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尼希米记之二

 

题示:重读二至六章,特别注意关乎尼希米本人之美德及性格等之描述。

 

       神应允的祷告,不像数学:它有多少;不像诗词:它有多美;不像几何:它有多长;不像音乐:它多动听;不像逻辑:它多有系统;神也不计较我们用什么方法,在什么场所祷告;他要看的,是在我们祷告时心里是不是逼切火热,为着他的国和他的义而哀求。

                                                 ——罗威廉

 

编按:读者要进一步研究尼希米这个人,请参巴斯德之“看这些人”(Mark These Men by JSidlow Baxter)。

 

英雄与时势——续

 

建城墙之尼希米(二11∼六19

 

    一方面带着王之谕令,心中怀着耶和华管理万事的兴奋,另一方面亦看到建造城墙的责任巨大,尼希米回国了。在波斯王军队陪同下,尼希米经历了三个月的旅程,经过大河西(即幼发拉底河)之波斯省长(二78),约瑟弗告诉我们,在这些路经的省长中,有两个是顶麻烦的,一个为撒玛利亚的省长参巴拉,另一个是称作“为奴的多比雅”,后者不是省长,大约是撒巴勒的秘书之类,“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就甚恼怒”的,就是他们。尼希米出师未捷,就碰上仇敌。

    在小心谨慎之下,尼希米安全抵达耶路撒冷。三天之后,他就夜里起来,秘密巡视城墙倒塌之情况,他这样做,相信是免为撒玛利亚的探子所发觉。他进行得十分隐密,连亲信都没有告知;几星期后,巡察之工作完成了(二1218)。

    后来证明他秘密之巡视极为成功;他暗地里把整个工程划分为若干部分,又把壮丁分成许多的工作小组,每组负责一段工程(第三章),同时动工。这计划之周密及效率之高,尽管有强敌当前,他们在七星期之内就全部竣工了(六15)。

    门扇安妥后(七1),尼希米就指派守门的班次,并制定规矩:一到晚上,城门就关闭,翌日再开(七3)。尼希米的目标达到了——离亚达薛西王之谕令不到六个月的时间!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看看尼希米那实际的组织工作和绝对的属灵意念,是怎样和谐地行使出来。

    他把工程分成若干部分,再有系统地把它分配给不同的工作小组(共有四十二组),务叫每组均修筑他们住所附近之城墙(三10232930),这样工作起来,自然更有劲。我们第一个责任,总是自邻居起的。这就是他实际工作组织带来之成绩。

    再看他绝对的属灵意念。尼希米永远不会用组织与工作能力去代替神的,举例说,四章九节说:

   “然而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又因他们(仇敌)的缘故,就派人看守,昼夜防备。”

    好一个不用组织能力代替祷告,又不以祷告代替实际工作的例子!现在看看我们的教会及教会机构,组织繁密,开会频频,看来俨然一个联合国,但做了什么工作吗?工作都没做出来,就是有什么工作议案提出了,还要经过千部百门,结果开会就人人有分,工作起来就关人何事。这是叫人痛心疾首的。当然,组织并没有错,错者是太相信“人力胜天”,以为“心中仰望”就成,祷告会什么的都是孩子气:这种机构就是再多一百零一个,撒但都不必操心。

    看尼希米之一生,就会使我们想起克伦威尔将军的话来“信靠神,然后预备好你们的枪械。”按理说,今天教会的人材应该比任何一代都好,但我们就是太忙去跟所谓社会问题来搏斗,而没有时间在膝盖上跟属灵的恶魔搏斗,撒但真要嗤笑。难道它还会怕我们计划多多?废话!它怕的只有一样,我们在祷告上及属灵争战上的负担!单有实际而没有属灵,那根本就是不实际!

    要了解尼希米这人的伟大,就要知道他怎样应付意外的问题:

    外面的逼迫:

      1)讥讽——四16

      2)攻击——四723

      3)阴谋——六119

    里面的压力:

      1)泄气——四10

      2)惧怕——四1114

      3)贪婪——五113

    它们对今日之属灵工作,有着无比的启迪作用。

 

外面的逼迫

讥讽(四16

    再没有比参巴拉的问题更目空一切的了:“这些软弱的犹太人要作什么呢?”(四2)这些正是“组织专家”对教会内小部分以属灵武器来装备自己的人发的典型问题:“你们这些软弱的家伙想作什么?”要对抗整个共产世界吗?起得成礼拜堂吗?募得巨款吗?你们提倡个人工作,一个一个的,那比得上我们用科学的方法,或是用法律、经济、教育、社会改革等途径有效!哀哉,教会什么时候才学会:“我们本不是凭血气来争战”?

