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讲 回归国土•同心建造

 

  今天继续讲述神的子民被掳至巴比伦,但以理及其三友处身于一个转变中的世代,他们如何经历神的主权,忠心于主,为主做美好的见证?犹大人被掳之时,正值巴比伦大帝国的崛起,但神应允他们七十年之后,可以回归故土。神的说话是真实的,衪的预言,到了时候,必要应验。巴比伦到了伯沙撒王的时候,神用指头在墙上写字谓:“巴比伦的时候到了”,就在那一个晚上,巴比伦帝国突然结束,波斯帝国起而代之(但五)。强如巴比伦帝国,国历竟不到一百年,令我们想到,从没有一个人间政权可以长存,因为神是改变日期、废王、立王的那一位。波斯王古列,以一个解放者和拯救者的姿态出现,轻而易举的,就把当时衰败不堪的巴比伦帝国夺取过来。波斯王古列,派其手下猛将大利乌为开路先锋取了巴比伦;奇妙在这次政权的更易,是毋须经过任何战争的。波斯帝国掌权令犹大人面对一个转机,神感动古列王的心,叫他容让犹大人归回原籍,同时又感动犹大人,愿意返回家乡,在耶路撒冷建造圣殿(拉一)。如果以斯拉是位历史学家或是社会学家,他断不会如此写法;因为古列并非一位敬奉神的王,他甚至不认识耶和华,岂可说他受神的感动呢?然而,在《圣经》的作者眼中,从属灵的角度去看,每一件事的成就都有神的旨意。

  波斯王古列夺得巴比伦政权之后,施行宽大政策,争取民心,准许犹大人取回圣殿的器皿,归国信奉自己的宗教。犹大人获得特赦,而其它被掳的民族亦同得优待。所以说:“咒诅也可变为祝福。”就算不认识神的人,不论其心思如何,同样亦为神所用;波斯王古列的宽大,可能另有企图,但结果由神配合,成就祂的旨意。《圣经》记载约瑟的生平,足可清楚说明这点。同理,保罗亦告诉我们,有人传福音是为着叫人与我们同得福音的好处,但有人却是出于假意、嫉妒和结党,却罗却说:这又何妨呢?只要福音得以传开,他就满足了。所以弟兄姊妹,人虽有各个不同的想法,但终可成就神的旨意,我们就为此而欢喜了。

  当犹大人返回故土,马上要做的有两件事,首先是重建圣殿,其次是重修耶路撒冷城的城墙。他们重建圣殿,不只得到波斯王的准许,更得到王的赞助(拉一至六)。圣殿在犹大人心目中为何如此重要呢?圣殿是犹大人宗教信仰的核心,象征耶和华神与他们同在。犹大人是神所拣选的子民,大·的王权喻弥赛亚掌王权,圣城的锡安山喻神之居所,圣殿喻犹大人敬拜之核心,他们是一个信仰的群体,有了圣殿才可以肯定他们神子民的身份。感谢神,今日我们信仰的中心并非一所圣殿,我们信仰的中心是耶稣基督,祂是大·的子孙,是得胜的君王。今日,我们的信仰乃在基督里,而毋须仰仗地上的领袖或君王,因此圣殿对我们的意义比《旧约》的人要广阔得多。耶稣基督曾对衪的同胞说过:“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二19)其实,耶稣基督所说的圣殿,是指祂的身体将要复活而言;因此,我们今日若说在圣殿里敬拜神,就未必说到在一处地方敬拜神。保罗说:我们在基督里都是新造的人。又说:我们在基督里都要同归于一。我们的身体就是圣灵的殿,因此我们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起居饮食和健康。圣殿另一个预表乃是教会,普世教会象征着信徒的团契和圣灵的居所。所以,我们今日如何建造圣殿,如何在基督里敬拜神,如何参与教会的事奉?

  昔日犹大人重建圣殿,可说是百废待兴,一切由零开始;在过程中,他们首先筑坛献祭(拉三)。弟兄姊妹,我们做神的工作,很多时候固然有很大的理想,但也得脚踏实地,循序渐进。犹大人在圣殿的旧址筑坛献祭之后,就百感交杂,立了殿的根基,可惜在施工不久,即遭到邻国,尤其是北方撒玛利亚人的反对(四)。这些人是在北国以色列亡于亚述才徙居于此,他们的信仰比较混杂,有信奉耶和华的,也有信奉外邦神的;他们明显不是神的子民,信仰亦不纯正,故目睹犹大人重建圣殿,就加以拦阻,甚至贿赂谋士,即当时地方政府的官员,加以阻挠。犹大人只因面对太多的反对,工程停顿十六年,直至大利乌王第二年才能复工。一方面是遭人拦阻,另一方面又要面对旱灾和经济不景的因素。但工程延误,犹大人也要负责,因为他们只管建造自己的房舍,忘记了神殿的荒凉(参(哈该书))。换句话说,是因他们漠不关心,没有心志,不肯委身于工程之上,致把建殿的工作延误了十六年。教会今天有不少工作也是如此,因着信徒懒洋洋、提不起劲而延误了,无法完成。许多有待发展的圣工,如差传和植堂等,都在拖延态度之下,等待条件充裕、毫无困难才起步!其实,这是没可能再等的,应当坚强靠主,凭信心仰望神的带领。有时,环境虽然困难,只要内部团结同心,就能建造神的家。

