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三课

 

第四十四课  以斯拉记  之三

 

题示:重读本书一次,特别注意二至六章之大事。

 

        有人说,假如圣经完全是启示的话,对圣经个别的作者就十分不公平。说这些话的人,对圣经的认识可以说是到了无知地步。你看,圣经的风格、文笔,以至于气质,是何等多姿多彩:马可福音的纯朴、保罗书信的华美、希伯来书的技巧、旧约叙述文的气势,以至先知书和诗篇中超然的诗韵;说其文采是目不暇给又岂算是过份其词!假如说圣经全是以一种形式写成,这不是无知又是什么?我们不单承认圣经完全是启示,而且是至死坚持的。圣经之启示论并不是说圣经每一部分都是一样,一样的美丽,甚或是一样的有价值,乃是说它每一部分均是诚信可靠,因此每一部分都有其地位。

 

                                                    马曹

 

    我们本来无意用三课的篇幅来讨论以斯拉记的,但本书的重要性叫我们不得不如此;它是以色列历史中关系重大的一个转折点,对我们来说,不单要了解它在历史上的角色,也要从其中得到教训。本书在属灵上的意义,不单愈久弥新,对一国一族以至个人,如何重新得到祝福,它的启示也是彪炳而实用的。不过我们只就全书之主题而讨论其中心信息,其它方面读者可以求圣灵引导光照。

 

中心信息

 

    我们上面说过,本书是论到以色列人在古列谕旨下重回耶路撒冷建造圣殿;在这一意义下,我们可以说以斯拉记是一本重建之书,要紧的是,这个历史上重建圣殿的事实,具体地把属灵上重建的原则显明出来了,这是对我们这一代信徒重要的信息,我们分别提出讨论。

    首先,犹太人的回归与重建对一些走迷的基督徒是一个安慰。有时我们会因着现今的世界而受迷惑,又或许因着我们的私欲,撒但的诡计,以至冷淡退后,就如被掳前的以色列人一样,神就会容许痛苦与羞辱包围他们,甚至把他们掳去。作为神子民的若犯了罪,他们的地位,甚至立的约对罪罚可没有免疫的能力,相反地,一切的特权只会增加责任,他们既背道,硬着颈项不听神的声音,他就只有用责打来叫他们明白。但即或是在他震怒之下,他们仍是他的儿女,他把他们赶出去,可没把他们赶绝;现今神又把他们招聚回来,再回蒙福之地。

    这个重建的真理,对昔日整个以色列人是如此,对今日个别在基督里的人,也没有改变。我们可能远离蒙福之地,失去起初的爱心而落得如底马的收场;这时神会毫不顾惜地责打我们,甚至在某程度上容让邪恶的势力把我们掳去,神忧伤的灵会转脸不看我们。神当然不愿意这样,但他的爱从来就不容许我们在罪中耽溺而至灭亡,所以才会责打他所爱的。

    不过,只要我们真是他的儿女,是重生得救的,又是为加略山立约的血所洒的,他就不会长久抛弃我们不顾,使我们永久地从恩典中堕落。不管我们堕落到什么地步,灵性冰冷僵硬到什么程度,我们都有一条回归之路,重新返到应许之地去建造自己的圣殿。神在他的启示中清楚地说明这真理,他在对犹太人的历史中,也显出它的效用。

    在犹太人一方面来说,神不单为他们预备了回归之路,他也激动人心,叫人想起并立志回去(一5),今天圣灵岂不也在每一个倒退冷淡的人心中作同样的工吗?我们要恢复起初的爱心,这个念头就是圣灵的工作,亦是我们蒙拣选,作他儿女的明证。噢,他为着基督的缘故而向我们显出的忍耐与温柔,又岂能用言词以表万一?唯愿我们永不轻视他,忽略他。

    在以斯拉记前半部中(16节),一个说到回归与重建的步骤,都是极其宝贵与重要的,我们一一提出讨论。

 

