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廿四章

 

约阿施不想念(Ⅰ)(廿四1-27

历代志对约阿施朝代的记载分为两部分:他发起的改革(1-14节),以及他后来的背道(15-27节)。列王纪平行的记载,只从好的方面去看约阿施(王下十二章)。所以,历代志又再一次提供了一幅更加不同的图画,强调义人可能陷入严重的堕落。

约阿施不想念(Ⅱ)(廿四1-27)(续)

(一)约阿施的改革。约阿施虽然清楚受到耶何耶大在世时的影响(2节),自己立定主意消除‘亚他利雅的众子’对圣殿所造成的破坏(7节。这必定是指那些拥护王后之人,就是那些为了把持权力而摧毁了王的家,见廿二10)。历代志自始至终,把一个王对圣殿及殿中之敬拜的态度,作为衡量他的义的尺度。约阿施的衡量,以他言及‘摩西……所定的捐项’(请比较出三十11-16)和他征募利未人,因此可以作为模范。约阿施的改革,实际上可以作为圣殿发展的里程牌,是具有最重大意义的。这并非主要地是因为修理的范围,那范围相当大的(12-13节)。一座像所罗门所建的圣殿,如此巨大,繁复──而且到现在又这样古旧了──要加与例行的修理,其工作之多是可以想象到的。重要的改变在于把维修的财政责任从王转到百姓身上。虽然如此,记载其事,并不是要减低约阿施对圣殿关注之情。极可能他自己倾全力而不能适当地做好这种工作。而且明显地那责任并不是强加于不愿那样做的百姓身上(10节);毋宁说,王的热心是受欢迎的,显示在他行义时期,人民意识到蒙福的路就是顺服之路。

在这记载中有些细节是要提到的。利未人的表现显得不那么光明,因为他们显然不愿意把王的吩咐付诸实施(5节)。他们的迟延并没有说明理由,但列王纪下十二章四至八节,暗示他们并不完全诚实处理他们所收到的银子。也许亚他利雅的某种影响仍然影响了那些看守圣殿的人。

十四节和列王纪下十二章十三、十四节之间,显然有抵触。前者说,从百姓募集的银子,有些用来制造‘耶和华殿供奉所用的器皿’;而从者则明明表示,没有用那些金钱作这种用途。历代志作者必定把列王纪下十二章摆在面前,否则大概不会作出这样明显的矛盾。他可能已经觉得那句词组‘工程完了……’,已经解释了这问题;暗示修理期间,虽然没有用那些银子来买那些器皿,在修理工程完毕时,那些银子才这样加以应用。

(二)约阿施背道。约阿施朝代的转折点,随耶何耶大之死而出现。按常规为君王保留的尊荣都给了耶何耶大(15-16节)。这件事对于约阿施来说,可能是一次创伤的经验,这个祭司自王从襁褓时期起,便担任他的父亲兼师傅;而且他甚至可能还掌实权摄政,直至王成年之时,这是可以充分理解的。然而,约阿施立即辜负了耶何耶大给他的一切栽培,表现出其个性致命的弱点。正如从前接受这位祭司良言的忠告一样,现在他照样向百姓的首领中,那些有势力之拜巴力的接受压力;后一类人在亚他利雅治下曾享受恩宠和威望,由他们而来的压力,使他完全降服了(17节)。在这一方面,约阿施与罗波安性情相同,后者因感受错误的影响力,而丧失了大部的国土(代下十章)。然而,他心意的改变,似乎比罗波安要残忍而且厉害得多,因为他从前曾有过长进和委身;特别因为他竟谋杀了先知撒迦利亚,这个撒迦利亚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恩人耶何耶大的儿子(21节)。忘恩负义,这个因素是历代志最后定约阿施之罪的中心点,给我们在其它君王(例如罗波安,亚撒)身上所见的背道这个主题,提供了另一个不同形态。约阿施以谋杀回报爱(‘仁慈’这个词常常用来代表神的爱或恩典),把背道以最可憎的形式暴露出来。在葡萄园的比喻(可十二1-12)里面有它的回声,在那里被谋杀的儿子代表基督自己。当耶稣以此作为谴责以色列的罪行时(路十一49-51),新约进一步忆述这个事件。请也比较希伯来书六章四至六节。

(三)约阿施受的惩罚。撒迦利亚临死时说的话(22节),曾被人用来与耶稣临死时说的话(路廿三34),司提反临死时说的话(徒七60)相比较。然而,在这里我无意以拙劣的见解来介绍先知(新约也没有这个意思,正如我们刚才已注意到的)。他的话,倒不如说是被历代志用来正式宣告约阿施的命运。在他说的话里面含有一种可怕的讽刺。约阿施在早年热心之时(6节)曾指摘耶何耶大不要求(希伯来文为darash。译按:中文本作‘叫’)利未人征收百姓按律法所课税。撒迦利亚用同一个字指责约阿施(标准修订英译本译作‘报仇’)。诚然,在较早以前(代上廿八9),耶和华叫所罗门要从心里作出爱的回应,就曾用同一个字。在这里和在那里一样,互相‘寻求’的概念与互相‘离弃’(20节)的概念是平行的,这是约阿施的命运现在可怕地例证的。人若没有‘寻求’的回应,耶和华的‘寻求’便含有一种可怕的性质。我们在这里绝非从人的复仇心理来看,不过,有人时常都会尝试把以色列的神减缩到那个层面上去。人对神复仇概念的正当回应是敬畏。希伯来书十二章廿八、廿九节对约阿施最后的状态,提供一种异常合适的注释,而且是对各个时代之神子民的一种警戒。

约阿施王的挫败,首先是藉亚兰人的一次袭击(这次的袭击,可能与记载在王下十二17-18的不是同一回事),在这种逆境中他本人大受痛苦,最后且被他的臣仆刺杀,他们对他这样行显然由于他杀害撒迦利亚。他虽然有好的开端,但是到了末了却亳无尊荣可言,甚至不把他葬在‘列王的坟墓里’(25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