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二课

 

第四十三课  以斯拉记  之二

 

题示:把以斯拉记读一遍。

 

      当代最伟大的一个法国科学家加尔博士(Dr. Alexis  Carrel),最近在纽约之洛克菲勒研究院说:就近五十年之科学发展来说,对神迹抱着消极态度的人再也站不住脚。这个医学界权威人士认为,借着祷告治病甚至如癌症是绝对可能的,人类身体中一直就存着许多不寻常又费解的现象,只不过科学家直到近代才发现它们,并且加以记录和证实吧了。今天科学界既然不断地从事这一类的发现、记录,和证实的工作,有识之士就不会因为圣经记有几千年前发生过不寻常的事,而等闲视之,甚至拒绝接纳它。今天我们有某些自认为新派的传道人,最好就努力多看点书,叫自己的知识赶得上时代,以保其衔头,不然的话,捧着老得发霉的旧理论来大放厥词,那就要变成古代新派了。

 

                                              马士顿爵士

 

    在进入以斯拉记之属灵教训之先,我们有好几个地方先要弄清楚,才不会以讹传讹。特别是明白了书中的时代背境,书中的记载就活现起来。

 

时代背景

被掳时期

 

    我们常会按耶利米书二十九章十节,和历代志下三十六章二十一节而认为犹太人被掳至巴比伦,是足足七十个年头。我们若稍加思考,问题就来了,倘若他们是青年或中年时被掳异地,再过七十年岂不接近或超过一百岁?所罗巴伯怎可能带领五万个人瑞长途跋涉回国建殿!因为以斯拉记三章十二节说:有许多祭司、利未人、族长,就是见过旧殿(即所罗门建的圣殿)的老年人,现在亲眼看见立这殿的根基,便大声哭号,也有许多人大声欢呼,足见回去的人曾目睹并参予过圣殿的活动。

    若说这些老年人被掳时是十几岁以下,因此七十年回去时约八十岁左右,问题仍存在,因为以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对圣殿就是有印象,也必不会浓烈至一程度会大声哭号,或大声欢呼,有这等感情的人(是许多必曾积极参予圣殿之崇拜及活动,了解昔日之荣耀及有神同在之光景,比对之下,才有那种表现。

    现在问题当然不是这些见过旧殿的人之感情表现问题,而是被掳之时间问题,原来我们中文圣经在耶利米书二十九章十节是译作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虽英译修订本之for Babylon,比钦定本之at  Babylon,更合实情;其意义不是说犹太人必要在巴比伦耽上七十年才能回国,乃是为巴比伦统治犹太人所定的时期七十年,在这期间,犹太人不能挣脱被掳之命运,但七十年刚满了,他们就不再受制于巴比伦,这一点是极其准确地应验了(参哈该书之注译)。

    到底他们被困异地有多久?那是五十一年!他们是在公元前五八七年被掳,到古列元年,即公元前五三六年,他们就在古列谕旨下,可以重回耶路撒冷,那不是刚五十一年吗?因此后来见新殿立基而大声哭号,或大声欢呼的老年人,不必超过七十多或八十岁,而他们被掳时可能只是二十岁左右而已。

    我们特别值得提出来的,就是这许多祭司、利未人、族长虽年届七十高龄,为着耶和华的殿,仍然勇敢地投入这个漫长的旅程、自巴比伦到耶路撒冷,足有七百哩路,他们要走五个月才可以到达,这份热心能不叫我们汗颜!

