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廿一至廿二章

 

王权的高k与低潮(廿一1-廿二20

列王纪介绍犹大后期,即沦陷之前一百年间统治者之盛衰。接续那位‘使他的儿子经火’(十六3)的亚哈斯之后的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一切所行的’希西家(十八3)。事实上,用来衡量希西家的标准,不仅是大·,他也得以向摩西看齐:‘因为他专靠耶和华,总不离开,谨守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诫命’(十八6)。这种热心赞扬的证据可以从第十八章第四节看到,即是他改变崇拜的形式及地点,历史学家与他一样的对原有形式与地点深表痛恨。有趣的是这些改变之中包括了打碎以前摩西所造的铜蛇。民数记廿一章四至九节记载摩西怎样受命制造一条治病的火蛇。只是,岁月迁移,火蛇实际上成为崇拜的对象,因此应与外来的宗教一样遭受毁灭。无可置疑的,由忠于摩西教训及原则的王去摧毁‘神圣’的遗迹较为容易。(我们可能留意到,历代志作者虽用历代志下廿九至卅一章去谈希西家的革新,这一点他却绝口不提。)

(二)

希西家的儿子玛拿西登基的时候年十二岁,他的统治较亚撒利雅又名乌西雅在位的年期更长,统治期为五十二年(廿一1)。只是他的长寿及统治期间乏善可陈。历史学家以愤怒的心情列出他在位时的罪行(廿一2-7),使犹大步以色列后尘踏上悲惨的命运(廿一11-15)。

从所列的名目表上我们可以看出玛拿西的败坏行为变本加厉。开始时是检控他效法前人所行的可憎行为,回复迦南时代的所作所为(2节)。这是他最遭受谴责的一点,因为这是故意破坏他父亲的成就──他的做法不是渐进式或出于无知(3节上)。他的行为仅次于以色列王亚哈(3节下),前面已提及,说‘从来没有像亚哈的,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王上廿一25)。罪行录继续指责他在耶和华殿宇中和附近为巴力筑坛(4-5节),无视于殿宇中已立耶和华的名字而擅取所有权。他又把他的儿子当做活祭献上(6节),学亚哈的做法。

而明显地最坏的,他在殿内亚舍拉雕像(7节)。姑无论亚舍拉是多么重要,她是否被列为与耶和华同等?设立亚舍拉雕像比这神祇在耶路撒冷某一处被信奉更可憎。十诫从一开始就禁止在‘我之外’有别的神,这里含有‘强迫接受’之意。无论它的含意是什么,都显然是指在圣殿中耶和华之前不许有别的神像存在。这种宗教性的行为相当于家庭中男人在妻子之外另立妾。

虽然这事的细节历代志下卅三章一至十节也有记载,但是历代志作者继续报导玛拿西要面对亚述的压力,及他认罪归向耶和华,而且作出宗教性的改革。这一件事令许多学者认为作者把笼罩在列王纪中难以减退的灰暗调子刻意地夸张了。有关玛拿西的记载,令他成为在希西家之后与约西亚之前这些好王的衬托。他的儿子接续他作王的任期甚短(廿一19),变本加厉的离弃神。

(三)

约西亚王的表现比希西家更胜一筹,成为列王纪的英雄人物。他不仅是‘行他祖大·一切所行的’,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不偏左右’。这句称赞辞,按申命记十七章十四至二十节的记载,是表示他在以色列与犹大诸王中是唯一遵守摩西律法书,可享年长日久之国位。

这不是意料之外的事。申命记的权威与它对约西亚所作的评价是无法分开的。一般都认为大祭司在圣殿中工作时所发现的文卷是申命记,或至少是现有申命记的核心部分──如十二至廿六章,或甚至五至三十章。即说是从历史观点去读,申命记与列王纪二书无疑都在培养这种印象。希西家或可能是历代志作者天空中的明星;但是列王纪里的约西亚却是申命记的理想君王。

就国家形势来说,他在位所面对的紧张状态与痛苦,在户勒大被询及有关遭受威胁时所作的反应可以清楚看到。这位女先知肯定了犹大国的死刑,但宣布那心存正直的王必不至亲眼看见灾祸(廿二15-20)。──《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