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三章

 

百感交集(Ⅰ)(三1-13

(一)

以斯拉记第二章使我们得以重拾犹大山边正常生活的线索,现在提醒我们,虽然遥远的地区交通不易,艰难的地形分隔他们,新的独立生活需要他们致力于当地的事务,这一班被拯救的子民,决不能分化为各自孤立的小组。在他们归回第一年的七月(主前五三七年九月十月之间),‘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1节)。他们遵守出埃及记廿三章十六节里神的律法。(这里所说的‘收割节’就是4节所说的‘住棚节’;参照利廿三34-36。)

在单纯的服从命令之外,他们又做了两件事。

(甲)他们表示他们的合一。他们一年三次,从全国各处,集合一起(参阅出廿三14),以平衡经年累月分成小组,散居各处。‘被掳归国之人’的信仰,犹如现代的基督徒,依凭在每个个体或小组属于一体的观念上,在共同崇拜中,共同认信,共同表达信仰和合一。

(乙)在住棚节中,他们特别记念他们的祖先,从埃及获得拯救(利廿三42-43)。这件事,对于新近从统治他们的帝国手中获得释放的社体很合时宜。因此一同前往,主要是在神的恩典中同乐。在这七月里的一切活动后面,都存有这种动机。祭坛重建起来(23节),不只是为实时所需,也是为日常崇拜,如每日的献祭及各种节期(25节;参照出廿九38-42;利廿三)。数月以后,在圣殿奠基的时候,彼此唱和(11节),表明他们清楚确实知道他们的存在,完全依赖神的‘永发慈爱’。因此,我们可以设想,他们的崇拜,表明他们对神的感谢。最近有些事迹,令有些人怀疑是否祂‘永发的爱直到永远’。(11节的歌,可参阅四世纪以前,所罗门献殿时所唱的诗歌,代下七3)。

进一步说,住棚节的特质,使他们作出很好的安排,帮助他们回归到神的怜悯慈爱上。在此节期中,敬拜的人有一星期之久,住在临时凑合的设备,或许是帐棚,分布在耶路撒冷各处(利廿三42)。生活的方式,有意和永久的家相反,要他们记得,神拯救他们,他们得以继续存在,并不像正常生活一般保持安稳,而是很不稳定的。我们可以想象,这些从被掳中回归的人,何等重视此点,因为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去建立常规的生活,即使重建破旧的居室,也无可能,忽然就听见呼召同往耶路撒冷去礼拜。今日西方社会,很多人享受富裕安定、松龄鹤寿,很难聆听人生断裂不成篇的信息,并面对在喘息的时刻需要依赖神的事实。不过我们安稳繁荣,至终不过是虚幻。任何尝试回避舒适安稳,或暂度刻苦的生活,或与贫穷被剥削的阶层共度艰苦生活,也不过是一种有益身心的操练而已。

百感交集(Ⅱ)(三1-13)(续)

(二)

归回的人,有一种危危乎的感觉,可从‘惧怕邻国的民’(3节)一事上见之。这句话不太清楚,他们的惧怕究竟与建造祭坛有什么关连。很清楚的,这一种惧怕,不是宗教的惧怕,不是‘敬畏上主’(如果是,在希伯来文里要用另外一个字);而是归国的人对仇敌的恐惧。我们在上一章里已经看到,在犹大及撒玛利亚,有人不赞成他们归回。

存在的问题是:我们设想他们急急建造祭坛,是出于畏惧而产生狂热的敬虔行为;还是由于这行动本身产生仇敌的畏惧。前者的可能很少,因为古列王授权归回的人居住犹大,并且我们也看见在四章二节里,所罗巴伯及其它领袖,勇敢地拒绝这班敌人的提议。所以更可能的是,这畏惧是由于他们祭坛的建造,实际上牵涉所罗门王原址所立的粗陋祭坛的拆毁,而这祭坛不只留在本土的犹太人用它,即使那些从亚述移居到撒玛利亚的人,现在渗透向南,住在犹大广阔地区的(参照拉四10及耶四一5)也用它。那么第三节的意思,可能是他们不理会他们的恐惧,而重建祭坛。可见一开始,不管有什么后果,他们已决心要把崇拜立在正确的基础上。

(三)

在建造祭坛和新圣殿奠基的时候,当然会和所罗门所完成的圣殿的雄伟相比。第一个例子是在第七节,我们读到他们不只有财力重建圣殿,并且有力量效法所罗门从利巴嫩海运香柏树来(代下二3以下)。这比拟表示列国的财富一同支持着神的子民。即使这新社体自己没有如所罗门的财富,但可以征用,因为古列王授权保证。其它和所罗门圣殿相比的,如重建的开始是在二月(参照王上六1──虽然很可能这是巧合,因为这是一年中的早春,适合建造工程的开始),又如在建造圣殿之前,派定在圣殿工作的祭司及利未人。(参阅代上廿三4以下,注意26节以下,将利未人的年龄从三十岁改为二十岁,和拉三8一样。)

除了和所罗门的相同之外,又加上与以赛亚书六十章十至十四节的预言相似。预言所说的,不只是利巴嫩的财富,也有‘外邦人’来重建耶路撒冷。在这里,主要的‘外邦人’是古列王。他无意中成为神的仆人,也成为被掳回国之人的仆人。昔日所罗门时代以色列的雄伟气象,和以赛亚书所预言的未来的崇高景象,都适用于所罗巴伯和耶书亚新圣殿的基石上。

这种比较,使我们看见在崇拜中悲喜交集的景况。十至十一节是参加奠基礼的人,大大的欢喜。这是在旧约历史中常见的事(参阅代上十五章二节以下,这是大·王将约柜运到耶路撒冷的事)。这里提醒我们,以色列的崇拜并非沉闷呆板;我们今天的崇拜,也不应当这样枯燥乏味、徒具形式的模式。这些归回的人或许还在回归犹大新生活的兴奋之中,心存感谢。在第一年中,虽然最初有些恐惧,但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那些见过旧殿的年老的回归者,在新殿奠基的时候,大声号哭,就像敲击的沉重音符。

一般假设是因新殿的根基,显示远比旧殿为小。我们无法知道所罗巴伯圣殿的大小。(古列心目中似乎认为新殿当如尼布甲尼撒所毁的一样大;六3;参照王上六2。不幸,我们无法确知,六3所云,只给高和宽,或许由于遗漏,或抄写不全。)很可能这些老年人的悲伤,只是受到过去痛苦回忆的感触所引起。在哈该书二章三节明明的指出新殿有的地方比旧的为差,或许缺乏以前的荣美。不管新殿有什么差距,以斯拉相当注意,老年人的哭号掺杂着大声欢呼(13节)。这再一次意味着以色列所希望的只部分完成。由于有人看见过去神赐予更大的福分,目前得拯救并将来新机会的喜乐,因而缓和了。

很可能这也意味将来存在更大的福气。这也解释了以前所云以斯拉没有充分利用以赛亚书六十章十至十四节暗指的事(以斯拉记一章所论应验先知预言的话与之吻合)。神与以色列重新立约再获肯定的欢乐中,是不允许遮掩这事实的:即完全的福分要子民不断顺服才能享受。──《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