列王纪下了,其余十一个王又如何呢?真叫人心寒,答案仍是恶的,每一个人的墓志铭都是同一句说话: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他们中只有一个例外心利,他作王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其它关于恶王的经文是:三23,十3132,十三2311,十四24,十五9182428,十七2。这是什么的记录!又是何等悲惨的结局!

    再看看以大卫一朝而终的犹大国,我们已经说过,犹大列王均是以大卫的标准来衡量的,我们试找出这个脉膊:所罗门(王上十一6);亚比央(王上十五3);约沙法(代下十七3);亚玛谢(王下十四3);亚哈斯(王下十六2);希西家(王下十八3);约西亚(王下廿二2);由此可见,他们善恶与否是以什么标准来说。大卫王朝经历了三百七十年,对他的承袭人来说,他风范犹存。

    现在回头再看北国的列王,他们的标准在那里呢?他们没有像大卫那样尊贵的风范,且走在另一个极端里去;他们以耶罗波安的坏榜样来作衡量,这真可耻啊!北国第一个王一生都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以后跟着他作北国的王的,就是以他作标准!我们看看那些王的盖棺定论是什么:

   效法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总不离开。(王上十五26,及其它)

   整部北国兴亡史,这样的字句屡见不鲜,这是多么怵目惊心!它几乎成了北国列王史的标点符号!耶罗波安后十八个以色列王中,起码有十五个王是效法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

    以下就是论及他们的经文:拿答(王上十五26);巴沙(十五34);以拉(十六19);暗利(十六2526);亚哈(十六31);亚哈谢(廿二52);约兰(王下三23);耶户(十31);约哈斯(十三2);约阿施(十三11);耶罗波安第二(十四24);撒迦利雅(十五9);米拿现(十五18);比加辖(十五24);比加(十五28)。

    其它三王是否比他们好呢?心利作王一星期,沙龙作王一个月,何细亚是杀了比加篡位,而成北国最后一个王。这就是北国列王史!

    耶罗波安投下的阴影何等恶毒!北国之后十八个王,无一不受其害,就是二百五十年后,仍然阴魂不散,直到北国完全衰败、崩溃,而被亚述撕碎,掳去异邦。

    我们要好好地思想,大卫与耶罗波安人已过去,尸骨亦腐,唯其影响犹存,不论好坏,均延及子孙!我们今生作客,转瞬间就要过去了,但真的过去吗?不,我们留下的影子不会过去!不管有意或无意,我们留下的道德或属灵的影子自会继续活动,左右着在世的人。我们不能摆脱自己的影子,唯一能够的,却是选择自己的影子,是大卫的,还是耶罗波安的。而我们所选择的,对后来的人是永远的生命还是永远的咒诅,就有决定性的影响,而这影响又岂是言词所能及之万一呢!

    求神救我们脱离耶罗波安的影子!活在我们周围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他们对我们投下的影子完全没有免疫的能力,我们怎样生活,怎样为人,对他们的人格以至持守之价值标准,都有必然性的影响的,登约翰(John  Dunne)说得好: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只是半岛,连着整片的大陆!

    当我们想到自己的影子是会活至永远时,我们的责任就油然而生。想想看,伏尔泰、英格索、赫胥黎、马克斯等人死了吗?我们岂不在世界每一角落,尤其是在大专学校的校园里仍然听到他们絮絮不休的声音。另一方面,路德、加尔文、韦斯利、戴德生、克理威廉、怀菲特等人死了吗?他们传讲的圣经真道,以至掀起的海外宣教运动又岂曾停止过,我们中国人之得听福音,教会得以建立岂不是他们影子的工作!

