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五课

 

约伯记之五  第五十六课

 

题示:阅读约伯记最后一课之前,请先仔细阅读三十八至四十二章。特别尝试欣赏这段庄严又富诗意之说话,起初可能感到困难,但留心读就会看出的。然后试问和答这个问题:耶和华这样说法,其用意何在?然后再看本课要说的,参照圣经的记载,留意这课之解释,能按这步骤去读,必得益匪浅。

 

                凡信靠他的,必不羞愧,

                失望或临,希望成泡影,

                  他永不失败。

                试炼或如波涛涌至。,

                苦难或叫我们如陷深渊,

                但我灵啊!千万人已发现,

                  他永不失败,他永不失败。

                *        *        *       * 

                凡信靠他的,必不羞愧,

                纵或天起风云,山岳变色,

                  他永不失败。

                疾风劲雨,看似不能胜过,

                喜乐光明,全要渐渐消退,

                但听啊!千万人均巳走过此途,

                  他永不失败,他永不失败。

                *        *        *        *

                凡信靠他的,必永不羞愧:

                苦杯满盈,实不胜负荷,

                  他永不失败。

                天路崎岖,寸步难移,

                我仍要奋力前进,直趋天廷

                直至一天与千万圣徒同唱

                  他永不失败,他永不失败。

 

                                   巴斯德

 

旋风中的回响

 

    从三十八到四十一章,约伯与友人的对话突然因着神自己的介入而引进高潮;在轰轰的声音中,人的说话止住了:于是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神的声音划过天际,叫正在说话的以利户怔住,其它四个人也呆若木鸡;从旋风中,神那像众水之声挟雷霆万钧之势临到他们。

    我们若硬要考究这本古典诗剧之历史性,大概没一处比这个极其厉害之高潮更引起人的兴趣;我们会问:到底这个声音真是神自己的声音或只是一种假想,作者只是托神的名来把全书引入高潮?若是前者,本书之结果就非常生动和重要;若是后者,我们就只会赞叹作者的遐思奇想,生花妙笔,或甚至会愤怒作者妄称神的名。

    在第一课我们已经详细地讨论过这问题,指出全书若不是具有历史性,而只是作者绕着一个事实来大造文章,那么全书的教训就毫不足取;我们不必在这里再讨论,但要再强调:本书所记的资料是史实,是确曾在地球的一角发生过,是它的史实才能赋与本书之道德价值;换句话说,本书自三十八到四十二章也是史实,那旋风中的声音正是永生神的声音。

    这个旋风中的回响是什么呢?神怎样回答约伯的难题?当我们第一次读这几章圣经时,一定盼望神会藉一些超人意象来给这千古悬案来个有力而又永远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们若这样想,就必然失望;非常出人意表,神竟全没有按人的心意来结束这本书,给我们一个方便的答案!(非常凑巧的,这个没有答案的结论,正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明证,说明这个声音正是神自己的声音,不然的话,这个声音若只是某个机巧的作者之遐想,我们敢信他必会接着第一、二章的暗示,给这本书来个戏剧性的解释,好使它不会像现今一样,看来好似有头无尾,提出了问题又没有答案。)

    另一个叫我们颇失望的,就是神这个介入的声音,一点没有辩论的味道,它只是一连串的问题,不是我们盼望中的答案。它的语言、诗体、丰富的意象,无所不包的观念和喻意是绝对超越前面五人的说话。我们不单可以说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是其它文学所不能望其背的,不管是古典也好,近代也好。但它就是不给受苦之因解释,甚至一点连我们希望的辩论程序也找不到。为什么呢?下面我们就要解释。

    我们曾小心又扼要地分析了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的言词,又借着引用以利户的话来说明他怎样把新的因素带进这场辩论;但这篇神介入的言词却不需要如此分析也可看出其主旨的,我们不是说这个旋风中的回响完全没有条理次序,小心阅读,就能发现它的层次和主旨是这样

 

    细读这最后几章圣经,就会发现不时有些颇古怪的说话,藉此使主题更突出,举例说,在三十八章十九至二十一节便是:

 

    光明的居所从何而至?

    黑暗的本位在于何处?

    你总知道,因为你早已生在世上,

    你日子的数目也多。

 

    最后那两行其实是一个讽刺,也是全篇言词的关键所在。其意思是:约伯一定如神一样,先天地而存在,与神同等;不然的话,他怎能作神的参谋,告诉他应怎样管理宇宙穹苍和芸芸众生?

    但神这个讽刺是满有慈爱的,不是尖酸刻薄的,其目的是叫约伯谦卑下来,不是要打倒他,羞辱他。(谦卑与羞辱,其分别何止天壤!)整篇言词都透发着庄严和尊贵的气质,值得一读再读。

    还有,我们不得不惊奇全篇说话中,充满了各式各样奇怪的生物和现象。他引用了驼鸟,不单是因为它们美丽的翎羽,也是因为它们某种天性的愚蠢性格,而它那种性格是因为神使它没有智慧,也未将悟性赐给它。狮子、野驴、鳄鱼为什么神要用这些凶猛难驯的野兽作比喻?约伯本人是不言而喻的;神按着它的能力和智慧,用这些奇特又古怪的比喻来晓谕我们。这些动物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没多大吸引力的。若我们是统管宇宙万物,我们必定不会喜欢它们,也最易遗忘它们,而神用它们正是为了这个特别的原故。因为宇宙根本就不是按我们的喜恶或智慧来管理,神是按他自己的能力和智慧统管它们,且也管得非常恰到好处,使整个宇宙众生能各取其需,又各献其能,这些又岂是我们能想象的?

