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上第廿八章

 

重提所罗门之受命(Ⅰ)(廿八1-21

廿八、廿九章接续并完成廿二章开始的大·把王位转移给所罗门的过程。我们现在有一篇公开对所罗门的嘱咐,以及神旨意的宣告,要所罗门,而不是要大·建造圣殿,他把详细的计划交给所罗门(廿八章),他为建殿所作的奉献(廿九1-9),为人民继续的效忠祷告(廿九10-19),庆典的举行,包括献祭,显示所罗门登基的特色(廿九20-22上),并概述对大·王朝的评论(廿九22-30)。

这几章历代志里面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关系到某一位伟大的工作模范人物,转让位给另一位的特殊时机。

廿八章复述我们以前已碰到的那些主题:大·不适宜兴建圣殿(3节),神从先祖犹大至大·本人,然后又从大·众子拣选所罗门(4-5节);要得神继续祝福,王和百姓就要愿意遵守祂的律法(7-8节);对所罗门的劝勉,要他刚强,不要惧怕去做他的工作,因为神与他同在(9-1020-21节),以及一切可用技能的预备,都拿来为建殿效力。(见前,主要是廿二章,但关于拣选,在一章至九章也可以看见。)

不过,这一章里面有不少新的要点。

(一)

首先,我们不是去引证某些证据,而是感觉到作父亲的放手让他的儿子去掌权,其中不无动人的性质。大·,在临近他生命的终结,权衡他自己的一生,甚至他死了以后。当他透露自己多么愿意建造神的殿时(2节),这并非祗是说说那样简单。这是承认他所见的是他一生成就的顶点。那些计划周详的性质,就是他能传授给所罗门的,证明那种愿望在他心中已发展到什么地步。因此大·被描写成要接受他已觉察到自己的一生曾被误导,而要把隐藏在心中的事托给别人了。

此时已不容有别的渲染。第五节简单明了地表明一点:即耶和华怎样在大·众子中拣选了所罗门。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大·自己的经历岂不也是从众兄长中被选中而开始的么?撒上十六1-13)然而,所罗门之蒙拣选,是颇不相同的。我们在第五节所见的声明,立即暗示并且隐瞒了编列在所谓继位故事中那些令人不快的事件(撒下九至十二章;王上一至二章),这故事使人联想到事实上所罗门──他是由与他父亲通奸的拔示巴所生(撒下十一至十二章,特别是十二24)──是因一次宫庭阴谋,和不义的结果登上王位的。把所罗门之蒙拣选与始自犹大的蒙拣选连贯起来便加强了这要点,因为这位先祖也不是道德的模范(创卅八章)。

我们在前面已经注意到:甚至历代志给大·所描绘那幅颇为理想的图画,也无把他视为完全人的企图,而是要叫人看见神的仁慈怎样克服了人的过失。在这里我们看见大·经审慎考虑后接受了这事实。以超然的态度,特别在关于别人的事上,看神的宽容,并继续祝福纵然有过但真诚悔罪者的事实是一回事;但实际上往往屈服于人自己的限制,人可能接受人生与神国度中比较贫乏的角色,并庆幸这是从神的手接受的,则又是另一回事。然而,那正是接受我们自己量度的部分,即我们在事奉神国度的利害关系上,从未达到我们个人拥有它的任何一方面。

重提所罗门之受命(Ⅱ)(廿八1-21)(续)

(二)

在公众面前对所罗门再次的嘱咐有其本身的意义。这嘱咐强调新王的那些责任不属于他个人与神之间的关系。相反地,他是在百姓面前行使他的领导权。诚然,直至第八节,大·的劝勉都是用复数,所以是对聚集在那里的一批以色列的代表讲的。他们都要遵从神的命令,好叫他们的儿女可以继续拥有那地为业。在这里用的术语,使人强烈地联想到申命记要人顺从神才得享有那地的神学。那神学给王权的见解提供了关联(申十七14-20),是我们这章的基础,即王是以色列的一位弟兄,与众百姓一样服从神的律法的。然而,在这里重点是落在人民的责任上,要看受委以最高责任的那一位忠心地履行之。

