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六至七章

 

亚兰人入侵(六1-20

(一)

正如四章的情形一样,在主要故事开始之,前我们得到有关以利沙行奇能的简略提示(六1-7)。以利亚与以利沙故事中提及先知时总以批体相称。他们吃同一锅里的食物(四38-41),而从这一章的记载,我们知道他们也住在一起。他们并不或不是全都过着独居生活(四1提及其中之一的寡妇)。他们的确聚居在约但河下游地带,而在许多历史性期间──即从我们受惠于库穆兰(Qumran)社会的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开始,我们知道在约但河下游地带已有修道院团体兴盛。

以利沙本人虽然就像以利亚一样,在我们的经文中,偶然也被冠以‘先知’之名衔,却不是他们的一分子。他们承认他的权威也重视他的支持,但是他始终被称为‘神人’。这里的经文说,先知门徒向他询问有关新住所的事,且要求他一同去找寻。一直以来,他的神权是用于摒除比较小的不幸事件上(如这故事是源于早期以色列的历史资料,那么当时的铁是一种罕见而且特别有用的金属)。

(二)

一个神人有了那么多方面的能力,难怪他能豫测到的就不仅是亚兰王的行军计划,连在私人房间里最机密的谈话他也知道了(12节)。他是以色列军事情报最有价值的一份资产,值得遣兵去探寻他。按故事的记载,亚兰人像是已经管辖了以色列北面的大部分,因为多坍位于耶斯列山谷的南面,在以法莲山地的北面山脚。

正如以利沙的仆人即将发现的,这位主人的军事潜力并不限于情报范围。以利沙祈求神藉异象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就像他当日看见以利亚离去的情况一样(二12)。他又祈求神使敌人的眼目昏迷,等到领他们进撒玛利亚之后又开他们的眼目,能看到他们的处境。即使以色列王也求问以利沙应该如何处置,以前先知门徒也这样做(5节);但以利沙吩咐以色列王不可击杀这些不是用刀用弓掳来的敌人,倒要为他们摆设饮食。这件事令我们想起列王纪上二十章结尾的先知故事,其中主要的不同是耶和华并无意杀害这位亚兰王。他的目的是阻止敌军进犯,令他们不再侵犯以色列(23节)。

(三)

按理这章应在这一节之后结束。‘此后’(24节)一辞,若不是指一段长时间,便是代表两个分开来的故事之间一个不太紧凑的连结辞。它不理会廿三节的内容,只谈亚兰的新侵略;现在且以便哈达之一的身分去谈这个有关的国王。

类似驴头和鸽子粪卖价的引用是写故事者写作的范围,不是出自经济历史学家手笔──如果只因记录不是为来保留这种商品的交易。这记录使我们在兵灾与旱灾出现时,对正常任务最冷酷的颠倒有所准备,即是母亲杀戮自己生养的孩子(26节及以下)。这件事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比起所罗门的判断(王上16-18)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色列王对沙法儿子以利沙的敬意完全消失。

经文没有显示为什么以利沙要对这件事负责任。他对于以色列王指明灾祸来自耶和华的说法(33节)没有提出异议。因此,这个未经详细解释的情况,令我们想起早期的一次大饥荒期间亚哈到处找以利亚的事(王上十八),同样地,经文也没有记载王室对以利沙预言的反应(七1)。以利沙只答应在一日之间撒玛利亚的物价交易回复正常──或跌到难以置信的低点。王的侍从因不相信这预言而受到应得的惩罚(七2)。

(四)

原已显得变化多端的故事范围再一次有了改变,摆在眼前的新事件把亚兰国与痲疯病连系在一起(七3-10)。四个长大痲疯的乞丐决定去投靠亚兰人的军队,不在城门那里等候饿死。他们凑巧的踏进穷人的乐园,若是取去那里的财物便可享用所得财富。他们从混杂着内疚与惊惧的梦中惊醒,认为他们所作的不对,因为如果有了好消息不做声,被发觉之后他们便会尽失所得。他们向王室报信之后,便再听不到他们的消息了。

我们可以假定亚兰人是将耶和华的雷轰误解为大军车马的声音(七4-6)。他们几乎探测到以利沙与他的仆人分别见到的异象。但他们认为所听到的大军不是来自耶和华,却当做是古代故事传闻中的埃及人及赫人的军队。总之,他们作出意料中的反应,撇下一切,只顾逃命。

我们再没有听到有关以利沙的事。但是对于怀疑预言的人应受的惩罚则有详细的表达(七17-20)。──《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