1) 重回旧地

 

    昔日以色列人重建圣殿之先,就是重回旧地(一3);对以色列国来说,迦南地并不只是地球上的一小块土地,那是他们的应许地,是神按着亚伯拉罕之约而赐给他们的,离开迦南,他们无幸福可言,在历史上已够清楚显明了。什么时候他们离开圣城、圣殿,他们只能唱哀歌,一日留在迦南地,尽或有困难的时刻,却是满怀希望与快乐去奋斗。耶和华可以在异邦中保存以色列人,但不能在异邦中完成他为他们定下的计划,因此重建之先,恢复之前,必先要重回旧地,那是他们蒙福之地。

    要恢复或重建一个人的属灵生命,重回旧地永远是第一步的。我们是否因为贪恋这个世界,而失去了起初的喜乐、异象?我们也渴望重建神的殿吗?那就要牢记:回归的路是敞开的,主一直等在那里要施恩给我们,所以我们得先回到他那里,亦即是说要转离那曾经掳掠我们的巴比伦,斩断昔日叫我们堕落的罪网,重新回到得悦纳蒙恩福的地步神在福音许下的应许。迦南美地一切美物怎样成为以色列人的福地,照样福音中一切的应许也是基督徒的美地。

    我们若冷淡退后,甚至灰心丧志,欲振无力,只要心不死,首要的是紧抓着神在福音中清楚明确的应许,那是神唯一能使我们复元之地。我们一定要回到那里,就像第一次认识自己是罪人那样,向他痛切认罪,悔改归神,信靠基督,亦顺服神命。像我们得救一样,全是靠恩典,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二8

    重回旧地,我们就能够拥有神的应许,开始尝到重建之乐。

    是那些应许?最基本的是约翰一书一章九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抓不紧这个应许,我们还未得到释放,一旦能把自己全然投靠在这应许上,心内一切宿疑就消散,圣灵亦开始借着神的话语对我们工作,就这样,重建的第一步已经开始了。

 

2)重修祭坛

 

    剩下归国的犹太人第二步工作就是重建祭坛(三16),是在昔日旧坛的遗址上建造。从今日的亮光我们得知,这个坛是预表日后加略山上的十字架而言的。这对回归的犹太人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往后看,就发现他们献上各种各样的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那些甘愿献的祭(参本书利未记一至五章之注译),这都是表明分别归神而说的。献祭的意义,乃是献者认同于祭牲,而祭牲亦代表着献者来献给神。

    要灵性复兴的话,这正是我们需要作的在心中重建祭坛,把自己献给基督,重新效忠于他,把自己生命的主权再度摆上,任他调派差遣,训练使用。昔日以色列人重建祭坛之后,百姓的崇拜生活就得以恢复,亦即是说他们与神之交通再得以建立。同样地我们祭坛重立的一天,就是与神恢复交通的一日。

 

3)重建圣殿

 

    重回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是身负艰任的,他们要按着神的命令在圣殿的旧址上,为他建造一个新的圣殿(一23)。到圣殿落成了,百姓的敬拜就会全面恢复这是指到他们的事奉与见证而言的。这才是重建圣殿的要旨:向列国为耶和华作见证。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五十六7

    我们第三步要作的,就是在自己的生活中、家庭里,以至在教会和社会为主耶稣作见证,从而完成那向万邦作见证的大使命。不错,在我们的生活言行中,一定要重新坚立基督的见证。

 

4)勇抗仇敌

 

    那时,回归的以色列人以为圣殿立基,成功在望,与神又恢复了甜美的交通,这个局面真叫他们欣喜若狂;就如今天不少重新与神和好之人的心情一样,以为一切的困难都不复存在,前面是光明一片的大道。我们若这样想就错了,人类历史上,从没有一件为神建立的事工不遭遇仇敌攻击陷害的。这些攻击通常都是暗暗地进行,我们不察,任让它得势,它们就会坐大,进而发展成为公开的拦阻,那时才应付就十分麻烦。

