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一课

 

第四十二课  以斯拉记  之一

 

题示:把以斯拉记读两遍,遇到有难题的地方,把它记下,本课程可能会解答你一二个问题的。至于犹太人月份的问题,请参考下一课之附录。

 

        很多人认为以斯拉记是一集体著作,然后由一个编者把它整理,书才见统一。至于编者是谁,则不少人认为是文士以斯拉,另一些人则认为是与以斯拉同时代的一个不知名人士所编,因为书中有不少的地方(尤其是后半部),发言的主角常由第三身转到第一身,然后又转回第一身(七28,十1),而且书之前半部,出现了相当不统一的文体及格式事实上文士以斯拉才是编者任何人均承认书中起码有一部分是出于以斯拉本人的他是以斯拉记唯一的作者,书中大部分的材料,均是他用自己个人的言词来编写的,只有间中才加入引用的文献,这理论比任何假设都来得有力,我们可以从全书在格式上的和谐及统一就得到证据。至于书中常由第三身变成第一身的反对理由,根本没有什么分量,质之修西提斯(Thucydides)及但以理等的作品,这情形普通得很。再说,以斯拉是写了历代志(这是很多圣经批评者均承认的),那么历代志与以斯拉二书关系之密切,亦可说明以斯拉是本书的作者了。

                            罗灵逊牧师(Rev.George Rawlinson

 

注:上述有不少的地方是由第三身转到第一身等,事实上只有一段(七27~九15)是如此,我们特别提出来,是因为这现象更足以证明以斯拉才是本书唯一作者,若是一集体之著作,此现象当然会相当普遍也。

 

                                                   巴斯德

 

    现在我们来到了旧约历史书的最后一组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这就完成了旧约十七卷历史画的研究。这三卷书原是属于一组的,是论到神如何对待被掳后的犹太人。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是论到神如何对待归国之犹太人;以斯帖记则论到神如何对待留居异地之犹太人。

    要好好明白历史书最后的三卷,就一定要参看先知书最后的三卷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玛拉基书,因为他们均是神在犹太人被掳归回后而兴起的先知,他们的言论会叫我们了解当时属灵及道德方面之情况。

 

剩下归回的

 

    以斯拉记所论及之事情,是犹太史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剩下归回的犹太人事迹。这件事情大约发生于主前五三六年,亦即是被掳巴比伦七十年满期的时候。他们的归回,早在他们被掳前便预言的了(耶廿五1112,廿九1011)。所以以斯拉一开头就如此说: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

    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只有他是神),愿神与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要用金钱财物牲畜帮助他,另外也要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献上礼物。(一14

    开始之先,就让我们紧记两件事:

    第一、归回是一早在预言中明言的。

    第二、结果由波斯王古列应验了这个预言。

 

剩下的人数

 

   1)归回的人一共有多少?以斯拉记第二章告诉我们当时有三十三个家族回国,他们一共是二万四千一百四十四人。

   2)第二组归回的,主要是祭司级的,人数共约四千二百八十九人。

   3)第三组是利未人及其它的少数,共约一千三百八十五人。

    三组人加起来,就是二万九千八百一十八人。这数目全是男丁的,因为二章六十四至六十五节说:会众共有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名,此外还有他们的仆婢七千三百三十七名,又有歌唱的男女二百名。(前面三组人数,当在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名之内),因此他们男丁、女丁、仆婢等回国人数的总和,就是四万九千六百九十七人,我们可以说是五万人吧,会容易记忆。

    从全国人口来说,五万人只是一个小数目,无怪乎圣经称之为剩下的人了。在他们被掳巴比伦期间,年老一代渐渐过去了,新的一代在异邦长起来。生于斯,长于斯,吃于斯,教于斯,他们对上一代那种寄居的、羞辱的,和寄人篱下之感情,自然淡薄得多,我们也可以想象虽是不可原谅的上一代对故国家园那种联系感,在新一代的身上也是极遥远的。

