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愿爱你的人入日头出现,光辉烈烈

 

第七章主要分成三段:

第一段 (1-4):讲到城墙修建完后,尼希米怎样把神家事奉的立体化建立起来。

第二段 (5-69):讲到数点并记载所有归回的百姓,甚至连牲畜也都记载。

第三段 (7073):讲到为着圣殿的建造,这些族长们在神家的奉献。

 

第一段讲到城墙修建完后,尼希米怎样能把神家事奉的立体化建立起来

一、是事奉的安排

他设立守门的、歌唱的,还有祭司的服事,他也派人管理耶路撒冷,作治理的。这里提到:

1、守门的:是针对仇敌,能够守住不让仇敌来攻击或伤害神家。

2、歌唱的:讲到对  神,他们带领  神的百姓来敬拜,所有歌唱服事的人都是利未人。

3、治理的:是针对百姓,一旦城墙修造好,尼希米把这些服事全部立体化的设立起来,他设立合 神心意的人当领袖,他在神家设立作治理的。

 

二、是神家设立领袖的原则

1、忠信:例如哈拿尼雅,他忠信又敬畏  神过于众人。我们看见神家领袖的设立跟地上设立领袖不一样。世界上只要你有才干、有背景、有办法、有聪明基本上就可以当领袖。可是在神家,你需要是忠信的,能非常忠心于你所事奉的  神,及所受的托付。

2、敬畏 神:我们要知道我们所事奉的是谁,不敢随便地放纵肉体,也不敢随便地治理神家,必须要照着 神的旨意。

3、杰出:记得一位年长的弟兄常劝勉我们说:“在神家作领袖,作服事  神的人,生命需要超过神儿女们很多很多。”这是我印像很深刻的一个提醒。你不是只比神儿女们更爱主,或是生命好一点而已,你必须好很多,各方面要作榜样,你的追求或属灵的生命,都必须在神儿女们的前面,这对每一位服事主的人来说,是一项很大的挑战。

 

三、是看守的条例

他颁布一些看守的条例,或是儆醒、守望的条例。他要求这些守门的,只有在太阳上升后,才可以开耶路撒冷的城门。对整体而言:在黑夜充满危险的时候,必须紧紧的把门关着,免得仇敌得到任何的空隙来伤害他们。必须是活在光中,在光明中他们才可以开门。对个人而言:他要求耶路撒冷的居民,按着班次看守自己房屋对面之处。在《尼希米记》第三章讲到修建城墙时,这句话也重复出现,就是各人对着自己所住的房屋来修造。这里讲到对外儆醒不光是有全体的、整个教会的,也有我们各人、各家的。我们必须有一个很切实且严肃的体会,各人、各家过儆醒的生活,整个教会更是这样。

 

第二段讲到数点归回的百姓

这一段跟《以斯拉记》第二章几乎是一样的,笔法和记载的顺序都一样,但是有一些数目上的出入,有两种可能:一是抄写错误造成的;另一可能是尼希米纠正,或是后来有更准确的资料来纠正在以斯拉时代所收集的资料。在这一段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点,因为我们乍读之下,会觉得非常的枯燥无味,讲谁的子孙有多少人,记载归回的事,我们会不想读,想把它跳过去。但是这一章的主题是用《士师记》531,底波拉在那个荒凉的世代(士师时代),各人照着自己认为是对的去偏行己路,使整个神家荒凉,常常失败被仇敌攻击。底波拉有一个祷告,“愿爱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我把它定为本章的主题也是这样,人虽然会失败,被掳,甚至被掳这么久,但是人永远可以归回到爱我们的  神面前,仍然可以再回来好好地爱  神。

 

这一批从被掳之地归回,从那么多的羞辱,仇敌的辖制底下出来的人,在  神的眼中是何等的宝贵,真的是看为眼中的瞳人。《撒迦利亚书》28也说到:  神看我们如同眼中的瞳人。这些归回的百姓,神特别宝贵。他们虽然被掳但是不甘心继续被掳;虽然被掳了这么长的时间,许多人也习惯于巴比伦那个繁华的世界,舒适的生活,所以回来的人是很少数的。数点起来,不到5万人,跟以色列人这么多人相比,归回的百姓其实是非常少数的。所以这一班人在  神的眼中特别宝贵。因此  神数点的非常的精细,像谁的子孙628名,像押甲的子孙2322名。他不会说有2000多人,或是有2300人左右,他是算到2322个。或是95个、128个、621个,你发现  神是数到个位数。换句话说,一个都不漏掉,每一个回来的,  神都数算,都宝贵。保罗告诉我们:“若有人爱  神,这人乃是  神所知道的。”(林前83)这是何等大的安慰。不管在任何地方,不管你恩赐有多少,你信主年日多久,或是你在人的眼中多么无足轻重,可是在  神的眼中,只要有人爱  神,保罗说: 这个人是  神所知道的。