    昔日在巴勒斯坦地重建圣殿就是这样。四章一节说有敌人谋阻建殿之工,他们分三方面进行:

   a)假意与犹太人联盟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四2

   b)公开与犹太人对抗那地的民就在犹太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四4

   c)长期与犹太人作难从波斯王古列年间,直到波斯王大利乌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四5

    上述三项阴谋中,以第一项最为险恶;但他们失败了。但在建殿这个工作上有一个相当奇怪的现象值得留心,那就是尽管犹太人是站稳了,神让敌人有一个短时间的胜利他们使建殿工作停顿了达十五年之久(参上课注释),在这期间,犹太人心灰意冷了。这就告诉我们,即使我们雄心万丈要为神工作,千万别兴奋得连仇敌撒但都视若无睹,那是顶危险的。我们的口号是绝不妥协,在我们思想上,也要好好武装起来:永不灰心,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神要我们的属灵生命成熟,他就会让许多试炼临到我们(参雅各书第一章)。

 

5)兴起先知

 

    就在犹太人都忙于自己天花板的房屋时,神兴起他的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来,以色列人再一次听到神的鼓励和安慰,他们的说话就像在山壑间回荡的木铎一样,叫他们知道神仍在他们中间,他们立刻就恢复建殿的工作。

    这与今天基督徒生命成长的过程,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先要明白,昔日先知们就是代表着神向立约之民而说话的(参卷四论先知一章),要注意的乃是:神怎样在危难之时而兴起他的仆人扶危解困。旧约时代的先知与新约时代的使徒们,都随着时代而消逝了,我们有了全部的新约圣经,神要对我们讲的说话,全都在里面。我们属灵生命以至于事奉的一切历程,都记在里面,它负有的使命,就像昔日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一样,当我们为神工作而遇到了敌人,当我们爱心开始冷淡,甚至预备放弃,这就是我们要紧紧抓着神的说话的时候,这是胜过仇敌之不二法门,也是达至最后成功之法,求神帮助我们学会了!

 

6)全部竣工

 

    真为神而作的工是永不会失败的,这是神对我们事奉的启示,也是重建圣殿所要显明的真理。就在大利乌王第六年,亚达月初三日,这殿修成了(六15)。献殿之时,他们的喜乐是无以复加的(六1622)。他们守逾越节和除酵节,在利未记我们已经说过,这是预表救恩与交通的。因此,仇敌虽然凶猛,圣殿到底要完成,神的子民仍然一样的胜利。在我们救主的名下,信心的工作永远都会得到最后胜利的。

    不错,顺服的结果就是胜利,信心的结果就是仇敌蒙羞,重建圣殿的史实要显明的,就是这个道理,对我们今天事奉神的人,岂能不永记心头?让我们再把上述六点重温一次:

    1)重回旧地(一~二)返回立约之基础。

    2)重修祭坛(三16)再度效忠。

    3)重建圣殿(三813)事奉与见证。

    4)勇抗仇敌(四)信心的试炼。

    5)兴起先知(五1~六14)需要神的话语。

    6)全部竣工(六1522)信心的凯旋。

 

第二部分:以斯拉(七至十章)

 

    我们已经讨论过以斯拉这个人,第二部分(七至十章)主要都是论及他的,不需要重述。但这一段的属灵教训实在太丰富,我们不能忽视,就让我们以大纲式把它分列出来,自己可加研究。这四章圣经,均可表明一个模范的事奉与领袖该是怎样的

     1)以斯拉之准备工夫(七章)

           真正的准备:以斯拉定志

         a)考究神的话。

         b)遵行神的话。

         c)教训百姓。

    2)以斯拉之宣告禁食(八章)

          真正的信靠神,参二十一至二十三节求他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正直的道路(中译本作平坦的路)。并留意以斯拉巨细弗遗的筹备工作。

