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第八章

 

需要知道(八1-8

(一)

第七章里调查户口的名单,不只是为着尼希米要安排耶路撒冷的人口,也是为着在这里从各城镇到首都召聚的大会。时间是在七月(依照古以色列的日历是在秋季)。在这月里有两大节期:赎罪日,在初十(利廿三27以下);住棚节(或收藏节),自十五开始,长达一星期(利廿三34-36)。在本章庆典中,没有记载赎罪日;可能没有守,自这个月廿四日开始,这种阴郁的节日气氛开始弥漫,记载在九及十章。这里以住棚节为主,充满欢乐气氛(参阅利廿三40),是城墙完成后当有的初次的回应。在这种场合,富默想性的节期,退居其次。

在本章中,不只未守赎罪日,有些特别;以斯拉的突然出现(1节),尼希米反居其后,令人惊奇。且其中所论律法书及住棚节的重新发现──这些事在拉三(2-4)已有述说──使有些圣经学者,认为这段经文,应原属于以斯拉记里的。不过在这段经文里,也道及以斯拉和尼希米═潀X作(9节)。可能经文所述特色令人惊异,所述事工,都属于政治性,以斯拉当然留在幕后。(也可能在他完成了改革工作以后,返巴比伦去,在以前也曾说过;现在尼希米的事工,已到了高k,他再到耶路撒冷来。)现在礼仪中主要是宗教的,以斯拉当然是主要的角色。

至于住棚节,从表面上看,八章十七节下与以斯拉记三章四节,很难一致。在希西家守逾越节(代下三十5以下)及约西亚守逾越节(代下卅五)之间,作有趣的比较,后者描述守逾越节(代下卅五18)和这里描述住棚节(17节以下)相似;而纵使希西家守逾越节盛况空前(代下三十23以下)。原因或许只是描写节日时一般都夸大其词。

(二)

本章最重要的,是描述一幅以色列民崇拜图。城墙完成的奋兴欢乐场面,很难被七月初一日的来临平静下去(因为以禄月(六月)廿五日只是早四或五天,参照六15)。我们期待以自然状态在这重大时刻赞美神。很有趣的,在此感恩的后面,不只是为着城墙的完成,也是为着宣读律法书(1节以下)。以色列民以响应神的话为乐。这把建造城墙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敌人受到挫折,并非出于一次孤立的神毅然决然的行动(他们可以认为是一次侥幸),而是因为以色列的神昔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不改变的。

我们在这里可以从多方面讲。首先只限于留心神话语与感恩之间的关系所讲的崇拜。我们在这些章节中,见到旧约有关以色列民崇拜最生动的画面。第一,非常庄严隆重。以斯拉站在木制讲坛上。(原意为‘高台’,似乎当时尚未有‘讲经台’的名称。)这里,很接近犹太人会堂的开始,在被掳巴比伦时期。在会堂中,律法按时在筑高的台上宣读,在旁边留给会堂里有地位的人(参照4节以下)。其效果为要表示社体中掌权的人,其权柄由神而来,社体整个生活乃依照神的话。在以斯拉掀开律法书的时候,百姓站起,我们感觉到一片庄严肃静(5节)。有的教会有这样的传统,在崇拜开始,牧师未入堂之先,有人把圣经恭恭敬敬的捧入圣堂,安置在讲经台上,象征全体会众,置身神话语的权柄下。

以斯拉的会众倾听冗长的讲章,似乎毫不厌烦(3节)!他们尽力使更多的人聆听并且了解神的话。‘听了能明白的男女’(2节)可能是指那些年龄已经长大,可以和大家一起聆听讲章的人。即使那些已经成长的人,以斯拉并不把他们的了解,视为当然。七至八节,利未人可能作翻译的工作,使百姓明白律法(听众的语言可能已受到巴比伦亚兰文或其它方言的影响),或是帮助说明那些未明之处。宣读律法书,完全遵守申命记卅一章九至十三节的吩咐,每七年在住棚节的时候,要宣读律法书。在这里我们看见,聆听律法书,并不是表面工夫,而是要真正明白。他们真正明白,他们倚靠与神之间真实的关系,此种关系会传到下一代的。以斯拉可能已经过了七年的循环。本章的语调,好似间断了好久,现在重行开始。

教会在最活跃的时期中,已认识到需要明白神的话语,不可以视为当然而不加注意。信条和诗歌,受难剧及急口令,都加以应用。二十世纪是大众传播的世界,形形色色的工具在我们手边。我们不知道利未人怎样‘使百姓明白所念的’(8节──发生问题时,他们可能以特别的方法去解决);可是如果我们关心基督教信仰知识的传递,不满传递方法的贫乏不足,就应当拒绝把遗传下来的方法,当作‘金科玉律’捧着不放,我们必须开启当今专业的知识,以致能认识神更多。

(三)

