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卅四章

 

约西亚的改革(Ⅰ)(卅四1-33

约西亚,无论从那方面看都是犹大君主政体成功的人物之一。列王纪作者视他在敬虔上是无出其右的(王下廿三25)。在先知耶利米──他初期的事奉与约西亚统治的时间相吻合,他是个模范,他的忠实谴责了耶路撒冷那些不配的继任者(耶廿二15-16)。历代志描述他有希西家的一切质素,除了他死于非命特异情况之外,毫无迷失隐讳;他表现出约阿施初期的期望,一直没有令人失望。

约西亚的改革(Ⅱ)(卅四1-33)(续)

(一)

考虑到约西亚的声望,也许不会惊异他所坚决进行的宗教改革,这改革已广泛地被历史家视为是这个君主国整个存留时期意义最重大的事。

这种观点,主要地是从列王纪下廿二至廿三章引伸的,在那里约西亚明显地占了一个极高的地位,他的改革,与他那些前任从事的任何改革都不相同。他的改革的特点在历代志里面有几分被掩盖了,部分地因为历代志作者记录这个君主国数量较多的改革尝试,部分地因为他特别着重希西家的重要性。约西亚的工作,在某些方面能视为恢复他杰出的祖先的成就。然而,在别的方面,他的工作却超越了他们。约西亚对那敬拜假神的地点所做的摧毁工作,似乎做得更加彻底(46-7节),甚至把那些在那里敬拜和执行职务的人都处决了(4-5节)。他也把他的措施伸展至‘更大以色列’,比希西家所作的范围更大,连拿弗他利和西缅地区都与以法莲和玛拿西地区一同提到,作为他活动的领域(比对一下卅一1)。这是暗示进行到极北地带,那就是深入亚述的领土。约西亚的这种行动是值得注意的,不过这一点被人认为与亚述刚开始的衰落并非无关。甚至有人暗示,在衰落中的亚述把从前以色列人的领土附庸国的地位还给约西亚(迈尔士的见解)。在历代志作者看来,根据以色列有十二个支派的理想,真正的改革必须伸展至历史上的整个国土,即使现在只有少数余剩的以色列民居住在那里也然。

(二)

约西亚值得注意的地方,是他年纪尚轻时便开始发热心,要重建敬拜耶和华的工作。在他十六岁时(3节)已开始‘寻求他祖大·的神。’(与大·之连系,不但藉着提到他的名,也藉着用‘寻求’,这个表示正确的敬拜与顺服的动词建立起来。)当改革开始时,他是二十岁──那年是主前六二八年。

这里的详情与列王纪的记载形成对比。列王纪下廿二章读起来好像暗示:引发这次改革是由于主前六二一年‘律法书’的发现(王下廿二8;请比较我们这一章的14节)。在历代志里面,发现律法书的时候,改革至少已进行多时,或许已经完成了(7节)。有不少理由认为历代志保存了更准确的传述实际发生了之事的记载。列王纪的作者明显地把他的数据加以简缩并撮其要义,因为他要着重约西亚读了那书之后的悔悟,和为他的统治造成的那些结果。历代志所强调的则是发现的情形──或者失落那书的情况,在物质方面并没有影响到约西亚按公义行事的机会,并且指明那些事件实际发生的年代先后。

这便引起关注律法书的辨认以及它的失落及重新发现的问题。学者们大都一致认为那书便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申命记。

这一点,有时人立论的根据是以约西亚的措施与申命记的中心要求,特别是申命记十二章,就是他摧毁那些敬拜巴力的地点相应。然而,这样的见解有点与历代志所记那些事件年代的先后相抵触,由于那些措施是在发现律法者以前采取的。也许是户勒大的预言中所提及的耶和华的声明(我们这一章的24节),就是祂必定会把‘那书上的一切咒诅’临到耶路撒冷。这便使人强烈地联想到申命记廿七章十五节至廿八章,那些章节警告人违背神的约必引致可怕的刑罚(连同顺服蒙福的应许)。约西亚庆祝逾越节(代下卅五章),也可能是由申命记十六章引起的。诸如此类的观点,都可能使申命记──或其中的一部分──看起来好像是属于所发现的那卷书。虽然如此,说所发现的是较大部分的妥拉或摩西五经也决不是不可能的。(该书当时存在的部分有多少,是学者之间争论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这里无须加以论列。)

没有记录涉及那书失落的情况。照申命记卅一章廿四节及以下各节所说,‘律法书’(这词所指又可能是单指申命记或全部摩西五经)自从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日子起,除了那在约柜旁的约书以外有其合法的地位,所以,可能在所罗门的日子里已经约柜一同置于圣殿。它的失落可能发生在以后的任何时候,可能是在圣殿被忽视或被亵渎作俗用的时期,这可能距约西亚时代很近,例如在玛拿西治下时,这就可以说明历代志生动地描述的这个时期,所有的那些王都知道妥拉所制定的标准,而且偶然产生类似约西亚的改革。忆起它主要的要求,在那比较短暂的间歇时间,特别是在那些忠实的祭司与先知们中间也会继续存在的。例如西番雅,他大概在约西亚在位初期就已经作先知,而且还可能影响了他。

这件事情是有其本身的意义的。在历代志里面,往往记载先知对王讲话的事。这可能是典型的方式把神的话向王讲明。(它不是唯一的媒介──圣殿的礼拜仪式,在我们的圣经中由诗篇代表,是另一种媒介。)然而,约西亚实际寻找出那些事件的预言之解释不是典型的。属灵的人看神的一般标准和要求,与在今日此时此地急迫的寻求祂的话之间,是有不同的。这种急迫的心情通常都有坚强的信心、坚定的目的和基督徒生活中明晰的异象所随伴本丢彼拉多向革老丢謮安。

户勒大的话的要旨(23及以下各节)指出:神的刑罚必定会因犹大长期犯罪而临到。然而,因为约西亚切望听从神,刑罚于他在位时便不会临到(27节以下)。约西亚对这话的回应绝非洋洋自得。(与记载在王下二十16-19希西家对类似预言的反应有明显的差异。)相反地,他招聚犹大众人,郑重其事更新圣约,决心要使百姓配受所得的怜悯。这样的一种精神是珍贵的,就是新约也视为真正属灵的(请比较罗五18-4)。――《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