    尼希米怎样应付参巴拉和多比雅的讥讽?四章四、五、六节告诉我们,他只是继续的建造,继续的祷告:“我们的神啊,求你垂听,因为我们被藐视。”之后,他加上一句:“这样我们修造城墙,城墙就都联络,高至一半,因为百姓专心工作。”

    这就是应付讥讽之良方——不是反唇相稽,是工作和祷告。当城墙联络,高出人头时,参巴拉和多比雅的讥讽就成了滑稽可笑。我们要叫他们相顾失色,就要不断祷告那五旬节的圣灵,并努力带人信主,神最喜悦的祷告就是为他的国、他的义而尽心竭力的人。撒但最喜悦之技俩,就是利用讥讽来转移我们的目标。我们最好小心记着啊!

 

攻击(四723

    讥讽不奏效,敌人就变本加厉,他们决定诉诸武力了。像参巴拉和多比雅这等仇人是绝不甘心的。

    当时的情况相当严重,他们与昔日的仇敌联盟,一起对付神的子民——参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亚扪人和亚实突人忽然间成了盟友,那真是够强硬的(真的吗)?,我们又多一个例子说明仇敌怎样可以化成“好友”,为要对付神的百姓。彼拉多与希律“化干戈为玉帛”,为要对付耶稣基督(路廿三12);罗马天主教与异教徒连手对付基要派的教会,苏联与纳粹亦曾一度携手来对付基督教,此事必层出不穷的。

    今日就算遇上这些事,也不必惊讶。那时怎办?我们只要想:“尼希米与他的朋友会怎办?”答案就来了,他们,就如平日一样——继续祷告,继续工作。唯一分别者,他们现在是联在一起的守卫、祷告、争战,与工作,参看九与十七节:

   “然而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又因他们的缘故!就派人看守,昼夜防备。”“修造城墙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

   难道单祷告不够吗?为何要守卫和争战?这就叫信靠神吗?我们若这样想,就不了解信心的意义,亦是以信心来逃避责任的借口了。尼希米当然知道信心与责任之分别,这是成就大事的智慧。

    祷告、儆醒、工作、争战,这是多和谐的一幅图画,它对我们这一代的意义又有多大!当然它不是叫我们拿起真刀真枪去砍我们的敌人,我们有更坚固的营垒,更顽强的属灵仇敌要去对抗。

 

阴谋(六119

    讥讽与攻击都失败了,参巴拉和多比雅仍不罢休,便开始了他们的“阴谋四部曲”:

   1)伪装(六14):“请你来,我们在阿挪平原的一个庄村相会。”他们的用意大概是:看哪,你城墙修完了,我们有偌大的联盟,你们也有一阵线,我们不如联起来,不是更有利吗?尼希米看出他们的诡计来,每次他给予的回答都是一样——“我现在办理大工,不能下去”(第三节),这是最稳妥的答复——绝不妥协的分别为圣。这是我们教会最需要的功课。

   2)造谣(59):他们散布谣言,说:“你和犹太人谋反”云云,尼希米的反应就是一面差人去指出其荒谬,另一面仍不断的祷告、工作,仍然不与他们同流合污。

   3)威胁(1014):这是最悲惨的了,他们用伪先知惊吓尼希米,又收买了犹太人中的先知示玛雅、挪亚底等,为要“叫我(尼希米)惧怕,依从他犯罪,他们好传扬恶言毁谤我。”尼希米当然不会懦弱得要逃命,但这些不肖之犹太人,却大大的伤了尼希米的心。

    说来令人伤心,我们教会内像示玛雅和挪亚底的人,屡见不鲜。他说是重生得救了,表面上跟你亲亲热热的,但在背后却以数算弟兄姊妹的罪过为乐。能叫他们乐从心发的不是神的工作被建立,而是神的工人被打倒,有人跌倒了,他们就忙过不停,他们是撒但雇用的记者,负责向全城报导,又是撒但特派的专栏作家,专门评论教会事工及人员的丑闻。我们作神工人的,要像保罗一样,不管“恶名美名”(林后六8),都要专一作神的工,其它留给主去对付,他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4)姻亲(1719):到这时,仇敌仍未死心,他们与部分犹太人暗自来往,结为一气,并且诡计多端的多比雅现在作了犹太人示迦尼的女婿,而他的儿子约哈难又娶了一个犹太女子为妻,结果他就作了犹太人的老爷和女婿了,而那些犹太人看见多比雅的气势,毫不犹疑就妥协了,我们可看见,一妥协,局面就会变得困难异常。

    当尼希米发现他们当中许多贵胄与多比雅常有书信往还,他的心一定非常难过,这就无怪他们时常在尼希米面前“说多比雅的善行”了。

在我们今日的会友中不也如此吗?多少类似的事使神的工人双手被捆,而心被刺伤?有人就会一步一步地妥协,不再持守自己的原则,他再不能作尼希米了。要保持尼希米那种忠贞不挠绝不是容易的事,但至终得冠冕的也就是这样的人啊!

