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一面修造一面争战

 

【敌人谋算发动新攻势】“我们的敌人且说,趁他们不知、不见,我们进入他们中间,杀他们,使工作止住”(11)

       此时,他们修造城墙的工程已完成了一半(6)。就着属灵的经历来说,任何一种为神而作的工作,当到了一半成就的时候,正是最困难、最艰巨的阶段。有过爬山经验的人都知道,当你才开始爬的时候非常兴奋,但当你爬到了半山腰时,一面你已几乎精疲力竭,一面又看到前面还有许多更陡、更崎岖的路要走,使你起初的热诚消失殆尽。

       工作做成一半的时候,你所觉到的,不是工作成就了多少,乃是你未完成的还有那么多。就在这时候,是你工作最艰难的时候,也是敌人实行最猛烈攻击的顶好机会。当城墙刚修完一半,工作才做到一半,并且百姓对于修造城墙并他们所负担的责任觉得疲乏的时候,这正是敌人利用心理上的弱点发动新攻势的好机会。

       敌人在此已相离不远,已逐步进逼到要肉搏的地步:“我们进入他们中间...”。他们不顾一切的要制止神的工作,甚至不惜采取流血的下策:“我们要...杀他们”。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要制止修造城墙的工程。他们并且很有自信心,因为他们说:“使工作止住。”这句话照原文是:“确信能(shall)使工作止住。”

 

【一般人对敌人攻势的反应】“那靠近敌人居住的犹大人,十次从各处来见我们说,你们必要回到我们那里。...我察看了,就起来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不要怕他们...(1214)

       由于敌人力量的强大,在尼希米的军营中所起的反应是恐慌。有一部分属尼希米的人,他们显然对神的工作不热心,他们却顶热心散布使人害怕的消息,一直不断(十次)的来报告说,敌人要再来进攻。

       也许他们因为心惊胆战,以至报告时语无伦次,有点矛盾:“你们必要回到我们那里。”这话有点含糊,或许可以这样解释:“无论你们转向那一个方向,他们都要攻击,所以你们要在各方面防备他们。”意思乃是说,我们现在已经四面受包围,据我们看实在是没有希望了。这是悲观主义者的论调。自然,此种报导在尼希米的军队中引起惊恐,甚至贵冑和官长也受了影响,故有尼希米劝他们不要怕的话。

       武力和恐怖:出于撒但的那种残酷和不留情的压力,就是要使神的百姓起恐慌。是否教会应该慑服于撒但威力之下呢?绝对不然!那么为何这里有人害怕呢?我可以告诉你是为何缘故:因为有一些人是住在靠近敌人的地方。这里我们看出其中的线索,因为他们和属灵的力量连不上了,他们没有在中心点生活,无分于争战的兴奋,也未尝过胜利的喜乐,也没有看见神的作为,他们所感觉到的,是敌对的力量多么厉害。

       我不知道有多少基督徒是正住在靠近敌人的危险地带。他们和神的工作没有密切的关系,个人与主耶稣没有亲密的团契,在心灵中没有真正与神有交通。他们太靠近敌人的地方。这种人就在神的军队中散布令人灰心的空气。

       以聚会为例:我们若有属灵的眼光,就知道教会的聚会乃是一种属灵的争战──一方面为基督作见证,而另一方面要打败黑暗的权势 ─ 而每一个人的态度,与整个聚会的属灵空气都有关系;一个人在生活上与敌人为友,对神的工作没有热心,在教会中只作一个旁观者,那个人就足以破坏整个聚会的属灵空气。

 

【尼希米的反应与对策】()刚强站住:“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枪、拿弓,站在城墙后边低洼的空处”(13)

       尼希米所要对付的是何等艰巨的压力──一种因惧怕攻击而产生的恐怖。但他不只独自一人站住,因他知道有主站在他旁边,加给他力量(提后四17);他又鼓励大家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站稳了,好抵挡仇敌(参弗六10~17)

       尼希米深切的知道,敌人所以这样的发怒、反对,并不是因为尼希米有对不起他们的地方;撒但攻击的唯一理由,乃是修造城墙使神的权能彰显出来(7)。一种工作若成为神自己的工作,常常要招惹敌人的反对。一个人的生活若彰显出基督的权能,一定会使那些和他比较之下相形见绌的人起反感,而惹他们仇恨。每当神的恩典在一个人身上彰显,使他更加像主耶稣,他的生活必定引起别人的愤恨与反对。撒但从来不和正统派作对;那些法利赛人是有最正统信仰的人。牠也从来不反对宗教或单反对教会的信条,但是牠必定反对每一个有圣灵工作的生活见证。请问你的基督徒生活,有没有引起撒但的抗争呢?

