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九、随从今世风俗

 

【经文】 代上五18-26

  (一)随从社会潮流

  (二)随从世人习尚

  (三)随从外邦宗教

  请注意25“他们得罪了他们列祖的神,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这民就是神在他们面前所除灭的。”本章系论到以色列两个半支派的人。以色列后代有十二支派,其中九个半支派,住在约但河西边;两个半支派,住在约但河东边。

  住在河东的两个半支派,就是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派,他们最早离开神,也是最早受神的惩罚,被掳到外邦。

  为什么呢?原因这两个半支派的人随从迦南人的风俗,跟着迦南人行他们的路,拜他们的神,被他们同化了。本来是神的百姓,随从外邦人变了质,离开了主。今日,在地上也有许多神的百姓,受地上生活的同化,随从今世风俗。昨日论到自己的情欲,是人生大害,今日论到世界、周围、社会的一切,都能影响我们甚至被同化。

  (一)随从社会潮流──我们的情欲发动而致于犯罪,来得很快。而环境的影响,是慢慢地,改变了神儿女的心与生活,使之离开敬虔的地步而致变了质,贻害很大。刚才读的圣经说“他们随从那地之民”,就是随从那地之风气潮流,这潮流之力量很大,能把人冲到很远的地方。

  我从前在国内四川坐船,这此船实地是用人力拉上去的,水力大,船从下游而上,用十二或十六(甚或更多)人用绳把船拉上去,有时潮流大,拉拉拉,拉不进,反而还退两步,令人心颤。世界潮流也像四川之河水一样,向上向前不容易,力竭不胜,便被冲往下去。今日香港社会潮流,影响在香港的基督徒,不少受影响而变了质,成为世俗化的信徒。

  保罗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十二2)这话是对罗马信徒说的,当时罗马帝国势力很大,各样发达,控欧、亚、菲三洲,故有“条条大路通罗马”之称。晚上花天酒地,生活腐败不堪;许多基督徒在罗马已效法世界而变成“罗马化”了;所以保罗叫他们不要效法世界,更要“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2)今日的香港也是一样,为世界的大海港,全世界的飞机,在此都有航站;回忆一九三八年,兄弟到这里,与今日比较,完全不同了。繁华空气弥漫,每个角落,越黑暗,罪恶越多。“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六17)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劝告,正合于今日香港教会的信徒需要。哥林多教会当时是一个坏教会,虽然有属灵的恩赐和能力,但为社会的潮流影响了以致成为坏教会。让我们再看看哥林多城腐败,因该城是海口,西达欧洲,东通亚洲,风气浪漫,生活随便;有女神庙,政府用公费供妓千名,真是一个淫乱之城。哥林多教会在城中,受该城败坏风气的影响,基督徒也受大大的影响,以致淫乱成风,故保罗就屡屡向他们劝诫斥责。今日香港教会也有受香港风气影响的,成为世俗化教会,基督徒也成为世俗化基督徒。

  假如──我只说假如,有一个礼拜堂,经常有礼拜聚会;但到会的人,是来到比赛──比赛发型啦、比赛服装啦,比赛皮鞋啦,比赛手袋啦……一人一样,十人十样,百人百样;到礼拜堂并不祗是为崇拜神,而是好似来参加表演比赛。礼拜堂也不是礼拜堂,而是表演场所,这还成什么体统?愿我们教会不是这样。既是神的百姓,便要守住身分、地位,知道应该怎样生活,怎样事奉主。

  我住过朋友一间室,屋中各物俱备,房舍宽敞,花园很大,闲来我想种种花木,便将带在身边西红柿种子播种下去。首次收成很好,茄子大而圆,色黄,肉多子粒少;送给朋友,他们都很欢喜,也说味甜好食。后来用收成的西红柿,再种几次,渐渐地西红柿变了,圆变扁,剖开,肉少而子粒多,空空的,味酸难食;我把这事告诉外国友人,他说:“地土不同,茄子就变质,我也试过了。”呀!我明了,许多信徒受世界影响,圆变扁,甜变酸,实心变空的,属灵的生命也是这个道理呵!

