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信心的重建──撒迦利亚的挑战

 

  今年是戴德生先生创办中国内地会一百廿五周年纪念。而在今个月,海外基督团(即前中国内地会)会举行一个很特别的感恩会。回想起一百廿五年前;当时中国仍然落在一个相当落后的光景里面。戴德生先生是一位英国人,他热爱中国,特别关心那些住在内陆的中国人。最初,戴德生先生在上海一带为主作工;但后来他发觉所有宣教士都住在中国沿海通商口岸的地方,而内陆许多省份根本没有人进去。那时,他心里有很沉重的负担──在内陆的中国人有谁向他们传福音呢?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先生凭着信心,用十英镑在银行开了一个口。他祈祷求神赐给他廿多个青年人,好和他一齐进入内陆向那群可爱宝贵的人做传福音工作。感谢神,在一八六六年有一艘船从英国开航来到中国,船上连男女老少合共有廿二人。从那时起,戴德生先生就开始了内地会在中国的事奉。那时戴德生先生只有十英镑,却要供养廿多个人在中国的生活费;但他凭着单纯的信心倚靠神。而神亦很恩待他。后来中国内地会正式成立。当戴德生先生离开世界那一年,内地会已经有八二八个宣教士。感谢神,一个很小很微弱的信心,神就能成就又大又奇妙的事。各位,今日你们的信心在哪里呢?

  最近,当我再次翻看戴德生传时;实在非常受感动。一八六五年他创办中国内地会,一八六六年一群青年人坐船从英国来到中国,开始内地会工作。一八六七年戴德生先生遭遇到一次打击──他最疼爱的女儿──恩惠死于水脑病。那时她只得八岁。当她病危临终的前几天,戴德生写了一封信给他在英国的一个好朋友柏加先生。信中写着:“这时,我坐在将要离世最亲爱的小恩惠旁边,写这封信给你。她患了水脑病。明知道英国妇孺难适应中国内陆恶劣天气、环境和·生;我仍然把我的妻子和小孩子带到此地,这并不是我愚蠢或是藉此扬名;只是因为我甘愿把我自己和我全家奉献在主的祭坛上!”夏天来到,戴德生知道英国小孩实在不能适应中国内陆特别是江浙一带炎热气候。经过长时期祷告,他们俩夫妇决定将小孩先送返英国。他们预备在扬州送小孩离开,就在过长江时;戴德生五岁的儿子撒母耳患了病,而且病情急剧恶化;不久更离开了世界。对于他的女儿和儿子相继离世,戴德生再写了一封信给柏加先生。信中写着:“现在已经有两个小孩无须我们挂虑,他们睡在耶稣的怀抱中。亲爱的弟兄啊,虽然我难免常常流泪。然而,感谢神,准许我这极其不配的人有份于这伟大的工作。”信心,是何等重要。要建立神的工作,为主做更大的工作时;我们需要有刚强的信心、坚定的信心。各位,让我们起来重建信心。今日你的信心在哪里?你是否相信神是信实的?当戴德生带着信心踏出第一步时,他什么也没有;银行没有钱没有人肯陪他一齐来中国。但当他凭着信心踏出第一步时,神就恩待、赐福这个差会;让这个差会不断发展。信心是何等重要呢!

  昔日以色列人在重建耶路撒冷圣殿时,因遇到许多拦阻和意外而感到灰心而失望。但感谢神,当以色列人最动摇、最没有信心和失望的时候,神亲自差遣先知来激励他们,使他们恢复信心,最后圣殿被重建起来。各位,今日我们是多么需要信心;尤其是在今日这个时代,面对香港局势转变的时候,你知我是否仍然有信心呢?求主帮助!

