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斯拉记第五章

 

比两刃利剑更锐利(五1-17

(一)

上一章所述,在归回的最初一世纪中,引致灰心并失望(这削弱了犹太社体的决心)。现在我们则看见结果,那种影响犹如巨锤重击般:神的话所发生的力量,显明人的话原本软弱无能。第四章把一连串灰心丧志的事摆在一起,无疑是主题性的编排,部分原因,都在哈该和撒迦利亚的活动报告里反映出来。从历史上来说,那活动只是针对当时弥漫于大利乌时代的犹太社体的惰性。但就其材料上的安排,表示神无畏的宣告的话,往往是对灰心丧志有力的回答──不只是作为提案,让人点头称是;而是当作呼召,让人采取行动。‘言’与‘行’先后次序,很明显表现在首两节经文中:‘哈该……撒迦利亚……说劝勉的话;所罗巴伯……耶书亚,都起来动手建造……’

哈该和撒迦利亚的预言,记载在旧约里。哈该所言,完全有关我们所讨论的时代;撒迦利亚只有一部分。概括来说,他们所说的包括两要素:即为斥责应许。斥责主要来自哈该,他悲叹百姓只注意自己的舒适安逸,忽略神的圣殿(哈一4),他们误入歧途,带来了贫穷(一9-11)。哈该给我们看见,圣殿重建的迟迟不前,大多出于自我放弃,甚少只出于外界的反对。根据拉四3,不知何故,在短短时间内,外面的反对,又加上所罗巴伯初期遵行神旨意的自我决心逐渐变弱。我们可以推测,即使是所罗巴伯也失去了他早期的决心,因此他必须再受先知话语的激动。

撒迦利亚(一至八章)专论犹大所等候的荣耀的将来。他的负担是‘耶和华必再安慰锡安,拣选耶路撒冷’(亚一17),他描述这城的繁荣和平安(亚八1-13)。耶书亚和所罗巴伯,不只是接收预言的人,并且分别参预担任弥赛亚希望中的祭司(三1-8)及君王角色(六10-14)。(六10-14或许事实上是指所罗巴伯,不是耶书亚,由于抄本的错误。)这希望最后的完成,并不在其中一人身上。不过各人显然代表犹太遗传的一个层面。这遗传有朝一日将以全然崭新的方式重新展现。

应许和斥责同属训诫,激动归国的以色列民采取新的行动。我们的遭遇往往是这样的。神的话,令人信服,一面使我们觉醒,知道自己在人生及信仰上的不足,一面使我们看见前面当有的远象。这斥责,虽艰苦探索,但不致压碎。先知们并不只是斥责,袖手旁观。我们看见他们站在建造者的旁边,协助他们(2节下;这或许包括那些哈该和撒迦利亚以外的人)。这里,我们看见了一幅‘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何六1)的图画。祂清理当走的道路,并且与我们同行。

(二)

初看起来,先知劝告重建圣殿,稍为有些令人惊奇。哈该和撒迦利亚的话里,把有些圣经里伟大先知的话放在一边,先知看见圣殿没有实质的敬虔,导致无可置疑的危机(参阅摩五21以下;赛一11-17;耶七1-15)。这圣殿,由所罗巴伯开始建造,耶稣受死时,同一的圣殿(虽然经过希律的扩建)里的幔子裂为两半(太廿七51)。照耶稣所说,这殿要遭拆毁(路廿一6)。

不过圣殿在神对祂子民的目的上,有其地位。从被掳中归回,对犹太人而言,潜存很多令人灰心的时刻。古列王的谕旨带来初时的欢悦,很快消失,他们发现,他们的祖国已是一个争议的地区,他们要向艰苦的生活低头,显然当地是在敌对的撒玛利亚人的政治势力之下,他们有更多处世本领更能‘操纵’帝国的事。归回的人,很易受骗,相信古老的一句谎言,‘耶和华不与我们同在’(参阅出十七7)。这试探实在大。这会带来不良后果,就是相信比较强大的百姓的神明,必然是比较强大的神明,因此宗教热心螺旋形下降,日益冷淡。并且为当地居民所同化(藉着婚姻),这是数年以后以斯拉所见的。