 

弟兄姊妹, 我们不要去羡慕作一个很有恩赐,或是神学知识懂一大堆的人,但是却不爱  神。我们要羡慕作一个爱  神的人。 而且整个律法和先知道理的总纲, 就是要得到一批人是“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我们的  神;然后爱人如己。” 神最在乎的是我们跟祂之间那个爱的关系。这里基本上有三种的数法。

 

第一类的数法,是按着宗室,按着家族,并不是按支派(8-38)。支派太大了,而且主要是记载犹大这一代回来的人。这里是按着宗室,所以他说什么什么的子孙。

 

第二类的数法,是照着功用,照着他们在主面前的职份(第39-60节)。这里列为5种:有作祭司的(利未人),有作歌唱的,有作守门的,还有最后的两种,一种是尼提宁,这是第46-56节,小字讲到叫做“殿役”。有的英文翻译直接就是“在殿里作服役的人”,是作仆人的。这是从希伯来文发音直接翻过来的。尼提宁本身就是在殿里面作服役的人,可以用钱雇的,是外邦人,是曾经被以色列征服的人,愿意在神殿里服役,当然他们也得到基本的工资。这些人在神家服事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喜欢活在  神的家中,为神家效力,所以他们也归回了。第57节开始讲到所罗门仆人的后裔,这些人大部分是在宫殿里面服役的仆人。

 

请注意按着功用分,是非常的宝贵。例如讲到利未人。他们要归回,比一般的百姓更不容易,除非他真是清心爱主。因为照着《约书亚记》第1333节:利未人在以色列地是不可以有自己的产业,“耶和华  神是他们的产业。”在看得见的里面,他们不能够拥有产业。他们留在巴比伦就没有问题,因为所有被掳的人,都可以在巴比伦求生存,可以作生意,作歌唱的,作任何的事情,都可以有自己的产业,可是回来却没有产业。这些人如果不是为了爱  神,如果不是真心的为了事奉  神,尊重他们利未人祭司的职分,他们是不肯回来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把主题定为“愿爱祢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

 

这些歌唱的,守门的,在以色列亡国之前,他们的祖宗是歌唱的或是守门的,他们被掳了70多年,甚至近百年而当他们归回时,仍然持守他们原来的身份,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歌唱的、是守门的,所以以斯拉、尼希米数点时,就把他们归类为歌唱的、守门的。你就晓得他们的整个心,虽然人被掳到巴比伦,可是他们的心在神家。在巴比伦他们唱不出歌来;同样的,守门的也没有门可守。因为城墙被毁,城门被火焚烧,完全被仇敌自由的践踏和俘掳,没有门可以守了。歌唱的也是一样,他们如果妥协,巴比伦是一个非常繁华、令人享受的地方,是世界的一个表号。歌唱的要谋生,要转行太容易了。但是这些清心爱主的人在巴比伦,他们没有办法生存。

 

读到这里一定要想到诗篇第137篇。1371他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这个“他们”就是这些被掳但是却清心爱主的人。“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 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诗1372-3) 这讲到他们羞辱神百姓。“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诗1374-6)真是巴不得神家有这么多爱主的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快乐不起来,仇敌羞辱我们,叫我们在这个繁华、被掳的世界里,叫我们唱锡安的歌,我们没有办法唱,我们必须回到耶路撒冷,必须回到  神的旨意中,必须回到神儿女们那个尊贵,该有的地位和身份上,我们才可能唱锡安的歌。所以他在这里说:“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他宁可忘记、丢掉他所有最值得夸耀的技巧和谋生的技能,他们没有办法在外邦,在仇敌的辖制、羞辱下,他们来唱敬拜的歌。看到这些你会很感动的。这些人世世代代,仍然守着他们尊贵的身份,他们在那里过着清苦的日子,不肯在外邦随便唱歌,他们羡慕能够回到耶路撒冷。

