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三至四章

 

建造圣殿(三1-22

圣殿终于建造起来了。这篇记载,是列王纪上六、七章约长两倍的记载的摘要。我们从这一点可以推断:历代志作者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详叙圣殿及其建筑。(列王纪也是,关于圣殿更详尽的叙述,请比较结四十至四十三章。)毋宁说,详细显示所罗门确实完成这工作是次要的。他写这一段记载中心,也许是要引起人想到出埃及记卅六章八节至卅九章卅二节摩西建造会幕的故事。所以我们现在有一幅与神仆人在向前推进神的计划相关联的图画。这两章,(连同第五章),确实是反映这里所描述那些事件的重大意义,作为下面经文(六、七章)必须的前奏。虽然如此,简略地思考一下圣殿之象征意义是对的。

(一)

对建殿作极详细的描述,意思是要引起人注意到它的豪华:因此提到松木板贴上了精金(三5),而又再提及所用材料的数量(三89──那些数字在这里也可能是象征性的)。然而让我们注意圣殿在其设计及装饰上,表明了神的同在。首先,有‘至圣所’。人从东面,从称为雅斤和波阿斯两根柱子中间进入圣殿(三17),立即发现自己来到殿前的走廊上(三4),从那里往前走,便进入大殿(三5),最后就站在‘至圣所’面前──这里唯有大祭司才可以一年一次独自进去。因此在圣殿里便有一个圣洁上分有等级的部分,这是要强调神的可畏。幔子(三14),旧约里面只在这里提到,但大抵与后来希律所建圣殿中,耶稣被钉十字架时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的幔子类似(太廿七51),是与神最接近之最后守护者。

除了基本结构的设计之外,那些装饰也有其意义。在‘至圣所’里面我们发现有基路伯的像,这些活物的像分别绣在幔子上,他们的雕像则挨在大殿的墙上。因圣所是神天上居所的反映,所以这些活动的像反映那围绕神、不断发出颂赞的天军(请比较赛六2-3)。这里是一幅显示神统管宇宙的图画。以西结在巴比伦的异象中,看见神高高坐在超乎那个帝国的宝座上,那些基路伯是那个异象的中心,代表受造有次序的状态,神是在其上统管之主。在那里(结一章;请比较十15)活物以一种似乎古怪之方式,把人与兽的特征结合在一起(一5-10),这种结合是表示受造有次序状态的整个范围。这也是所罗门建的殿的象征,和四4的那些‘牛’(3节那里的‘野瓜’是对希伯来文不恰当的更改,其实也是‘牛’。译按:中文和合本小字注明:‘野瓜原文作牛’),可能有类似的作用。

(二)

述说了所罗门建殿的那种有明显的象征所表彰的以后,现在让我们注意那些没有明显的象征。人对圣殿以及会幕的象喻有一种传统的解释,这种解释寻求其中与基督位格和工作在神学上的相似点。认为每一细节,小至悬挂物、灯台、桌子,都必有某种明确的神学意义。这一种寻求是误导的。旧约的圣殿对基督的工作有唯一而又单纯的关系,其意义是说,基督已使神充份地住在人类中间,是完全圣洁的,然而又是可接近的。它几乎从消极方面教导我们关于基督的工作,使我们对圣洁的神为了人类竟要成为‘罪’(那就是藉着死在十字架上,见林后五21)的广大莫测性有所了解。

在所罗门的圣殿中,有些东西有象征的价值,但象征祗有一种解释而且基于其表面的(正如那些基路伯,他们显示神的圣洁和能力,请比较上面所说过的)。大多数对象──户兰造的锅,铲,盆等,见四章十一节及以下各节──都没有特殊象征的意义,而是属物质的东西;以色列在基督以前那代表神的同在和圣洁的,是一座用人手建的殿,以及殿中敬拜的礼仪,这些必须要有一系列物质的配备。

这便唤起了最后两种想法。(甲)基督赎罪的神学,应在教导这个题目的章节中去寻求(主要地是在新约里面;但是新约也从旧约,就如赛五十三章,利未记里面的献祭制度,等等引伸),而不是在圣殿的建筑物上去寻求。(乙)在基督徒时代,即使我们有许多教会似乎都仿照圣殿的模式兴建,并没有‘神圣的空间’──或用反面的话来说,‘非神圣的空间’之区别。那些双重用途的建筑物──用来作崇拜活动并用来作青年俱乐部的娱乐场所,是按照新约的神学建造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