    在犹太人被掳的当儿,国际情势的变迁也是巨大的,雄霸一时的巴比伦王国日渐衰败,终于被新兴之波斯帝国击败(下令犹太人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就是波斯王古列);犹太人在波斯律法下,得到相当优厚的待遇,危机过去,人心就松懈,正义之感情亦会随风而逝,代之而起的就是营建自己的安乐窝,管他是在客地还是故园。我们可以想象这剩下归回的犹太人,绝不会是当时仅有的犹太人,应该说是剩下对耶路撒冷,对圣殿仍不能忘怀的人吧。

    我们身为中国基督徒的,又该作何感想?世界上没有不败的政权,昔日我们离开中国内地教会时,心是何其凄恻茫茫,后来客居异地了,慢慢建立了新的家园,在台湾,在香港,在东南亚,也在海外;离国至今,旧的一代渐渐过去,新的一代亦已长成,情况跟昔日的犹太人又何其相近,只是我们去国不够半个世纪,若现在我们可以回去建造神的殿,有五万人吗?五千呢?五百?还是五个?不要说七十年后了。

 

第二次回国

 

    主前五三六年,有五万犹太人在古列谕旨下,随着所罗巴伯回耶路撒冷去了(所罗巴伯是犹大国王室的直系亲属);八十年后(即公元前四五六年),再有一批人随着文士以斯拉回去,这次是波斯王亚达薛西下的命令了,而回去的人还比上一次的为少,十二组的男丁总共才二千人(八314)。至此,我们可以说,剩下归回的人共分两个阶段,先是于古列王元年(公元前五三六年)在所罗巴伯领导下回去,八十年后亚达薛西王第七年(公元前四五六年)在以斯拉领导之下,第二批人回国,这就完成了。

    这两次之归国就给以斯拉划分成两个简单易记之分段:

      第一部分:所罗巴伯领导归国(一至六章)。

      第二部分:文士以斯拉领导归国(七至十章)。

 

以斯拉记这卷书

    在历代志研究中,我们已经指出历代志上下、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原是出于同一个作者的。犹太人及早期的基督徒均相信文士以斯拉是它们的编撰者。为了方便研究起见,我们无妨再申述其理由:

   1)至今仍没有够份量的理由反对这一看法。

   2)学者均认为三书之风格及文采,均是出于一人之笔的,而以斯拉记明显就是以斯拉的作品。

   3)没有人比以斯拉更有条件去编写这部分的历史,他既是文士,手头上的数据比任何人都来得方便和齐全。

   4)至于说这三卷书中有些地方明显地是出于二三人之手,这是不足为怪的。因为我们这个看法,仍然包括了:以斯拉成书后不久,某些有资格的人在圣灵引导之下,曾作过部分的增删,就如尼希米记中关于尼希米的自传,就很可能是出于尼希米手笔了。

    至于以斯拉记是何时写成的呢?明显地是在本书记录最后的史实之后那就是以斯拉领导之改革,这是他回国后之翌年倡导的(公元前四五五年),本书可能是在那次改革后数年写成的。

    我们可以用耶利米哀歌三章三十二节作本书之信息主题: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他们犯罪,神必要审判的,那时他们便忧愁了,但被掳七十年过去了,神没有忘记他的慈爱,他仍然向他们发怜悯,这是多宝贝的一回事。当我们人类任意犯罪,而把这个世界弄得天怒神怨,民不聊生之际,别忘记神仍是那位喜欢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的神!

    至于本书的结构,真是简单易明,上面已经说过,是清楚地划分为两部分的。第一章至第六章,是所罗巴伯领导第一批人回国;然后第七至十章,则是以斯拉领导第二批人回国。我们一定要弄清楚,在这两大段落的中间(亦即是第六章尾和第七章头)是隔了六十年的时间。所罗巴伯回国,是在古列王元年(一1),大约是在公元前五三六年;而以斯拉回国,已经是亚达薛西第七年(七18),大约是在公元前四五六年,那是八十年后,换句话说,一至六章(第一部分)的事情,共占了二十年左右(参四56);因此六章尾和七章头中间便隔了六十年了,而以斯帖记所记载的危机,就是发生在这六十年的时间内(参四6)。