为了这个缘故,作为一个一般的原理,一个教会肢体承担一项新责任时,要在公众面前证明并承认是好的。教会里面没有一个地位是一种荣誉或特权,也断然不是建立个人帝国的机会。个人保有那个地位,是为了那作为身体的众人的益处,而且日日要受到忠于他们并忠于神的考验。

(三)

在本章里面的两个主要概念是:(甲)约柜的安放──安息(2节),以及(乙)神与所罗门相互‘寻求’(9节);而这两个概念是有关联的。迄今我们已经讲过神已赐安息给祂的子民(例如,廿二8,并参阅那段经文的注释──所罗门之受命{\LinkToBook:TopicID=131,Name=所羅門之受命(Ⅰ)(廿二1-18})。译按:‘安静’也译作‘安息’,在前面已经有交代)。但与‘耶和华的约柜’有关的安息和耶和华自己来临的安息是相等的。为约柜寻求安息的概念也见于诗篇(诗一三二814),当前这一章常常被人认为是对那篇诗的一段默想,甚至是一篇讲章(芬拉德〔Von Rad〕的见解)。在那里和这里一样,它是在大·把约柜运入耶路撒冷永久居所的上下文中;而且只在这两个地方,约柜被称为耶和华的脚凳(请比较诗一三二7)。在历代志上廿八章和诗篇一三二篇,论到大·征服他的仇敌,会为百姓引进一个‘安息’时期,这个为大家所熟知的概念中,有个饶有意味的颠倒。诗篇一三二篇清楚显示,我们不应畏惧神自己安息的概念。(标准修订英译本把814节译作‘安息之所’〔译按:和合本亦然〕的那个字,实在就是译作安息menuchah〕同一个字,它在别处是和以色列有关系的。)

这是神与祂百姓之间关系的一个重要层面。我们现在转到第九节,便能增加我们对这种关系的了解。在那个地方标准修订英译本在‘耶和华鉴察众人的心’这词组中译作‘鉴察’的那个字,和稍后在‘你若寻求祂……’这词组中译作‘寻求’的那个字,为同一个字(即darash)。赞成译作‘鉴察’是基于那句话提及神知道(或译作了解)一切心思意念。然而用动词darash形容神的行动和人的行动(形容神的行动的另一个动词chaqar会更加不含混地是指‘鉴察’的意思,正如诗一三九1显示的),必然使人联想到在神那方面的寻求,与祂要求祂百姓的寻求是相应的。

这样,我们已两次瞥见神对祂与人之关系的心意,显示祂自己是多么委身地为人类的福祉着想。再次思想一下创世记开头几章可能是有帮助的。当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时(创一26),当时的情形并不是创造出祂自己的一个复制品replica)而是创造出一个与祂在每一方面都会有相互关系的人。这意思就是说,由于创造主的委身,神的心自然去就近(寻求)人,而且只有当人找到安息时,祂才能安息。所以,神在第九节的行动是寻求一颗向祂产生响应的心(这颗心必然包含‘寻求’和了解的意思)。所以,所罗门被‘永远丢弃’的可能性,并不是毫无意义或报复性的威吓。它是由那唯一正确(或可想象)的神与人之间,在双方都委身于维系关系的事实而来的。译作‘丢弃你’的那个字,更正确的意义是‘拒斥你为可憎的’。(那个词之词根暗示有邪恶的意味。)译作‘丢弃你’,实际上漏掉了所说关于某事物被丢弃的目的,并非祗是那对象。那不寻求神的人,按最强烈的可能的意义而言,是不配得神对他的委身的,因为他没有遵从神自古以来、且长久不变关于缔造真人类所颁布的命令。

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神在创造中对人类委身的概念,最后在道成肉身中把它表明出来了。按这种意义而言,道成肉身并不是在神那方面对人类委身的一种新的热情。那委身的基本性质,已包含在创造本身的行动中。那是因为创造是为了关系,在连续的关系中带进这些可能性,一方面是使他享受神,而另一方面──因拒绝响应祂──引致他跌倒。――《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