  旧约圣经十二卷先知书里面,撒迦利亚书是篇幅最长的一卷,共有十四章。第一至六章描写八个异象。而第七八两章共写了四篇信息。最后第九至十四章讲出两个默示。或者先让我们认识撒迦利亚这位先知。撒迦利亚是一位很年青的先知,他有朝气和理想。对神存着一个盼望和顺服的心,他以先知的身份宣讲神的信息。另外一方面,他是一位祭司。所以他很重视献祭的活动,并且注重礼仪上的洁净和敬拜的生活。今日让我们从撒迦利亚的挑战中得着信心的重建。

  在撒迦利亚书第一章提到神藉撒迦利亚先知对以色列人宣讲信息。先有哈该先知、后有撒迦利亚先知,神不停供应信息给以色列民;使他们有信心重建神的殿。各位弟兄姊妹,如果今日我们要起来重新建立、重整我们自己属灵生命,神同样会按时供应祂的话给我们,使我们靠着祂得复兴!今日,你有没有面对神?当我们转向祂,祂就转向我们。这是先知给我们的一个确实应许。原来神伸出祂慈爱的手呼唤我们,叫我们不要再偏行己路;要回转归向祂。何谓“回转”?就是离开你的恶行,离开罪恶回到神面前。昔日你是背向神,走自己的路。今日你回转过来。知道在什么地方走错了,就在什么地方重新站立,仰望神的恩典归回。当我们回转时,神就归向我们。当我们亲近神,神就更加亲近我们。所以撒迦利亚先知传出的第一个信息,就是叫百姓回归!当我们回转面向神,当我们愿意仰望神的怜悯和荣美时;我们就能从神那里重新得着盼望。

  (撒一7-6)记述先知见到的第一个异象。“我夜间观看”、见一人骑着红马、站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在他身后,又有红马、黄马和白马。”(撒 8)到底这异象代表什么﹖其实这个异象含有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在夜间的时候,我们要观看。正如诗篇里面告诉我们守夜的如何等候天亮一样。今日的世界同样落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面──到处都有地震、饥荒,民攻打民,国攻打国。面对这些情况,我们是否需要抬头观看,看神在这时代要显明的是什么作为?我们有否带着信心的眼睛观看呢?不单要观看更要守望,做一个黑夜的守望者,随时儆醒,为主作见证。另外,在异象中提及的番石榴树,虽然只是一些矮树丛,却能散发芬芳的香气。各位,在今日黑暗的世代中,谁能散发基督的香气呢?在旧约圣经中,马的颜色是有代表性和预表性的。红色代表战争,特别在战争当中有流血。而黄色的马,有人推测是红色和白色的综合,可能是指战争后带来的混乱景况。最后是白马,白马往往代表胜利、凯旋和荣耀;即胜利凯旋的荣耀之意。而整个异象就是说,我们要观看、仰望和儆醒。求神开我们信心的眼睛,尤其面对这黑暗的世界;让我们做一个守望者。守望等候天亮的来到。让我们儆醒、等候这天发亮的时刻罢!

  昔日,当亚兰王围城的时候,以利沙的仆人真的很害怕,大军压境,怎么办呢?以利沙很安静,他不是求神开他仆人的眼。当神真的开他仆人的眼,他们就看见满山上原来都充满神的火车、火马在四周安营,保·他们。不错,当我们今日看到四周政治局势、各地变化、听到很多地震风声,这些都叫我们胆颤。但让我们仰望这位坐在宝座上掌权的神,祂要在现今的世代显明祂的作为,祂要施行拯救。各位属神的儿女啊!让我们抬头观看,让我们带着信心的眼睛仰望神,祂要引导我们走前面的路。至于教会,要在地上为神作见证;在黑暗的世代中成为明亮的灯台。在一个充满各种声音和各样异端的世代中;为真理发声,做个时代见证人。在黑暗的世代,是何等需要光明;我们是何等需要散发从神而来,从主耶稣基督而来的香气呢?

