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十七章

 

以色列的墓碑重写(十七1-41

以色列沦陷的长篇解释及其重要性将列王纪中的散乱部分连系起来。但是这个包装并不是太容易处理,因为是重新打结,而且作过好几次补充。

(一)

这一章的开始部分,简洁的重述以色列最后一位王何细亚在位九年的情况(1-6节)。这名字的发音,带着‘拯救者’的意思,有点开玩笑性质,与先知何西阿的英文名拼法不同。这位王室拯救者不但丧失了他王国的心脏地带,他的名字(正如民十三816清楚指出)实际上是‘约书亚’的另一写法。不仅是因他冀望埃及人助他对抗他的统治者亚述人,也极具讽刺的成为与那位带领以色列人安居在他们新国土的第一位约书亚相似的人物。即使是亚述行动的简短报导也重复了两次(3-45-6),而第二次叙述且预用了犹大的报导(十八9-12)。是为了他的名字,或为了他的命运,抑或为了他尝试去结束那对以色列与犹大均含有宗教意味的亚述统治,而令我们的作者指他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只是不像在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2节)?

(二)

接下的一段(7-23节)从较为遥远的角度去重温以色列人的宗教历史,解释以色列国沦陷是因为百姓惹动神的怒气。故事的叙述大多数都是直截了当。申诉用的语言和方式与申命记及约书亚记所用的相同。耶罗波安最大的罪状保留到故事进入最高k时提出(21节及以下)。

部分控诉摘用了耶利米的严厉辩论法。至少很可能是他在第十五节所说随从假神的罪状时加上嘲讽。这讽辞有双关语的成分,在希伯来文的含意是‘虚假’或‘假神’,从字音和字面看都有点像‘巴力’。这字真正的意思是‘空洞’或‘不实’,而不是‘虚假’。耶利米讥笑说巴力太卑微无能,根本不值得追随(耶二5),他指出百姓犯了双重错误的严酷描述恰当地表达了这讥讽(耶二13)。

因为我的百姓作了两件恶事,

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

为自己凿出池子,

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耶利米分析的另一面当然是指我们与所交接的人认同──在此情况之下,以色列就成为与巴力一样的虚无。

即使有不少忠心执行任务的先知‘仆人’(1323节),他们维护及解释已往的优良传统,且警告以色列人若不听从劝戒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所发生的一切事都成为过去。第十八及十九节论及犹大的说法是加插的。但我们应该记得这些后期的历史学家,像事情发生几百年后负起教导责任的耶利米一样,对于影响以色列的这些事件不是那样的深感兴趣。他们针对以色列的命运,作为一种警告,但犹大却没有听取这警告。在当时,犹大竟以为自己已经避过了歹运。

(三)

谈过宗教的成因之后,我们的作者转而谈及宗教性的后果。而其中令犹大历史学家感兴趣的含意,与以色列百姓有关的事比较少,而多与他们被赶出的以色列北部有关。亚述人的政策是‘分化与统治’。以色列人被赶到亚述国的偏远地区安置,他们显然地完全被同化了。有关以色列‘流失支派’的许多传说中的唯一事实──他们确实消失了。

远地的居民被迁移,安置在以色列人住过的地方。廿四至四十一节经文的其中一个用意,是把耶和华宗教的变质归咎于他们。这种在撒玛利亚邻省出现的变质宗教形式也是后期犹大所厌弃的。这里的评论并不十分一致,但至少有两种不同的意见说明这些北方人到底敬畏或不敬畏神。

这段主要经文(24-34节)报导他们开始时不敬畏耶和华,等到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人(这事令我们联想到王上十三章来自犹大神人被狮子咬死的另一件事)及被掳祭司指点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之后,态度才有了改变。据知耶罗波安在伯特利与但所拜的是异端,而在被掳的祭司中竟有人能够改善这情况!他们听了祭司的教训之后,真的敬畏神(2832-33)但又继续事奉自己的神(29-31节)。

第卅四节下至四十节的记载认为这种诠释绝对无稽。他们与十诫的立场一样,坚持不能敬畏神又同时事奉其它的偶像。结束的一段经文企图作出他们敬畏神又事奉其它偶像的逃避式妥协,这种同时接受与敬畏神及其它偶像的妥协是不可能的。

可悲的是激发教会间冲突的似乎就是这一致性思想,而令圣经与普世神学思想紧系在一起的正是一种虚构的妥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