 

里面的压力

    尼希米怎样应付外面的逼迫,已经说过了。现在且看他怎样对付里面的压力吧,那也是三方面的:(1)泄气(四10):(2)惧怕(四1114);(3)贪婪(五113)。

 

泄气(四10

   “犹大人说: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我们是不难了解他们灰心的原因的。参巴拉等人一早就指出当时瓦砾颓垣十分巨大(四2),要建城墙就一定先清理了这些土堆,昔日没有什么机器的帮助,全部是人力搬运的,再加上现在要派一部分人作守卫(四9),作工的人自然容易灰心的了。

    今天有心为神作工的人,同样遇到不少这类“土堆”,叫他们心灰意冷。我收到一同工的信,他是在一间新派人仕打理过的礼拜堂工作,他说那地的人受害太深,无论他引用什么圣经,总是认为不可信,他说他不能清理前人留下的“垃圾”,所以问我好不好离开。

    另一友人在伦敦一教会工作,那处的人早已把礼拜堂变成一社交场所,晚上聚会就是吃喝跳舞,属灵工作根本无法展开等等。不错,教会内“垃圾”及“土堆”实在太多了,叫人寸步难行!

 

惧怕(四1114

    住在靠近敌人的犹太人常来禀告,说参巴拉等人随时会来攻击,这使得作工的人手都发软了,泄气之余再加上惧怕,还可以作下去吗?在历史上我们常见整个国家来对抗神的教会,苏联时代的放逐西伯利亚,共产国家的劳工营等。神的见证就被消灭了吗?且看尼希米怎样应付。

   1)“当纪念主是大而可畏的”(十四节),转眼不看环境,仰望神,那永远都是胜过惧怕的第一步。

   2)“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十四节),勇敢地面对仇敌,惧怕是逃避的影子,当你能面对困难时,它就要消失。仇敌不会施恩的。唯一之法就是准备一切迎上去。

   3)武装起来(1623),自此之后,他们一边作工,一边拿兵器。这是何等的智能、工具与兵器连合起来。城墙本身就是一个强大之防御工事,不能停下来。一边建造,一边争战。

    这就是我们的功课:

   1)纪念主:没有比他更大的。

   2)紧守目标:为同胞,为未信主的人争战。这是我们永琲漸标。

   3)预备争战:兵器是:(a)圣经:是圣灵的宝剑。(b)祷告:使我们得能力。(c)常被圣灵充满。

 

贪婪(五113

    没有比这个危机更有可能瘫痪尼希米的工作,因为它使内部的人力分化。当时的人为换口粮,有典当田地的,有卖儿为奴的(35),而富人却坐食其肥,这图画叫人多痛心和呕心。

    撒但不能用“垃圾”、“恐惧”来败坏神的工作,他就会发动人心内的邪情私欲:贪婪。结果许多最有恩赐的人就此失去他们的能力,昔日尼希米为此难过,今日教会中神的仆人不也遭到同样的痛苦?

    看尼希米怎样应付这危机:

   1)招聚大会攻击他们(五7)。

   2)以身作则严责他们(五811)。

   3)贵胄们悔改而悉反其质(五1213)。

    这就是属灵权柄!当机立断的、诚恳的,却是勇敢无私的!尼希米性格上的光芒,以此为最。无怪乎会众说:“阿们,又赞美耶和华。”(第13节)

    就这样,尼希米一一把内外的困难解决了,我们值得再看他的困难,好增加我们的信心:外在的有:(1)讥讽(四16);(2)攻击(四723);(3)阴谋(六119)。内在的有:(1)泄气(四10);(2)惧怕(四1114);(3)贪婪(五113)。看来困难一个比一个大,但尼希米手下的城墙却一天比一天高,多奇妙的见证!

    今天,时候不多了,城墙要加工建造;守夜者更要加倍儆醒,求神帮助我们,让我们一起的争战、工作、儆醒、等候、建造。困难不是停工的借口,因为神也在我们一边,参予建造的。直到一天,我们看见耶路撒冷的新城落成,百姓可以在“光明中行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