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准备与供应

 

【尼希米对于工作的负担】“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摆酒,我拿起酒来奉给王。我素来在王面前没有愁容。王对我说,你既没有病,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这不是别的,必是你心中愁烦。于是我甚惧怕”(1~2)

       把第一章头一节和第二章头一节所记的时间比较一下,我们就知道在尼希米听见耶路撒冷的苦况到神为他开路开始行动,二者相差大约有四个月的时间。此种关于时间上的精确记载,不单是有历史上的意义。   在那四个月当中有过什么事情,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但是我们可以从前后段的经文中想得出来。当尼希米见到工作的需要的时候,并没有急切开始工作。他深知他若要为神成就任何工作,他必须确实知道神呼召他出来工作。在那四个月当中,尼希米必定常常独自向神祈求,求神要么消灭他心灵中的感动,要么就加强那个感动,使他不能不接受神的呼召。

       他必定切切为他在宫廷中的职位而祷告。一个人能够进入波斯的宫廷任职是很不容易的事;而叫一个人离开宫廷的职务是更加的困难。在王的面前面露愁容是一件不可赦免的罪过,甚至可能因此被处死刑。他应不应该冒性命的危险向王吐露真情呢?或则他应当等待神的时候并信靠祂呢?若是神呼召他去耶路撒冷工作,那么神必定能行一件神迹使他在王面前蒙恩。于是尼希米不断地哀哭,不断地祷告,一直禁食祈求,直到一天神为他开了门。根本他都不用向王开口,王自己对他说话了。

       在他心灵中的负担是越祷告越沉重,直到沉重到使他几乎无法忍受的时候,神的答应来了。对事情的发动,并非操诸尼希米的手中;乃是在神的手中。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取得一个非常实用的教训,此中有一个很基本的原则是我们每一个为主工作的人必须记取的。这教训是说,只有在心灵中对工作有极大负担的人,神才把工作付托他做。如果你对于工作没有绝大的负担,你的工作必不可能有果子。环境的需要绝对不能构成神对你的呼召。有许多人只是一听到远方工作的需要,由于一时同情之故即刻答应去工作,结果是悲惨地失败了。

 

【尼希米靠神提出工作上的要求】“我对王说,愿王万岁;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荒凉,城门被火焚烧,我岂能面无愁容么?王问我说,你要求什么?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我对王说,仆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欢,求王差遣我往犹大,到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那时王后坐在王的旁边。王问我说,你去要多少日子?几时回来?我就定了日期;于是王喜欢差遣我去。我又对王说,王若喜欢,求王赐诏书通知大河西的省长,准我经过,直到犹大;又赐诏书,通知管理王园林的亚萨,使他给我木料,作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与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了准,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3~8)

       尼希米不单是带着一种工作上的负担,他也要求在工作上能蒙福。尼希米要知道下列三件事:()是王派遣他去到那里,()他此番去是安全的去;()有人供给他工作上的需要。在此对我们又有一个极重要的教训:有差遣,有保障,有供给 ─ 这些因素在神的工作上都是十分重要的。

       若是没有确实的知道自己是蒙召和受差遣,贸然从事任何一种属神的工作,实在是一种悲惨的事。今天太多基督徒工作中渗杂着“自我宣教”的成分。似乎在我们脑子里有一种思想,以为我们必须为神做出某些特别的事情,藉此显示我们的勇敢和牺牲精神,并且叫每一个人张开嘴吧说:“这个人真是了不起的人物!”若是要那样,你不需要神的恩惠就能做得到。

       尼希米不但是要知道他有神的差遣,他还要有保护。当然这不是指身体的安全而说──我们被召乃是要于必要时为福音冒性命的危险。但是在属灵意义方面说,我们有理由要有保护。没有一个人可以独自地出发到工场服事神,或单独一个人为神做任何的工作。因为一个人答应神的呼召出去工作,会遇到许多失望、苦难、试探的事情,所以他必须有人为他祷告,有人经常在灵里支持他。

       还有的就是尼希米要确实得到供应。为神重新建造,不止需要物质方面的供应,它还要属灵的力量。请问你在你现今所做的工作上,有没有得到供应呢?神有没有满足你的需要的一切呢?你有没有得到神供应你属灵的力量呢?在我敢于为主作任何工作之前,我要有主的差遣,有保护,以及有供应。我必须知道我进入这工作,是因为神差遣了我;我必须知道我有保护,因为有人为我祷告;我必须知道我在此地靠神的恩典所做的工作,现在就有神的供应,因为若我不知道现在如何支取属灵的力量,我就永远不能学到如何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支取祂的力量。

 

【仇敌反对的原因】“王派了军长和马兵护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长那里,将王的诏书交给他们。和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就甚恼怒”(9~10)

       那时候在耶路撒冷的还有很多其它的犹太人,他们已经长久住在那里,但是他们对于倒塌的城墙和拆毁的见证并不在意。他们对于现状十分满意;他们从来没想到神的名是如何的蒙羞;他们对于魔鬼毫无一点威胁。但是尼希米是一个心灵有负担的人,他有神的差遣和供给,他是一个有工作异象和负有使命的人。在此有一个人他的整个态度是对现状宣战。当仇敌一看见他有决心收复失地,他们即刻被激动起来反对。

       就属灵的意义来说,除非有基督徒加入战争,世上就没有真正的战争。撒但除非是看见有一个舍己、单求神的荣耀、决心击败撒但在人心中的权势、并且靠主的名而生活,牠根本不必为教会担心。请问你为神所做的工作,是否叫撒但很烦恼呢?你的教会到底叫撒但在地狱中作多少加班的工作呢?你所关心的是以色列子民的好处呢?或是别有所求,另有企图呢?――Alan Redpath《基督徒胜利的工作――尼希米记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