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上第廿九章

 

耶和华是王(廿九1-30

{\Section:TopicID=138}把自己和财物献上(廿九1-9

圣殿建造起来时,不但作神的居所和祷告的殿,也成了大·和以色列自动奉献的一个纪念碑。在这几节里面,我们应当看见的并不祗是财富本身的闪烁灿烂。毋宁说是众人受了感召,亲身投入于这计划的光景。在说到‘众族长……都乐意献上’(6节)时,这句话具体化他们的行动远多于那些希伯来人的保证,因为这概念其实是他们把自己献上,与第五节的吁请吻合。大·在自献的行动上作了带头的作用,献上‘(他)自己积蓄的金银’(3节)。所用的字是segullah,用这字来形容以色列民为神‘自己的产业’(出十九5)就更加明了。一宗自己的产业segullah)对古代东方的君王来说,是特别重要的财产;因为这财产是他个人对抗政治困难或灾祸一种安全的保障。所以,大·奉献的礼物并非祗是表示非常慷慨那么简单。(当然是非常慷慨。所包含的数字是巨大的。关于历代志里面巨大的数字,请参绪论:内容与文字种类。)这样做,等于丧失保障他个人安全的重要有形证明。到了这个年纪,许多人都把他们大部分财产转到保护他们将来的渠道上去,大·在这里的榜样是令人敬佩的。耶稣在祂许多的言论中,也曾论到自愿受亏损这个题目(太八20-22;十六24-26),而且在祂的道成肉身中,对于忠于这挑战给了我们最高的榜样。福音的招唤不但危及‘利益的边缘’或‘小量的奢侈品’,而且直接危及生命本身和财产。我们准备冒险交出物质福利的程度,往往就是衡量我们作门徒使命的程度。

自献是这几节的主题,自献的多少出自人真正的本性(因此也是按他自己的兴趣──一种只有从灵性才能理解的兴趣);从第九节所说,它成了欢乐的场面的事实,便可证明。(在这里首领们与百姓之间没有显著的区分。)关于廿八章九节,我们已注意到神与人之间有互相的‘寻求’,这一点可解释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意义。同样的神学在此对我们是有帮助的。百姓在自献上最接近神的形像,而且他们愈接近神的形像,他们便愈真实而又正确地变成能够欢乐。与一般的信念相反,旧约陈述人与神关系尤其是以喜乐来衡量的。而且它总是与他最真实的全心接受神为主的态度分不开的(比较尼十二44-47;诗一○○1-2)。寻求真正的喜乐不能循本丢彼拉多向革老丢謮安自满的路线去寻找。那条路,充其量只不过剎那间的兴奋之后,便继之失望和对乐趣的短暂敏感,这是人所共知的。喜乐与自献是彼此有内在联系的,而且有不变的因素。(请注意这里在大·方面没有冀望物质回报。奉献是真心的而且是无条件的。)

{\Section:TopicID=139}耶和华阿,国度是你的!(廿九10-30

(甲)大·的祷告,他的伟大之处是由他的祷告,今日仍然在我们教会中回响的事实所证明。他祷告主要的目的,就是把那些似乎可能与自己相联,而更重要地是与所罗门相联的属性归诸与神。在历代志整卷书里面,祷告的地位是重要的。有人已经很正确的指出:他的祷告也出现于十六章,那些随着把约柜舁入耶路撒冷而发出的赞美声中。在那里如同在这里一样,强调的事实是:以色列的伟大不在它本身,而毋宁说它是神所赐。特别明显的是大·用‘客旅’和‘寄居的’这些词语(15节),引用先祖作模拟,他们从未拥有那地,像当时所拥有的那样。所以,十六和廿九章的祷告,显示大·王朝两件大事,即舁约柜入耶路撒冷,与授命所罗门实施他所拟定的建殿计划。更重要的是,这个祷告是用来作所罗门朝代开始的序曲。那个王朝要成为以色列历史上最辉煌的王朝,而且它伟大和富裕的诱惑会沉重地压在所罗门肩头上。

这个祷告一开始便把所有能力置于正确突出的位置。十一节是中心。这祷词一开始便按所用字眼的重要性,顺序排列:‘耶和华阿,尊大……都是你的’(译按:原文的次序是:‘你的,耶和华阿,是尊大……’,中文因语法的关系,不能这样直译),着重点放在耶和华身上,彷佛是说:‘耶和华阿,是你才伟大;不是我,也不是所罗门。’所表列的那些特质极适合一位伟大的君王:‘能力’是战士的能力;‘荣耀’是像一位路易十四所装饰的那种华美;‘强胜’(victory)和拥有土地是每个独裁君主的野心。到了顶点,‘国度也是你的’,把大·所说的都具体化了。(请注意,圣殿〔the Temple〕在本章第一节称为一座宫殿〔palace〕。译按:中文本作‘殿’,无法分辨是圣殿或宫殿。)任何人的伟大,以为这伟大是自有的,不是得来的,便是幻觉,而且得罪神。何况在这里所要求的精神,并非限于古时那些君王。谁能否认它不也是恰当地描述二十世纪以成就和进步自视的欲望呢?

(乙)一切财富都属于神而且从祂而来的事实,势必承认不是人真正地把物质献给祂。十四节下一半的话,极适用于教会的事奉,人在奉献行动上不能有任何自庆的感觉。不但我们确实未拥有任何不倚靠神而来的东西,而且我们生来便没有权利这样做。大·在十四节上一半的反语,表示他对自己所处的成功地位感到不配。这是他对财富正确看待的记号,表明他拥有的财富促使他谦卑屈膝,而不是因自己的显赫而产生骄傲。使用‘客旅’和‘寄居的’这些词语,强调他没有以他所拥有的财富为资本。译作‘客旅’的那个字(ger),在旧约里面广泛地使用,准确地把以色列人,就是承受应许之地的人,与那些只由于合法居民的善意而仍居住在那地的非以色列人,加以区分。所以这个词应用在以色列人身上是有所指的。在历史上,尚在大·以前的时期,以色列人惯举的错误之一,是把那些其实是神赐的善良财宝(土地、圣殿、甚至律法;见耶七4;八8),当作是他们当然的权利。大·的祷告是要他们认识谁是他们真正的主,以及他们所有一切的根源,并用真正的虔敬对祂(17节);这些话应用于现代的教会,一如应用于那些最初听见祂的话的人身上一样。

(丙)这个要点能从一个颇为不同的角度来加说明。在历代志作者的时代(没有大·时代那样光彩)以及在我们现在的时代,当教会的失落在人间事务中,消失于世界上时,神从前是王,现在仍然是王。在历代志作者的心意中,大·的祷告大概是向他同时代的人提供这样的保证。在这些‘末后的日子’里,透过基督的复活,和祂在荣耀中再来的应许,我们看见比历代志作者看见的神为王之更大证据。在教会史上,曾经有许多‘视这日的事为小’(亚四7)的时候。但无人能更改宇宙间唯一永琱变的真理:神是王。

历代志上用一篇以敬拜神的形式,庆祝所罗门登基的报导作结束。百姓称扬并献祭给已赐福给他们并永久与他们同在的那一位(20-22节)。对所罗门的忠顺(24节),将使所罗门在位时,会比以前更加显示祂的能力(25节)。大·光荣地退休(26节及以下各节),让位给比他更伟大的(但不是最伟大的)儿子。(备注:22节的‘再’字,意思含糊不明。有些古老的版本没有这个字,可能不是原文。)――《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