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第三章

 

合力建造(三1-32

在这里我们看到一张大规模齐心协力的图画。本章有些令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因为其地形的特征,作者以为他的读者都已知道,但事实上却不然。羊门(1节)一般是在这城北边的墙上(最接近圣殿,由祭司分别为圣)。本章描述的次序是依着逆时钟方向;尼希米晚上巡行也是按逆时钟方向。

虽然在地形特征上有些模糊,但是本章的目的是够清楚的。我们可以分为两点。

(一)

在社体中(除了5节以外),明显地都以建造城墙为美。作者与参加建造的人均表同意。在旧约里,许多事上这观点很明显,表示人力的无能和信靠人力的愚蠢(参阅耶利哥城墙,书六20,以及以后比尼希米建的似乎更伟大坚固的耶路撒冷,可十三1-2)。可是在另一处,我们注意到,归回的以色列民遭遇的试探,主要是被外邦人同化,并非对他们自己的力量感到骄傲。建造这些城墙,乃见证神的能力,并非自己的能力,他们决心成为圣洁的子民,忠于神,以有别于其它的百姓。

重要的是,我们当注意,城墙所象征的力量,并非在乎物质的力量。我们已经注意到,耶路撒冷可悲的情况的消息,与尼希米个人的荣辱有关(读二3及注释──灵巧如蛇{\LinkToBook:TopicID=132,Name=靈巧如蛇(二1-8})。城墙的重要性,远超过其实用性。任何人已目睹北爱尔兰古城德雷每年举行的纪念礼仪,焦点集中于城墙上,因为在几世纪以前城墙被围攻,经反抗而获解围,他们会感受到这种象征力量。城墙,犹如国旗,能提供认同和团结。我们当以此种态度,去看目前的活动。神给与子民一个徽章,另一个表征──与圣殿并排──他们是神的子民。

(二)

第二点当注意的是城墙产生的团结一致或团体精神esprit de corps),是百姓实际经验到的。很明显的,每个人都参与,自祭司以下至各人(1节)。我们不要想这张名单是详尽无遗的。(往往有人指出在经文里,有些地方有‘修造一段’,如111920节──标准修订本有‘另外一段’──没有关于相应的第一段的资料。)除了祭司以外,参加的人的类别,也加以指出──依照家属(3节),地方(5节),甚至职业(8节)。有些人是具有影响力的(如12节的沙龙,管理一半的耶路撒冷)。有许多人实际上不属于耶路撒冷。他们合作,同建城墙,是旧约中,以色列民四海兄弟观念最佳的图画。他们并肩工作,没有竞争或嫉汌。如果他们之间,有财富地位的不同──事实上是有的,有称为管理的人,有中产阶级的商人,八节──在这里我们没有看见。他们唯一的特点是,都是神的子民,同心参与神的工作。

那并不是说,没有组织或掌权的人。整个工作有周密的组织,权柄无疑是掌握在尼希米手里。但是这些工作并不强加于人。主要给人的印象是,各人快乐地接受担任的角色,视他们的工作,是对整个事工所作的贡献。各种不利的情况所给的压力,驱使他们如此──正如在当代人的回忆里,战争时期遭遇的经验所教给我们的,也是如此。像这样的心态,应作为教会所有时代的特质。使徒行传二章四十三至四十七节是最具有挑战性的例子。──《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