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上第十五章

 

新机会和新任务(Ⅰ)(十五1-29

(一)

第一次尝试把约柜运到耶路撒冷遭遇不幸(十三章)后,大·现在决心要正确地来做这件事了。我们在上面注意到乌撒的命运,与大·较早没有遵守礼仪的正确方法有关。这一章的头几节,在撒母耳记下六章相应的经节中,并没有出现,这几节是要描述大·仔细留意那些他以前忽略的事情。这种关注一开始在一至三节就很明显,为了把约柜运回耶路撒冷,历代志在此作了一些明确的准备;而在撒下六章十二节以下,祗是把这些准备作为假定而已。大·先给约柜预备一个‘地方’,那地方显然不是尚未兴建的圣殿,大抵是遵照律法关于圣俗之分的要求(例如,请参利十七3以下),从城中分别出来的一个地方,他在那个地方支搭了一个‘帐幕’,也许是照会幕的样式,就是在旷野时期放置约柜和作至圣所的(出廿六7以下)。那个真的会幕仍支搭在基遍(请比较代下一3)。所以,大·决定不移动那个会幕。(王上八4说,所罗门后来把会幕,连同约柜运进圣殿。这是否指原来在基遍的那个帐幕,或是大·所建作为代替的较新的帐幕,则不清楚。)但无论如何,他行动的过程,都正确地履行神律法有关的要求。

最重要的(2节)是他注意到一些细节,确保约柜要照原定的方式运送:只用利未人运送(申十8,请比较民四1-15;至于那些杠的规定,请参出廿五13-14)。他们的‘自洁’(1214节),是指礼仪方面的准备,这个词可能包含出埃及记十九章十四、十五节和廿二节的意思,在那里提到神‘冲过来’(parats)到百姓那里的概念,提供一个与乌撒命运的连系,这是大·的准备工作要避免的覆辙(请参上面十三章──寻求约柜{\LinkToBook:TopicID=117,Name=尋求約櫃(十三1-14}及十四章──无完全的人{\LinkToBook:TopicID=118,Name=無完全的人(十四1-17}的注释)。大·对正确实施搬运约柜的关注,在廿六节已达于顶点,那里说(撒下六章也是这样),当约柜成功地重登前往耶路撒冷的程途时,便怎样献上了感谢祭。历代志,不像撒母耳记的那段经文,表明顺利是出于神‘帮助’(译按:中文本作‘赐恩典’)利未人,祂的帮助是报答他们忠于礼仪。(论‘帮助’的主题,请参上面代上十二章──你的神帮助你(Ⅰ){\LinkToBook:TopicID=114,Name=你的上帝幫助你(Ⅰ)(十二1-22}的注释。)

所以,第二次大·做对了。第二机会,神的恩典终于出现了。对于基督徒来说,要紧的不是密切注意礼仪所规定的细节,由于这些细节已不再直接加以应用了。然而,许多基督徒的一生却布满了一个接一个良机的丧失──不论是在教会内的培养和教外的服事与作见证方面;或在教会工作中应用神所赐才能方面;或在确知神已呼召我们去行动的过程中,许多良机都被误失。

机会被象征性地比喻为一个奔跑越我们而去的人。他飞快地超越而去,机会只此一次,所以必须在决定性的那一瞬间把他攫住。他有绺头发垂于前额,攫住那绺头发,便必定可以把他捉住。他的头后面便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抓住。他一旦过去,便永远过去了。这样的一幅图画无疑准确地描绘出一些人、甚至是极多人的经验。不过,这并不应该是一幅基督徒生活的图画。相反地,它乃是从现实的观念引伸出来的;照这种观念说,人的经验是受制于那些不具人格、没有感觉、甚至愤世嫉俗的力量。圣经中的神却大不相同。祂无限地饶恕(请比较太十八21-22);而且祂把机会堆积得高高的。有些基督徒把有用的时间和感情,浪费在锺马田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所著《灵性不景气》Spiritual Depression)一书中所谓‘徒然无益的懊悔’中。神在祂与人类的关系中,是极度地按‘既往不咎’处置的一位。这是十字架对悔改的罪人所持的意义。而且,它意味着今天我们能集中我们的能力,寻求并抓住神摆在我们面前的新机会;而不是徒然叹息我们以往错过的机会。

新机会和新任务(Ⅱ)(十五1-29)(续)

(二)

