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上第廿三至廿七章

 

守门的──及其它人员(Ⅰ)(廿三1-廿七34

大·预见他计划的圣殿,需要相当多的人员来维持。所以,他现在按圣殿事奉而来的各种新需要,组织祭司和利未人。廿三章廿六节提及把约柜抬进耶路撒冷的事实,引进了利未人事奉的新纪元;因为利未人原来的主要义务,就是在民数记三至四章叙述的,是照料现在已过时的流动圣所的配备。大·一方面把利未人照着传统的家属组合划分(革顺、哥辖、和米拉利);另一方面,又照着他们新的职责划分,即划分为作官长的和作士师的,作守门的和担任歌唱的。

本书不可能把这几章有关的一切问题都加以讨论;只能提到这几章中因各种原因而广泛地被人怀疑的统一性便够了。例如,廿七章明确地并不属于祭司和利未人的组织;就一般而言,是应属于以色列军事与民事的组织的。利未人法定服务的年龄在廿三章里面(32427节)各有不同。轮值的安排由抽签决定(廿四5),被认为有乖大·亲自指派不同团体担任不同职责的权力。

某些要点,可能有使人觉得比其它更具可信性。在解释这几章的数据时,有两种做法可供选择:或是我们尝试把那些使人觉得是互相矛盾的细节加以调和,并把所有安排纲领性的归诸大·时代;或是我们采纳这种观点,认为有些基本数据已被苦心经营过,以反映较晚期的情况,有些数据之晚或许甚至比历代志本身更晚。关于后者的见解,参加服事的利未人所示的不同年龄,反映出不同时期;而且抽签的做法可以断定其时代是在第二个圣殿时代,而不是第一个圣殿时代。关于前一种见解,利未人的职责有的是一般的(28节及以下各节),有一些是比较特殊的(4-5节),是由年纪较长的人担任的;而且大·给祭司批体的任命,就如用抽签的制度,给细节留有余地。

无论如何主题基本的统一性是很难否定的。廿七章,就如我们已经看见,往往被人认为是误置的一章,都是使圣殿管理与全国整体管理在上下文中互相关联为目的。在形式上,这事的执行是藉着与祭司分班轮值的制度相应的(廿七1;请比较廿四1)。因此,它是强调这个国家生活的性质基本上是宗教的,甚至尘世的事至终都由对神的敬拜所支配。

现在我们以这几章为一整体,从中引伸出一些共通点。

(一)从本质上看,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把神子民组织起来过事奉生活的图画。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注意到的,在旧约,神子民为一国家的事实,对我们在解释上具有重意义。因为它是一个有形的政治性的实体,这便意味着它的敬拜有向外的事物,比基督徒的敬拜所表现的更富深意。这便是圣殿本身在以色列所以重要的缘故。而且这也说明何以事奉生活,需要花那么多笔墨于组织和仪式的描述。旧约尤其注重‘圣’与‘俗’领域之间的区分,圣的事物是要由特殊阶级的人去主理的(请参考亚伦及其众子被膏立为祭司的事,详见出廿八至廿九章)。这是祭和利未人在这里所以这样显著的原因。但比那些已过时之礼仪的安排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有一个神为一切生活中心的记载。廿七章,连同其中所记大·政府官员一览表(25节及以下各节),暗示整个创造属于神,并且祂的创造是给人类享受和管理的。这并不是小视生态学的观点,相反地,这是要显明以色列对神的事奉,乃是整个被造物的代表。在这些乏味的目录中有一种暗示:人类和全体受造物的职责,乃是要敬拜神。以色列在一段时期中被授与一种义务,这种义务至终要放在全人类身上。以色列只能按她了解的意义想象神的国。(结四十至四十八章与这几章近似,它那高度的以圣殿为将来的中心的异象,是描述神的同在才是生命的根源;在那些异象中使人强烈地联想起伊甸园,在那里神首要的目的乃是要祝福并丰富所有人类。见结四十七1-12;请比较创二10-14。)基督教会的任务是引导全人类回到敬拜的责任上来,这一种敬拜是地球本身藉着它的丰富将要参与的。

