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上第廿二章

 

所罗门之受命(Ⅰ)(廿二1-18

历代志上其余的章节,是大·对所罗门关于建殿的嘱咐,关于敬拜组织的特别指示。廿二章和廿八至廿九章有相当多的数据相同,主要的不同点,在于后两章是在公众面前对所罗门的嘱咐,而廿二章则是私下的嘱咐。插入的廿三至廿七章,包括执行圣殿职务的详细指示。

(一)

历代志关于大·对所罗门的嘱咐叮咛再三的事实,显明那嘱咐是多么重要。在十七章所暗示的,所罗门是神所选定担任建殿工作的那一位,现在已明示并且加以解释(7节)。我们已经看见(在十七章)大·被称为‘战士’(请比较廿八3),并非含有该谴责的意思。类似地,所罗门被描述为‘安静的人’(比标准修订英译本译的‘太平的人’为佳。译按:中文本也作‘太平的人’),意思不是祝贺他有道德的质量。大·与所罗门之间的对比,祗在显示神的旨意已到了要建殿的时候了。第八节的要点,可以参照申命记十二章十、十一节的话来加以了解;那里的话是对早年的以色列人还只在‘应许之地’的边缘上讲的,命令他们寻求‘耶和华你们神所选择……的居所’,为的是可以在那里献上他们的祭物。这种‘寻求’是要在主赐给他们‘安静,不被四围的一切仇敌扰乱’之后(申十二10直译。译按:‘太平’一词应译作‘安静’,理由见前)。在那里的‘安静’一词,现在接上了与所罗门的关系。(标准修订英译本八节第二次出现的‘太平’一词,像头一次出现的一样,应译作‘安静’,在这里已再显示与申十二章十节的关系是多么密切。)这一切都增强了十七章所说的、不同的人奉召做不同的工作,以他们各自的方式配合在神更大的旨意之中。

这个主题现在更向前进一步。历代志直到如今一直说明大·不适于担任建殿的工作。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样资格也是所罗门不够的(4节)。假如大·不合格作兴建的人,所罗门便不合格作策划的人。大·形容他‘年幼娇嫩’(译按:‘娇嫩’,标准修订英译本译作‘无经验’),这话表示他在这方面的才能颇为不够。标准修订英译本的‘无经验’,不足以表达其弱点,他甚至是怯懦,这就是原意所指的。这种缺点,是他年幼的一个因素,是难于克服的。但它并不祗是年幼本身那样简单。所以,所强调的要点是:建殿的工作需要大·与所罗门二人的恩赐与才能结合起来,即使后者必然会有建殿的光荣反映在他本人和他的统治期间。神的工作就是这种意义而言,都是合作的。是神为自己呼召人出来成为教会,而不是成为许多个别人之总和的含意。并没有‘独来独往’之基督徒这回事。(请比较新约以教会为‘身体’的描述,见林前十二12以下各节。)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注意到的,补充工作往往可能意味着是接受次要的部分。但那部分一定是必要的。(关于‘一起齐心协力’这个主题的探讨,议参考米怜〔B. Milne〕所著《我们彼此相属》We Belong Together〕一书,IVP印行。)

 

所罗门之受命(Ⅱ)(廿二1-18)(续)

(二)

强调了大·与所罗门之间的相辅相成,并不否认有一目标要所罗门去达成。这个目标包括两方面。

(甲)神的心意是祂的子民应享受‘安息’。按王国具体的辞语而言,就是不再战争而得享太平所表达的。在别处,在第四诫,我们在那里得知脱离劳苦而得安息的概念(出二十11。在这里,不能否认地是用不同的一个字,即shabbat,英文为sabbath〔安息〕。但这一点无须影响我们的要点。)‘安息’决非祗含有不作努力的意思。它的含意最好从创世记一至三章的背景,就是人类受造所要过的生活被瓦解的背景来看。旧约安息的概念,不是别的,乃是重建神和祂的被造物之间纯正的喜乐(请参创二9)。安息是脱离最初因忤逆、被咒诅之后而有的劳苦(创三17-19)。因此,现在脱离仇敌而获安息,乃是享受神赐与以色列之地必要的先设。(关于在应许之地的丰富,请参考申八7-9。这幅图画当然包含了申十二10之安息的概念,正如我们在当前的章节提供的。)

历代志作者所持安息的概念,具有这一切积极的含意,和由他特意指出的(1节),大·征用劳工建筑圣殿只限于国内的‘外邦人’,而得到证实(不过这种局限实际上为时甚暂)。这种区分使现代读者感到极不公平。但这是与旧约强调神的祝福先临到祂的百姓相吻合的。(在这里又再见到申命记奠下的基础。关于以色列人与别国人的分别,请参申十五2-3。这并不是压迫性的‘种族隔离制’出现的所在,例如从申十四29──在那里‘寄居的’一词,与我们这段经文中译作‘外邦人’是同一个字。但在申命记的神学中占有支配力量的因素,就是在这时使历代志作者受鼓舞的因素,乃是神最终的目的藉着祂的百姓而得以实现的。见申七6及以下各节。不过,我们不能忘记,创十二1-3提出的‘万族’的终极的内文。)这样看来,对于安息的正确了解,对现在和那时属神的子民来说,包含享受祂的创造,承认祂的创造是为了所有属于祂的人──而且,进一步享受神自己。对于基督徒来说,终极的‘安息’是超越现世的(来四9-10)。不过,按这种意义形容的安息,是今生也能成为事实的。

