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二十章

 

iii. 希西家王朝的其它事迹(二十121

  希西家王的叙事以他的病(111节)及巴比伦王比罗达巴遣使来访(1219节,赛三十八∼三十九亦采取同样顺序)二事为结束,最后以通常的结束公式告终(2021节)。虽然以赛亚指出他的错误,但此叙事的重点则在于强调希西家蒙神恩典。这里记载有三个神谕(1461618节),有些解经家视之为来自三个独立传统的集合。请注意18节使用希西家(Hezekiahh]izqiya{hu^)一名,而911节却使用Yehezekiahy#h]izqiya{hu^)一名。不相信预言(1618节)的解经家视此为“马后炮”(post-eventum,主前587年以后),并企图找出由不同编者之手所产生出来的发展中神学415。然而,列王纪作者很可能根本便是在这段时间回想写成这些事件。

{\Section:TopicID=336}a. 希西家患病(二十111

  参:以赛亚书三十八章;历代志下三十二2426。那时乃一般性用语,但因为有米罗达巴拉但的使者出现,则可能此事发生于他在主前七○二年被掳以前。作者将他的病与耶路撒冷围城相连(6节)。王“重病”(NEB)而且病得要死,这与后来他藉象征得医治(7节)、即刻痊愈并无矛盾之处。有关神在疾病之时藉先知干预,请见:列王纪上十七1724;列王纪下四22起。有关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的建议,参:撒母耳记下十七23。希伯来文 s]iwwa^ 意为“吩咐”,有些解经家将此处及列王纪下二1解释为“留下你最后遗命”(NEB 作“指示”),以后来的一个阿拉伯字 was]a{ 为基础。这可能意味着必须指定一位继承人。希西家得到十五年增加的寿命,可以训练与他共同执政的儿子玛拿西。你必死(典型的古代医疗诊断用语)的预言因为祷告而得改变(参:摩七1346)。当时亚述及巴比伦也有这样的祷词:“求增加我的日子,延长我的年数。416

  凭祂自己意旨行事,但这并不表示生病时不应当祷告,因为祷告及祂的响应均在祂的计划之中(参:王上二十一29;结三十三1316;雅五1516)。

  3. 这节经文并非仅仅为了要强调希西家的敬虔,因为历代志下三十二26已提及他的流泪悔改。此处的祷告中,希西家说他存完全的心,又作你眼中所看为善的,并且一直按诚实行事(REB),这乃是申命记中理想君王的表现。耶和华恩待那些忠心事奉祂的人(参:撒下二十二21)。

  4. 先知刚离开王宫,神便差他回去。他对神的呼召立即顺从。中院(MT 经文之读音Q#re{; h]a{s]e{r“院”)位于王宫及圣殿之间(王上七8);然而 MT Kethib(经文之写法)意为中城(ha{~i^r),可能便是 REB 的“要塞”。第5节的领袖(现中)或“君”(MT na{gi^d[,并非赛三十八5同一字)这一头衔乃希西家及大卫(王上一35)之间的共同处。因为神照祂的旨意预定万事(弗一11),因此惟有祂可以说我必医治你(赛五十七18;耶三十三6);祂有最终的医治权柄(出十五26;参:徒九34)。对神有信心并不排除祂会使用够资格的医药或医生(7节)的可能性。

  56. 第三日(“后天”)暗指“很快”,而并非如复活(太十二40)一事中传统按字义的解释。第三天乃是一般接待客旅或探访的期限。此节强调去到神的殿献上感谢的重要性(参:路十七141617)。上到耶和华的殿可能是为了感恩的目的(利十四2)。我们的生命乃在神的手中(诗三十一15),当祂特别祝福时,才有可能延长生命。希西家得到“十五年”的加增;他死于约主前六八六年,由此应许可以得知耶路撒冷围城的时间。因此他的康复成为耶路撒冷康复的象征(一如6节所示)。有关神对祂的城市及王朝的眷顾(但并不表示它们乃不可侵犯的),请见:十九章34节。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乃按当初的应许(撒下七1516),在圣经中常常重复出现,见:十九章34节;列王纪上十一13;使徒行传二30

  7. 先知成为医治者乃是一个罕见的例子。无花果膏而非“无花果饼”(RSV;“无花果膏药”,REB),其使用已有先例,也是医学文献(拉斯珊拉五十五28,五十六33)上的用字(d#b[elet[)的影响,里面曾经记载过用葡萄膏药治愈一匹马的事例!以赛亚书(三十八章)记载希西家作了一首感谢诗(此处及代下三十二被省略)之后便得痊愈。其中的重要性可能表示他在先知的话尚未应验以前便已有相信的信心。

  811. 医治的兆头。这个神迹兆头(代下三十二24)同时也是以赛亚书三十八18的一部分,不能够视为后来的先知“神话”。兆头乃是为了要证明先知的话,显示神在作工。按正常(“小事”,MT)而言影子是向前移的,因此向后移乃是违反自然的秩序,并使之快速前进更易显出其重要性及无可置疑性417。有解经家将“度”或级(新译)解释为“上院”或“日晷”。

  上院(读为`@liyat[,昆兰1QIaa及赛三十八8)可能是用来作观测天象以求指引之用。亚哈斯可能已将此风引进圣殿418。这个故事并非“显然是神话”(Jones)或是指一次日蚀。这种神迹现象亦出现于约书亚记十1214。巴比伦(希罗多德II.109)及埃及的日晷(11节)乃是由阶梯或楼梯的影子(一如 NIV、和合作“日晷”;MT ma`@lo^t{,见 IBDp.1567)由东向西的移动来看,可能在此是神迹式的光亮419

