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二课

 

约伯记之二  第五十三课

 

题示:请先把约伯记第一、二章,及四十二章七到十七节读两遍。

 

      就让我们满有喜乐地承认,坦然接受我们的现况,绝不使我们的喜乐消灭,就是苦难来临,我仍会接受它,且是喜乐地接受它:因为它会使我年轻的日子仍能拥有智慧,它使我们能认识自己,并更能明白真理,分辨善恶。尽管损失与逆境临到,代价是那么严厉,背后隐藏着的智慧却是无价的。你必会得着,你自会发现,要得着那些智慧,是舍此无他途的。

 

                                      朋斯:致大卫书

                                           Robert Burns

 

序言

 

    在约伯记的序言中,有两个主题是交替出现的:

         约伯富有而敬虔(一15

           撒但谎言与恶毒(一619

         约伯受苦而敬虔(一2022

            撒但愈加苦毒(二18

         约伯受苦之极(二913

    稍后我们再说约伯的特点及为人(连同本书之跋语一起看),现在先看有关撒但的记录。

 

撒但与神

 

    单就记载的表面看,撒但与神的对话这一段确是相当怪异。不单在约伯记中是很特出的一段,就是以全圣经来看,它也是很独特的;对一些人来说,这是反对约伯记的历史性最强而有力的一个理由。这样的对答可能像约伯记所记载那样发生吗?这个问题关系至大,因为全书之真理及价值都与它有莫大的关系,下面我们将会看出来。

    上面我们已经说过,人若对属灵界有任何的认识,都只能出于超自然的启示;那么本章所论到撒但与神的对话,便只有两个可能:一就是出于圣灵的启示,不然就纯是作者的幻想,没有第三个可能。换句话说,全约伯记之可靠与否,就在乎这个关键。这是为什么我们说第一、二章是全书之真理及价值之维系点了。

    假如说这一段是圣灵的启示,那么撒但与神的对话就真的在天廷上发生。当然,其过程与说话是经过拟人化,这也只是为了叫人能明白吧了。

    但若说这一段只是作者的创造,那么整本约伯记便是一本毫无重大意义的小说了;因为它说约伯的试炼全书之主题只是源自神与撒但的对话;而这个对话根本没有发生过,只是作者的虚构,那么约伯为什么要受试炼?我们永远都没法子知道。本书除了是一篇优美的诗歌外,对我们就一点意思都没有;而跋语中神的介入及宣告也同样没有意思,因为序言若不是真实的,跋语也不可能是真的,约伯记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我们要再说,本书是没有中间立场的,神与撒但的对话要就真的发生过,不然就没有;若是前者,本书之意义就大有价值,若是后者,它就只是一本小说。因此重要的问题乃是:到底本书是不是圣灵把在天廷发生的事向约伯记的作者启示出来?我们根据圣经其它的记载,可以肯定地回答说:是。

    圣经岂不是重复又重复地用拟人法把神在天廷的事告诉我们?他岂不是那位坐在宝座上;旁边站着基路伯及撒拉弗;受着天军的侍奉:并透过他的仆役来管理宇宙穹苍?启示录十二章十节不是说撒但是那个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撒迦利亚书三章一、二节不是告诉我们撒但站在神的面前控告约书亚?新约不也同样说到撒但得到神的准许,要试炼神的儿女?请小心看下面的几段经文:路二十二3132;林前五5;提前一20;提后二26

    最能与约伯记第一、二章互相辉映的,就是路加福音二十二章三十一节,论到主耶稣对西门彼得的一段话。若把原文的时式表达出来,我们可以这样译它:西门,看哪,撒但定意哀求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们同样要注意主怎样回答: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里所用的两个动词撒但的定意要得着,和基督已经献上的祷告,在希腊文同属过去式(aorist),表明撒但已经得着了准许,可以筛西门,而基督又已经为西门祷告,叫西门的信心不会跌倒。用这个亮光来看约伯记不是顶有意思吗?基督怎样为西门祷告,照样也为约伯祷告,并且在撒但要筛他们之前,基督已经胜了那位控告者,并且得回撒但要筛的神的儿女。

    有那么多的经文作证,我们还要怀疑约伯记一、二章所记的事实吗?我们若怀疑约伯记之真实,其它有同样记载的圣经也会有问题了;不单如此,连耶稣基督自己的说话也不可信了,这个可能吗?我们相信撒但与神之对话确曾发生过,并由圣灵把其目的及过程,借着拟人法启示给圣经的作者,作为约伯受试炼的解释,并且叫后世的人从其中了解人无法按理性解决的人生之谜,其意义之重大绝不容忽略,下面我们详细点来解说。