    3)以斯拉之绝不妥协(九章)

          注意二和四节:

         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九2

          以斯拉便向耶和华我的神举手。(第5节)

    4)以斯拉要民再分别为圣(十章)

          纠正错误(参6710节):

        a)认罪(第1节)

        b)离绝(第3节)

 

属神一方面的

 

    直至目前为止,我们只是讨论了以斯拉记对人一方面的属灵训勉,现在且让我们看看本书怎样启示神一方面的真理,都是满有安慰的。

    先看本书第一节: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为要应验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犹太人的回归,其实就是要应验先知耶利米在七十年前所说的预言,那是记在耶利米书二十五至二十九章,下面抽一小段看:

   这全地必然荒凉,令人惊骇,这些国民要服事巴比伦王七十年,七十年满了以后,我必刑罚巴比伦王,和那国民,并迦勒底人之地,因他们的罪孽使那地永远荒凉,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廿五1112)。

   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我也必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将你们从各国中,和我所赶你们到的各处,招聚了来,又将你们带回我使你们被掳离开的地方,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廿九1014)。

    这些预言都在耶京沦陷前说的,耶利米就是因为说巴比伦一定胜利,而在国内吃尽苦头。但我们读这个预言时,一定要留意另外两个事实,一就是上面讨论过的古列谕旨,另一个则是耶和华的权能,那是记在耶利米书十八章一至六节的: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你起来,下到窖匠的家里去,我在那里要使你听我的话,我就下窖匠的家里去,正遇他转轮作器皿,窖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手中作坏了,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窖匠看怎样好,就怎样作。耶和华的话就临到我说,耶和华说,以色列家啊,我待你们,岂不能照这窖匠弄泥么?以色列家啊,泥在窖匠的手中怎样,你们在我的手中也怎样。

    我们要好好记着这个事实,神是陶匠,以色列人是泥土,历史则是那个轮子。器皿在他手中作坏了那就是说,以色列人自从出埃及至被掳的这一段时间,神用泥作的器皿这就是以斯

拉和尼希米的故事,求神在这一代作一些器皿出来。

   又用这泥作别的器皿紧记别忘呀!这就是神的权能,要紧的不是作器皿,乃是又作器皿,这是神权能的重要启示,

    按人的权能来说,他给你机会,失败了,他就有权和能把你抛弃。但神的权能就是:他能叫我们又作别的器皿!这是奇妙的,也是值得感谢的。

    这是何等的安慰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对我们个人来说,岂不也是一样!我是一只作坏了的器皿,我连自己的目标理想都达不到,不用说神为我立下的计划了。那本来是一个华美夺目、价值连城的器皿,但作坏了,成了一堆丑恶难看、一无是处的小废墟,神却说: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再来一次。

    也许有人会说:噢!太迟了,我已经六十岁啦,还能再活一次吗?我们若以为坟墓就是终点,是目的地,那就真的完了;但不是呀!基督徒的终点不在地上,我们不管年轻年老,有一天都要走完这客旅路程,要紧的不是今生在地上有多少成就,乃在仍活着的时候是否愿意顺服在神的手中。一团难看的泥在陶匠手中,是可以变成一个美丽的器皿,这是神权能的甜美一面。

   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这也是以色列人最后的事实?

   1)自亚伯拉罕,神拣选一个新器皿一个新的家庭。但他们碎了,跑到埃及去。

   2)神再在西乃山,重造这器皿一个国度。他们又碎了,被掳至亚述及巴比伦。

   3)回归后,神再造这器皿剩下的人。他们又在主后七○年在提多将军下碎了,被掳至外邦。

    要紧的乃是,神仍要再造他们,直到他们成为一个华美尊贵的器皿,好见证神的忍耐、权能,与荣耀。愿我们也成为那一个器皿。── 巴斯德《以斯拉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