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十六章

 

亚撒的软弱(十六1-14

(一)

十六章叙述亚撒背弃了前两章表扬的信实。他取代过去之仰赖神(十四11),现在依赖亚兰王便哈达来保护他,以抗拒以色列王巴沙的攻击,甚至到一个程度,要用献给神的金银来换取他的帮助(2-3节)。便哈达将被证实是个有效的同盟(4节),不过他的友谊是脆弱的,而且他愚昧的程度在他这样以金钱为手段,使人废掉和以色列以前所订立的‘约’的事上已经暗示了(巴沙为了这约,也可能曾付出重大代价)。

然而,问题还不仅限于亚撒的政治策略是否收到短期成效的问题。历代志在此开始论及的一个主题,是对旧约众先知最具重要性的主题。(它在这段经文中也由一位先知表达出来,并不是巧合。)先知警告王不可依赖政治同盟得赞扬的最佳例子见于以赛亚书七章,以赛亚在那里警告亚哈斯不可依靠亚述(在那段经文中包含了著名的‘以马内利’预言,见十四节)。在那里亚哈斯以假冒为善的敬虔表现,决定把自己的命运投向帝国那有形、而且无人能克服的势力。(历代志关于亚哈斯朝代的记载在代下廿八章。)而且,亚撒于此宁愿依赖亚兰而不依赖神。他对先知哈拿尼和别的人的做法(10节),乃是他弃绝神的道的一种朕兆,他更进一步使自己向那些不肯听神的话的王看齐(请比较耶廿六20-23,约雅敬怎样对待先知乌利亚)。

这样看来,亚撒已作了与他早期信实行为完全相反的事。我们彷佛碰到两个完全不同的亚撒。他起初以依赖神的力量出现,现在则在依赖自己的软弱中。然而,这是同一个亚撒,从以往对善事敏感的知罪的良心,产生了他的恼恨(10节)。我们以前已在历代志,在大·对乌撒命运的反应上,看见这种恼恨(代上十三11。译按:代上十三11的‘恼恨’,中文译本作‘心里愁烦’)。就是这恼恨承认指控之罪的正当。在亚撒的情形,它发出的,不是悔改(正如在大·的情形),而是逞强的盛怒。人类,不幸地总是这样做法,真相的揭露无可避免地使他们接受其含意,并相应地改变他们的生活。相反地,它能,而且很不合理地在相反的方面使他们刚硬。然而,正如历代志整个大意所暗示的,并没有不变的律法颁发给我们,是要我们必须向背叛的情感屈服的。亚撒拒绝跳过这最后一栏是全然受谴责的,而且也没有从历代志作者得到减缓。在极度不幸中他都没有寻求耶和华而来的帮助(12节),直接拒绝了亚撒利雅所作的建议(十五4)。虽然亚撒起初信靠神,有紧随的证据证明这种投靠曾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但他的结局却是灰暗的,没有认识到大且位在各种困难中都能提供帮助的神。亚撒若珍惜他平生曾清楚看见神的手在工作之时刻,他临死的时候就会大得安慰了。

(二)

哈拿尼确实不负所托,用特别的讽刺说出亚撒的失败。圣经中有时提到一个人怎样处理某一件小事,藉以指出他将同样处理大事(例如太廿五2123;耶十二5)。然而,亚撒起初已通过了那些最严格的考验(像抵抗谢拉),而在比较锁碎的事上却失败了。哈拿尼特意提及古实人和路比人的大军,为的是要更加明显地指出亚撒最后丧失勇气的荒谬。

然而,在这里虽然有讽刺的意思,却也有心理学上的伟大真理。在我们里面足有勇气接受那些重大的挑战,因为那些挑战笼络我们并且会给我们带来名利双收;然而若对着那些似乎无利可图、而事事吃亏的工作,便会趑趄不前了。乃缦为了被忽视的原故,几乎错失了他获得医治的机会,直到他的仆人们鼓起勇气指出他的愚昧(王下五13-14)。许多曾在大事上忠心的人,被发现难于在小事上忠心。或许在觉察到是原则,或伦理,或是特别的呼召,曾经选择作完全的牺牲;然而,这些主要的决定随后却被极多小的妥协占据,感到有某种程度把最初的行动掩盖起来,最终实际上根本是不肯让那牺牲引致在神命定下来的真正结论。或许有人在年青时开始走上门徒的道路,包括事业的选择;到了中年时发现与同时代的人比较起来,处于不利的地位,别人已变成富裕得多,而且更有权力。于是他们的信心就赤裸裸与他们所取的公开姿态相背。

哈拿尼在第九节的话便是对这样的人说的。耶和华并没有停止为祂的子民行事。祂的大能热切而且绝无谬误地围绕整个世界,使那些坚持要寻求祂的人获益。坚忍的主题是与圣经的作者的心紧密相连的。(请比较启示录里面得胜的概念,例如廿一7,以及希伯来书关于背道的警告,例如六1-8)。人一旦认识了神,然而最后又被自我所缠绕的自恃,这是悲剧,而且是不必要的。归向神是永不会太迟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