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廿五章

 

亚玛谢不听从(Ⅰ)(廿五1-28

亚玛谢继承王位,在他以前的诸王,部分获好评,部分则否。亚玛谢的经历,有一个时期忠于神,于是在征以东之役获胜;但是后来却背弃神,结果引致败北并受羞辱。历代志常常都记载了列王纪所无的数据。在这里主要是包含了亚玛谢从以色列招募雇佣兵(6-10节)和他敬拜以东人的神像的事(14-16节)。

亚玛谢不听从(Ⅱ)(廿五1-28)(续)

{\Section:TopicID=183}(一)亚玛谢心不专诚

亚玛谢忠、逆时期之间在那里划分,正像一些别的人一样,不是非常清楚的。历代志作者对于诸王败坏之经历一般的处理大概都有一定的法则,在他们统治时期的间隙是清晰的。但是在这里,他葚至没有企图作这样的划分。亚玛谢根本被描述为心不专诚的,而且他的平凡,一开始便指明了(2节:‘只是心不专诚’)。

所记录他最初的行动,治死那些谋杀他父王的人,圣经上并没有加以非难。诚然,他暗自庆幸自己的抑制:遵照申命记廿四章十六节的话行事。(无须细察这条法规与出二十5-6所示原则之间的紧张状态。即使列王纪对出二十5-6的神学耸立如一纪念碑,这种情形在王下十四6的平行章节中提及申廿四16所包含的意思,已阐释得很明白了,请比较王下廿三25-26。出二十4及以下各节与申廿四16之间的差异,在于前者论到神自己把祂的公义与仁爱,照所定神秘方式,应用于历史之中,后者则是为人类社会的司法程序而制订的。)

亚玛谢的下一个行动是准备和以东作战。他把自己的军队组织起来(5节),而且还从以色列招募雇佣兵(这些人是以色列常备军的一部分,或是临时招募的则不清楚)。虽然在准备过程中,亚玛谢对先知的话是接受的(7-10节),而且他的战役是有成果的(11-12节),他依赖以色列的帮助便暗示他根本怀有贰心。那个不知名的‘神人’(7节)提醒他,唯独耶和华才是祂的百姓获得帮助的根源(请比较代上十二章)。因以色列目下是背叛神的,求助于她也等于是一种背叛行动。(这个题目,在廿八章讲到与亚哈斯关系时会再出现。)

亚玛谢接受这个教训,但他的心思首先注意到的,是解散雇佣兵所引致大量银子的损失。属肉体的心思是不愿放弃暂时的利益的。先知在回答时说:‘耶和华能把更多的赐给你。’这话,不祗是一句话,这话是对信心和作门徒追随主的挑战。舍已的召唤,在圣经中是属灵的共同点(例如路九57-62)。但这是不足够的,因为一无所有本身并无任何价值可言。旧约(包括历代志)大多数的情形恰巧与此相反。要人舍已的召唤,其实是指除了耶和华以外不依赖任何的事物,正如当前这段经文所阐明的。在作基督徒的过程中,或者为保持人心灵的平安,除非绝对相信神供应的能力,否则便不可能使人作出真正的牺牲。那些认识祂供应的人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已经经验到他们自己资源的微薄,并且已经发现祂的资源是豊富的。(请比较可十28-31)。

{\Section:TopicID=184}(二)他终于弃绝神

亚玛谢藉着耶和华的帮助打败了以东人(正如7-10节的交易中所暗示的),他现在不但没有感激的心,反而极无理性地──正如先知所指出的(15节)──向被征服之民的神像求助。我们在别的场已注意到:无论何时人立意背叛,想要改变他的心意是没有多大作用。像时常见到的情形一样,堕落的领袖总是藉着先知给予悔改的机会(请比较廿四20-21──那是一种危险的职业)。但亚玛谢失败的特征是:他极其不愿意认错,并接受忠告。在他面对先知与面对以色列王约阿施之时,显然都是同样情形。

先知逻辑的推理是无法反驳的(15节)。然而,亚玛谢却立即阻止他(16节)。接着有个双关语,要显示他愚昧的尺度。先知虽然受恐吓,仍冒着危险继续宣告神的判决,‘(因为)你……不听从我的劝戒(译按:与17节的‘商议’是同一个字)’──等于神的劝戒。下一节继续用这个字的一种形式论到商议的主旨,那个字表明实际上亚玛谢自己是那内容的制造者。十七节可以读作:‘亚玛谢私下商议……。’藉着选择那些他会留意听的,或者暗示他所想听的,他就必定能够得到正确答案。他决心随私意而行,藉着自我判断错误的自信,以及他在作决定时已进行了足够的衡量二者加以支持的。因此他的卑鄙,是比亚他利雅(随便举个例子)更加不‘诚实’,而且沾染了自义的幻想。

同样自欺的自信,在他攻打以色列的注定会遭殃这一点上见到证明(这次出击可能是从雇佣兵被遗散,不让他们在和以东人的战争中分享掳物的狂妄行动而激起的)。约阿施的比喻(18节)率直而且正确地透视亚玛谢军队的力量。他要和以色列较量,就像荆棘把巨大的香柏树视作如自己一样愚昧。既已作了恰当的忠告,而再一次‘亚玛谢却不肯听从……’(20节)。‘听从’一词,使这句词组暗示他不但拒绝约阿施的忠告,而且还背逆弓神。后果是可以预知的:屈辱败北,并丧失国家财富(21-24节)。

亚玛谢的命运,没有其它那些背逆君王的命运那样不幸。他比打败他的以色列王还活得更长久,虽然最后被人谋杀了,却得了光荣的葬礼。(这些详情,表明报应并不是立即的;正如13节所叙以色列人的劫掠行动,并不能适当地认为是因亚玛谢积极响应最初的预言而引起的。在此处处都可以看出历代志作者尊重他手中的史实数据,不为了他神学上的目的而断章取义。)――《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