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五章

 

{\Section:TopicID=271}e. 乃缦得医治(五127

  本章经文自前言(17节)之后的重点分别集中于以利沙(814节)、乃缦(1519节)及基哈西(2027节)身上,但是全章自成一格。此外,在圣经故事中,本章的长短及内容都颇为特别。在以利亚─以利沙叙事中,非以色列人大痲疯得医治、归信并敬拜耶和华的,只有此处。这个神迹也含有道德上的意义,是“圣经叙事体中艺术及神学并重最好的例子”311,其架构包括仆人及主人、忘我及自我角色的互换,一个大痲疯患者得医治,另一个则得到大痲疯病的刑罚。

  1. 乃缦乃是叙利亚常见的名字(亚拉拉克及拉斯珊拉碑文)意为“有恩惠的”。他被形容为一个“为大”(亦即重要)(i^s% ga{d[o^l)、“为尊”(希伯来文意为“受宠”)的人,又是大能的勇士(gibbo^r h]ayil),但却长了大痲疯。这些描述并非编者的添加,因为他受尊敬(16节),同时亚兰王的信中也称他为“我臣仆”。

  2. 亚兰王可能是便哈达三世,他曾经与以色列立约停战(八7)。

  34. 被掳者向元帅献计。以利沙被以色列人公认为先知(na{b[i^'),一个以色列的小女子都知道他能够除去('sp)大痲疯(参:民十二1014);这是一个罕见的字,意为“医治”,可能源于米索不达米亚祭仪医师(as%ipu)的工作。旧约中的大痲疯(s]a{ra'at{)乃指不同的“恶疾”(NEB)或是传染性皮肤病(参:NIV 边注),后者乃更正确的翻译。其病症乃不同类的肿胀、疥癣、白斑(参27节)、浅或深色的斑点或鳞皮,同时也可用来形容生在毛衣、亚麻、皮衣上的霉,或是生在墙上的菌(利十三∼十四)312。罕生氏杆状菌疾病(痲疯病──Elephantiasis graecorum)是到主前第二世纪时才在埃及被发现的。

  56. 考古证据已证明国与国间确曾就医疗案例交换信件(马里、赫人及亚述档案)313,见面礼的习俗也有史可稽。这里所记载的见面礼则是格外的丰富,光是银子已经是五倍于暗利为撒玛利亚而支出的数目(王上十六24)。这里的“衣裳”(“替换服装”,AV)乃是额外的礼物,乃当时叙利亚所用的衣服(rolls of cloth),并非节日礼服(参:“节期外袍”,JB)。

  亚兰王认为先知必定是君王的随员之一,但是以色列却视此信为重新宣战的信(7节)。以利沙这位“神人”的大能,与那位不知名的、无能的“一国之尊”形成极大的对照。这件事很可能就为了要强调以利沙的作为可以彰显神的大能(8节)。

  912. 乃缦期望受到礼遇(“对像我这样的一个人”,11节)及公开而“隆重”的仪式,而非一个简单低调的行动。以利沙如此作的目的是要教导他谦卑及信心。一位伟大的人物可能会期望“一件大事”(13节,NRSV;“困难的事”,REB),神却常常用小事来考验我们。大马色清澈的河流源于笼罩积雪的亚玛奴(Amanus)山(希伯来文 Qere{ Amana 读成 Abana,为现代的 Barada 河)或是黑门山的巴尔巴尔(Barbar)河(现代的`Awaj)。

  1314. 洁净大痲疯(希伯来文 rh]s]10节)的仪式是七重的沐浴(利十四79),要乃缦“跳进”(希伯来文 t]blNIV 作,“沾”;JB 作“浸入”)约但河中。这表示要完全顺服神的话,亦即“重生”。七次是象征完全的数目,并非指洁净的洗礼(彼前三21)或是与过去一刀两断(以色列人越过约但河时的重点是在其中“站住”,书三8,四9)。

  1516. 乃缦的态度。当他的肉复原(“焕然一新”,14节)时,他也同样的得到改变(15节)。乃缦的宣告表示他承认耶和华神是普世的神,这并不能用来证明叙利亚的宗教(大马色的 Baal-Shamaim 崇拜)已经是一神主义。以利沙拒绝接受“表示感激”(NEB;希伯来文 b#ra{ka^,“祝福”)的礼物,与假先知及基哈西形成明显对比(2223节)。

  17. 两骡子驮的土乃为了作为“圣地”根基的准备,以便建立祭坛,并非因为耶和华神只能在以色列的土壤上接受敬拜,乃缦对于神的认识仍属浅薄。

  18. 以利沙并未谴责他,因他职责所在必须服事王。希伯来文“用手搀扶”并非指真正的用手去支持王,而是指他是王的“左右手”(参:王下七217)。有关临门,请见:列王纪上十五18,该处经文也是与送礼有关。

  19. 乃缦与以利沙的关系以外交词令表达。“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并非只是“道别”(NEB)的意思,而是承认听者已与发言者及其神建立了约的关系。同理,“都平安吗?”(21节,h@s%a{lo^m)通常表示重开谈判(王下九1719314

  20. 基哈西为己谋利的作为却破坏了这个关系。他的言行充满了贪婪(22节)、欺骗(2325节)及目无尊长(20节,“这亚兰人”)。尤有甚者,他妄自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20节,与以利沙相反,16节),并企图掩饰,因此得到他当得的刑罚(利十九12;徒五23)。乃缦虽然新信主,他对主的忠心却胜于基哈西。

  24. 山冈(希伯来文 `o{pelAV 作“塔”)可能是指耶路撒冷的俄斐勒区,但更有可能指撒玛利亚的“山冈”(RSV)。

  26. “我的心岂没有去呢?”(心,AVRSVNEBGNB 作“灵”)可能是指先知的关心及知识。

  27. 基哈西从以利沙面前退出去(MT mill#pa{na{w;参六32;拿一3;创四十一46),此字乃指由一位尊长者面前被解散。他受到的刑罚是乃缦的大痲疯必沾染他和他的后裔直到永远,出埃及记二十5已对那些破坏不准拜偶像(此处是贪爱钱财及财物)诫命者警告,亚干及他的后裔也遭受同样的刑罚(书七2426)。神出于慈悲的缘故,常常只是将此刑罚限于第一代,或最多只追讨到第四代。到耶稣基督的时代,乃缦事件已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耶稣引用之作为一个特别的例子:当许多犹大人不肯听从当时先知的呼吁时,一个非以色列的大痲疯病人却因为顺服神藉先知所说的话而得医治(路四27)。──《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