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三至十四章

 

以色列与犹大诸王(十三1-十四29

(一)

列王纪这几章为有关以色列及犹大诸王的事提供简短的批注杂录,同时与以利沙话别。分别去记忆一些王相同的名字并不容易,因为其中有关一些王的资料我们所知有限。

约哈斯一帆风顺的承继了他的残暴父亲耶户为王(十35;十三1-9)。他面对亚兰人的进迫,因他效法耶罗波安反叛耶和华的罪行(2-36)。但是,与此同时(4-5节)也谈及因约哈斯求情,耶和华不降灾──这种做法很像士师记的作风。有些解经者觉得奇怪的是耶户毁坏了巴力柱像之后,亚舍拉仍留在撒玛利亚(十26-27)。而这行动是对抗巴力及其崇拜。像伯特利与但的神龛一样,亚舍拉是法所不容的,却是崇拜耶和华的一部分。最近在犹大南面发现的碑铭对‘耶和华与他的亚舍拉’这一点有清楚的说明。

从他儿子约阿施(同一个名字有两种不同英文拼法)的记录出现了几件令人惊奇的小事。这里似乎是一些数学上的问题(比较十三10;十三1及十四1)。我们所知道有关以色列这位约阿施的事是从有关其它人、以利沙(十三14-21)及犹大的亚玛谢(十四8-14)等的报导搜集而来的。

(二)

以色列王对垂死的以利沙说了(十三14)以利沙看见以利沙升天去的时候所说的话(二12)。我们不能肯定随后的两件象征性行动的意义。弓箭的射中是说明了,甚至是胜利的表征。箭进入空中象征了刺探得秘密。大人物临终之前的遗言及行动,尤其含重大意义。打地的这种象征在经文中(18-19节)解释得更清楚;王因为击打得不够而受责。提及高兰地山脚的亚弗令我们想起列王纪上二十章廿六至三十节,还有不提名的耶和华神人在以色列战胜亚兰所负的使命。这些都是世仇,他们之间的战事也大多数发生于相同的几个城邑、路线和隘口;而亚兰的统治者也几乎常被称为哈薛或便哈达。后期的犹大历史学家很难对这些细节不感到混淆不清的。

离开以利沙之前不能不进一步谈另一个奇迹。就像他的主人被旋风接了去,没有关于死亡的报导一样,以利沙即使进入坟墓,他的骸骨仍产生效力。有人认为以利沙的坟墓是后期朝圣路程中的主要地点,这些故事倒鼓励了朝圣的意念。

(三)

犹大的亚玛谢得到同样的有限度认可(十四3-4),像他父亲约阿施一样(十二2-3);他也以遭遇横祸收场(十四19-20)像他父亲一样(十二20-21)。但是大·王朝并不因宫廷叛乱而产生问题。提及他遵守‘摩西律法书’(十四3-4),语调不寻常,却是有趣。笔者怀疑书中暗示如果他不是不够审慎,便不致于被他留下来不杀的家人所杀。

以色列王约阿施对亚玛谢索战(9-10节)的反应,是在外交场合中采用‘寓言’或‘比喻’的好例子。约坦的宣喻是圣经中最详细的例子(士九7-20)。这件事已在列王纪上四章谈论所罗门的箴言时提及。保留这类智慧之言是许多较着重传统的社会在教育方面的重要部分。西方人士常喜欢应用或甚至制造‘中国古代箴言’当开玩笑以谈及任何情况。约阿施的军事才能可以与他的口才媲美。

耶罗波安二世是约阿施的儿子,他作王长达四十一年,收回以色列东与北边界之地,重整了国势(十四23-29)。这极为简短的报导令人惊奇,因为何西阿书与阿摩司书的第一章开头几句都把这些政绩归于他的任期。有些释经家察觉到在第廿七节对阿摩司得默示论以色列的歹运发出无声的指责。但我们的作者只提及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的名字(25节),而约拿在这里的角色与约拿书所扮演的截然不同。虽然我们即将在十八至二十章看到有例外的情况证实此法则,一般来说,关于先知的书卷与列王纪的连系很少。──《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