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一章

 

新人(Ⅰ)(一1-17

{\Section:TopicID=142}(一)连续性与非连续性

历代志下没有间断地与历代志上连接起来。所罗门在上一章既继承了王位(2节),现在招聚以色列的众首领,举行隆重的敬拜,表明他的朝代的开始(2节及以下各节)。新政权是继承、而且胜于大·的政权。其连续性在许多方面表现出来。正如大·王朝开始时说神他同在(代上十一9),因此,现在祂就所罗门同在,见第一节。在每一件事上,神实际参与的功效,都使王变成愈来愈伟大(参见以上各节经文)。进一步讲,这是大·为所罗门祷告的中心,就是耶和华会与他同在,以致他将能够建造圣殿这个特别的目标(代上廿二11)。这个祷告等于大·承认自己与所罗门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请参代上十七),这个目标只能在所罗门王朝才能完成。它就是所罗门必须负责兴建圣殿。他有足够的力量承担这种任务吗?

作为这问题初步的答复,像历代志上开头所作大·与扫罗之间的对比,历代志下现在把所罗门进行对比,大·不像扫罗,他‘寻求’约柜(代上十三3;十五13)。现在所罗门也‘寻求’约柜(5节)他这样与大·分担忠于神的最基本条件(由对约柜的态度象征出来),成为完成祂旨意的器皿。所罗门召集以色列众首领的事,与大·过去所作的一样(代上廿八至廿九章),是正式宣告舞台已布置就绪,以备上演‘大·──所罗门剧’最后一幕。

继承大·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所罗门事事照旧,没有新的东西。相反地,这里明确地说所罗门将富足,超过他以前所有的君王(12节;请比较代上廿九25)。实际上,在此所言,祗是指扫罗,和他儿子米非波设(历代志甚至未提及他),以及大·。虽然如此,所罗门的优越,乃是特别对大·而言。以色列那真正伟大的最高点,不是与大·俱来,而是与所罗门俱来。为了强调那种伟大以及以色列人的生活从此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意义,在这一章和以后几章中把所罗门主持的建殿,与摩西时代的建造会幕之间,引出一种模拟。所罗门到基遍的会幕那里去(3节以下各节),把将要让位给新制度之旧制度的象征带进前景之中。而且关于会幕首席工匠比撒列的追忆,准备以同样机巧地引进户兰亚比(请比较出卅一2以下各节),他将奉献他的才能,给圣殿做精美的陈设工作(代下二13)。

{\Section:TopicID=143}(二)历代志描绘的所罗门

最后,历代志下的引言,为了描绘所罗门,为了作成一幅伟大的图画,省略了大量记载在列王纪里面关于他的事,而且一贯地这样做都是对他有利的。当我们思想圣经上记载关于所罗门的一切,很明显的看出他犯了不少重大错误,并想起他的统治在许多方面都有缺点。这里没有提到他对扫罗残余势力无情的镇压(王上二章);也没有提到他为建殿使以色列人服苦役的事(王上五13及以下各节);没有提到他用多十三年建造自己的宫室,而建造圣殿只费七年工夫的事实(参王上六38;七1);也没有提到他易受女人诱惑,特别是外邦女子。列王纪上十一章三节计算他的内宫有妃七百,嫔三百,她们‘诱惑他的心’,而且为了男女间这些暧昧事,他明确地在上文受到谴责(2节)。在这样,也许比历代志任何别的地方,叫我们更能看见圣经作者,为了追求他们自己神学上的目的,而选择他们的数据的程度。历代志作者在描绘所罗门的篇章中有个目的,就是要显示神怎样管理历史事件;至少有一次祂把光彩给了以色列国,这光彩也象征性地属祂自己。这幅图画按什么意义合理地作为一部历史,可能有争论。为历代志作者作为历史家的责任辩护,可以指出列王纪上给人以所罗门的品性晚年才衰退的印象,说明他不忠于耶和华,特别是在年老之时(参王上十一4)。列王纪也介绍所罗门的智慧与公正(王上三章)。所以,或许我们应该说,历代志祗是搜集了所罗门实际经历中可能是最积极的方面。列王纪和历代志的记载,从整体来看──连同圣经给大·的描绘──变成了另一个见证,显示神俯就并使用重罪的人为祂的国工作,以致旧约给所罗门所描绘的最后一幅图画,甚至想不起他的罪来。

新人(Ⅱ)(一1-17)(续)

{\Section:TopicID=145}(三)所罗门王朝的特色

把第一章分为三段,是很有帮助的:二至六节论及所罗门的敬拜,七至十三节论及他的智慧,而十四至十七节则论及他的财富。进一步讲,这种分段从三方面有计划的引进所罗门王朝那些主要特色(威廉逊〔Williamson〕的见解)。三方面都与圣殿的建造有关。

