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章

 

iii. 以利亚指定继任者后离世(二125

  以利亚已然指定了继任者(王上十九1921),他离世或升天(118节)的戏剧性事件同时也引起他的继任者,借着他具有相似的行神迹的能力而得到印证。这并非仅是编者为了加强重点而添加,实际上是最合适的高潮点,证明是神差派以利亚。接下来的两件事,医治水源(1922节)及审判嬉笑者(2325节)更带有道德、伦理及教导性的目的。

{\Section:TopicID=258}a. 送别(二16

  以利亚带着他年轻的学生步上告别之旅,去探访在伯特利(1节)、耶利哥(4节)及约但河畔的吉甲(6节)的先知们。他再三重申他将要离去(35节),并保证说是耶和华神差派他上这次的旅程(246节)。除非在这里等候(2节)乃是试验以利沙的忠实,否则以利亚必是希望独自面对这些经历,但他要以利沙离开师傅的要求却三次都遭到拒绝。门徒彼得对耶稣的热爱(可十四29)及基督三次要求门徒警醒(太二十六3845),都可与这里的主题遥相呼应。

  12. 介于耶利哥及约但河之间的吉甲(书四1920;现代的 Khirbet al-Mafjar300)可能是第19节所指的地点,另外有解经家认为是指位于伯特利以北十一公里处的季吉拉(Jiljulieh),因为他们由该处下到伯特利(“神的殿”)。

  3. 有关先知门徒(“门徒”NIV 作“同伴”,AV 作“儿子”),请见:列王纪上二十35;有关雅各所建立的伯特利(创二十八1119),请见:列王纪上十二2933及十三章。以利亚预告他即将离开(35节)。

{\Section:TopicID=259}b. 使水分开(二710

  以利亚又一次令人想起摩西,摩西用象征他职分的杖击打红海,带领神的百姓出埃及(参:出十四2122);以利亚也用他卷起(象征鞠躬尽瘁)的外衣用同样的方法渡过约但河(参:书三∼五章)。

  以利沙要求加倍(double portion9节;RSVNEBJB 'share' )感动,并非是他想要凌驾于他师傅之上,而是根据律法(申二十一17)想要得到长子的名分。长子有责任继承父亲的名分及工作。以利亚所说的“难得”(RSVNIV作“困难之事”)是指惟有神可以将祂的灵恩赐给人(参:约三34;约壹三24,四13),因此他不可能达到以利沙的要求。神是否应允他的要求的试金石是看以利沙是否“有能力看到并了解属灵的世界,有看透天上之事的视野”(Jonesp.385

{\Section:TopicID=260}c. 以利亚升天(二1112

  以利亚乃是被旋风接升天,火车火马则只是“将二人隔开”(希伯来文),使他不为人所见,而并非将他接升天的工具。车及马象征神的保守以及神属灵的同在,以色列真正的安全乃建基于此(请见:后来的犹太人传统,参:《西拉赫》四十八9);这并非任何地方或太阳神话,也不是以利亚升天的工具。以利亚升天去了(11节),被接去离开以利沙(39节)。以诺也同样的被神取去(创五24)而消失,一如神取去摩西一样(申三十四46;参:犹9)。

  12. 以利沙不再见他了,表示以利亚消失不见了(亚喀得文为“他站在他的山上”;参16节)。战车马兵(集合名词)并不表示神一如异教的太阳神祇一样越过诸天(见于古代浮雕),由“以色列的”(参:王下十三14)一词重复出现可知。后者可能是一种迂回的说法,道出以利亚是护卫真以色列的大能者,对以色列而言比所有他们引以为傲的军事防御更重要。

{\Section:TopicID=261}d. 以利沙接班(二1325

(1)击打水(二1315

  现在需要彰显的是掌管以利亚的同一灵也掌管以利沙。他刻意撕裂自己的衣服以表哀痛(12b)后,便将象征他的先知职分的外衣掉在地上,在一大群见证人面前(15节)重复以利亚的神迹(14节;参8节)。希伯来文“打水”一字的重复出现,可能带出七十士译本所添加的“水没有分开”,这引发一个问题:耶和华,以利亚的神,祂现在在那里呢?NIV,把 MT ~ap{ hu^(“祂在那里?”)读作现在(~e{p{o^'。有些希腊文版本省略此字,例如一些 LXX 抄本及 RSVNEB 则视之为表示时间的当他打水的时候。很有可能以利沙第一次打水时无事发生,因此他又打一次。

  15. 以利沙证明了他也有他师傅所有的灵,因此众先知门徒便尊他为领袖(在他面前俯伏)。

(2)寻找以利亚不果(二1618

  五十个“壮士”(有能力的,NIVREB 作“结实的”)在崎岖的山谷中寻找以利亚,这并非是编者的节外生枝、加油添醋,实际上他们想要避免以利亚死无葬身之地的羞辱,因此确定他最后的踪影去处,对以利沙及众先知门徒均十分重要,因为以利亚以其神出鬼没而著名(王上十八12)。有解经家将直到他不好意思(17节)译为“无法衡量”(此外仅出现于八11;士三25),另有解经家则将之译为“直到他无法推辞”(和合、REB)。

