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四章

 

火箭(四1-24

(一)

第四至六章告诉我们,虽然在当地人民反抗之下,圣殿终于完成。在本章里我们看到,他们阻碍工程发展初步成功。

第四章的结构,初看起来,稍为混乱。一至五节,廿四节所载事迹,只占归国后一段短短的时期,即是从主前五三八年到主前五二○年(24节的大利乌第二年);六至廿三节描写归国的人在薛西斯一世(即亚哈随鲁王),主前四八六至四六五年,及亚达薛西一世,主前四六五至四二五年。如果在念的时候,廿四节是随着廿三节,本章在逻辑上,似乎不合情理(理由是大利乌王在亚达薛西之前一段长的时间)。事实上,六至廿三节当视作一段括号里的话。依照所知,在古代写作的惯例,廿四节乃重述括号以前,所述最后的一件事。

这种情况,很像现代小说及电影里的‘重述’或‘再映’;不过这里所言乃‘预述’或‘预映’。这里主要仔细观察的事项,是在不同的时间所发生相似的事件。我们读到归国的人,遭遇敌对,不只在他们初住犹大的时候,这种事件断断续续地发生,近百年之久,这都是记载在以斯拉记及尼希米记之中。这种不停地遭遇敌对,不只写在‘预述’里,而在四至五节所用动词的时态,如‘使……手发`’,‘扰乱’,‘贿买’,都是惯常性的行动。这说明了敌对行动的本质。凡是神发动新的灵性工作,必有反拒随之。很有趣的,六节所用‘控告’是stina,与‘撒但’有密切的关系。这里不很清楚,这点是否只是语义的关系。不过在归回的人看来,他们遭遇敌对行动,乃是出于恶者的‘火箭’(弗六16)。

(二)

回归者的敌人采取不同的策略。第一种是往见所罗巴伯,想用同化的方法去消灭他们。敌人指出,他们之间有许多的共同点(2节)。这里所提起的亚述王以撒哈顿,使我们记起,当撒玛利亚在主前七二一年落入亚述手中,大批以色列民放逐到其它区,留下许多空地,以撒哈顿将北方人,或大部分北方人移居该处。(这迁移的事,记载在王下十七1-6。亚述王为撒珥根,主前七二二至七○五年。以撒哈根为主前六八一至六六九年,可见亚述将北方人移植撒玛利亚。继续进行着一段长的时间。)我们这经文,又与王下十七章廿四节以下有关。在那里,我们读到,亚述鉴于移居在那里的人,遭遇困难,提供以色列祭司,教导他们如何敬畏耶和华(28节)。这是所罗巴伯敌人宣告他们也敬拜神的依据。不过列王纪经文,说得很清楚,他们所行,非常的肤浅,‘然而各族之人……各为自己制造神像’。(王下十七29

这里我们看到回归的人与当地的人接触遭遇的第一种危险。他们在重要的地方,似乎与他们相似。四至五节的活动,乃是敌人想以甘言巧语,以为自己与归回的人,有同一命运,说服归回的以色列民,放弃他们正在热心所做的事。第五节更清楚说,他们雇用‘谋士’,去破坏他们的‘计谋’。那就是说,他们以假意的关心和劝告,想引诱回归的以色列民,离开神的心意,走向歧途。当第一个诡计被识破(3节),或许改变了策略(从自愿协助建造,改为劝告他们不要建造)。但是他们的动机还是一样。当地的人,要归回的人完全和他们一样。但是这些人所Q忠的,基本上不是耶和华。从归回的以色列民来说,与当地的人同化,就是毁灭自己。所罗巴伯的拒绝(3节),乃是出于属灵的真知灼见。使徒保罗同样警告基督徒,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的标准和思想。只有‘变化’,凭借更新的心意,才能遵行神的旨意(罗十二2)。

怎样才可以完成工作?(四1-24)(续)

(三)

在亚达薛西王的时候,利宏和他的手下,上本奏告,显出反对者的实力。(8节以下。注意上本奏告亚达薛西,参看7节,这是上本奏告的第二次,第一次是上本给薛西斯,见第6节。)在这里,我们看见改变了战术。他们的仇敌(新的一代)向皇上奏告,不直接针对归回的以色列民,他们所重的,并不在乎他们之间的相同点,而是他们之间的相异点。他们表明自己乃是忠于帝国的良好臣民。奏本内容可以帮助我们明白他们活动的背景。第一,它是用亚兰文写的。亚兰文和希伯来文有密切关系。它原本是亚兰人的语言。他们是属于闪族,在远祖时代,已与以色列有密切关系。以撒妻子利百加,雅各妻子拉结和利亚都是亚兰人。在申命记廿六章五节,雅各自称亚兰人。在波斯时代,亚兰文成为官方所定通用的文字。因此利宏和其手下的人,以正确的媒介亚兰文上本奏告。

