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第六章

 

生死之战(六1-19

反对回归的人重建耶路撒冷及犹大城墙的故事,自以斯拉记四章开始,现在到了高潮,有参巴拉、多比雅、基善表演他们最后重要的一幕。他们的行动展示事到尽头,作出最后的孤注一掷。一节,城墙修完了──所余的时间不多了。他们要用各种不同的方法,颠覆尼希米。本章记载着好几种尝试,很清楚可分成不同阶段。最初(2节),反对他的人,用尽花言巧语,好似老友般,希望减低他们之间的不同。‘时间不多了,我们间的距离并不大。让我们不要相争。我们都是合理人,我们可以找到一条出路,对双方都有利’:我们稍用一些想象的话,这样做可能行得通。他的仇敌寄予很大期望,因为他们尝试过四次(4节)。上一代反对犹大的人,也曾试过(拉四2)。这种尝试有它好的理由,因为这方法很有力量。教会因其与世界基本上不同可能感到为难,在行进中需要不断向世界挑战。只有像尼希米头脑清晰、不屈不挠,才能经得起这样的挑战。

在第五次打发人去见尼希米,仇人改变了战术,假装一下恐吓他(5-7节)。参巴拉信中的要旨,说有很大的谣言,流传帝国各处,犹大要叛变,要立尼希米为王,派先知为他宣传(6-7节),其目的是要恢复以前犹大国以及以色列国的王权。这种谣言以前曾收到效果(拉四11-1620)。(这些话都是毫无根据的。)在表面上,似乎很是同情──‘请你来,我来告诉你,这对于你一定有好处’──其实是不真实的,而是特意计划来达到自我目的。这封未封的信,并非要止息谣言,恰好相反是要煽动它们。

最后的手段是阴险而完全无耻的。主要人物可能是多比雅,因为他在耶路撒冷,对有些人有影响力的(参照1819节;十三4-9节)。示玛雅受了贿赂(13节),假装与尼希米处于相似的险境中。‘他闭门不出’这句话(10节),令解经家迷糊,由于它意义不清,不过很可能他如此做,为要表明出于恐惧。这就为他哄尼希米入圣殿的目的,提供了似乎合理的‘掩护’,或受死亡的威胁所驱使,也许受圣坛为庇护所这含糊不清的观念所诱发(出廿一13-14;王上一50-53)。事实上,庇护所的律法,并非为类似的案例而设,并非所有案例都要牵涉入圣殿。如尼希米这样一类的人,进入圣殿,会违反圣洁的律法。但是示玛雅却很明显的要他这样做。十节要他踏足入圣殿里会面。示玛雅要肯定尼希米犯了罪,使他以后无法逃避。示玛雅很明显向自己妥协,而且连累他人毫无愧意。加上罪本身的严重性,玷污了圣殿,没有了圣殿,犹大便失去了认同,失去了希望,会迫使尼希米彻底妥协,就在他想救助的百姓眼中,成为不利的人物。这正是多比雅所希望的。以前敌人的计谋,根本要扭曲尼希米的工作,结果却适得其反,使犹大的意志更加坚定;这一次不用了,尼希米的失败,将永远不得翻身。

因此敌人最后的立场,均表现出他们的狡猾和决心,甚至着了魔。历史告诉我们,这不是一种偶发或异常的事件。神的子民无论在什么地方,以清新的头脑和力量,在世界上推广神的工作,叫人认识神,必有一班人,或许有权力和影响力的人,作强有力的反对。在这故事中最险恶的,是多比雅成功地在耶路撒冷获得了立足点,足以分化以色列民(18节)。示玛雅的甜言蜜语,最初或易使尼希米受骗,因为他很难知道究竟谁是他的朋友,或他们之间的友谊达到怎样的程度。在犹大有些人不会站在尼希米的阵营里,如与多比雅结盟的人(18节),也有与他攀上婚嫁的亲戚关系(如示迦尼,米书兰,参阅三429)。这种关系,很难因为Q忠于神的话语,愿意切断。

虽然在这里,参巴拉、多比雅、基善,几乎是最后出现,但是风浪似乎尚未静止,因为本章最末,多比雅仍继续烦扰着尼希米(19节)。在基督徒人生的道路上,得胜试探引诱,没有最后的一次,因为得胜了试探以后,它肯定会再回来。

胜利(六1-19)(续)

犹大仇敌所求的是要削弱他们的决心,停止建城的工作(9节)。不过本章所说的,是他们的坚强,和工作的完成(15节)。(本节可以推定是指安置门,因为一节所示城墙已经建立起来了;没有门扇,城墙算不得完成。)尼希米主要的工作,得胜的要素,在那里呢?

