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第一课

 

第四十五课  尼希米记之一

 

   题示:把尼希米记读两遍。

 

   被掳巴比伦是希伯来文的丧钟。当代之学者不是被逐巴比伦,就是逃到埃及,剩下之民又很快地采用了他们征服者的言语,结果古希伯来文就成了一种只能书写的,或神圣的文字。而市井所用之文字,大概就是亚兰文。不管尼希米记八章八节的意义是怎样,它至少可以证明当日以色列人是不明白古希伯来文的。但为着宗教的缘故,那古老的语文仍被使用了好几个世纪之久。

 

           威尔(T. H. Weir)

 

           国际标准圣经百科全书

 

  尼希米记在属灵真理的启示上,叫我们一生受用不尽。它记载剩下之犹太人怎样在尼希米的领导之下,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以及百姓怎样重新领受神藉摩西传下来的诫命律例。重建城墙的史实会告诉我们怎样才能参予天国的建设属灵的事奉。

 

  就像其它圣经书卷一样,我们不得不在材料的选择上有所限制,不然的话,篇幅就过于鉅大了。尽管如此,我们仍要讨论本书的作者、成书时间,以及书之背景等问题,因为这对经文之了解有莫大之关系。

 

   谁写的?

 

  关于尼希米记的作者问题,我们只简略地提出下列三点:

 

   (1)本书凡以第一身说话的,均是尼希米本人无疑;那就是一至七章,并那十二章二十七节至十三章尾。

 

   (2)中间一部分,即八章至十二章二十六节,圣经学者多同意为以斯拉。此点上面已讨论过。

 

   (3)第七章回犹大地的名字及数目,明显地是引自较早期正式公布之名单。而十二章之名单可能是后来尼希米自己调查的结果,特别十一节及二十二节之押杜亚,更是属于亚历山大帝时代的人物了。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本书大部分是尼希米所编写的。

 

   何时写?

 

  尼希米大约是在主前四三○年左右完成本书的,那是他自巴比伦述职后返回耶路撒冷不久的时候(十三67)。按二章一节尼希米得王之准许,第一次返耶路撒冷的时间是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而罗拔安德逊爵士在他的要来的王(Coming Prince)一书为英国皇家天文学会所核准则算出那是主前四四五年三月十四日。

 

  尼希米第二次返耶路撒冷是在亚达薛西王三十二年(十三6),亦即是距第一次十二至十三年左右,那就是主前四三二年了。再加上十三章后半部分所发生的事(是一返回耶路撒冷便发生的),我们就可以确定本书不会过主前四三二年完成,但亦不会太迟于那一年,因为作者写十三章所发生的事时,印象犹非常新鲜也。

 

   背景怎样?

 

  我们已说过,尼希米大约是在主前四四五年返回耶路撒冷的。那时离开犹太人第一次回国已足有九十年了,所罗巴伯及与他同时期的人,均相继离世,新一代起而代之。那九十年发生了什么事呢?

 

  第一件大事当然是圣殿落成了,新殿远比旧殿逊色。有一件事值得注意,圣殿是在犹太人回国后二十一年才落成,而建殿实际需要的时间,只不过是四年五个月零十日吧了!(哈一15;拉六15)

 

  圣殿落成后约六十年,以斯拉带着二千到三千人自巴比伦返回耶路撒冷(以斯拉记第二章说是二千人,但那只是男丁之数目)。当时国内之属灵及道德生活,非常不符理想,上至省长祭司,下及布衣小民,大都跟拜偶像的外邦人混婚。他们虽无参予其事,却容让这祸害存在他们中间,以至危及这个萌芽期的新一代。犹太人不察,以至当时外邦人的数目竟然超过了犹太人的数目,那就意味着这个独特的民族有被吞没或同化之危险了,无怪乎以斯拉发现这个情况后,有如斯强烈的反应(拉九315)

 

  那情势之萌芽以至坐大可能是在所罗巴伯离世后,到以斯拉兴起前这一段时间内,以斯拉立刻采取斧底抽薪的方法,要他们与异族的妻子或丈夫离婚,在一个时间内,全国上下都悔改归神了(拉十章)

 

  十二年后,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国内的情况又陷在悲痛混乱之中;当时:

 

   (1)犹大省遭大难,百姓受凌辱(3)

   (2)城墙被拆毁(3)

   (3)城门被火焚(3)

   (4)民生极穷困(3)

   (5)卖儿为生(5)

   (5)官长及贵胃搜刮民脂民膏(7)

   (6)再度与外邦人联婚(十三23)

 

  这就是当时之背景!