 

亚述、巴比伦、玛代波期

 

    在列王纪、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的历史,很多都与当时三个相继得势的三大王朝有着密切的关系,那三大王朝就是亚述、巴比伦,和玛代波斯。现在来到以斯拉记,就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三大帝国的历史了。为什么?就以这部小小的以斯拉记说吧,里面提到异邦王帝的名字,不下七个,分属三个王朝,我们若清楚他们的来胧去脉,就不会张冠李戴了。举例说,以斯拉记的大利乌王,跟但以理书的大利乌王就是两个人,而以斯拉记第四章的亚达薛西,跟第七章的亚达薛西又是不同的人;由此看来,我们非要了解一下这三个王朝不可。

    我们先看亚述帝国。它的兴起是在很早很早的时候(主前二千年),约略可分为三个时间讲述,第一期由支前一四三○年至一千年,撒缦以色一世(Shalmaneser I)挣脱巴比伦的辖制而统治整个幼发拉底河流域。第二期自主前八八○年至七四五年,亚述崛起,其后衰微,到第三期与以色列人的关系就大了,这时期自主前七四五年起,提革拉昆列色三世兴起,此人好战而残忍,未作王前小名是普勒(Pul),他于主前七三四年将以色列北部之民掳去:此后,亚述如日中天,成为世界超级强国,直到后来亚述京城尼尼微被巴比伦人攻陷才灭亡,下面我们试把亚述第三期之君王,在位年数,及与以色列人之关系,分列如下:

    亚述拿西帕二世(Assur-nasipal  II),主前八八五八六○年,

      其人好战残忍,使亚述成为武功最盛之国者就是他。

    撒缦以色二世(Shalmaneser II),主前八六○八二五年,他是与以色列国争战的第一个国王,曾与亚哈作战,耶户亦要向他进贡。

    善西亚达(Shansi-adad),主前八二五八○八年。

    亚达尼拉利(Adad-niari),主前八○八七八三年。

    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七八三七七一年。

    亚述达焉(Assur-dayan)主前七七一七五三年。

    亚述拉许(Assun-lush),主前七五三七四七年,国势衰落。

    提革拉昆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主煎七四五七二七年(掳以色列民一役参王下十五1929,十六710;代下五26)。

    撒缦以色四世(Shalmaneser IV),主前七二七七二二年,他围困撒玛利亚城,不克而死亡(王下十七3,十八9)。

    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主前七二二七○五年。攻下撒玛利亚城,把以色列国全掳去(王下十八11;赛廿,十122834)。

    西拿基立(Sennacherib),主前七○五六八一年,为最著名之亚述王,在耶京外,为天使所击败,他亦焚烧了巴比伦。(王下十八~十九;代下卅二;赛卅六~卅七)。

    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六八一六六八重建巴比伦城,为亚述最伟大之君王之一(王下十九37;代下卅三11;拉四2)。

    亚述班尼帕(Assur-bani-pal,主前六六八六二六年。建图书馆,为人英勇而残忍,有文才。(拉四10,此处之亚斯那巴 Asnapper可能即此王。)

    亚述爱底衣拉尼,新散立司根(Assur-etil-ilaniSinsar-iskun),主前六二六六○七年,被西古提人(Scythians)玛代与巴比伦所围,残暴之亚述国,终亡于此君王之手。

    六二五年,巴比伦在拿布普拉撒(Nabopolassar尼布甲尼撒之父)之率领下,得到独立。这时玛代朝亦独立了。后来玛代与巴比伦联盟,于六○六年攻陷尼尼微,亚述就永远从地图被抹掉了。(参第四卷拿鸿书之注译)

    现在我们看巴比伦王朝。

    随着尼尼微的倒塌,另一个更古老的王国巴比伦代之而得势,那时是主前六○六年,他们最伟大之君王尼布甲尼撒在位四十五年,使得巴比伦成为历史罕见的伟大强国。其势力之伸张,几及当时认识之世界的每一角落,而他的京城巴比伦之华美,亦是超乎想象,成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只可惜他的王国只得七十年寿命,便于主前五三六年亡于伯沙撒手上。在她最后五十年中,就是犹太人被掳之期,而应验了耶利米书二十九章十节之预言。自尼布甲尼撒起之五个王及其简史如下:

    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主前六○六五六二年。

    伊维麦罗达克(Evil-Merodach),主前五六二五五九年(王下廿五27)。

    尼立克立撒(Neriglissar),主前五五九五五五年(耶卅九313)。

    拉白书马达克(Labashi-Marduk),主前五五五年,作王九月。

    拿波尼度(Nabonidus),主前五五三五三六年。

    伯沙撒(Belshazzar),曾与其父拿波尼度同摄政,其城之陷落,

      可参但以理书注译。

    现在又是玛代波斯朝的天下了。

    上面我们曾说过玛代独立后,曾与巴比伦联盟而击败亚述;尼布甲尼撒作王后,联盟成了泡影。二、三年后,玛代与波斯合为一国,在波斯王古列领导之下。(按玛代与波斯人在宗教与风俗上,均甚相似。在一次叛乱下,玛代最后的一位王帝倒台,古列夺得政权,二国就合并为一。)

    古列是一位英明之领袖,他的功勋是相当特出的,我们引用一位学者的说话:波斯地瘦人稀,却在十二年内,相继击败三大王国玛代、吕底亚,及巴比伦,征服之地东及印度,西至希腊,使其国势历二百年而不衰。就是这个古列王下的谕旨,使犹太人得回耶路撒冷。他对待战败国之方法,与巴比伦远遣原地居民至远方的政策刚相反,他是要战俘重回家园,单就此点,古列就比巴比伦诸王更仁慈了,他行的是王道,以德服人;而不是巴比伦之霸道,以威镇压。当然,尽管犹太人得回祖地,他们仍是波斯国之臣民。

    波斯朝自古列元年(主前五三六年)一直到三三○年,终为亚历山大所败。自此,波斯沦亡而希腊崛起:世界霸权亦由亚洲转至欧洲了。

    波斯历代君王如下:

    古列(Cyrus),主前五三六五二九年(拉一;赛四十五)。

    冈比西斯(Cambyses),主前五二九五二一年,曾令圣殿停工(拉四6)。

    高默他(Gaumata)作王七个月(拉四7)。

    舒斯他伯斯(Hystaspis),又名大利乌一世,主前五二一四八六年,准许圣殿重建而至竣工,著名的贝欣斯碑文(Behistun),即为他的杰作(拉五、六)。

    亚哈随鲁,主前四八五四六四年。与希腊作战而出名,其王后为以斯帖,宰相为末底改。

    亚达薛西一世,主前四六五四二四年善待犹太人,准尼希米回国建城墙(拉七1;尼二1,五14)。

    亚哈随鲁二世,主前四二四年。

    大利乌二世,主前四二四四○四年(尼十二22?)。

    亚达薛西二世,主前四○四三五九年。

    亚达薛西三世,主前三五九三三八年。

    大利乌三世,主前三三六三三○年(尼十二22?)。

 

古列谕旨

 

    读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我们就禁不了惊奇,富

人类面临各种困扰和危机之时,神原来一直都在控制着整个局面。

我们千万不要忽略了以斯拉的一个颂祷:

   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使王起这心意,修饰耶路撒冷耶和华的殿。(拉七27

    这就是古列王下谕旨的背后原因!无论什么君王、国度,或是小民,都是神的仆役,他们在地上不管是扮演什么角色,神都会使用他们来成就他的计划当然,他们有很大的自由来作他们喜欢作的事,只是自由更大,都不会越过神的计划。

    不管是个人,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神常会介入,有时是明显易见,但更多时是过后才发现的。在我们这个末世的时代,人心惶惑,灾祸连年,这一真理最好紧记在心间:人的自由不能取代神的计划,他是永不失败的。

    古列谕旨的文句,非常特出,值得我们深思:

    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只有他是神)愿神与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要用金银财物牲畜帮助他,另外也要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献上礼物。(拉一24