  请各位自己看看,有无受香港的风气影响?受了多少?自己的改变,自己是知道的,与从前不同了吧?世界潮流的影响太大了。

  (二)随从世人习尚──两个半支派的人,原是神的百姓,与约但河的人是有分别的,后来改变了成半迦南人,半是神的百姓。

  我们住在世界中,你不影响人,人就影响你,你就会成为半像世人,半像神的子民。这样的基督徒,香港很多,这世界也很多。

  缅甸有一种人,上穿西装上衣,下围纱笼(花裙),手拿皮包,不像无学问的人,我问人:“他是男是女?”人告我:“是男”。当地许多男人贪方便,喜穿这种裙子,只要一包一团一塞便成,省许多麻烦,这人是谁?原来是中国人──是缅甸化的中国人。世上有此种情形,属灵事上也有此情形,取其易,不取其难;信徒也如世人一样,这影响就慢慢成功了。

  在南洋,有一种水果,首次吃是见了就怕,慢慢试过几次之后,便欢喜吃了,那是“流连”(榴莲),在南洋的人常当为笑话说:“不会食流连”,快返中国,食“流连”好,就不回去了;这有“流连忘返”之意。世界的事,也是这样,初时不惯,试过几次就惯了,便在世界流连忘返,与世界同化了。

  罗得带了女儿把家搬到所多玛,表面很好,罗得是义人,为罪人忧伤;女儿簳所多玛的淫乱风气影响了。当罗得带着女儿逃出来住在山洞之后,两个女儿就在罗得身上作了一件乱伦的羞耻事,留下一段羞耻的圣经故事。真料不到女儿会有这种思想,其实,早在所多玛城中受影响了,道德水平早降低了,因受那城的人影响所致。

  在十八世纪,·斯理约翰出世,其时英国社会风气很坏,每六家就有一酒吧,门口挂着广告“一仙喝小醉,二仙可喝大醉。”女人也到酒铺去大醉小醉。这风气也影响到教会,贵族们到礼拜堂,后面随着三个仆人,一个拿脚垫,一个提酒壶,第三个捧着圣经;贵族坐下来,一面喝酒,一面听道。·斯理出来,神藉他传道,大有能力,感动人,因用一个传道人·斯理,把英国从死中救出来,改变社会风气。

  你又如何?世人改变了你,抑是你改变世人?你若无力改变他们,他们就改变你。

  (三)随从外邦宗教──他们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换句话,就是随从那地方宗教,拜假神偶像。为什么?大抵是因为他们男子与当地的女子通婚之故。在出埃及时耶和华宣告“不可与他们结亲,不可将你的儿女嫁他们的儿子,也不可叫你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因为他必使你的儿子转离不服从主,去事奉别神。”(申七3-4)而两个半支派的人,故违神命,与当地之民通婚,也随之拜别神。爱情之力真大,可以影响其对神之心,若有神的儿女,与佛教、天主教、回教,或其它异教徒通婚,则会随从异教徒去敬拜别神。这是很危险之事,不可不小心,你可能说“不会”,你知道吗?所罗门都会呀!所罗门爱神,奉献与神,神两次向他显现;后来,所罗门的心为外邦女子所引诱,他便随从她们敬拜西顿的神,摩押的神,亚扪的神,为外邦的神筑祭坛,自己也在坛上献祭。初是与世人联合,后来跟随世人走,神就向所罗门发怒,因他偏离了两次向他显现的神。

  在两个半支派中,有大能勇士,靠着祷告能得胜(代上五18-22),但结果,也难免受那地方女子的影响。

  今日我们要小心,要提防儿女,(或稍为勉强他们)不要让他们跟随世人走世界之路。

  再说,可能还有别的原因引诱我们离开神,像有人把儿女送到天主教学校读书,后来,儿女变了天主教徒而不知道。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到对神的事奉,影响到属灵的品德,影响到家庭,影响到每个属主的人。

  最后提及的,这两个半支派离开神,还有一个原因。他们在约但河东,地广路遥,离开耶路撒冷很远──离开敬拜之地很远。因此,与其兄弟们没有团契联络,以致缺少团契的生活,请注意!孤立冷淡的生活,容易与世界同化。── 曾霖芳《历代志上家谱精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