 

重要的应用

 

    在序言记录撒但与神的对话给我们之教训实在重要无比,它给我们不少关于撒但的认识。

    我们看见撒但是要对神负责的。你是不是觉得奇怪,撒但怎么可以进到神的面前?它为什么有权利可以随时进到神的宝座前?我们若这样看,就误会了整个信息了。圣经不是告诉我们就是神的仆役天使也要隔一段时间就要进到神的面前?这些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不是要给神出什么主意,乃是向神报告他们的工作;撒但之所以能进到神的面前,不是它的权利使然,乃是它不得不如此,它是被命令来到神的面前,好报告它的工作。不管它愿意不愿意,仍是在神的权柄之下,就像一切受造之物一样。它之所以来到神面前,既不是它的特权,也不是它所愿意,乃是出于神的命令。尽管它是一切背叛之灵的首领,它仍是不敢,也是不能不听从。要这样一个赤裸而又邪恶的灵进到神圣洁的宝座面前,对它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可怖之经验。

    第二、我们看见就是撒但黑暗的心思在神面前也是无可隐藏的。乍看起来,神对撒但的问话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好像神是有所不知而问,事实上当然不是如此;他早知道撒但一切的作为,就是他问撒但你从那里来之前,他已知道它是从地上走来走去;他之所以问,是要借着问题来逼它招认它的所作所为;神对撒但发的问题可以这样译法:你是否立心要察看(或对付)我的仆人约伯,因为地上再没有人像他?撒但立刻招认了,并且说它之所以不能加害约伯,是因为神给他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这是多安慰的一个信息,神知道撒但的心思,知道它要对付的人。

    第三、从第一、二章我们知道在一切败坏这地球的罪恶的后面,是撒但的播弄作崇。神问它:你从那里来;它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明显地,撒但在地上是有它特别的任务的,且是非常忙碌。创世记告诉我们人的犯罪是因它而起,自创世记之后的圣经,更愈来愈显明它是使人类犯罪的主凶。它说它是在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就表示它非常之焦躁和不停地工作,它是犯罪的天才,永不歇息地推动它邪恶的策略,它不认识何为侍奉神的喜乐平安,只会汗流满面地工作,务使人类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种汗流满面,焦躁不安就是它的记号。请留心看以赛亚书五十七章二十、二十一节和马太福音十二章四十三节就更清楚了。

    除了焦躁不安外,我们也要认清楚,它是这世界的王,是叫人硬心不信神的那位。我们若不认清楚它才是一切邪恶之主源,才是我们人类之公敌,那么我们无论怎样关心社会工作,甚至为此而祷告或传道,大概也不会成就什么的。

    第四、从序言我们看到撒但真正的一面,那就是:它不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有时我们这些属神的儿女对撒但的认识非常之模糊,我们以为它是无所不在的;不!它绝不是如此,也许它可以在眨眼间就能从这边去到那边,但它仍不是无所不在;它是受造之物,既是受造之物,就必受时间空间的限制,在同一时间下,它只能存在于一个空间。举一个例子来说,假如它现在在非洲弄风播雨,就不能同时在澳洲或美国推动它邪恶之鬼计。

    很多基督徒认为撒但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在对付他,错了,它十足无所不在的:当然,它有很多仆役喽罗供它差便,但它本身仍是一个受限制的被造物,本仁约翰的天路历程是一本独具灼见之作品,他就认识这个真理:那个天路客一路上都受着不同的仇敌的攻击,但遇见撒但本身的,还是只有一次。

    我们也不要以为撒但是无所不知的神可以看透众人的心思意念,撒但却不能,因为它不是神。它不明白约伯的心思,它以为约伯在它攻击之下,必会崩溃;但它错了,它不知约伯心内存的是什么,结果它反而败阵下来。不错,我们若主动地向撒但投降,它就能占有我们的心思,就像昔日的犹大和今日交鬼的人一样。我们若不容许它如此作,不主动地把自己的主权交给它,不向它之诱惑或威逼让步,它仍是毫无办法,它不能知道我内心的事。若然不是,人类就毫无尊严可言。让我们永不要忘记,撒但既非是无所不在,也不是无所不知的。我们不敢低估它,但高估它也同样是愚蠢的。

    第五、约伯记的序言告诉我们,没有神的准许,撒但仍是寸步难行,毫无作为的,它的阴谋常在神的监管之下。它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不管怎样翻腾,仍越不出它被定的疆界。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伯三十八11)神容许撒但有所作为,是因为神能叫它对人的攻击变成祝福,就像约伯的例子一样。

