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章

 

耶户、杀戮与献祭(十1-36

耶户在这几章里是以冷酷又颇出色的政治家身分出现。这故事新颖而且直截了当,其中且带着领袖实际生活中那种厚颜无耻的味道。

(一)

他首先向以色列首都的当权人物提出挑战,要他们在亚哈的众子中选一个合宜坐王位的,而他们也可以为他们的主人家争战。他们鉴于约兰与亚哈谢二王的歹运,决定不另立国王,且毫无条件的向耶户投诚。惟有在此情况之下,这时耶户才向他们指示第一个任务,即是将他们主人众子的首级送上。就像人生的许多际遇一样,他们不敢拒绝的提议现在成为他们逃避不了的陷阱。

一般众民所受的对待没有那么残酷,却受到适当的处置。耶户向他们公开承认他背叛自己的‘主人’(十9),宣布他们无罪。于是这些如释重负的众民被邀对着有了亚哈印记的头颅作陪审团。整个撒玛利亚的当权人物被证实有罪,受到法律制裁。

圣经中,消灭以色列前领袖的七十子以取得政权的事件,与士师记九章所记的亚比米勒用类似手法去消灭基甸(或称耶路巴力)的事件相同。可能那个故事反映了耶户篡位的事件(参考士师记九1-22注释──亚比米勒与约坦{\LinkToBook:BookID=137,TopicID=149,Name=亞比米勒與約坦(九1-22}。)

耶户消灭亚哈众子的表亲──亚哈谢的弟兄,做为带血腥的‘红利’。他们到北方探望他们的亲戚,给耶户有机可乘。希伯来文的字面意思是说他们来向王和太后的众子问安。当然,这也可能只是为了向已死的兄弟约兰致敬。但是耶户可能怀疑他们对他们的王室亲属的利益有更进一步的兴趣。

(二)

夹在本章两个主要故事之间的是一则重要的短报导,提及耶户与约拿达的会面。我们对利甲族感到陌生,他们像许多圣经人物一样,在比较近代中有很好的组织。耶利米(见卅五章)恭敬地以利甲族热心遵行约拿达所订下的原则的情况,与一般以色列人遗弃祖宗传统的情况作一比较。约拿达的名字是拿达(Nadab)与耶和华的结合,与高尚、慷慨、自愿奉献或超过某一程度的牺牲等字眼有连系。篡夺者耶户显然是冀望自己的热心获得这位热心者的保证。

(三)

任何读者读了列王纪最后十六章都会奇怪为什么耶洗别的丈夫刚去世而无人哀悼,还要说他事奉巴力‘冷淡’(18节),却没有人怀疑耶户不诚实。但我们在这几页里所读到及研究过的却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我们不要忘记亚哈的家宰俄巴底亚是耶和华的忠心仆人,而承继王位的约兰名字是从耶和华一辞组成。热心事奉巴力的人会冀望在亚哈的政策中有好几方面是依照他们自己的意思去‘改善’。耶户所针对的正是这些热心人。国家对于他们在事奉上的支持给了什么好处完全看不出来。对于耶户专心一意的心态倒是知道得多──不是指他对约兰说及他母亲的淫行(九22)──祭礼中排除耶和华的仆人这件事,倒没有引起太大的怀疑。

笔者对几种标准现代译本第十章十八至廿七节的译文有所批评。希伯来文用同一个普通字眼‘仆人’代表拜巴力与拜耶和华的人,而伊北特(ebed)却是俄巴底亚名字的一部分。没有必要用巴力的‘敬拜者’(R.S.V.)及耶和华的‘仆人’(R.S.V.N.E.B.)二辞去加以区别。而另一英译本(J.B.)用‘献身者’去称呼这不同的两批人也是不必要的。原作者可以但没有加以区别的地方,译者并不需要加以区别。还有,作这种区别对耶户的策略可能有了反效果。

残酷的流血收场(25节)可能是出自犹大神人的手笔(王上十三2),他看到伯特利邱坛的祭司被杀。总之,为了配合列王纪的原则,即使耶户为了补偿亚哈家及拜巴力所用的颂辞也减弱了,只因为耶罗波安为耶和华建的邱坛仍发挥效用(29-31节)。以色列本身就开始瓦解了(32-33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