守门的──及其它人员(Ⅱ)(廿三1-廿七34)(续)

(二)

祭司和利未人的事奉有很多特色,加以注意可获益匪浅。

(甲)事奉的高尚性。主日崇拜时,教会的长老或司事轮流作招待,欢迎来守礼的人,诙谐地谦称自己是‘主殿守门的’,他们用的这句词组现在已变成代表卑微工作的别名了。利未人(他们的等级是低于祭司的)许多日常的职任必定是属于例行的和尘世的(廿三28及以下各节)。按字面的意义他们是有尊荣的守门人。圣殿的‘神圣’颁令,要求为它的工作忙碌的人,必须是‘圣洁’的。然而,那工作常常是卑微的。在这几章的目录中,无疑掩盖了大量未见和未名的工作。大小事都一样必须听从‘签’随意的判定(廿五8),便是极其谦卑的明证。然而,参与服事神和这种工作有这样紧密的联系,就使这种工作有荣耀。这种工作在我们教会日后的工作中继续下去。我们应当准备埋没在‘大小’之间的差别中,要记得那些忠心承担卑微工作的人,将会经历他们现在可能得不到的赞誉。

当然,利未人所有工作是否都同样是尘世的工作则不清楚。作官长、士师、守门的和讴歌者的职务,无疑都有其本身的尊荣。(音乐在以色列生活中的重要性,从诗篇中得到明证。)假如上面所联想到的是真实的,即不同的职务有不同年龄的限制,那末便可能有一种‘经历的结构’存在。

更高职务的升迁,无须成为现代经历的模式。但要谨守圣殿事奉工作所苛求的谨慎,这一点是具有教导性的。

(乙)规矩与尽善性。几乎比利未人的职务更加重要的,乃是与他们的职务相联系的规矩(请比较代上六32)。各尽其职,各人所发挥的作用正是规定给他的。从这一点便出现在敬拜中要‘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可见这方面的研究不是保罗发明的(林前十四40),而是敬拜本身所固定的。敬拜能成为崇高而又属灵的,不可以变成紊乱的:而变成紊乱的敬拜就不是真实的敬拜。

与规矩相联的是尽美尽善的追求。注意这几章中多少次提到技艺与才干(例如廿五7;廿六6930及以下各节;廿七32)。这种技艺特别与利未人音乐方面的职务相联,所以是我们易于鉴别的。在这几节里面,对教会生活的每一部门都要追求尽美尽善,有清楚的辩明。若我们的教会中要有传道人,他们必须确实受过足够的训练。任何教会,为削减预算,若首先想到的是那间神学院,或训练计划的时间,就必定是反效果的做法。我们若想有管理人员,秘书,司库,确保他们工作的最高标准──必须在这些范围内给他们提供训练。我们若要有音乐,就要把一切可用的天才都汇集在一起,提供音乐家有足够的资源去完成其使命,而且给他们造成适当的气氛去作出他们的贡献。(有关的限制条件,请参考以上十五章。)

因此,让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并且时时记得:真正的敬拜是属灵的(约四24),而不是把属灵的真实性降低为职业性的尽善性。

(丙)适应性。我们在上面已经注意到:因圣殿的兴建及约柜不用再搬动的结果,利未人的职务无可避免地也随着改变。这种适应的能力,对教会内的团体和个人二者都是一个必须学习的功课。教会事奉属于整个基督身体的事实,今日的人比以前的世代已有更确切的认识。这意味着传统的牧师已经要、而且仍然要再思自己的角色了。有一位对这原则敏感的牧师,在一次长老会议中说,他看他的工作是企图使自己失业。他的话引起有人反对。事实上这与日俱增的‘身体事奉’的观念,威胁全时间承受圣职的任命。相反地,那些感到自己对神的道愈来愈多需要的教会肢体,大概会感觉到愈来愈需要某些有更好训练和更有经验的牧者的指导。

所要强调的是:这要点不但适用于牧师,也适用于教会所有肢体。真正适应的本质是意识并了解新情况的能力;看看真正需要在那里,并用现有的资源去应付那些需要。祗顾萧规曹随,以持续新承受的组织为满足,这种做事的方法对教会是致命伤。――《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