       ()向上仰望神:“我察看了,就起来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仇敌听见我们知道他们的心意,见神也破坏他们的计谋,就不来了”(14~15)

       这里说:“我...看了...”;处在这种境遇中,他只是看,向上看!基督徒啊,在炽烈的属灵战争中,你有没有仰望呢?尼希米向上看,把他所有的一切挂虑、惧怕、忧愁,统统陈列在神的面前,其结果是重担变成轻省。

       我为今日的教会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向每一方面看而不向上看。我们依赖每一种策略而不仰望神。我们用各样的办法应付环境,总不肯向上看。这就是教会的祷告所以那么少的原因。

       处此现代文明的时代,我们很少想到神是大而可畏的神;但是尼希米说:“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我们越认识神是大而可畏的,我们就越知道敌人的卑微不足畏。尼希米也鼓励他们说:“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一切的人命、财产安危在此一战;战争的胜败与他们所喜爱的一切,有决定性的关系。

       今天基督徒的光景岂不正是这样么?我们坚守圣经的教训,坚持信仰的大原则,我们就是为神而争战。我们的家庭和我们的儿女的安危存亡,也正是决定于此一场战争。那些世俗主义、物质主义和不信主义,如洪水般淹没全国乃至全世界,一切人的安危存亡只在瞬息之间。当记念主你的神;要为你的一切而战!

       ()一面修造一面争战:“我们都回到城墙那里,各作各的工。从那日起,我的仆人一半作工,一半拿枪、拿盾牌、拿弓、穿铠甲(穿或作拿);官长都站在犹大众人的后边。修造城墙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16~17)

       请注意尼希米是怎样的抵挡敌人。他吩咐一半的人修造城墙,而一半的人手拿兵器。一半的人工作,一半的人看守,彼此互换,可以减少疲劳。并且这里说,他们是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在此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则:我们要争战,必须穿戴军装,手执兵器。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话。固然不错,作基督徒的必须参加作战,但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就是战争不能代替修造。消极的绝对不能代替积极的。城墙必须修造起来,基督徒对于世界的最后答复,就是把属灵的城墙修造起来,使人看得见圣灵的华美。

       教会最后的见证,就是她的工作不可停止,她的城墙必须修造起来,彰显神的荣耀。我相信,撒但若能叫基督徒放下修造城墙的工作,而作无谓的争论,牠已经赢得一步重大的胜利。敌人尽管用武力来压迫,我们所给牠的唯一答复,就是把属灵的城墙修造起来!为真理争辩并攻击错谬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把圣灵充满的生命建造起来。尼希米甚至在他与敌人争战的时候,也竭力修造;他抱定的原则是:绝不因为要争战便放下建造的工作。

       ()连结在统帅的领导之下:“修造的人,都腰间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边。我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这工程浩大,我们在城墙上相离甚远;你们听见角声在那里,就聚集到我们那里去;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于是我们作工,一半拿兵器,从天亮直到星宿出现的时候。那时,我又对百姓说,各人和他的仆人当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间保守我们,白昼作工。这样,我和弟兄仆人,并跟从我的护兵,都不脱衣服,出去打水也带兵器”(18~23)

       在这里,我们看到尼希米有一个方法召集全军在一起。第十八节说,他叫一个吹角的人一直跟在他身边。因为工程甚大,工作地区分布甚广,那些工作人员都散在各处,他们同时在工作。你能想象这一个伟大的司令官,如何沿着城墙到处巡视,不断鼓励那些工作人员,并且吩咐他们一听见角声,就要放下工作齐集到他身边,向敌人作总攻击,那场面是多么的动人吗?全部策略的焦点是集中于他们的司令官身上,当角声一响之时,他们要即刻集合在一起如同一人,去打击敌人,取得胜利。

       今天我们的工作虽然散布各处,但仍不可断绝彼此的交通,要互相联络。我们无论分散到什么地方,我们有一位最有能力的元帅,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是我们大家集合的焦点。今天虽然战况甚为凶猛,战斗是可怕的,我们当跑的路似乎太远;然而我们是在我们至尊至大的主耶稣基督领导之下,连结在一起。有一天,我们的路程要跑完,号筒要吹响,我们要听见呼叫的声音。到那一天,我们就要放下工作去迎见祂;到那一天,我们的仇敌要最后被征服。――Alan Redpath《基督徒胜利的工作――尼希米记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