  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一再的鼓励犹大人,他们终于主前二五零年恢复建殿,这时不但有王的批准,而地方官员也不再加以拦阻;就在他们同心合意的兴建下,拖了十六年的建殿工程,竟在四年之内全部完成。弟兄姊妹,我们今日教会中是否有些事,应当一早就去做的呢?求神帮助我们,同心合意的去祷告,打好地基以后,就要马上建造祭坛。犹大人之所以能达成建堂的使命,是因为清楚知道这是神的吩咐,亦同时是遵照波斯大利乌王的谕令,和听从先知所传的信息(拉六14-15)。“神的吩咐”,意指从衪所领受的异象和使命;“王的谕旨”,乃指客观的环境和资源;先知劝勉的话,乃来自神道的训勉和鼓励。弟兄姊妹,我们现代信徒要建立属灵的生命,好履行基督的命令,靠着神所赐的恩典和资源,同心合意建造神的殿。

  犹大人建好圣殿后,表示他们可以一同敬拜、献祭、守节、颂赞神。到了尼希米和以斯拉的时代,第二批犹大人亦已回归,跟着第二件要做的工作,是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使百姓得着防御和保护,可以重建家园,安居乐业。有人说,建造圣殿是属灵的工作,而建造城墙则为世俗的工作。其实,人整体生命有着全面的需要,例如起居、饮食、敬拜和工作等,不应有圣俗之分。不论重建圣殿,抑或修筑城墙,其最终目的,在于凝聚一群有共同信仰、属神的子民,将之建立为一群大能的子民。弟兄姊妹,今天到教会去敬拜、事奉、祷告和团契,是不能完全从现实居住和工作的地方抽离的。因此,建殿和修城墙的工作同样重要,同是为着建立神的子民,使他们可以在安顿的环境中,建立自己属灵的生命。建造城墙是民生的问题,令犹大人从老远的巴比伦回归之后,有自己的家园,并且受到保障。弟兄姊妹,我们今日到教会来,也当有一种安顿的心态,不应打游击式的以过客自居,倒要投入其中敬拜,委身事奉,并奉献支持教会的需要。教会除了要建造圣殿外,也得建造城墙,这并非宗派主义及地盘主义,乃要使弟兄姊妹能在教会(这属灵的家)之内安居及定居。

  当日尼希米在波斯国的首都书珊城内,听到耶路撒冷城墙被毁,城门被火焚烧,同胞遭大难,受凌辱,于是受感回归故国,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其实犹大人在圣殿造毕后,在修筑城墙的事上亦曾遭到很大的拦阻,惟恐他们要脱离波斯帝国管辖,企图作反,不再纳税予波斯帝国,甚至遭波斯王亚达薛西下令停工。尼希米获悉之后,心中极其焦急,迫切祷告,求神怜悯说:“主阿!求你侧耳听你仆人的祈祷,……使你仆人现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尼一11)。尼希米此语,并非求神使他升职加薪,事事亨通,而是受感要为故国重修城墙,求神安排一个合适的机会,可以向王提出请求。

  尼希米以皇帝酒政的身分向王进言,那时是他听得停修城墙消息之后的第四个月。由此可知,我们虽了解事态和需要,仍要待合适时机方可进行。当王开腔问他为何满脸愁容时,他首先默祷求神指教他,然后向王表明他的担忧,是与政治并无关涉,他首先提及祖坟所在,因城墙荒废而失却保障,敢请王派他回国修造城墙。神于是感动亚达薛西王之心,准他所求。弟兄姊妹,这里提醒我们,神予人异象和呼召,并不是抽象的、凭空推想的,乃是从实际生活接触中有所体察,圣灵有所感动,然后产生一种响应。基督徒不可以闭门不理世事,我们要传福音就要接触人群,体察他们生活的需耍,关注他们未得福音的可怜,从而内心受到感动,产生宣教的热诚,不单付诸祷告、奉献金钱,甚至投身于短宣的行列中!今日,教会理应关注社会的需要,我们接触人群,关心他们,神就赐我们异象和负担,去展开学生、戒毒者或新移民的福音工作。昔日,尼希米遇到这件又大又难的事情,但结果令到下令禁止修筑城墙的亚达薛西王,不单收回成命,还肯派出兵马为他们开路,甚至出资赞助他们的工程!这是何等奇妙的转变哩,就像停顿了十六年的建殿工程,终能顺利完工一样。尼希米如今承担起这么大的责任,深知道独力难成,他首先视察过耶城的荒凉程度,然后招聚百姓,同心来建造城墙,免得再受凌辱。有时候,当局者迷,我们好像犹大人一样,需要一个远道自书珊城回归的尼希米起来带头和推动。同理,我们今日教会也必须呼吸新鲜空气,多接触世界大事,多了解外间教会的运作,莫作井底之蛙,墨守成规。

  尼希米带着信心和见证的呼吁,深得百姓积极响应,愿起来同作善工,但他们确实面对许多的困难、反对、讥笑和威吓。弟兄姊妹,香港教会同样要关心建造圣殿的工作,回归祖国之后,我们站在自己国土的特区之上,面对着广大十二亿同胞,内地教会与我们有着密切的关系,有许多地方是我们应从内地教会,和信徒身上可以学到的,尤其是他们经历这么多苦难之后,其属灵生命和信心的表现,足以成为我们的鼓励。同样,香港教会所拥有的自由、资源和经验,亦可作为他们建造教会的借镜。让我们同心合力、共赴时艰的,来建造中国的教会!── 周永健《转变世代中神子民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