第二,这奏本使我们看见这王国里的多样性。第九节不只告诉我们在撒玛利亚,那些处于高位的人物,也告诉我们,继续了好几代的迁移政策,这省里的人口,由不同的种族(代表他们的领袖)组成。亚斯那巴,更熟知的名字亚述巴尼帕,是亚述的最后一个帝王(主前六六九至六二六年)。在上奏波斯王亚达薛西的奏章中,有关描述叙利亚王亚斯那巴的情况,使我们知道,在各种事件的中心,虽然起了震天动地的剧变,在此帝国省分中的生活实况,改变得很少。亚斯那巴只不过是亚达薛西前辈之一。

这样,提说亚斯那巴的事,与十四至十六节很明显的谄媚逢迎,属于相同的性质。在这段经文中,利宏表示他对于在撒玛利亚地方,国王的利益受到损害,感到忧虑。这种精巧的战术发生果效,只因为当时的情况,在主前第五世纪,波斯帝国遭受反叛的困扰,著名的是外幼发拉底斯的梅加皮实省长的叛乱。当时由于与希腊战争,如马拉松及德摩比利之战,金钱消耗很大,弄得国库空虚。这似乎也增加了反叛的因素,中央政府增加向各省的税收。我们很了解,亚达薛西内心的不安。利宏于是指出河西的一个省分,在那里许多民族,都热心Q忠帝国,只有归回的犹太人,不是这样。在历史上可以证明耶路撒冷乃是一个反叛的城市,如希西家不肯事奉亚述(王下十八7,大约主前七二四年),及西底家发动争取自巴比伦获得自由,结果流产失败,造成主前五八七年的大悲剧(王下廿四20)。波斯的君王很明显地能取得亚述和巴比伦的编年史。显然亚达薛西的心,受到了挑动。

(四)

利宏收到的回复(17节以后),显明他放下的诱饵,已全部被吞吃,发生很大的功效。亚达薛西恐怕失去税收(2022节),或更怕犹大日益强大,远超过利宏及历史记载所言(20节也说得过分,就是大·─所罗门时代也不过如此)。亚述─巴比伦的记载,或许也是夸大其词,以显出他们伟大的胜利。这是亚达薛西得到的数据。在旧约圣经里,的确也有记载,所罗门接受邻国的进贡(代下九22-28)。无论怎样,亚达薛西已被说服,下令停止重建工作(23节)。(这次重建,在以斯拉─尼希米记其它的地方,没有记载。尼六15,此事发生,很清楚是在尼希米的重建之前。尼希米的重建成功完成。不过12节所云,重建已经开始,可以说明为何尼希米以后,很快就完成了工作。附带的,本节较好的翻译当为‘他们正在开始重建城墙,修筑根基。’我们不可能设想在尼希米之前,已经接近完成。)

全章最令人注意的特点,整体而言,是对于前因后果潜在的错误观念。敌人和君王一般都认为君王的意旨无比重要(1521节),而其权力藏在王室谕旨里面(1921节)。在第一章里,我们已经讲到古列所做的事,和圣经作者的观念不同。更具体的说,敌人说出自责的话。为要表明他们与归回的以色列民共同之处,慌张中泄漏了该死的事实,就是他们在以色列,没有真正祖传的东西(2节)。最觉得讽刺的,虽然反对归回的以色列人,在所罗巴伯及亚达薛西时代,获得成功(23节以下),但是我们看见下一章,到头来,所得的效果,却适得其反。或许由于利宏上告的奏本引起亚达薛西的恐惧,有助于促使他差遣那以忠于波斯有名的尼希米前往耶路撒冷。他受的使命是利宏这一帮人所厌恶的!利宏很明显的不知道这谚语:‘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十六9,参阅25节)即使这君王觉察利宏的愚昧,或以此事为乐,他不会知道自己在这百姓重建的事上,担任的角色。从这百姓中,将来要出现一位真的君王。当诗篇作者大声说:

人算什么,你竟认识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人好像一口气,

他的年日,如同影儿快快过去(诗一四四3-4

他内心可能布满了人们自欺的托辞,正如本章里布满的一样,这些托辞从上一代传至下一代,至终都成梦幻泡影。──《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