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五课

 

第三十九课  列王纪下  之五

 

题示:请重读十八至二十五章,特别注意二十三章三十一节至二十五章三十节。

 

        改革的工作并未曾贯彻始终,希西家一离世,百姓又回到昔日的罪恶里。希西家开始他的改革,他是自圣殿开始,想想看,他要发动所有祭司和利未人,用十六日的时间才可以把圣殿清理干净,在此之前,圣殿变成什么模样是可以想象的。到了约西亚的改革,他在修茸圣殿时,发现了神的律法书;留意当时之情形;他得了律法书后,既陌生又吃惊,发现才重现民间!发现了,大家都不知书内说的是什么!这是什么样的时代?神的律法完全被遗忘了,这不可悲吗?

                                                   摩根

 

耶京沦陷

 

    约西亚驾崩的一年,正是亚述王朝的灭亡(主前六○八年)随着亚述的坍塌,犹大的靠山亦崩溃了,一方面她恐惧埃及的侵袭,另一方面,她又害怕巴比伦的攻击。百多年前,先知以赛亚就曾预言过,神要藉巴比伦人的手,来向以色列人讨罪,现在应验了,犹大致命的一击就要来到,城要被毁,民要被掳。列王纪下所说耶京与犹大悲痛的一幕,值得我们详细查考阅读,但为了篇幅的原故,我们选出几个事关重大的地方来讨论,叫我们知所警惕。

    第一、圣经对于耶京沦陷,百姓被掳的记述,特别强调是出于神权能的手。我们忽略这一点,就算没有读过这一段历史;请留意这节经文:

   这祸临到犹大人,诚然是耶和华所命的。(王下廿四3;另参代下卅六161721)。

    因着他们与神是有着一种特别的关系,又因着他们是蒙拣选为要作列国之光的子民,是神透过他们而显明他与诸国列族的关系的媒介,神对他们的审判就成了历史中最重要的启示:他管理列国的原则守道蒙福、叛道灭亡。噢!但愿今天的政治家以至于各国元首都有耳去听,有眼去看,有脑袋去思想,亦有心去遵行。神既藉以色列人的兴亡而启示于圣经,他就一定会按那启示去做,难道我们的元首和执政的都没有这一份睿智去了解、去明白?

    神怎样审判了北国以色列,现在按着同样的原则审判犹大这就是报应,要讥笑的人尽管讥笑吧,一些目瞎心盲的历史家正需要他们这样的人,不然历史的变易只是命数使然的谬论又怎能叫得起来。至于我们,我们就与圣经同列一阵线,我们相信神是历史的主宰,是神按着列国所作所行的,来施行赏罚的结果。

    他愿意让人得着最大的自由,好叫我们对自己一切的行为负责;但在这之上,他仍然掌握着万有的递嬗、生灭,和兴衰的权柄。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他要赏善罚恶,昔日他怎样使用尼布甲尼撒的手去施行公义,今天他的原则仍然坚守着,没有改变,也绝不妥协。

    第二、要注意犹大百姓之被掳,前后共经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约雅敬第三年的时候,被掳的民中,年轻出众的但以理便在其内(但一14;王下廿四12;代下卅六57)。

    第二次被掳是八年后,约雅敬离世了,由约雅斤继位,但他作王不够三个月,就被尼布甲尼撒废了,西底家接续作王,自西底家作王起计,十二年后,耶路撒冷就沦陷了。在第二次被掳中,共有一万个耶京的优秀份子被尼布甲尼撒带到巴比伦去(王下廿四816),其中就有祭司(后来是先知)以西结他告诉我们,耶京沦陷时,他已经在巴比伦过了十一个年头(参结四十1)。

    最后一次被掳是在公元前五八七年,西底家一直作无谓的挣扎,最后尼布甲尼撒决要一次过解决这个乱事多多的耶路撒冷,他就率领大军,围困耶京,经历十八个月,才破城而入,西底家王及他的战士乘夜逃走,却被敌军追上,西底家的儿子就在西底家面前被杀,并且他的眼睛被剜,用铜链锁着,带回巴比伦去(这一切均是当时迦勒底人对待仇敌之惯例)。

    耶路撒冷被搜掠清光,一切值钱的东西均成了巴比伦的掠物。圣殿中一切的金银器皿半件不留。他们拆了耶路撒冷的城墙,又用火焚烧城内之圣殿及王宫,昔日显赫的圣城及圣殿就成了废墟。这一切均记在列王纪下二十五章和历代志下三十六章,读来都是怵目惊心的。

    谁能形容他们这次国破家亡的惨痛?耶利米哀歌、以西结,和约瑟弗的犹大古史稍有提及,已够不寒而栗的了。

   妇人岂可吃自己所生育手所摇弄的婴孩么?祭司和先知,岂可在主的圣所中被杀戮么?少年人和老年人都在街上躺卧,我的处女和壮丁,都倒在刀下、(哀二20

   野狗尚且把奶乳哺其子,我民的妇人倒成为残忍,好像旷野的鸵鸟一般。吃奶孩子的舌头,因干渴贴住上膛。孩童求饼,无人擘给他们;素来吃美好食物的,现今在街上变为孤寒;素来卧朱红褥子的,现今躺卧粪堆锡安的贵胄,素来比雪纯净,比奶更白,他们的身体,比红宝玉更红,像光润的蓝宝石一样。现在他们的面貌比煤炭更黑,以致在街上无人认识,他们的皮肤紧贴骨头,枯干如同槁木,饿死的,不如被刀杀的,因为这是缺了田间的土产,就身体衰弱,渐渐消灭。慈心的妇人,当我众民被毁灭的时候,亲手煮自己的儿女为食物。(哀四310

