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第二章

 

灵巧如蛇(二1-8

地点转移到国王的宴会厅中。尼希米现在执行他的任务。我们不清楚这是公众的大宴会,或是私家场合。如果是大宴会,国王注意的是一张拉得长长的脸(1-2)。如果只是私家饮食,表示他喜欢他那忠心可靠的仆人。提到皇后在座(6节),或许只是偶然提及,或许是她对尼希米的事感到兴趣。皇后,好像以斯帖,可以有很大的影响力。

(一)

在这里,尼希米的举止行动,很值得注意。第一,他显出勇气。一开始,他的胆量,只是在国王面前显出愁容。朝廷的常例,是要有愉快的外表,以消除对王上的不敬。尼希米说,他在国王面前,从未有过愁容(1节),可见这件事的严重性。那也不是说,他有意显出闷闷不乐。他的情形,或许因为他对于耶路撒冷的忧心忡忡,加上缺少睡眠和饮食所致(参阅一4──这可能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更积极地表露他勇气的地方,是当他决定回答国王的话,为耶路撒冷请愿时,无疑的,为着最恰当的机会,他已经过一段漫长、渴望的等待。他知道得很清楚,有可能其后果是可怕危险的;(参阅以斯帖迟疑不前,向亚哈随鲁王冒险请愿,斯四11)。除了与朝廷礼仪不合以外,要求为任何城市,加强防御工作,潜在着猜疑的危险。况且这国王早存有反对耶路撒冷的成见,在他早年的任期里,中了在撒玛利亚的利宏及其友人的诡计,阻止了耶路撒冷的重建,现在尼希米却要求继续(参阅拉四7-23──这是向前展视现任的国王)。毫不希奇,尼希米甚是惧怕,他看见决定性的时刻来临了(2节)。这没有消弱他的决心,他的恐惧带来了他的勇气。

(二)

第二,他对艰难困境的反应显出他的虔敬。在第一章里悲痛的祷告之后,鉴于当时的需要,他采取双管齐下的行动,但以天上的力量为主。他的勇气扎根于他对于两种伟大的力量清楚的认识,既使这力量威势减弱,也没有使他的真知灼见模糊。在危险已过之后,他说出他之所见,承认国王所给予的照顾与庇护是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8节)。

(三)

第三,他处理请求的手法明智,甚至可以说灵巧。好多解经家都注意到,在这君王和其仆人的谈话之中,没有提到耶路撒冷的名字。当然,亚达薛西未必不知道尼希米是从那个城市来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随便授权去建筑坚固一个城市,而无需立即去查明究竟是那个城市!尼希米聪明之处,是为他的城市表达个人的悲伤,说明他的请求,这是尼希米的耻辱──亚达薛西会了解的──‘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35节),竟是一片废墟。他对国王所说,重建耶路撒冷城墙的目的,是尼希米的,也是犹太人的自尊心,并不是什么政治的势力。这真是尼希米上佳的判断。

真的,或许尼希米的技巧,比我们所知更多。请求所选择的时间,或许一部分经过观察,这位君王怎样看他的帝国。在作出此请求之前大约十五年之间,在埃及和河外的省分,有严重反叛的事。在王的心里,希望有一个稳定和友善的犹大(它和埃及接壤,也是河外的一部分,但是据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没有参加过反叛),王授权给尼希米是非常合理的。对于利宏引起的猜疑,尼希米尚需洞察国王心情的转变。请求的时刻来了,他头脑清晰,完全估计到遭遇反对的可能,决心获得国王完全的授权,使工作得以顺利进行(7-8)。他没有把他的请求,改成不求其全,以迎合国王的心理。半建立的城墙,乃是浪费时间。因此尼希米的聪明智慧必须和他的勇敢结合在一起,亦尽全力去做不可,以保证工作顺利。

我们现在一面讲利宏的狡计,一面讲尼希米的。利宏的只是短暂的成功,等于失败;尼希米的,并非这样。耶路撒冷的城墙,在尼希米时,没有破坏,经过好几代,还是屹立。两者的不同,不在于是不同种类的智力活动。在旧约里,聪明灵巧的字词,可用于好的涵义,也可用于坏的涵义。正如英文里,用于形容词是‘诡计多端的无赖’(a Scheming rogue),用于名词,却成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方案’(an impressive scheme)。所不同的,完全在乎动机。人的心离不开他一个怎样的。人的潜力可用于善,也可用于恶。神并不轻视人的智慧。祂要使它圣化。主耶稣说,‘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十16

战斗(二9-20

(一)

这段经文是本章中心,并不在于字句多少,而在于它指出了主题,即是:以色列子女的福利,使他们的仇敌不悦。(参巴拉和多比雅分别为撒玛利亚和亚扪的总督。10节。又加上了亚拉伯人基善,他是在犹大南面,一位有影响力的人物。在非圣经的文件中,也有他们的名字;他们必然是有权力及坚决的三人组合。)

在本章里面,很多地方有好(tob)和不好(ra)两个相反的字眼,在中文的翻译里,不很明显。在说到尼希米的‘愁容’(1-3节),其实是‘脸色不好’。耶路撒冷所遭的‘难’(17节,如一3一样),乃是‘不好’的事。另一方面,‘王喜欢’的措词(6节,参照7节)照字义乃‘对王’。与尼希米所用的‘神施恩的手’近似(818节),英译为‘the good hand of God’,在原文里只不过是‘好’字。又‘善工’(the good work18节),在原文里只不过是‘好’字,或许指‘好事’。‘好’与‘不好’,这种对比在第十节里最显著: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原文里只有‘好’字;‘就甚恼怒’,按字直译当为‘对他们不好’。