(一)

第一,他的洞察力,他对于事情的真相、来龙去脉,了如指掌。参巴拉和基善邀请他‘在阿挪平原的一个村庄’约会,似乎没有什么害处。阿挪是一个中立地区,离塔勒维夫(Tel-Aviv)东面,现代以色列机场不远。这似乎是召聚‘高k会议’很好的地方。但是尼希米知道他们的心意。他们要害他(2节)。

在他遇攻击的每一阶段,都显示出他类似的真知灼见。他知道散播他想作王的谣言,是想要停止建城的工作(9节)。他也识破示玛雅,虽然在十二节的语气中,他似乎没有立刻知道,而在交往中方才发现。如果把它直译:‘于是我知道了,看呀,这不是神差遣他。’假先知的问题,在尼希米时代,已经是一个老问题,并且往往是一个难题(参阅申十八20)。耶利米在工作中,常受到流传他是假先知之苦;他也面对真的是假先知的人(参阅耶廿八章)。如果一个人他是先知,而听来真像一位先知(在10节里示玛雅以双行体对句说话,这是先知语言的特点),你怎样分辨是真是假?尼希米那里有时间去利用申命记十八章廿一至廿二节的方法,探测到底是真是假!所以他洞悉示玛雅的虚假,纯粹出于神赐与的灼见。他怎样得到的?我们只能用箴言一章七节的话:‘敬畏耶和华(参照尼五15!)是知识的开端。’箴言所说的知识,包括各式各样的领会了解。这是因为尼希米紧紧与神同行,有确信的眼光看透事情真正的本质。

(二)

尼希米成功的第二个秘诀是祈祷(以前我们已经提过)。这是他的报导的特点,叙述所发生的事极富刺激性,不但解释为什么发生,更加上了祈祷。祈祷往往只有一行(9节),有时稍长(14节)。不过一切都显示尼希米的一生,是行动和祈祷打成一片。他把问题带到神面前,甚至处身于错综复杂诸多问题之中(二4)。他想(在他宁静的回忆中)把这些事都记载在回忆录里,是非常恰当的。

九节的祷告指出,在那里可以找到参巴拉人马的挫败,和犹大胜利的原因。仇敌的人力,其目的是要削弱建造城墙的人(一幅力气衰败的图画,很像四10所示,一切很易了解);但是尼希米看到一种更大的力量,足以应付。本节的结构(手……软弱\坚固……手;其次序与希伯来原文稍有不同,但效果一样)为要提出两种力量的冲突,凡敌对神的必归乌有,神的仆人需要支取神所赐的力量。即使要引起那些持有神力量的人恐惧之心,也必徒然无功。

十四节的祈祷,正巧与五章十九节相对。再次声明站在神可靠的约上。我们无法重复他祷告时的‘声音语调’。我们很容易设想他存有怀疑复仇的心理,当然我们无需以为尼希米是‘完美无瑕’的。但是如果认为在这祷告里含有复仇的心理,我们会失去它真正的意义。尼希米真诚地献身于重建耶路撒冷,其目的并非是城墙本身,主要是继续以色列的社体生活。他没有理由会这样想:在城墙完成以后,像多比雅这一类的人会改变为友善的态度,或软化后退:多比雅仍继续把要他惧怕的信寄来(19节),足以警告他,不可采取这种愚蠢的乐观态度。他也不能假设‘里面的仇敌’──这里以挪亚底和其余的先知为代表──会静悄悄离去。因此要解释十四节,决不可以离开尼希米所专心致志的以色列民和神的工作。好像五章十九节一样,这是根据相信神必施行公正。对于这些思想,发出时髦的嘘嘘之声,是令人误解的:基于社会需要正义,和觉察罪恶引发的忿怒,都深植于人心里。如果没有神公正的报复的教义,现代世界几乎无法妥善处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大规模犹太人被屠杀的事件(讲出来也好,不讲出来也好)。如果没有的话,正义感可能完全消失。

(三)

第三,他有灵巧的成分,以前我们也曾讲过。尼希米起初敷衍着他的敌人。他用他们的话回答他们。他推辞不往阿挪去,因为他太忙,其真正理由记载在他的回忆录里(2节)。在八至九节里,他所说的和他所想的,并不一致;十一节里也是如此,在那里没有一句斥责示玛雅的话。反而因有懦夫之讥,而显出不悦。现代中文译本显得更清楚:‘我不是那种逃跑躲藏的人!你以为我会藏在圣殿,保全自己的性命吗?我不去!’他如此做,免得公开对抗。他利用这种政策,但是没有一句谎言。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用现代谈判中的术语,可称‘坦率’。他所以用这一切技巧,为的是要促进神的目的。

(四)

城墙的完成(15节)是出于神对于他早年的应许,继续持守祂的信实。赞誉归与神。尼希米不只是在危机四伏的时候,寻求神的帮助(9节),在危险过去,还记得这是出于神(16节)。神的名──在五章中受到损害(五9)──现在获得辩解,因为列国看见在尼希米领导下,发生奇妙的大事(16节)。尼希米的敌人也很惧怕,他们自食其果,原本希望建造耶路撒冷的百姓遭遇的(9节),竟落到自己上,就是在世界上他们自己感觉软弱无能(参照四2)。

审判的真正性质,在这里非常的清楚。人类的自负显出真的面目。神的地位升高了。似乎是强壮的,证实是软弱的;似乎是软弱的,却因为神的力量,证明是强壮的。(旧约里,这主题很重要。读赛二12-19;十一3-4)──《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