    第六、我们不要忽略了,神给撒但的每一个准许都有一定的限制的;第一个限制是: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一12),到约伯得胜这个试炼后,撒但又有一个新的准许,但也有一个新的限制: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二6)对信徒来说,这真是一个大安慰,撒但绝对没有权力越过神的限制,它一切的攻击都是在神的监管之下,就如彼拉多之对耶稣,若不是神的准许,他就不能办耶稣(约十九11)。假如神是监管着撒但对约伯的攻击,他也必会监管着撒但对我们的攻击,尤其是我们不像约伯那样成熟。新约在这方面的教导是极明显的,请看保罗怎样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最后,让我们紧紧记着,神的眼目常在他儿女的身上,特别当他们落在试炼的当儿。神问:你曾用心察看我仆人约伯没有?这个问题就表明约伯一直是在神的关注之内。请注意神怎样题及约伯,他道出约伯的名字,认识约伯正直的性格、敬虔的心灵,并且特别说到我的仆人,约伯在神的心中是宝贵的,尤其是当他落在试炼里面。罗埃尔(Lowell)的说话很有意思:

 

   复仇者真大意,

       历史恒记着这一页,

     死亡击败了黑暗;

       在神的道与奋秩序当中,

     真理永远在刑架上,

       谬误永远在皇宫,

     是那刑架把人类的将来改变;

       在阴暗的不可知内,

     神一直站在阴影内,

       看顾保守着属他的人。

 

神的众子另一理论

 

    也许我们应在这里谈一谈约伯记一章六节和二章一节所说到的神的众子是什么意思。上面我们说是天使,但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只是当代敬畏神的人,他们也不是无理由支持的。

    首先我们得注意,约伯记是一本极其古远的书。它的词汇、语气、格式,以至人物的态度、风俗、制度,和所形容的人生百态,均表明它是属于族长时代的一本书;极可能是早于出埃及很久的时代。在那个时候,神常以可见之形像显现于人前。持这理论的人便说,在那时候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的神的众子便是敬畏神的人一齐聚集敬拜神,并聆听神的言语。拉健(George Rankin)在他之创世记释义便持这个说法:

    在约伯记一章六节和二章一节,我们看到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的面前的说话,这句神的众子与创世记六章二节之神的儿子是同一样的字眼,亦即beni  ha  Elohim(原文同是双数)。有学者认为约伯记的作者是摩西,而约伯本人则是活在族长时代,或可能在洪水之前。天使岂不长在神的面前吗?若然,这里就不必说他们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但这些beni  ha  Elohim不是天使,是当代敬畏神的人,特意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去敬拜他。

      约伯记的起头说当这个敬虔的父亲知道儿子们设摆筵席,就为他们献祭,免得他们得罪神。然后神召集他子民来敬拜他的日子来到,撒但也得到特别的准许来攻击这位敬虔的父亲。

      这些神的众子就是当代敬虔的人,来到神的面前,就像大卫要他的子民一同聚集来向神献上感恩的一样。其实圣经别的地方同样有这样的记载。创世记说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我们当然不能运用奇思妙想,硬说宁录是个天使吧。同样地,约伯与他的儿子们就是神的众子,以约伯为一家之首,负上祭司之责任,带领他的儿子同来向神献祭和敬拜。

 

    持这看法的当然不止拉健一人,事实上这个问题是一个悬案,很难有一定论。无论怎样,我们要重复地说,约伯记是一本十分古远的书。在那些时候,神常是以一个可见之形像来向人显现,接受人之敬拜,像伊甸乐园一样,就在神的众子一同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的时候,撒但也来了。这个在耶和华面前跟创世记之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四16),和约拿之躲避耶和华(拿一310)也是同一的说法。

    我们自然不会以为该隐和约伯是在天上离开耶和华的面吧!可以很肯定说,他们均是在地上而离开的。同样的理由,他们认为约伯记中神的众子并不是天使,而是敬畏神的人在地上聚集在他的面前来敬拜他。

    这个理论还有一些地方与我们之看法不一致,就如他们认为这些众子是按他们之选择来到神的面前,而不是被召而来;并说耶和华是神一个特别用来向人显示的名称等等,不过我们还是略去不提了。

    小心研究后,我们仍然持守上一课我们采用的解释,那是比较自然及合理一点,就是看神的众子为天使。但这些不是序言之要点,重要的地方乃在:撒但与神的对话是确确实实地发生过,是约伯受试之原因,也是本书价值之所在。

 ── 巴斯德《约伯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