 

同样的,尼提宁或是所罗门仆人的后裔,这些都是外邦人,被掳来的或是用钱买来的,他们在神家事奉了这么久,突然也被带到巴比伦去。如果他们的心只在乎吃喝,有收入,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就好的话,他们不会想回来。但是连这些外邦人,连这些作奴隶的,他们知道回到耶路撒冷又要再当奴隶,可是他们心甘情愿,宁可作仆人,这些爱主的人正如诗篇8410所说:我们“宁可在我  神殿中看门,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从这些经文里,希望我们真的看见,为什么我称他们是爱主的人,因为他们的心,整个的人生,离开主的旨意,离开神儿女该有的尊贵的身份和生活,他们的心就痛苦,想要回到  神的心意中去。

 

第三类的数法,是根据那些还不明身份的人,包括百姓也包括祭司。当他们查不到谱系,找不到他们的家谱时,尼希米一点不妥协,虽然他们千里跋涉回来了,但是尼希米仍然是公事公办,在  神的家中是不讲人情的,你必须先遵照  神的旨意。所以他为着持守神家的圣洁,这三个家在祭司中找不到,他就先定他们为不洁,不准他们供祭司的职任,也不准吃至圣的物。但是也不是丢在那里不管,他们要直等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尼764-65)。换句话说,只要清楚了,就会恢复他们。但是在不清楚之前,不可让他们服事。这是一个非常绝对、认真的态度。照理说你既然是祭司,是属  神的人,你应该清楚知道你的家谱,你应该知道你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才对。第66节,记载到总会众有42360名,不仅记载会众,还有作仆人、婢女的,还有歌唱的,连牲畜都记载,很有意思的是连牲畜都记载到个位数。你就晓得,  神真的多么在乎这些,从世界里面分别出来,从被掳之地走出来的,愿意归向  神的,任何的人、事、物,  神的心都宝贵。

 

66节讲到会众共有四万多人。你如果自己把前面的人加起来,你就发现没有到四万多人。《以斯拉记》加起来甚至不到三万人,这里是三万人多一点。那么这个差距是什么呢?有三种可能性。一个是把他们的妻子、孩子也包括进来,所以有四万多人。第二种的可能性,在这里所记载以犹大家为主,四万多是包括了以色列其它支派归回的人。以色列是被亚述掳去,不是被巴比伦掳去。所以这里记载从巴比伦回来的人,一共有三万人左右,这边说总共有四万多人,可能是包括了以色列其它支派,从被亚述掳去的各地回来的人,加起来是四万多人。第三种讲法的可能性比较小,就是这三个在族谱查不到自己家谱的祭司和他们的后代,我想不太可能有一万多人。所以,我个人比较接受前两种的讲法。

 

最后一段,他们为着圣殿献财物,甘心把金子、银子、礼服都奉献上来

祭司的礼服六十七件,连一件都不少, 神都一一记载,  神都算得清清楚楚。希望从这些圣经的笔法上,我们要去体会  神的心,  神不仅在乎每一个归回的,  神也在乎我们为着要归从  神,我们所带回来的任何东西, 每一笔为着爱祂所献的奉献, 神都在乎,  神也都不轻看。真的巴不得我们向  神也有同样的祷告,在这个荒凉、黑暗的世代里面,愿爱主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有更多清心爱主的人,被主兴起;有更多的人不甘心活在被掳的里面,我们要起来,回到位上,抖下尘土,坐在我们该坐的位置上。

 

祷告:

主耶稣,谢谢祢借着这一章圣经提醒我们,让我们不甘心活在被掳的里面,因为祢来就是要叫被掳的得释放,叫受压制的得自由。主啊!所有从被掳之地归回的,他们在祢的眼中都是何等的可贵。主啊!我们求祢真是用爱来激励我们,让我们都愿意起来好好地爱祢;但愿在这样的一个世代里,真是有更多爱主的人被主兴起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能把黑暗赶逐出去。也但愿这些的交通,能够激励我们起来好好爱祢,知道所有爱主的人,主都知道,主都不轻看。我们这个人所摆上的,所奉献的,每一个祢都那样的宝贵。主啊!谢谢祢这样的看重我们,愿一切的荣耀归给祢。祷告感谢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于宏洁《同心合意恢复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