(乙)神子民的目标,就是他们与所罗门一同达到的目标,也有一个见证的层面。这是一个在叙述所罗门的统治时会变成显著的主题(代下一至九章)。在这个阶段,让我们祗要注意到圣殿必须‘高大辉煌,使名誉荣耀传遍万国……’(4节)。这也是安息的内涵之一部分,是百姓要享受的。他们作神的子民,他们存在的一个紧要原因,是在全世界面前证明唯独神配受敬拜(联系我们刚刚才提及的创十二1-3)。圣殿的壮丽,并不是自纵自炫的,也不是把更大的荣耀献给所罗门──而是一种象征,在世界上这样的象征是重要的,它见证以色列的神乃是统治全地的神。教会把对神的认识当作自身的权利,是决不能经历她的‘安息’的。诚然,对神的真认识和赞扬,是不能隐藏的。

(三)

大·对所罗门的嘱咐(10-15节),乃是一切将要进入事奉神新任务或工作范围之人──和那些委派他们的人──的模范。它有三个要紧:(甲)保证,(乙)劝勉,和(丙)祷告。

(甲)神同在的保证作为这嘱咐的框架,出现于十节和十五节。这里明示此工作是交托所罗门,而且神的同在保证此工作会成功地完成。我们已经看见大·的成功始终都归功于神的手(请比较十二18:‘你的神帮助你’,和十八6:‘大·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神同在的保证在这里不是含糊的愿望。神的同在表明祂不停参与那些事奉祂的人的事奉。神的同在总是有可以看到的目的。神的同在终极的目的便是救恩本身(请比较赛七14那著名的预言,在那里以马内利就是‘神与我们同在’的意思,和赛八810那较不为人注意之概念的发展)。

(乙)既然神的工作与对那工作成功的神圣保证之间的连系不是永不改变的,这样赐下的保证必然与顺服的要求有关的(刚才引证的赛八8令人不安地显示:神的同在可能带来不幸)。十二节在这方面包含了一种劝戒,比任何我们在历代志所见对君王说的话都更明确。所用的言辞使人强烈地想起申命记(例如十二1,影响可追溯至书一7-9〔威廉逊的见解〕,在摩西把权力转移给约书亚,和大·把权力转移给所罗门之间,存在一种延伸的平行的关联)。

顺服神的定义被阐释为顺服‘耶和华藉摩西吩咐以色列的律例,典章’。这里所说的是指包含在妥拉(摩西五经)里面整体的条例,其中最为人所熟悉的便是出埃及记二十章一至十七节的十诫。所以,与所罗门建殿的特殊工作连带在一起的,是一般必须依照神的标准去作。在我们的时代,神的旨意是太常从特别启示的关联中去寻求,而想象的顺服便作为对这些启示的响应了。但在圣经中,新约和旧约一样,引导和顺服大都是照神的标准一致的意义去介绍(例如,请参诗廿五篇。在这里不可能把新约对旧约律法的态度详加讨论;但读者可以参考罗三31;加五13-26)。基督徒最关注的,是他们的德性必须用神的德性去塑造(罗十二2)。在旧约方面,那些君王,决非可以免除这种要求,而是特别受到要服从神命令的劝戒(请比较申十七14-20)。因此在基督教的领导层中,作领袖的敬虔总是比当时的工作更加重要的。让我与你分享祁克果(Kierkegaard)的自白:

我从前曾考虑过,能否不让自己被基督教俘掳过去;不做别的事,只叙述并解释它,按这个词最后且最决定性的意义而言,我自己不是基督徒,然而却引别人归向基督教。

只在现在,借助于深重的受苦和悔改的苦味,我或许才明白向世界死,它使我能正确地论到我藉着罪过得赦找到的我整个生命和我的得救。

(引自麦哲利治〔M. Muggeridge〕所著《第三约》A Third Testament〕,柯林斯〔Collins〕出版社印行)

(丙)最后,但不是不重要的,是在我们委托去工作的过程中要祷告。十一节,大·祷告,说耶和华会把‘聪明智慧’赐给所罗门。这与历代志下一章十节所罗门自己的祷告非常吻合,那个祷告极其显著地已蒙应允了,所罗门的智慧变成他的王位的印记之一,而且确实是家喻户晓的。智慧的本质在这里与我们刚才讨论过的遵守律法有密切的关系,不过,在旧约里面,就一般而言,遵守律法是比才智、一般的胜任和自我节制的范围更广的。(约瑟和但以理便周全地把那些质量表现出来。)不过,在这里最紧要的一点是:任何重大事业,都需要祷告作坚固的基础,拥有大的才能还需要祷告作为支持。值得注意的是:神确实赐智慧给所罗门(我们记得,他本身显然不适于承担大任;请参4节),不但藉所罗门自己在此之前的祷告,而且也藉大·更早阶段的祷告。――《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