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廿七章

 

一项成就(廿七1-9

约坦朝代的记载,不外是乌西雅朝代记载的一个脚注。所加于他的嘉许是没有限制的,这种情形出现是自从亚比雅以来(代下十三章)的首次。历代志已把列王纪下十五章卅二至卅八节那更加简略的记载加以扩展,要显明约坦因他的敬虔,在军事和国际间的影响都有所成就。

对约坦所作的描绘,是要与对乌西雅作鲜明的对比的。第二节广泛地把他与他父王的义并列,特别点出渎圣的事,表明作儿子的没有犯这种罪。(‘只是不入耶和华的殿’这话的意思,必定是指他进殿并没有乌西雅那样的意图,因为进入圣殿对他是决不会禁止的。这一段记载与乌西雅的记载近似,使这一种解释成为可能。)

第二点的对比是在第六节,在这里约坦的强盛归功于他留意顺服神。顺服成了他整个生活的基础。所以他的强盛没有成为他的陷阱。

特别提及(2节)一般百姓没有效法约坦信实的行为,是具有指导性的。历代志清楚地并不幻想一个王的义,在国家的事务上会自动地促成理想的情况,那些有几分故意编排的故事,势必会给人有那种印象。反过来说,王的邪恶也不一定会使他的臣民与他一同堕落下去,正如出于愤慨暗杀约阿施的事(代下廿四25)所表明的。我们当然不能不承认百姓一般的都会倾向效法王所树立的风气──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行为是如此重要。但是在此特别提及关于百姓的罪,似乎是要表明在约坦治下发生之邪恶的指摘不应归咎于他。约坦那无可非难的统治,不但与他前任的统治成对比,也与他的后任的统治成对比,而且更加鲜明得多。――《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