  (撒一12-17)提到神虽然曾经恼恨耶路撒冷和犹大,但最后神仍会施怜悯、拯救他们。在第十三节提及耶和华用美善的安慰话。美善含着怜恤的意思;是带着恩慈、爱怜而发出的说话。而安慰则是低吟叹息。即使今日四周好像漆黑一片,但我们的神仍然在这时代作工,这就是美善的安慰话。而第十四节至十七节则提到神为锡安为耶路撒冷心里极为火热,因为神从前稍微恼怒,敌人就对耶路撒冷和锡安的人加害过份。因此神要回到耶路撒冷,并且要重新得着荣耀。一直以来,神的殿代表神自己的荣耀,而耶路撒冷的城墙则代表神的荣耀在列国中得着彰显。本来神的殿被拆毁,城墙也被破坏,那是何等羞耻的事。但神要恢复祂的敬拜和见证,神的荣耀要在这地方得彰显。各位,你有没有看见这幅图画?你有没有信心神要在这末后的世代做更大的事?不但是神的殿被建立,城墙被建立,神的恩典和福气更加倾倒在我们身上。而且这丰盛的恩典要满溢出去,流到其它地方。耶和华再安慰锡安,并且拣选耶路撒冷。今日神同样拣选属祂的儿女为祂完成工作,在这世代成就神的旨意!所以撒迦利亚书不单带给我们异象,也带给我们信心。

  另外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五个异象,记载在亚四章,第一节提到撒迦利亚被天使叫醒,其实撒迦利亚是否真的睡着呢?本来他一直看着异象,怎会睡着呢?可能他只是被神的异象吸引,所以当另一位天使又来的时候;就好像拍醒他一样,让他再一次观看。今次神让撒迦利亚看见一个灯台,而灯台就代表以色列国;以色列要再一次被建立、被高举。而这灯台有七盏灯,另每盏有七个管子,则合共有四十九个管子。而灯盏是需要油的供应,所以在灯盏的左右边都有一棵橄榄树;在以色列,油的来源自橄榄,即供应灯的原料。油是何等重要。油有滋润、润滑的意义。油更有医治裹包创伤的意思,油能够燃点发光,当点着火的时候更带给我们温暖。油带来润泽,所以古代膏立帝王的时候,都会用油倒在他们头上,代表神的恩福临到他们身上。而且透过这个帝皇,将神的恩典带给整个民族。到底;今日我们所倚靠的又是什么?在第六节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宣告,就是我们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势力指军事,势力有军事力量的意思。而才能可能是指我们的财富和资源;指我们的经济能力。我们今日是倚靠人的力量么?是靠赖人的经济能力么?不是,我们所倚靠的乃是神的灵。这个信息何等的重要。

  我们今日要为神工作,要有信心让神的灵帮助我们,让我们一齐起来为神作工。因为我们不是靠自己有什么力量,不是靠我们众人能成就什么,我们今日所倚靠的,是神自己的灵在我们当中运行带领我们。所以撒迦利亚就用这个信息,勉励当时的百姓,让我们仰望神,神的灵在我们当中作工。

  今日神的灵在各地有很奇妙的作为,神自己要在这世代中行又大又奇妙的事。我们今日有没有顺服神的带领,我们今日所倚靠的对象是什么呢?让我们看见神要在我们当中用祂自己的方法成就祂的美意。

  “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他必搬出一块石头安在殿顶上,人且大声欢呼。”(亚四7)原来当所罗巴伯开始要工作时,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开始,圣经中提到搬出一块小石头立在殿顶上。这里有两个解释,一是建殿时要立好根基;立好根基后就要在上面建造。最先是要搬一块小石头出来开始建造。第一块石头算什么呢?不过是一个好微小的开始。但谁敢藐视那日的事为小呢?一些好微少的开始,神岂不会成就很大的事么?好像刚才提到中国内地会起先只戴德生一人有这样的负担,好多人都不支持他和认为他疯狂。怎可以带一班人进入中国。但一件微小的工作,一个信心的开始,谁人敢小盱他呢?亦有人解释搬出一块石头立在在殿顶上可能是指圣殿在最后行平顶礼,最后一块石头放在殿顶上,神的圣殿就完成了。所罗巴伯的手既立了圣殿的根基,他的手必定完成这件工作。

  各位,今日如果你和带着一点点的信心。求神帮助、坚固我们,使我们能在这世代为神作工。今日我虽然是那么软弱,那么微小。但若果我将自己放在那神的手中,定能够成就神自己的计划。你愿不愿意将自己交在神的手中被神使用呢?不是倚靠你有什么势力、什么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 刘少康《来吧!我们重新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