(甲)敬拜2-6节)。所罗门不但招聚众人前来敬拜,他也带领他们参与敬拜(6节)。所罗门是否自己承担祭司的责任,这个问题大概是无法解答的,而且是我们无须关注的。要点是:在他统治的开始,他以显著的方式肯定他作的一切都会与敬拜和事奉有关联。虽然他有重大职责与职责的特权,他都表明他是服在那最高的权威之下的(请比较申十七14-20所论理想的王)。在此显示他配负责兴建用来敬拜的殿。

第四节的注解,标准修订英译本正确地把它置于括号内。这是用插入句来解释事实,表明所罗门前往基遍并不能描述为‘寻求约柜’。约柜,虽然被搬到耶路撒冷,仍然是处于一种被搁置的情况中。在圣殿仍然没有兴建时,敬拜的主要地点是会幕所在的基遍。所以,在这种情况中,所罗门的‘寻求’邱坛,按历代志的意义算是寻求约柜。

(乙)智慧7-13节)。所罗门也许是以他的智慧最为闻名。箴言在传统上说是他写的,而且有别的迹象表明他是智慧言论的创始者(王上四32。译按:‘智慧言论’中文本译作‘箴言’)。他的智慧也伸展到难断的民事诉讼上(王上三16-28)。不过,我们更加关注的是他获得智慧的方法,和智慧的性质是什么。

关于所罗门求得智慧使人印象最深的事是:他寻求从耶和华而来的智慧,事实上是回应神所问:‘你愿我赐你什么,你可以求’的问题而求得的(7节)。世界在他脚下,这样,自大的试探必定是大的。但所罗门深觉自己责任的重大。在以色列幅员之广,难以驾驭的情况下,他感到自己的不胜任,他作出摩西之回应。摩西初时决不想领导以色列(出四110-13);而且摩西领导以色列人的经验,证实他恐怕他们会不服从是对的(民十一11-15,特别是14节)。所罗门看见这种工作的性质,和需要神使他能够承担,而且要有道德的品格使他去向神作这种的请求。关于所罗门的思虑,有其单纯性与属灵性,也许现代基督徒很少有相似的。在基督徒事奉的道路上,着眼于神会照顾物质生活所需(或者甚至特别要求)的条件的倾向,反映出缺乏信心和理智。行动在先,神随后会在凡事上给我们看见祂的信实;从前为所罗门所经历的,后来由耶稣认定是一种持久不变的原则(太六33)。

智慧在旧约里面,是尤为实用,它不是一种抽象的东西。智慧是有效行动的先决条件;智慧是与技能或才干有密切关系的。在第五节提到的会幕的建筑师比撒列,是智慧的一个杰出的典型。圣经告诉我们,他技巧精湛的手艺,是神的灵赐给他的(出卅一3)。所以,所罗门的智慧,首先是统治的智慧,是有效地而且是按神自己的标准(请参考代上廿二11大·的祷告,在那里统治的智慧明显地与遵守律法连结在一起)。在这种智慧里面是不用权谋骗术的。圣经对于政治家(或商人)并不提出他们处事的个别道德行为的法典;相反地,作为有才能诚实单纯的典型在此在王的身上突出来了。

(丙)财富14-17节)。旧约把财富当作为极高的奖励,对有些人可能成了难题;对于另一些人则成了放纵自己的借口。当经文说,‘王……使金银多如石头……’(15节)时,并且说他的军械库巨大,所值不菲时,便十分清楚地介绍所罗门是适于建神殿的人。富足明显地是神所赐,是对所罗门大公无私的报赏。这语调似乎与耶稣所作警告:‘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太十九24)大相径庭。

这里如同在别的地方一样,最重要的是认识到当代伟大的教规,和神子民在旧约中的崇尚外表之存在,这两者都影响到价值观。祝福和福利往往是按物质的意义来看的。而且,历代志清楚知道所罗门王国之财富,是适于作这两卷书所陈述的神圣国度和它荣耀在地上的小影。所以,在历代志里面给予财富的地位,有些实质上是有时间限制的。由于现代教会不是一个政治的实体,而且不是藉着寻求外在的伟大彰显,去引人归信神,故不能拿历代志作为我们衡量财富价值的模范。

在基督徒生活中评估物质的成功地位,实际上是敏感的。我们从旧约对财富采取肯定的观点,是对所造之物都是好的的一种积极的态度,用于和那些视一切物质皆恶劣的宗教作对比(这一种基于物质无论如何都是邪恶的倾向,已似非而是地引致苦修主义──否认物质世界和淫邪放荡二者的区别。然而,关于物质的财富,所罗门所作的选择仍然用来作为一种准则。尽管地位或入息不同,但都决心服事神,这是合乎圣经的教导。以财富为祝福的一种不变记号的信念,是一种不合圣经的谬见,而且变成假伪宗教强取豪夺的一种借口。在我们所有的物质上让神有主权,才是作门徒的一个真实的记号。――《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