这情景气氛──严肃虔敬,但并不呆板拘谨。百姓应声说‘阿们’,举手祈祷,伏地敬拜。现代有些教会有一种运动,想重新再注重这种自我表达。但是有些教会,认为这样做太过分了些!当然古代以色列所行的,不能衡量现代崇拜的形式。我们灵性的先祖,受他们当时文化的影响,正如我们受我们今日文化的影响一样。希伯来人,很明显的,他们的情感很快显示在他们身体的姿态上。这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自我表达(比较现代西方文化)被视为内外一致。西方文化也涉及教会,在宗教上反对外观主义,注重内在修养。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存在一种严重的危险,在外面感情洋溢的种种表现废除以后,大事吹嘘的内在修养,在不知不觉之间(包括吹嘘的人在内)不知溜到那里去了!在这里存留着永久价值的东西,乃是宣读神的话,引起衷心的感应,显然全体互相分享支持。不论在文化上、或气质上,有什么不同,作为神子民的会众,必须找寻途径,不只是聆听,而是在一起听。因为在一起的经验,是聆听的一部分。透过这种途径,能推进我们的信仰。

欢乐的时刻(八9-18

(一)

我们已经看见,宣读律法书产生感情洋溢的反应(1-8节)。在此同时,也有强烈的认罪忏悔,因为我们看见‘众民……都哭了’(9节)。不过以斯拉和尼希米相信重建城墙,适当的反应是欢乐。于是就吩咐他们去赴筵席,尽情快乐,并邀请贫穷的人参加(10-12节)。如果需要严格自省(九,十章),让大家先记念神的至善和祂恩待以色列的百姓。

百姓最先的反应是流泪,接着吩咐他们要喜乐,并和穷人分享快乐,这里引起一个问题,在读给百姓听的话语中,是什么引起这种反应。在9-12节中,以斯拉和尼希米的话,以及利未人的讲解,有两个要素,给人深刻印象。(这并不包括律法里的许多命令,虽然明显引起罪恶感,而因此饮泣悔改。以斯拉和尼希米延期的理由,容以后再说。)

在宣读律法中,第一个要素,很明显神要赐福给以色列民。其根源可能出于创世记第一章,神宣告祂要赐福给祂所造的世界(28-31节)。至于特别指明以色列民,申命记最明显,描绘应许福地丰盛,确是神来之笔(八7-10)。或许因为他们没有善用,引起他们流泪。现在叫他们直接去吃本土肥美的东西(10节)。(有人证实在五3饥荒的情况,不在建造城墙的时候发生。)这与申命记里的模式相符,崇拜乃欢乐地参与赞美神丰富的赐与(申十二7;十四24-26)。

欢乐的音符延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第二天百姓主动要研习律法(13节)并引入守住棚节。这是在数星期之后,其性质也是欢乐(17以下)。住在棚里的象征,含有数层意义。我们已经提过,它清楚提醒大家它不是永久性的,不要错误的依靠城墙。但是这也很适合庆贺城墙的完成,其完成乃标志‘新出埃及记’的最后阶段,正如第一次出埃及记一样,给与这节期原有的意义(利廿三42-43)。像这样以欢乐响应神的恩慈,表明旧约的子民,没有堕入陷阱,把崇拜变成千篇一律,呆板严肃,这样有辱于神,因为祂要众人欢乐。以色列民在节日中的喜乐,常显出无拘无束的状态(参照大·把约柜迎入耶路撒冷;撒下六12-15)。我们确定的说,这并非耽溺放纵。这如六节一般对神更为肃穆的响应,乃信心的追求,肯定地显示‘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10节)。这经验对以色列民来说非常重要,他们在一起宣认神的良善恩慈。因神为祂子民所做的而献上的感恩,不能散为无数个别而毫不相关的响应。当全体一致发出感谢的声音,带出权威可靠的共鸣,才能变成力量,确信的力量。

我们应当注意的是──在神里的喜乐!在这里所见证的,并非要把空虚的节日快乐、毫无生气的崇拜,连在一起。崇拜就是喜乐。我们应当培养的,是在神的良善恩慈中,一起欢乐。

(二)

在宣读律法中,第二个要素是百姓崇拜的主要条件,即爱邻舍。当地富饶的出产,也是属于贫民当有的权利,他们奉命去与缺乏的分享,贫民的权益得到保护。在叫他们欢乐之际,附带这一吩咐,并非偶然。相同的有关的概念,正好出现申命记的经文中,我们也发觉影响了这一章圣经(申十二12;十四29)。穷人的权利也包含着以色列民的兄弟之情,我们知道这观念是第五章的基础。的确应该没有穷人(申十五4)。这点很容易明白。我们不能在神富饶的世界里,同时看见弟兄姊妹在那里嗷嗷待哺,而高兴快乐。我们难以对这原则设限。西方社会里,在生活上没有匮乏,也知道世界另一角落,无数人因饥饿而死。我们只能说,‘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他自己的见解’(罗十四5──现代中文译本)。──《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