   以西结先知告诉我们三分之一的民死在瘟疫,三分之一倒在刀剑下,另外三分之一则被赶散至列国,余下最穷的人留在耶路撒冷,使他们修理葡萄园,耕种田地(王下廿五1112)。

    第三、巴比伦人离开耶路撒冷之后,留在耶京之犹太人图谋造反,事败后更多犹太人逃到埃及。这件事记在列王纪下二十五章二十二至二十六节。但参考耶利米书四十至四十三章,对整个事件就会了解得更清楚(当时耶利米先知是留在耶京的),下面一段话会把来胧去脉说清楚:

    尼布甲尼撒把西底家带回巴比伦后,就立了基大利作犹太人的省长,他不是王族的人,但在国内颇有地位。基大利上任后,就在离耶路撒冷不远的米斯巴安居。后来一些较重要的犹太人从耶京逃出来,俟巴比伦人回国后,便连袂会基大利于米斯巴。他们之中以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和王室后裔以实玛利最为重要。基大利极力主张他们臣伏于巴比伦,他们便可安居乐业,基大利也分田给他们耕种。他这个意见早期还被接纳;后来约哈难就密告基大利,说以实玛利要寻索他命,基大利不在意,结果就遭难了。连同被杀的有犹大人和迦勒底人。约哈难及其它有影响力的难民深恐巴比伦王追究此事,便以武力驱逐以实玛利一伙人到亚扪人去,自己和一大班犹太人则不理会耶利米的劝告,逃至埃及避难,列王纪下的作者写到这里就停住了 (参王下廿五26),没有提到先知耶利米宣告他们逃到埃及的厄运(参耶四十四228)。

      自此以后,耶路撒冷就完全荒弃了。

      第四、耶路撒冷沦陷之日,在历史上是极其重要的,应特别加以讨论,列王纪下二十五章一节对此交待得清清楚楚:西底家背叛巴比伦王,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攻击耶路撒冷,对城安营,四围筑垒攻城。

     此为本历史书第一次对事件发生之日期作如此详尽的记录。因此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作者如此写必有其理由的。再者,圣经别的地方提及耶京沦陷时,也同样明确地注明发生的日期。尼布甲尼撒挥军直取耶京时,先知以西结已经在巴比伦度过九个年头,就在耶京被陷之日,神向以西结启示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信息:

   第九年十月初十日,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啊,今日正是巴比伦王就近耶路撒冷的日子,你要将这日记下。 (结廿四12

    这还不够明显吗?巴比伦大军攻陷耶京之时,神就向远在几百哩外的以西结启示,并且要他仔细地记下那日期,以作纪念,以作鉴戒主前五八九年十月十日,自此,犹太人便以该日作为全国之禁食日。

    耶利米对此日也极其重视,且看耶利米书五十二章四节:

   西底家背叛巴比伦王。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攻击耶路撒冷。

    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日有那么重要?答案不难找出来,耶利米书有题示,若把耶利米书、哈该书,和但以理书三本比较一下,理由就更明朗了。

    耶利米书二十五章预言到耶路撒冷要有七十年荒凉,我们发现这一点对但以理的影响颇深(参但九12),连撒迦利亚先知也提及了(亚一12)。这七十年由那一天计起呢?就是由耶京失陷之日第九年之十月十日开始计,先知们清楚地记录这一天,为的就是给他们保存一个日子可以计算,关乎这一点,稍后我们还要详述,在此不赘了。

    无可置疑,圣经里面的预言之年是按犹太人历法计算的,亦即是一年只有三百六十日(参第二卷但以理书论七十个七一文),我们若以三百六十日为一年,又以主前五八九年十月十日开始往后推算七十年,就是主前五二○年九月(基思流月)二十四日,那日有什么事情发生呢?翻开哈该书第二章十五至十九节,我们看见犹太人果然已从被掳之地归回并重建圣殿落成了!留意先知记载这段历史时,也特别注意它发生的日期:

   现在你们要追想,此日以前,耶和华的殿,没有一块石头垒在石头上的光景。你们要追想此日以前,就是从九月二十四日起,追想到立耶和华殿根基的日子,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

    自哈该先知作上述宣告起,七十年被掳的日子就满了。稍后我们详细讨论这一问题,目前我们只要留意耶京被陷之日,是圣经作者特别注意的日期也就够了。

    第五、审判之所以临到神的选民,不单只因为他们像列国一样的犯罪作恶,更重要的,是他们违背了与神立下的约。请注意下面几个重要的事实:

   1)以色列人本应每七年守一安息年,每五十年一禧年(参利廿五),以色列人有守吗?(参耶卅四822),现在七十年荒凉就是他们不忠于约的刑罚。比较耶二十五11和代下三十六21;再读利二十六3235,就会明白。

   2)以色列人不应与邻国立约,要洁身自爱,保持独立,分别出来(出卅四1217),但他们从起头就犯了(书九1416;士二2等)。

   3)神禁止以色列人拜偶像,或立任何宗教之图像,这一方面我们根本不必举出经节来证明,是明显不过的。但他们的纪录又是多么的可耻!看看列王纪下十七章十七至二十三节就明白这审判是怎样临到。

   4)此外如没有十输其一,不守逾越节等等,都是极惹神怒的。

    以色列人既不忠于与他们立约的神,神就只能按公义来审判他们。我们要特别留意此点,旧约中神对以色列人的审判,完全是按着他们违约背誓的程度及条件而施行的,(参利廿六1439)。

 

最后的画像

 

    被陷、被掳、被逐这就是犹大王国最后的画像,现在让我们把列王纪下几个重要的事实联起来看,好叫这亡国的教训一生深烙在我们的记忆中,不敢或忘。

    历史上任何事物之兴亡盛衰,总是有两方面的人一方面及神一方面。从人一方面看,人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了,上至君王显贵,下及布衣贩夫,无不深深陷在罪里。但往深一层看,我们看见神并没有失败。从先知的信息看,我们知道神是胜利的让我们好好记着,圣经中所有伟大的先知言论,他们预言的时代全记在列王纪下,借着这些预言,我们可以了解以色列今日及明日的历史。

    从人一方面看,最叫我们怵目惊心的是没有异象,民就灭亡中译作:民就放肆。见箴二十九18)。人若离弃了单纯诚实的敬拜,慢慢就失去神的同在,坠入了日渐泥足深陷的偶像敬拜,与世界联合,此后神就是责打管教,我们也不知道是他的手在引导我们回转。国民生活的目标迷失,道德价值的被践踏,就算神兴起先知来作他的出口,也不足以唤起人沉睡的心灵,这就是从人那方面看的败坏光景。失去神的异象,我们只有一个结局:理想的失落,良心的麻木,目标的崩溃,这功课对昔日的犹大和以色列是如此,对今日的美国和英国也同样真实!

    从神一方面看呢?那是一种胜利,一代先知以赛亚说得好:他(耶和华)不灰心,也不丧胆。(赛四十二4)当地上的宝座坍塌了,天上的宝座仍然笑傲于风暴之上。地上神的子民可以失败,天上神的旨意却要运行不息。他们被掳至巴比伦,自始,以色列人拜偶像的劣根性完全治好了;而且他们重新得回恋慕耶和华的心;耶和华的律法成了他们最宝贝的,他们亦开始了解到自己国家真正的目标是什么,直到今日,这些宝贵的特质仍没有失去,他们仍是神的子民,蒙拣选的儿女。他们在巴比伦上的那一课有多奇妙!

    尽管被赶散于万国中,却没有被同化;遭屠杀,却没有灭族,永远都是世界上最特出的一个民族。我们若抛开圣经,以色列人的历史就是一个无法解得开的谜。地上有很多比他们更有条件,更强壮的民族,都一一地过去了(像亚述、巴比伦),但这些亚伯拉罕的子孙呀,仍然存在,且要一直的存在,直到大卫的苗裔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再来,设立他的宝座在耶路撒冷,统管万国。

 

 

 

南北国之政治情况

 

        北国以色列(主前九三三七二一)

          首五十年:  受犹大与亚述两国之困扰。

          次四十年:  在暗利王族之下,颇见兴盛了。

          又四十年;  在耶户与约哈斯之统治之下,国运衰微。

          又五十年:    在耶罗波安第二时,喜见好转。

          末三十年:    混乱,亡国,被掳。

 

        南国犹大(主前九三三六○六)

          首八十年:    颇兴隆,逐渐强大。

          次七十年:    祸患颇多,开始崇拜巴力。

          又五十年:    乌西雅王时,拜偶像之风达到顶点。

          又十五年:    亚哈斯王时,成为亚述国附庸:

          又三十年:    希西家王时,重获独立。

          末一百年:    就大体言为亚述属国。

 

        两国之关系

          首八十年:    战事不绝。

          次八十年:    和平相处。

          末五十年:    始终有间歇的战事。

 

  两国的王朝

      北国共换九次朝代:

      一、耶罗波安与拿答。二、巴沙与以拉。三、心利。四、暗利、亚哈,亚哈谢,约兰。五、耶户,约哈斯,约阿施,耶罗波安第二,撒迦利雅。六、沙龙。七、米拿现与比加辖。八、比加。九、何细亚。

     九个王朝,共有十九个王。每个王平均作王十一年。彼此间常争权夺位。有八个王是暴毙的。

     南国只有一个王朝:

     就是大卫一家的统治。中间只有亚他利雅的篡位,霸占王位有六年之久。她因通婚关系由北国侵入了大卫家族谱系内。南国共有二十个王。每个王平均作王十六年。── 巴斯德《列王记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