    在这两大段落中,记述的笔法和发生的事情都是相当类似的。因此我们分述这一卷书时,便不照一般的方法逐段落来分,乃是要找出两部分相对称的地方来,这样会又易记,又有趣味。

    第一部分是以古列王的谕旨作开始,第二部分是以亚达薛西王的谕旨作起头:第一部分的中心人物是所罗巴伯,第二部分的主角则是以斯拉;两部分均仔细地列出回归者的姓名,及带回耶路撒冷的圣器皿;第一部分记载着先知哈该及撒迦利亚的工作,第二部分记载着先知和文士以斯拉的工作;第一部分结尾时,最重要的事情是圣殿重建了,第二部结尾时,是百姓再一次分别为圣。这样的局不是顶有意义的吗?

                

以 斯 拉 记

        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

            所罗巴伯回国(一~六)

    古列的谕旨(一14

    领袖:所罗巴伯(一8,二2

    剩下之人数及名字(二65

    圣器皿及礼品(一11   6870

    回耶路撒冷(三1

    先知哈该及撒迦利亚之工作(五1~六14

    大事:重建圣殿(六1522

            以斯拉回国(七~十)

    亚达薛西的谕旨(七11126

    领袖:文士以斯拉(七10

    回国之人数及名字(八20

    圣器皿及礼品(七1522,八2435

    回耶路撒冷(八32

    以斯拉之工作(九15

    大事:民再分别为圣(十44

 

两个领袖

 

    我们若不以本书之作者名字为书之题目而以它的内容或是主题作书名,那么我们可以称之为余种志,或是重建记、回归录。就是一定要以人名作书题,也可以称之为所罗巴伯及以斯拉实录。我们这样说,不是没有理由的,不少人以为以斯拉记最重要的主角,就只有以斯拉一人。不错,以斯拉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他领导犹太人回国,又领导百姓分别为圣(七至十章),但真正作剩下之犹太人领袖的,是所罗巴伯,不是以斯拉,远在以斯拉回国前八十年,所罗巴伯就领导五万犹太人回去,作他们的省长,并且安顿他们回国后之生活。

    当代先知哈该一直都称呼他为犹大省长所罗巴伯,可见他领导犹太人回国时,起码已经步入中年,到以斯拉兴起时,已经过了八十年的时间,所罗巴伯的尸骨早已腐化了。我们可以说以斯拉记最重要的历史,就是犹太人回国,而领导犹太人回国的最重要主角是所罗巴伯,不是以斯拉。当然,二者都是十分重要的人物,尤其是在犹太人的历史中,他们的地位更是重要非凡,没有他们,犹太人是否能顺利回国也成了问题,更不必谈建殿立国,预备弥赛亚的降生了。

 

所罗巴伯

 

    先知哈该一直是称呼他作所罗巴伯,但文士以斯拉则除了那名字之外,还叫他作设巴萨(一811,五1416),和铁沙化(Tirshatha,参二63),前者是巴比伦或迦勒底的名字,后者是波斯的官名,意思即是省长,我们中文和合本译本,就不是音译,而是直接的称作省长。他自己的名字所罗巴伯意思就是巴比伦的后裔,那就显示出当上一代被掳于巴比伦时,他可能还是个幼童,甚至可能还未出世,是后来安顿于巴比伦才生下来的。

    从他这个名字看来,我们说所罗巴伯带领五万个剩下来的犹太人回国,是有点欠妥的,因为那才是他第一次返国呢!当然,我们只是想指出所罗巴伯在返国前,根本就未曾见过祖国犹大地,或圣城耶路撒冷,他的际遇跟我们这一代青年人是多么相近!