    也许我们会说:看哪,他们都是一代奇人,影子自然长存;我是什么呢?不过是升斗小民,有什么影响力?我们若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希特拉的影子没有人下认识吧!他以及世界上有名的暴君是怎样来的,岂真是时来运到?研究他们的生平就知道,他们日后的表现,无不拜活在他们未成名之前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人影响。

    此外,上面提及的韦斯利、戴德生等人,你想没有他们平凡的母亲及环境,就可以塑造出这样的伟人出来吗?历史上的知名人士,不管善与恶,都是由平凡的影子模造的。

    我们读这几段文字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想起那些至今仍影响着我们的先人、父母、朋友、兄姊,或是教会的属灵长者等。或是我们仍会为以前不愉快的童年、错误的教育,和有害的读物的影响而悲叹、饮泣!我们今天要选择那一种的影子?明天要留下何种的榜样?我们对自己,对他人,岂无关系?岂无责任?人会过去,影子独存!求神保守我们,不离基督,求神赐福我们,使留下的影子如彼得,就是有病的人都可得痊愈!

 

北国之被掳

 

    列王纪下十七章记载了历史上最悲痛的矛盾;当希伯来人在约书亚领导之下进入迦南地时,是何等荣耀及欢欣;而当北国十支派被残暴的亚述赶离迦南地时,又是何等羞辱及可怜!他们的王国永远倾亡了,他们的家园永远坍毁了,这都是因为他们犯罪,得罪了耶和华他们的神。

    使他们国破家亡的罪,都是用铁笔刻在石版上,叫后世的人知所警惕,也让我们看到神的公义,是丝毫不爽的。请留心读七至二十三节,这是他们得罪与他们立约之神的记录。好一个犯罪的目录!他们拜偶像、行淫、硬着颈项,凡耶和华所憎恶的,他们趋之唯恐不及;凡耶和华喜悦的,他们避之唯恐不周!请特别注意二十至二十三节他们效法北国第一个王耶罗波安的恶行,神就施行他最后的刑罚:

   耶和华就厌弃以色列全族,使他们受苦,把他们交在抢夺他们的人手中,以致赶出他们离开自己面前,将以色列国从大卫家夺回,他们就立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作王。耶罗波安引诱以色列人不随从耶和华,陷在大罪里。以色列人犯耶罗波安所犯的一切罪,总不离开,以致耶和华从自己面前赶出他们,正如藉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这样,以色列人从本地被掳到亚述,直到今日。

    北国被掳的记述,有好几点是要特别留意的。

    第一、这是按着报应而施行的审判。意思就是说,神对一个国家的审判,是直接按着其罪行之深浅而施行的,情形就如诗句那样,一句紧扣着一句。圣经直言不讳地表明,以色列之被掳,完全是出于神复仇的手。倘若这段经文是出于神的灵感,我们就可以大胆直言:凡不以神为控制一切事件之发生及发展的历史哲学,全是虚构捏造,

    我们若相信圣经是无误的,是神所启示的,我们就知道神一直控制着,牵引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古时如此,现在也如此,看看欧洲近代的历史,又看看中国近百年来的浩劫,岂不知道在一切兵连祸结,民不聊生之前,都是有犯罪的记录!神怎样主宰了古埃及、亚述、巴比伦,和以色列等大国的历史,他也一样统管着今天之苏联、德国、美国、英国、日本,和中国的命脉,我们若犯罪,又岂能逃罪。

    第二、北国之被掳是分两次的。在最后一次被掳(何细亚作王)之前,早已有两支派半被掳,那就是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他们屯居约但河东,首当其冲,先作了亚述大军的点心,这一次被掳记载在历代志上五章二十五至二十六节:

   他们得罪了他们列祖的神,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这民就是神在他们面前所除灭的。故此,以色列的神激动亚述王普勒,和亚述王提革拉昆尼色的心,他们就把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掳到哈腊、哈博、哈拉,与歌散河边,直到今日还在那里。

    从列王纪下十五章二十九节,我们知道拿弗他利支派(在东北部),也跟他们一起被掳。

    我们在研究民数记时已指出,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要求居住在约但河东,不入迦南应许地。当时他们的理由看起来好像很充分,正如任何企图妥协的人的理由,总比谁都更充分,但妥协,是改变不了的。他们的产业应坐落在佳美之处约但河西、迦南地内,那是应许地,是神与他们立约之地,但他们只凭眼见的来选择(民卅二33),完全不凭信心,亦不理会神的心意,结果就成了仇敌的第一道醒胃小菜!我们看见了昔日的选择造成今日的结果。妥协之路,初看总是平坦康庄、阳光满途的,但走下去后,代价就大了,大得我们付不起,也大得足以置我们于死地!