    古列是个波斯王帝,他怎么会对耶和华有这一份敬虔与认识,留意他说只有他是神。一些新派的批评者为逃避这个问题,便顾左右而言他:这完全是犹太人单方面乱加窜改的。他们真是无能又无聊,用点心思想一想就不至如此幼稚。倘若说古列谕旨根本不是如此说的,是犹太人自我陶醉地加上去,那么古列为何要如此恩待犹太人啊!这个历史事实不是捏造的吧!他为什么广赐犹太人这许多礼物回去建殿,这不全是由于政治上的理由吧!他若对巴比伦人或其它战败国如此行,还有理由可说,为免他们造反,便以德服人,但犹太人全无势力可言,不会危害到这个新兴的帝国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厚待犹太人?

    古列之所以会下那个谕旨,一方面故然是他使王起这心意,另一方面是犹太人的宗教思想已在古列的心中起了相当大的影响力,犹太历史家约瑟弗告诉我们,当古列得势后,有人把以赛亚书在二百年前已经预言到他的来临,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说清楚了,并且明说他会下令犹太人回国,重建圣殿,古列心中就兴起了一个强烈的欲望,要使写在书上的话得应验。

    约瑟弗在他的犹太古史上,还告诉我们许多关系于古列谕旨的事,我们当然不必都接受。但从一切可靠的数据显示,圣经所载的是一字一句都信实可靠,这当然包括了古列(如约瑟弗所说)是真正认识耶和华的威严和权能。

    好了,我们可以在这里为犹太人被掳一事,作个粗略的评价:

   1)使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认罪悔改(见但以理书)。

   2)使波斯王得以认识神。

   3)医治了犹太人拜偶像之顽疾,自此以后,以色列人再没有拜过别神。

   4)使耶和华的知识广披异邦,预备救主耶稣的来临。

 

十支派那里去了

 

    我们仔细阅读以斯拉记,就会发现所谓失散的十支派即今日之英美人一理论,是怪诞可笑的。就目前之篇幅而言,当然无可能分别讨论英属以色列人的问题;但以斯拉记倒有不少地方给我们证据,说明它是不可靠的。持那一理论的人说,在古列谕旨回犹太地的,只有犹大一支派,其它十支派(利未支派不算在内)就失散了。我们试看以斯拉如何提及剩下的人,而他们的成员又怎样?

    第一、一章三节提及之古列谕旨,是给所有的以色列人的。我们不要忘记了,昔日把十支派掳去的亚述,后来就成了巴比伦的属国,而巴比伦后来又成了现今之波斯版图之一部分,换句话说,古列国内就包括了以色列人十二支派的全部人口,因此回去的人除了犹大和便雅悯人外,就是一切被神激动他心的人,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第5节)

    第二、二章二节记有回归的人的领袖,与尼希米记七章七节比较,就知一共有十二个领袖,这还不明显是十二支派的首领,若不然的话,为什么是十二个呢?

    第三、二章七十节,他们不单是回到耶路撒冷一城去,乃是各归本城(二1),并以色列众人,各住在自己的城里,这又岂是指一支派的人呢?

    第四、六章十七节,又照以色列支派的数目,献公山羊十二只,为以色列众人作赎罪祭,为一些不存在的人献?八章三十五节再说为以色列众人献公牛十二只。

    第五、八章二十九节,并(在)以色列的各族长面前过了秤,不是说明以色列十二族长都在犹太地吗?我们相信这次回归的人,是包括了十二支派的人在里面,而便雅悯和犹大两支派则占重要的地位,这一看法还有两个强而有力的证据支持:

   1)在北国以色列被掳前,十支派中不少人南逃回犹大(代下十一1317,十五9,卅四69)。

   2)犹大和以色列这两个名称,在被掳期已可以交替运用,没有严格的分别,不然的话,以斯帖记说犹太人散居于波斯一百二十七省中(自印度至埃及),那就变得不可思议了,但十二支派散居一百二十七省中就是可能(参斯一1,三81214)。以斯帖记对那两个名词常是不分的,主耶稣以及新约作者均如此,这个只表明他们在波斯国内,已混为一体,无从分别了。