在此种情况下,神同在的象征,极为重要。哈该和撒迦利亚,至终受到同样关心的事所激励,坚持百姓建造圣殿。这同样的关心,促使耶利米宣告由于偶像崇拜,毁灭必速临。这两件事的危险,在于百姓被周围国家所同化,不再做神百姓。今天教会的预言也是如此,它谆谆教导,不要效法这个世界,要与这个世界有分别,不要淹没一位永活神清晰的见证,祂今天住在百姓当中,依然工作。

恩典的标志──及对神话语的反应

(五1-17)(续)

(三)

我们已经说过,圣殿没有永琲漫绝对的重要性。它的重要性是出于时机。说得更正确些,时机再一次来了,以前有一次,在所罗门时代,为的是要使全世界看见全地的神的荣耀华美(读代下九1-4)。现在于所罗巴伯之下,又一时机,作为一个被剥削了一切的百姓的标志。每一组──从国家到小队──都需要标志,作为本身的代表。有时甚至有需要将此标志,作为权力的象征(如美国的国旗!)。或许有时没有这些权力的地方,更加显出重要,已经失去了这些权力的地方,更是特别重要。这样,神给祂百姓这圣殿的礼物,是祂怜悯的一种行动,祂赐给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以保守他们的忠诚。当然,这并不只是标志,因为在这圣殿里,有神确实的同在。这并不意味是永久或必要的,因为十字架,及新约神学所云,主的灵住在祂子民之中(约十四23)将显明此意。恰当而言,这是个例证,即神百姓濒临缺乏之际,神与他们相遇,并供给他们,要他们忠诚。

百姓对于神的话所作出的反应,不只是继续重建圣殿,也是在回答第四节里波斯官员的问题。达乃,示他波斯乃,和他们的同党,所采用的方法,和四章一节的‘敌人’,所采用的使人气馁的方法,当然不同。这是隔了数年以后,百姓因哈该和撒迦利亚的话而信心增强;况且他们很清楚官方的代表,与四章记载暗地里的攻击,其性质完全不同。这些官员给人的印象是处理惯常事物,把他们统治的疆域,可能重要的发展,提出报告;对于当地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之间的争吵,并不需要摩拳擦掌的介入。他们的问题(39节)并无丝毫敌意。

在达乃向大利乌的报告里,将归回的人自己第一次所给的古列王的谕旨,放在里面(11-16节)。他们所说的,不只是历史的事实,并说明他们对于被掳及归回的了解:

(甲)认罪12节)。这里毫无推诿责任的意思。被掳是由于历代不顺服神的结果。他们说列祖犯罪,并非要表明自己无罪。他们说话的语气,显出他们全心接受哈该的斥责,将他们自己也包括在内。认罪,是他们从新发现他们是神子民的第一步。

(乙)神的爱。在那些归回的人的话中,也证实了他们重新发现的信仰,他们是神的爱特别的对象。他们提起一位大君王首先建造圣殿(所罗门)(11节),和尼布甲尼撒采取相反劫掠的行动(注意劫掠的实况,14-15),显示他们再体验神现在在他们当中活动,正如以往一般。他们回报达乃的话,非常的适当,暗示他们的决心,将来有一天,以完成一座新的圣殿,与先前所罗门所完成的圣殿(11节)相配(16节)。这决心是因深信神复在他们中间。这里所见的信仰十分健全。他们并不袖手徒等神显现。他们立刻采取行动;这是神的行动;将来必得证实。

(四)

归回的人对于哈该和撒迦利亚的话,作出好的回应,带来了成功。从周围的气氛,就可知道。在达乃的身上,我们不再看见‘敌人’的心,反而看见古列的心,他首先授权现在的归国运动。达乃的报告显示工作迅速可观(8节),进步的原因,在第五节里说明,在那里我们看见这次没有人可以阻止工作的进行。此外,有点讽刺的是,有关回归者回复达乃的话中,提到过去有一位‘大君王’建造圣殿。这确是昔日犹大的荣耀,另一方面可导致帝国反对重建耶路撒冷(四20)。现在却因此而得到国王的赞助。

几乎没有更好的例证,说明人的力量的无能和荒诞,并一切力量都受制于神的时机。归回的人的信心,可以归纳在诗篇一四六篇三至五节的话中:

你们不要倚靠君王,

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

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

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

以雅各的神为帮助,

仰望耶和华他神的,这人便为有福。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