我们早些时候已经注意到,以色列人看待敬拜神是一件欢乐的事(十二40)。这种欢乐也在大·王最具重大意义的事件中被注意到(25节)。事实上,大·确实意识到他的神是一位喜乐的神,故他设立诗班和乐队(他们的特权真正是‘欢欢喜喜的大声歌颂’〔16节〕,或多或少已把它加以制度化。由此可见,大·被拥戴为以色列人诗歌的源头是正确的;不过他在这里被视为委派者,而不视为与其本身权利相称的作曲家。(请特别注意亚萨的名字,他常常出现于诗篇的标题中,例如诗八十二篇。另一方面,诗篇的标题写着‘大·的诗’,可能是‘大·作的诗’的意思。这种解释便更加反映出我们在这里所见的这幅图画──不过,大·本人,在别处也清楚地被描绘成音乐家,见撒上十六14以下。)

我们不得不说,当前这一段经文,并不是用作为设立教会诗班的大宪章!我们不能这样简便,把为以色列圣殿中敬拜的规定,搬到我们的教会里面来──正如我们不能以任何简便的方式,把她的法例吸收在我们的伦理法则中一样。特别放在利未人身上的唱歌任务,是已成为不能变更的古旧的传统之一。不过,这里如果没有特定的法规,无论如何我们不会祗因为神是一位喜乐的神,而且因为祂已把音乐赐给人类作为他们表达喜乐的主要方法而歌唱的(请注意我们太古的祖先是多么迅速地与音乐结缘,参创四21)。进一步讲,历代志常常强调:服事神要尽善尽美,正如我们在关于大·勇士的注释中看见的(十二232;关于歌唱者,请也比较廿五7)。而且,这一点循本丢彼拉多向革老丢謮安一条迂曲的路线,引我们回头说到教会音乐本身追求完美是好事(不过,当然不是以完美本身为目的)。所以,有音乐资源的地方,那些有适当恩赐的人应带领这种事工,并达到尽可能高的标准。不过,因为圣殿中的敬拜,并没有为教会音乐制定法律;因此我们不可以因为敬拜的规模较小,装备比较差,以及某些音乐技术上的缺点,而使其崇拜较低级。倘若神看我们的内心与生活表现的关系,祂也会看我们的意向与我们敬拜外在表现的关系。

(三)

关于利未人的音乐任务,另外还有一点是要加以说明的。在他们看来,这些任务是一种新工作的开始。这是由于约柜事实上已有了永久安息之所,不再须要由人去抬,即利未人已丧失他们存在的重要理由。虽然如此,在神的旨意中,他们获得一种新的任务,而且在他们之中有足够资源执行这种职务。倘若发现在利未人中有人难于适应或嫌恶新任务,我们在历代志里面就没有可学的了。改变一个人生活模式的需要,有时以某种基本的方式临到基督徒,一如别人一样。虽然在我们这段经文中的利未人没有特别的表现,但往往有一种天然的抗拒力存在;随着年日的增加,即使任何少许改变都是难于接受,或者因为一种生活方式从前是新鲜而富有活力并且有关联性,为响应从神而来的召唤和异象,而现在把它改变成仅仅是一种模式的生活,以致自我结束。这里有一种‘寻求神’(历代志的伟大主题之一)实际意义是什么的含意。人以基督徒的呼召,或事奉,或生活形态,是由初时某次决定的对神的经历而一劳永逸地固定了的,从此以后,生活方面的问题便不会再产生了,这是错误的想法。人没有体会到这一点,虽然新的而且使人兴奋的领域可能已经探察出来,并将有活力的事奉归给神,结果可能多年都浪费在不相干的事情上。我们不能满足于回忆很久以前听过的声音。相反地,基督徒必须留心听神今日所说的,好叫他每日生活在神为他所定旨意新鲜异象的亮光中。

(四)

像撒母耳记下的作者一样,历代志给愠怒的米甲插入一个脚注(29节)。历代志关于米甲的论点,与撒母耳记下六章二十节以下的论点颇不相同。在那里读者看到一个挫败和嫉妒的米甲,认为大·在婢女中间是无抑制的庆祝,并且因此她自己终生没有生育。在这里米甲的轻蔑,似乎与大·对约柜所持尊敬态度有关。这幅米甲的塑像,显示扫罗的性格──历代志描写他是那些不寻求属神之事物的人的典型已传给了他的家人,所以是罪。‘不为害任何人’也有罪的说法乃是误导。当那些直接而又明显的事未加以视察时,罪的果效是不会得到详尽的描述。我们不可能用谨慎行事,小心翼翼去影响那些人;相反地,只有藉着培养品性才能做得到。而这些原理对我们的儿女特别重要。――《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