    回归犹太地的犹大支派,人数不多,因五万回归者中,确是包括了其它十一支派在内的。再者,五百五十年后,雅各写雅各书时,就是请散住十二个支派之人的安,他们又岂能不存在?对这十二支派的人,他一律称之为犹太人,这就表明犹太人中,实有以色列十支派在内的了。

 

回国复兴年代表

 

    参照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我们有如下一个复兴年代表,当然全是主前之年代:

    五三六年:五万人第一次回国。

    五三六年:返国七月,筑坛献祭。

    五三五年:建殿工作开始,后停工。

    五二○年:受哈该与撒迦利亚之鼓励而复工。

    五一六年:圣殿告成。

    四七八年:以斯帖作波斯王后。

    四五七年:以斯拉由巴比伦返耶路撒冷。

    四四四年:尼希米回国建城墙。

    四三二年:尼希米第二次回国。

        以色列亡于亚述:七二一年。

        犹大亡于巴比伦:六○六年。

 

谁是尼提宁?

 

    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起码提过这名字有十七次之多,而别的地方却只提过一次(代上九2也是指到被掳后期的),到底这个尼提宁是什么人?希伯来文这个字是赐予者,以斯拉说:大卫和众首领,派尼提宁服事利未人(拉八80),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我们知道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关系十分密切,圣经称所罗门的仆人者,那可能表示他们为所罗门雇用之迦南人(代下二17),而他们的地位比尼提宁更低下。我们从他们其中一些名字看,尼提宁必不是以色列人,也许是外地掳来之战俘,专作建造庙堂之类的工作。

    他们的名字是在归回期才多见,因为建殿的工作要他们帮助也。尼希米记十一章二十一节说他们组织成一护衡队,保护自己的田地,又受自己的首领所指挥,其地位益见重要了。

 

附录一

 

会堂大会

 

    按犹太经典记载,自民回国后,他们每每隔一段时间,就相聚一起,组织和重建百姓之宗教生活,史密夫之圣经字典有如下一段说话:

   会堂大会共有一百二十个会员,称为会堂大会会员,均为文士先知等人之后裔,他们负起教法师之职。以斯拉被推为会长,目的是重建以色列昔日之光荣。因此,他们搜集旧约各经卷,而汇集成今日之旧约圣经。他们又定节期、礼仪,等事。不过其可信程度是值得再思者。因这一切史实,在旧约圣经、次经、约瑟弗等著作中均没有记载,而单出现于主后二世纪一卷叫Pirke  Aboth的书中。故有学者认为全是拉比的虚构。

   近代学者的确不信这段史实,就如俄尔博士(Dr. James  Orr. )说:如此重要及详细的记录,在别的历史中竟会找不到,那真是不可能的。

 

 

附录二

 

犹太人之日期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和以斯帖记三书提到之月份,不下三十五次,我们就不得不了解一下,下面一段乃采自海莱博士之圣经手册者:

   犹太人有一个圣年和一个俗年,圣年始于春天,俗年始于秋天。第七个月就是第一个俗月。一年分为十二个太阴月:每十九年中有七个闰年,各闰年为十三个月。

    我们今天说一日,是从日出到日落的,一夜是日落到日出。希伯来人之一天是日落起计,到翌日日落为止。

    他们计算时间是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六点。晚上第一更是从六时至九时,第二更是九时至十二时:第三更是十二时至三时(鸡叫),第四更是三时至六时。

    其月份见下列表:

 

              犹太人的月份

  

  

中国阴历

 西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亚笔或尼散

基乌或以珥

西弯

搭模斯

埃波

以禄

以他念

布勒

基思流

提别

示巴特

亚达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逾越节

 

  五旬节

 

 

 

  住棚节

 

  修殿节

 

 

  普珥节

── 巴斯德《以斯拉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