因此本章行动的后面,有利处与弊处的冲突。一切有助于回归者获益的──国王的决定、城墙的重建──是有利的;一切令他们受损的──破损的城墙,尼希米的愁苦,参巴拉、多比雅、基善的藐视嗤笑──是不利的。在第十节里,有力的领袖反对犹大,很清楚的是属于灵性方面的事。正如所罗巴伯的日子里‘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拉四1)一样,多比雅的名字隐藏着相信雅巍(耶和华)的含意。(其字尾‘雅’,代表雅巍的名字。有证明参巴拉子孙的名字也是这样。)我们也知道,多比雅有戚友,在耶路撒冷很有地位(十三4-9)。这些都不过是表面的,被他们强烈的反对遮住了。他们的反对,并非只是为着自己的安全,而是敌对犹大,破坏他们的福利。参巴拉和他的伙伴破坏的工作,在回归的以色列民心中,只是和人的力量战斗。以弗所书超越了外表的现象,说到战斗的真正性质,这战斗无疑是在‘天上’,一连串神子民真正敌人的名字是成批结队‘属灵气的恶势力’(弗六12)。反对神子民外在的形式,随时代而改变。但这还是战斗!神子民的唯一资助是‘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弗六13-20)。

(二)

尼希米往耶路撒冷的旅程,不像以斯拉记(拉八章)详细叙述,他只用很小的篇幅,述说把国王的诏书交给河西的总督(省长),并说在路上有军队护送9节)。这与以斯拉拒绝护送(拉八22),恰巧相反。或许这是出于国王的坚持,因为他认为尼希米的使节,与帝国的利益有密切关系。

很清楚,他抵达后,为了他的使命,小心不让人知道(16节)。他也小心保守秘密。晚上他巡视城墙,只有他自己的坐骑和几个同伴同行(12节)。他这样做,是怕消息流入不良分子的手里。犹大的百姓,对于他的行动,未必都表同意。况且时常有奸细混入。他保守的秘密,是我们以前指出的属灵的战争。这是尼希米彻头彻尾的巧计,却是经过圣化的。

(三)

尼希米的夜行,附带给我们知道古代耶路撒冷的规画,为旧约里不多见的。这城受到在上建造的两座山的地形所限。这两座山自北至南,互相平行,中间有一个山谷,向东、西及南的山坡最险峻。东边的山是大·王首先征服的地方;这城在君王时期逐渐开展至西边的山。尼希米的问题,或许不单是重建这城,还要决定他们是否将大·王原来所建的,和以后扩建的,一并重建。

这决定,在圣城东、西、南三个方向,最是困难,因为在那里的地势特别崎岖。尼希米所说出的地区,都在这三个方向(见下图)。谷门是在城的西边(其名乃因引入两山之间的山谷)。不太清楚的是谷门是在东边的山上,还是在西边的山上──那就是说,离这城最西的地方,有多?──尼希米应当作出怎样的决定。学者都同意,在这城的东边,尼希米的城墙是从山脊顶端开始建造的,并没有按照以前从东面的山坡低处开始。有人就推想尼希米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在重建的时候,防御事工愈少愈好,所以他重建的城,比以前毁坏的城要小。不过,事实未必如此。尼希米夜行的时候,他到了一处,牲口不能过去(14节),正因为旧城破坏的状况非常严重。他决定迁移到上面正是这个理由。早期选择下面山坡,因取水较易,现在则有著名的希西家引水道(王下二十20)。因此尼希米在东面要盖多高都可以。

西边的城墙,我们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很明显尼希米必须很快作出决定。他可以开始做他说服的工作。他若要求犹大百姓全体支持及参与,就必须让他们知道支持些什么。

(四)

尼希米调查了损坏的情况以后,他用规劝的方式,向大众公开显示他的意愿。那里没有什么讨论。我们需要再一次知道,这是一次属灵的斗争。民主并非此刻所需。尼希米所行的,是出于他的信念,这行动是出于神;他要说服百姓,现在耶路撒冷的景况,不合乎神子民的地位(17节)。他也告诉他们自己的经验,神怎样施恩,获得国王的同意(18节)。尼希米是一个新来的人,然而百姓的反应热烈,令人惊奇鼓舞。他们渴切的态度,是衡量尼希米的话是否合乎真理的一种尺度。在这里的真理是道德的真理。凡是道德的真理是不可拒的。百姓即刻相信重建耶路撒冷是对的;在神的引导之下,时机已经成熟。这样就产生了神军营里首批战士。

他们遭遇参巴拉等人的反击。那些人故技重施,控告他们对国王不忠(19节)。这打击,并不稀奇。我们知道,那些人所说的,全无根据。虚伪讽刺的是,这工作是国王批准的,而真正反叛国王的,应该是那些反对这工作的人。在尼希米记里,我们没有听到参巴拉最后的结局。不过在先前的几章里,从一开始,我们就确知,那些人的阴谋不能阻挠神对祂百姓的美意。尼希米在他回答的话里(20节),对于不忠的控告,完全不放在心上,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他直接说到事件的核心。遵照神旨意而行的人,凡事亨通。真正的宗教,是名副其实的Q忠于主,不会夹杂着私利的追求。

尼希米时代的耶路撒冷──《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