{\Section:TopicID=337}b. 比罗达巴拉但的使者(二十1219

  12. 比罗达巴拉但(MT Berodach-baladan,或作 Merodach-Baladan,希伯来文的 b m 乃常见的唇音转化)亦即 Marduk-apla-iddinna II,于主前七二一至七一○年及七○三/二年的六个月中在迦勒底作巴比伦王。巴拉但的儿子很可能是个常见的巴比伦名字 Bel-iddinMT 重加元音符号为 be{l~@dan 与亚兰楔形文字碑文上的 bl(`)dn 相符)420。差遣使者送书信和礼物到访乃是巴比伦常用的外交策略。这位使者到来时候可能是比罗达巴拉但在位的第二段时期(见上)。希西家“听了”使者(MT s%m'),而以赛亚书三十九2的“欢喜”乃是按照希腊文及武加大译本“喜乐”(s*mh])。

  根据约瑟夫(《犹太古史》x.2.2),这次到访的目的乃是要邀请希西家加入反亚述联盟,但在此并未强调此点。巴比伦已经向其宗主国亚述发出挑战,以赛亚却一向反对与当时任何的世界强国联盟。

  13. 希西家并非“过份款待”;展示宝库中的财宝(NIV 作“库房”,REB 作“财宝”,希伯来文 be{t[ n#k[ot[;只出现于此处及赛三十九2;亚喀得文为 bi{t nakkama{ti)以加深未来联盟国使者之印象乃是常事。有关希西家的财富,请见:历代志下三十二27。该处的记载暗示这乃是于主前七○一年向西拿基立进贡以前的事(十八1516)。香料及“芳香的膏油”(NEB、和合作“贵重的膏油”)显示这些是与阿拉伯中部贸易而来的物品。军器可能是指黎巴嫩林宫中所罗门所储藏的国宝(参:王上十1617)。

  1419. 以赛亚的回答。先知很有智慧地在传达审判的信息以前先确定所发生的事。由他的话可以清楚看到王宫的财富将会被掳到巴比伦,希西家的后裔(RSV、和合作“众子”,18节)也不例外。多数的解经家均视此为后来加入的评语,因此并不看重巴比伦的野心已昭然若揭这一事实,但耶路撒冷若继续活在罪中会遭到撒玛利亚相同的命运,神不会行另一次特别的拯救。

  耶和华的话甚好(19节)只是对神谕的礼貌响应。希西家自己的解释便是他的有生之年都会有平安及稳固。他可能是顺服接受神的话,而并非只是因为审判延后而大松一口气。神的话听在人的耳中,人根据自己的生活及态度而作出不同的解释。

{\Section:TopicID=338}c. 结束公式(二十2021

  这是历史的标准形式,以希西家筑隧道自基训泉(处女泉)引水至俄斐勒西边的上池(Birket Silwan)及耶路撒冷的旧(下)池为例(参:赛二十二11)。这个水沟于一八八○年被发现,深六四三公尺,长达三三二公尺,甚至在被围城时均可以使守城者自保护城墙内得水。主前第八世纪早期的一段以草写希伯来文书写的篆文详细记载其工程:

  “当(隧道)将打通时,(凿石匠们挥动他们的)斧头,他们面对面的工作,当时仅余三吋便可打通,(他们听见)一个人向他同伴说话的声音,因为右边有一个裂缝(?)……当隧道终于打通时,凿石匠用斧头彼此相砍。接着便将一千二百肘泉水引至池中,岩石的高度比凿石匠高出一百肘。421

  历代志下三十二30其余的细节(西拉赫四十八17)可能将隧道与沟渠混淆,那沟渠是沿着山丘较低的表面筑成,有水闸以浇灌下面的王宫庭园,可能是亚哈斯的工程(十八17422

  21. 希西家被埋葬于大卫子孙的高陵上(代下三十二33)。这是因为城北王室铁器时代的陵寝已满,后来再也没有犹大君王被葬在那块由岩石凿出来的坟墓中423。有关玛拿西,请见:二十一章117节。

 

415 R. E. Clements,上引书,277297页;P. Ackroyd,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bylonian Exile; a study of 2 Kings 20, Isaiah 38-39',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27., 1974, pp. 329352.

416 D. J. Wiseman 取材于 B. Plamer,上引书,40页。

417 参:B. Ramm, 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London: Paternoster Press, 1955, pp. 110112.

418 S. Iwry, 'The Qumran Isaiah and the end of the Dial of Ahaz', BASOR 147, 1957, pp. 2733.

419 B. Ramm,上引书。

420 A. R. Millard, 'Baladan, the Father of Merodach-Baladan', TynB 22, 1971, pp. 125126.

421 有关此段经文,参:DOTT, p.210; ANET, p. 321。摹写可见:IBD, pp. 14521453;有关隧道(高度由13.5哩不等,宽度约为60公分)亦请见:ANEP,注275744

422 Y. Shiloh, 'City of David, Excavations 1978', BA42, 1979, p. 168.

423 A. Kloner, 'The Cave of the Kings', Levant18, 1986, p. 129。他认为这些坟陵位于大马色门以北(现代的 St Etienne),由其精美的刻工可以判断那是属于铁器时代晚期。──《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