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二十章

 

有条件的胜利(二十1-37

一至三节。关于约沙法朝代的记载,现在已来到了顶点;藉着有外来的最大威胁临到他头上,和他蒙搭救脱离了这次大威胁表现出来。摩押人与亚扪人,连同较不著名的米乌尼人一同来进攻,表明以色列传统的敌人,以可怖的新联盟再度崛起。势力的县殊大大不利于约沙法,正如他的父亲亚撒另一次遭遇的情形一样(十四9及以下各节),使他不得不寻求耶和华。历代志作者在本章的目的,除了关注于叙述史实之外,大概还特意把约沙法以与神正确的关系投入战争,和他任性地与亚哈的联合(十八章)作对比,这个基本的题目是历代志的典型,即人在面对县殊的不利情况要获致胜利,则自己须在神面前谦卑下来。本章明确的分为四个部分。

{\Section:TopicID=169}约沙法的祷告(二十5-12

十二节‘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这种毫无办法的表示是祷告之钥。历代志总是强调:作王的祗有他们自己在神面前谦卑下来才能成功。然而这里在语调上也许有微妙的变化。大·模式的战争,对战士的能力都加几分强调。在这里却没有这种情形,反而在某种意义强调神的子民要退后,等候祂来行事。为此,约沙法向耶和华呼吁,要祂记念祂从前驱逐其它民族,为的是要把这块土地赐给以色列;他也以从前所罗门王作了献殿祷告之后,神赐给他的保证(代下七14)为自己祷告的基础(9节)。在这祷告中,确信神有能力把任何情况完全改变过来,根本不需要人的合作。言仍然是现在基督徒祷告的实质。‘我们不知道怎样行’,许多与我们同年龄的人都深知这种呼声的悲惨和绝望。当人们现时的希望落空了──梦想在世上完全幸福,无可避免地被证实是虚幻的──世人的最好的答复是默默的,或是苦毒的忍受。在对神有信心的地方,在荣耀的对比中,‘我们不知道怎样行’这种情形,祗是引致‘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的途径。基督徒的毫无希望是不可原谅的;基督徒在最黑暗的时刻的响应必须是:‘我的眼目单仰望你。’

{\Section:TopicID=170}神谕与回应(二十13-21

利未人雅哈悉的神谕,也强调这胜利必定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单单属乎神(15节下半)。十七节清楚表明,约沙法和他的军队在这种场合祗要担任旁观者的角色。这样,现在的战争,与历代志所叙述大多数遭遇战是不同的。在那些遭遇战中,神加力量给犹大军队,使他们得胜。与那些场合相关的神学,早在历代志上十二章,在‘帮助’那个题目中已经表明了。我们在那一处注意到:神帮助祂的百姓胜利的概念,与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强调神单独行动、并辅助圣经中其它重要榜样获致的神圣胜利是不同的。大·的模式并不被雅哈悉的宣告颠倒过来。毋宁说,在这里承认有一种危险(这种危险紧随着那些服事神而在某种意义上有所‘成就’之人),就是忘记神的工作全是祂自己作的,归根结底是危险的。所以,在这个例证中,神宁愿作一次那独立和全部能力的彰显。结果,约沙法和犹大众人都谦卑下来──正如由他们俯伏下来敬拜这大能的神所表现的(18-19节)──并且恢复了信心。

二十节的约沙法,他起初是心有恐惧(3节),现在却是怀着有神帮助他的新的自信来。他对犹大众人的劝勉:‘信耶和华你们的神,就必立稳’(20节),和以赛亚先知对亚哈斯的呼吁(赛七9),是相似的。这种思想可意译如下:信靠主你的神,你便会发现祂是可信靠的。在这个劝勉中有一个要人委身的呼召。耶和华的可信靠,非一直等到人基于祂那些应许而开始作出决定、把财富和福利的赌注投下来时,才能体验到的──正如人若不实际坐上一把椅子,便无法确知它负荷他的重量一样。人对于神,若没有委身在先,因环境而怪责神是荒谬的。

{\Section:TopicID=171}胜利(二十22-30

这次战争,按耶和华应许的过程进行。它是耶和华派遣伏兵(22节),意思如下一节所示,是祂使犹大的仇敌互相攻击。这一场战斗,有些特征与旧约其它强调神独自行动之战事的特征相似──例如众人歌唱,使人想起百姓大声呼喊,耶利哥便塌陷(书六20);仇敌互相击杀,请比较士师记七章廿二节;尸横遍地和收取战利品,请比较列王纪下七章三至十六节;十九章卅五节。

这场战争的结果,使约沙法统治下的犹大再次成为一个蒙福的国家(即比拉迦的意思,见26节);所显示的特征:财富,拥有她的国土,使她的仇敌惧怕,并且在殿中欢乐敬拜,这一切使人联想起以色列在所罗门治下极其繁荣的情形。

{\Section:TopicID=172}对约沙法最后的评语(二十31-37

卅一至卅七节概括了对约沙法朝代的一篇标准评语,判定他基本上是公义的。不过,最后的注释却投下了阴影,可能是接续十九章二节所说的责备之辞,因为那里的话在其它方面不见有所解释。最后的大意是要表明:一个人生平顺服神的特征无论多么显著,失误和妥协的可能性永远存在。论及邱坛的话(33节),与十七章六节所说的有明显的差异,可能显示约沙法的改革不是最后的──因没有改革可以作得到──而且他在位末期因在这方面松弛的态度,已让偶像崇拜再次获得了立足点。卅三节下半节清楚表明百姓方面心不专一,会包含有这方面的意思。

约沙法与亚哈谢交好(35-37节),使人联想起他较早以前便愿意与亚哈结盟。历代志作者所叙述约沙法对亚哈谢的序曲,比列王纪作者所述(王上廿二48-49)显得更加坦白得多。他们之关系的全部故事,很难从两段颇为紧缩的记载显露出来。可以清楚看见的事情是:历代志把约沙法造船的事,在未给他赚得分文以先,与这进一步的不圣洁的联盟之间,作了一个明确的连系。因此,一个在许多方面都为人称道的朝代,不免以令人悲哀和不满的评语作结束。――《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