 

  主题及结构

 

  尼希米记最主要的课题,就是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我们已经说过,以斯拉记是分成两部的,前半部是论重建圣殿,后半部是恢复崇拜。尼希米记也是按着这脉胳而发展,前半部为重建城墙(一至六章),后半部为重申神命(七至十三章)。把二书合起来,我们就有四方面的恢复与重建:

 

   (1)圣殿

   (2)崇拜

   (3)城墙

   (4)选民

 

  以斯拉记是论到重建的书,而尼希米记是论到再造的书,到以斯帖记则是论到保存的书了,这就是圣经中最后三部历史书之主旨,其布局是十分美丽而安慰的:

 

  以斯拉记:重建

  尼希米记:再造

  以斯帖记:保存

 

   下面是尼希米记的大纲:

 

                         

                           

           城墙之再造(一~六)

             尼希米之代求(111)

             尼希米之巡视(116)

             尼希米之吁请(1720)

             重建之开始(132)

             重建之拦阴(四~六14)

             重建之完成(1519)

 

           选民之重建(七~十三)

             百姓之重新登记()

             律法之再度宣读()

             选民之分别为圣(九~十)

             城内之再度分配(十一)

             城墙之重新奉献(十二)

             罪恶之彻底对付(十三)

 

  属灵信息

 

  当我们看见这个坚强、勇敢、热诚而又敬虔的英雄怎样不畏万难的重建城墙,又怎样不惧强权地对付罪恶,本书之属灵教训对我们的生命就会产生强力的改变作用,让我们好好记着:

 

  没有争战与苦干就没有胜利,

  没有反对的势力就没有成功的机会,

  没有仇敌当道就没有敞开的门(林前十六9)

  当我们说:来罢,我们重建。(17)

 

  仇敌就说:趁他们不知、不见,我们进入他们中间杀他们,使工作止住。(11)

 

  是的,没有眼泪,也就没有欢笑,

  没有代价,也就没有凯旋,

  引往冠冕之路就是十字架的路。

 

  尼希米记告诉我们,今天人心中神的圣城需要我们去建造,国家的圣城需要我们付代价,我们若愿意参予其事工的,本书就会把其原则告诉我们。

 

  作为一个人物传记来研究,尼希米便是一个典型的好例子,我们可特别留意尼希米这几方面之特质:

 

   祷告的人求神参与

   信心的人不畏仇敌

   勇敢的人对付罪恶

   行动的人终告完成

 

   为众人所爱戴的查域克牧师(Rev.Samuel Chadwick)曾就尼希米记之教训而作这样的祷告:

 

   神啊,求你使我绝对的属灵,

    但保守我完全的自然,和真正的实际。

 

  尼希米就是这样,查域克牧师的一生是这样,而任何为神参予建造的也要这样:绝对的属灵、完全的自然、及真正的实际。教会能成功与否,端在乎有多少人是肯这样学习和付代价。

 

   英雄与时势

 

  在尼希米记,此二因素是配合得天衣无缝的。试想想,假如建城之重责是落在一个没有尼希米那种质素的人身上,历史又该怎样写法,同样地,要是像尼希米这样的人,终老只是作过亚达薛西王的酒政,又会成为怎样的局面?

 

  我们可以这样说,在尼希米记是英雄造时势,同时也是时势造英雄。很多时我们会埋怨教会内的工作太麻烦、太困人,而生放弃之念,却从不想这一切的难处就是为要磨练我们的。尼希米记就是要告诉我们:一切像要置我们于死地的危难,完全都是要再生我们的,叫我们成为更坚强,更能为它的国度负责任。

 

  我们亦可就尼希米之三个阶段来研究他的生平:

 

   (1)酒政:一1至二10

   (2)建城者:二11至六19

   (3)省长:七至十三章

 

   作酒政的尼希米(1~二10)

 

  尼希米是哈迦利亚的儿子(1),是属犹大支派的(3)明显地,他是生于异邦,亦长于异邦。早年便出任波斯王朝,晋官至亚达薛西王及达玛士披亚皇后(Queen Damaspia)之酒政,那是一个极崇高之地位,安加斯博士说:那是宫廷内最亲信及尊贵之官,泰莱博士亦说:古代作者显明这官阶是极具影响力的。我们只要回想起埃及之酒政一事,心中便了然。

 

  一天,尼希米从他兄弟哈拿尼得知,耶路撒冷的光景非常不好,百姓受苦,常受欺凌,城门被焚,城墙被毁(13),尼希米听见这光景,心如刀割,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祈祷。(4)

 

  尼希米不是光在发泄他的愁思悲绪,他立下心志,要负起重建城墙之大任。但谈何容易呢?要挤身波斯王宫固然不易,而引退就更难了。如是者,尼希米悲苦地度过了四个月,他的健康退步了,面带愁容而让亚达薛西王发觉了,便询问他发生了何事,这时,就如杰多博士说,尼希米是有理由甚惧怕的(2);原来昔日凡在王面前侍候的,面若带愁容就犯了欺君之罪(参斯四2)。尼希米这时不敢造次,他只恳求天上的神管理,便向王道明原由,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王不单只答应,还大大的协助他达成建城墙之宏愿,于是便完结了第一幕:作酒政的尼希米。

 

  这一幕告诉我们:真正的敬虔与属地的成就二者之间是没有冲突的。我们常听人说,在作生意上是不可能同时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这些话叫人恶心,我们可以举出一百零一个例子来说明事实刚刚相反,当然,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要付代价的,那不单只在生意上如此,在任何一个行业无不一样。但我们若持守基督徒的原则来在商场上奋斗,成功更可期了。若尼希米在波斯王宫可以保持他基督徒的良心,我们在今日的商场上就不能吗?就算是不能,宁可丢了职位总比出卖良心化算得多吧!今日的尼希米才是商场上的盐,保守自己的立场吧,你的成功会更有保障,而面临成功时,我们才会站立得稳!── 巴斯德《尼希米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