    把北国十支派掳去的亚述王,列王纪下十五章二十九节是提革拉昆尼色,历代志上五章二十六节则作普勒;以前人对圣经这个记载,颇有微言,以为是指到两个人而言,直到宾卓斯博士(Dr. Pinches)发掘了巴比伦年谱的泥版(大英博物馆藏),才终止了疑惑,原来提革拉昆尼色王,有另一个名字,就是普勒,二名同属一人。圣经之真确性,又得一次证实。

    北国其余七支派半,是在十三年后,即主前约七百二十一年被掳。这时,提革拉昆尼色已驾崩,由撒缦以色四世继位(参王下十七章三至六节)。撒玛利亚京城可以抗御亚述有三年之久,真不是简单的一回事。他们一定经过整军练武,也曾日夕盼望埃及可以救援,(只是落空!)但三年之后,京城陷落了,我们可以想象以色列人在残酷成性的亚述军下吃的苦头,历史上鲜有如亚述人那样以虐待战俘取乐的民族。整个以色列国被掳了,他们永不再见撒玛利亚京城!

    第三、十支派被亚述人掳去,完全是按昔日亚述人之方法对付。优加克在他的新圣经导引(New  Biblical  Guideby John  Urquhart)说:

   我们在泥版中发现的提革拉昆尼色三世,就是那个把以色列人掳去的亚述王,他把以色列人带到老远的地方,又设立亚述的官长治理他们,就这样便把以色列人的土地吞并了。这些可怜的俘虏,既无地土可守,又无近邻可援,亚述人根本不怕他们会造反。这个政策十分有效,使被掳的国家永远臣伏在他们之下,这可以说是提革拉昆尼色王的一大发明。

    我们从出土的泥版,屡屡看到亚述人实行这政策的记录:朕掳获十五万五千男女和儿童,牛马无数,全带至亚述之边陲。朕践踏他们如足下之泥

    提革拉昆尼色王的政策,他的承继者仍然执行,这就一次过解决了历代征服者的难题:以一个文化低而武力强的民族,怎样可以永远征服一个文化高而武力弱的民族。蒙古人之不能永远征服中国,是因为他不晓得提革拉昆尼色的妙计!

    攻陷撒玛利亚京城之日,亦是撒缦以色四世驾崩之时;从记录看,他之后继人可能就是沙冈(Sargon),泥版上记录了他如何把二万七千二百九十个以色列人送至边陲。

    第四、自北国被掳之后,他们就失散在异邦。这些被掳之民的后裔,可能有少部分人在二百年后随着犹大人回国之时返去,但整体来说,他们是失散了。我们可以说十支派是消失了。近代不少人曾尝试在史籍中寻找他们的下落,美国之印第安人、阿米尼亚人,以及其它的民族都曾被认为是失散的十支派的后裔,但证据薄弱。后来有人建立了英藉以色列人论,理论上说颇有吸引人的地方,他们认为今日之美国人及英国人就是失散的十支派的后裔,只是我们越研究,就越难接受。

    无论怎样,接受圣经的史实已是足够:他们被掳后,就永不得回国。这史实已叫我们心有警惕。我们从泥版上读到,以色列亡国后十四年,腓尼基人把以色列人卖给埃及人,两男一女卖三米拿斯(minas)银子,约等于二十七英镑,港币二百八十元!当时被卖的以色列人,一定是整批出售的,那真是叫人心寒。

    我们且留心听他们先祖所罗门的说话,是他亲身经历,然后在年老时写下,为要勉励他的后人的:

   奸诈(原文作罪人)人的道路,崎岖难行。(箴十三15

    以色列人既不知自爱,不肯侍奉尊贵的神,现在就只能被卖为奴,服侍险恶的世人,这对我们又岂不一样?我们离开神,就只会投向撒但,不肯听从神,就要被它奴役,几百年后,耶稣基督为耶路撒冷哭泣,他说:

   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路十九42)── 巴斯德《列王记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