    他常被称为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应该是孙子,因撒拉铁生昆大雅,昆大雅生所罗巴伯,代上三1719),希伯来人之后裔、儿子、子孙均没严格划分,这就叫我们不得不注意他的先祖了。他的族谱可在历代志上第三章找得到,从那族谱中,我们得知三件事:

   1)从三章十七至十九节,我们可以确定他是被掳后才生的。

   2)他是大卫的直系后裔(这血统关系使他在犹太人中备受重视),是犹大王耶哥尼雅的曾孙,(耶哥尼雅十八岁作犹大王,三个月后被掳至巴比伦,参王下廿四816,因此所罗巴伯一定是在巴比伦诞生的),余剩之犹太人一定不会忘记他的。

   3)所罗巴伯不单只上联大卫,翻开新约之家谱,更知道他是下及耶稣基督,是被掳至巴比伦中十四代之一(太一1216)。因此我们可以看出,自大卫至耶稣基督之间,所罗巴伯就是最重要的中心人物了。

    关于所罗巴伯个人的事迹,我们所知不多,只有零碎的蛛丝马迹可寻。从他带领五万人回国建殿,我们知道他是一个热心事奉的领袖,以斯拉也记载了他怎样致力于按着圣经的教训,恢复百姓的崇拜生活(拉三2511),他对哈该和撒迦利亚先知的反应(拉五12;该一12),但真正使所罗巴伯不朽的,却是下列三件有关圣殿的工作:

   1)领民回归建殿。

   2)为新圣殿奠基。

   3)完成圣殿工程。(比较拉三8,六15和亚四9

 

以斯拉

 

    按犹太他勒目经典(Talmud)的记载,以斯拉是他们历史中最受景仰的人物之一,他们认为以斯拉最伟大的贡献共有五件:

   1)创立会堂大会(Great  Synagogue),此为犹太学者之会社参下课之附录。

   2)确立了旧约希伯来文圣经之正典,并把它划分为律法、先知和文学三大部分(文学英译为Writings)。

  3)把古希伯来文之旧约圣经转为新希伯来文亚述文之方块字。

  4)编写了历代志上下、以斯拉记一口尼希米记。

  5)开办地方性的会堂,此为新约时期耶稣基督和使徒们传讲信息之所。

    以斯拉若真是完成了上述五大工作,就无怪乎犹太人对他敬仰有加;问题只是这五件工作都是以斯拉一人开办及完成的吗?学者们研究过他勒目经典有关以斯拉生平事迹的记载,发现它们大部分均是传说而已;不过话得说回来,按以斯拉一生之言行操守及工作,与上述五件事均有相当密切的关系,我们可以很稳妥地相信,以斯拉一定有份于上述之工作,且会是占相当之份量的,这就足以使以斯拉成为万人最景仰的时代工人了。

    现在让我们直接来研究以斯拉其人其事:

   1)他是被掳巴比伦后才出生之人物,殆无异议,他第一次返国时,是在步入中年的所罗巴伯回国后八十年。亦即被掳后起码一百五十年了。

   2)他是第一个大祭司亚伦之直系后裔(参七15),因此他本身就是一个祭司,也是一个文士,是个敏捷的文士,通达耶和华以色列神所赐摩西的律法书。(七6)若非如此,他就不会被拥为领袖了。他的一生可以告诉我们,人若通达神的话语,他将会怎样被神重用,改变历史。

   3)就以斯拉之性格而言,请特别注意:

    a)属灵之价值意识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七10

    b)把一切成功归荣真神耶和华我们列祖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使王起这心意,修饰耶路撒冷耶和华的殿。(七2728

    c)藉祷告信靠耶和华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八2123

    d)为民罪孽痛心疾首我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凡为以色列神言语战兢的,都因这被掳归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这里来。(九34

    e)为民自卑认罪我的神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为我们的罪孽灭顶,我们的罪恶滔天。(九515

   f)勇于对付罪恶现在当与我们的神立约,休这一切的妻,离绝他们所生的(第十章全)。

    这就是以斯拉,际此国难重重,人没有听见福音就灭亡的,一日比一日多,我们岂不应与以斯拉同跪下,同祷告?求神赐我们以斯拉的勇气及心灵,叫我们自己的同胞有希望。── 巴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