(3)医治水源(二1922

  请注意这是另一个例子,特别要证明以利亚的神迹大能也在以利沙身上。他们行神迹并非为了荣耀自己,乃是为了要帮助他人。解经家通常认为水恶劣(JB 作“污浊的”希伯来文作“邪恶”),而非不存在(AV 作“无有”),乃是因为耶利哥仍然受到约的咒诅(申二十八1518;书六26)。有解经家认为因为水源(现代的 `Ain es-Sultan,靠近耶利哥,现被称为“以利亚泉”)与有放射性地层接触而致地不生产,又因为地层的变动301而致突然得医治,又有谓其污染乃因某种感染302而致。此经文意为地土生产不多还是(如 MTNEBJB 之立场)“土地遭受流产之灾”,解经家间并无定论。此希伯来字(m# s%akkelet[)通常是指人或牲畜,玛拉基书三11为例外。医治的方法可能具有象征意义,新瓶代表纯洁,盐代表防腐,意为洁净(虽然盐海〔死海〕就在附近)及神永琲约(盐约,代下十三5)。治好了(21节)的是耶和华,将盐倒在水中这一动作只不过是象征与罪恶分别出来的力量(Gray,“恢复生产”)。以利沙在此所行的神迹显示神对遭灾之城的怜悯。

(4)以利沙遭戏笑(二2325

  这段经文常被视为是旧约中著名的道德问题经文303,或甚至有解经家视之为只不过是“一个不折不扣幼稚的故事……这个事件中没有重点,也没有显示出先知的什么好处……这最多不过是在以利沙过访伯特利的时候正好发生的一些灾祸的回忆罢了”(Grayp.479)。然而,这个故事的确显示伯特利城身为异教敬拜金牛的主要中心,其中对真先知的敌意仍然继续存在。主要的问题出在奉耶和华的名咒诅他们(24节)。申命记中有关公义报复的教义(申七10)中,任何人戏笑先知都必定会遭此下场,因为戏笑先知便等于藐视神自己(申十八19;利二十四1016)。戏笑(NIVREBJB)一字亦出现于哈巴谷书一10;参:耶利米书二十8的“凌辱”。对代表神自己(加六7)或祂的城市(结二十二5)的神的代表(参:代下三十六16)嘲笑的,必定会招致刑罚。

  23. 这些青年人(而非和合、AV 的“童子”,或 JB 的“小男孩”,因为希伯来字n#`a{ri^m 乃指年轻或适婚年龄的人或仆人,参:撒下十四21,十八5的押沙龙)可能向以利沙挑战,要他借着升天以证明他的确可以与以利亚并驾齐驱(上去吧,“走开”,REB),并讥笑他为秃头的。秃头并非像一般的神话中所说的一样是不生育的、较低级的象征,因为以利沙仍然年轻,与多毛的以利亚不同(一8)。然而长发的确被认为是力量的象征(撒下十四26304。以利沙可能患了年轻掉发症(秃头症)。没有外在证据显示当时先知必须剃发为记。这些年轻人可能代表伯特利是偶像敬拜中心,是当时以色列主要的巴力敬拜地。

  24. 熊经证实为常在此处的山间出没,直到中世纪为止。四十二可能代表攻击先知的一群有组织的暴徒,并不是指遭不幸者之人数(参:王下十14;启十一2,十三5)。

  25. 这里所提及的地名均与以利亚之事工有关。以利沙可能搬去迦密山,以利亚的信心及试验使那块地方成为先知见证的里程碑(王上十八19)。

 

300 J. Muilenbug, 'The Site of Ancient Gilgal', BASOR 140, 1955, pp. 1133.

301 I. M. Blake, 'Jericho Ain es-Sultan; Joshua's Curse and Elisha's Miracle-One Possible Explanation', PEQ 99, 1967, pp.8697.

302 E. V. Hulse, Medical History 15, 1971, pp, 376386认为耶利哥的水可能受到 Bulinus truncatus 的感染,导致蜗牛中有寄生虫(血吸虫病)而致被弃;D. Sperber, 'Weak Waters', ZAW 82, 1970, pp.114116

303 J. Wenham, the Goodness of GodLondon: IVP, 1974, pp.128129; R. G. Messner, 'Elisha and the Bears', Grace Journal 3., 1962, pp. 1224.

304 Gray, p. 480 认为“这不可能是指自然的秃头,因为在东方,特别是一个在旅途中的陌生人与一个奴隶或工人不同,他的头上不会没有遮掩。──《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