 

         

 

             对比的挑战

       耶和华无限的创造及统治能力

       对渺小、无知、无能的约伯

   1.与大地的关系(卅八118

       它的被造(三十八47

       它的海洋(811

       它的清晨(1215

       它的资源(1618

   2.与穹苍的关系(卅八1938

       光明与黑暗(1921

       其上的元素(2230

       星辰与天宫(3132

       自然的定律(3338

   3.与活物的关系(卅八39~卅九30

       禽兽的口粮(3941

       野兽的性情(三十九112

       禽兽的华美(1325

       最凶的飞禽(2630

   4.与殊例的关系(四十1~四十二6

       骄傲的人(四十614

       河马(1524

       鳄鱼(41

       约伯的回答(四十二16

 

 

    我们相信,约伯必能像我们一样,在那一刹那间了解到神的讽刺和晓谕:神以其统管宇宙的奥秘去显明约伯的无知,因而看出硬要问神为什么是极其愚蠢的,惶论给神出主意,代筹谋来管理这个宇宙。

    也许我们仍要问:这个旋风中的答案跟约伯的受苦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呢?正如上说,这个答案满了的都是华美的诗句,精细的描述,和深刻的洞见,但到底没有解释到约伯受苦的原因,没有答到问题,没有使我们对受苦有深一步理性上的答案,更没有应许约伯受苦之后,必然得到祝福;它对人类受苦之谜到底有什么关系?我们若不仔细思想,很容易就错过了本篇的主旨。

    第一、本篇的主旨乃在:神不要约伯知道受苦之因。假如说,神给了约伯一个答案,亦即是记载在一、二章撒但的恶毒和耶和华的挑战,约伯一定惊得目瞪口呆;但这样一来,约伯整个受试的目的就无法达到了。换句话说,约伯若知道记在序言中他受试之原因,和记在跋语中他受试之结果,他整个人的态度必完全改变,而他一切的反应必变得十二分造作不自然,亦即是不是出于真实的,他真正的人格就不会在试炼中显出来,信心的教导和操练亦完全落空。但试炼正是全约伯记的关键所在呀!

    我们一开头就读到约伯受试炼的原因,因此我们读书时,心中一直盼望神能给约伯一个解释;其实神若真要如此,你以为他有什么难处?他不这样作。今天我们读到这篇旋风中的答案,一篇满了超越的、无所不在的,和处处供给的神的描写,就是单单没有答案的说话;他就是要我们知道:有些苦难神是不能现在就给我们解释的,不然的话,整个试炼的目的就被破坏无遗了,这是旋风中的回响第一个重要的信息。

    第二、它表明神非常关怀约伯在受试中的处境。神虽没有给约伯当场的答案,但这篇说话足以显明神一直在看顾、聆听,和关怀约伯一切大小的事情。约伯必然顿然开朗,深深懊悔他与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辩论时,力说神不看顾他、遗忘他。约伯在神的回答中,在他仍处试炼的熔炉内,必刻骨铭心地体会:我错了。不单如此,他还体会到神那无限深度的关怀与同情!神不关心约伯?他关心到一地步不得不在天上向他说话呢!且不是三言两语,而是上至天文风电,下列山川百兽,均一一引进来晓谕约伯,神不关怀吗?无可怀疑,此点也是为什么约伯记一直被保存下来(想想看,一本写在几千年前的书),叫后世的人都知道神不单只关怀同情人的疾苦,最后还以他儿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作一最具体的表明。

    第三、旋风中的回响还有第三层的深意,这个也是出于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神的意思是要带约伯到一地步,以至他能完全地安息在神自己的身上尽管没有半点解释。假如约伯能来到一地步,就是在一切没理由的苦难和试炼中,仍能相信神的管治是完全公义和慈爱的,那么撒但的攻击(记在序言内)就完全崩溃,撒但就一败涂地。从四十二章我们知道,约伯确是去到那地步;在没有解释之下,他仍相信神;这也正是我们要学的功课之一。

    就是在最敬虔的信徒中,一生也会充满许多不明的谜团,这就是我们要运用信心的时候;在完全没有指望、没有解释,又好像矛盾重重下相信神道不是盲信,更不是迷信;我们有全部圣经的启示,知道人类犯罪和受苦的不少知识它的起源、撒但的播弄、神的管理,和它最后的结局;尤有进者,神已经晓谕我们基督怎样先我们走过这条路,因此信心就鼓励我们继续走下去。尽管如此,人生旅途中仍满了参不透的谜,一些神不能就此时此地向我们解释的谜,启示了的和隐藏的同样多,信心的胜利乃在我们可以在不知中,仍能安息在神自己身上。

    我们还要提到最后的一个深意。从这个旋风中的答案,我们知道神的目的是要带约伯到一个绝境去,使他的自以为义。自我辩白、自以为聪明,和一切属于自己的来到一个绝境,唯有在那绝境中,约伯才能找到神。我们可在四十章一至五节看到这个事实。旋风中的回答是分开两部分,其分界点就在全篇回答的中间、在那里?神问约伯,约伯回答:

 

     耶和华又对约伯说:

      强辩的岂可与全能者争论么?

      与神辩驳的可以回答这些吧。

      于是约伯回答耶和华说:

      我是卑贱的,我用什么回答你呢?

      只好用手捂口,

      我说了一次,再不回答,

      说了两次,就不再说。

 

    约伯学了功课,却还未完全学会,不然的话,旋风中的回响就可以在这里止住。在约伯之内,他正经历一种属灵的破碎。从外面约伯听到神的声音,在里面,圣灵也在他心内向他晓谕光照约伯终于可以站在一个新的境域来认识神,也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来重估他自己。他知道自己是卑贱的,而神却是永恒永在,因此地说:我用什么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捂口,不错,约伯学了他的功课,他谦卑下来。但他的认识还不够彻底,因此神的声音要继续下去,直至约伯完全的深信、完全的了解。

不幸地,四十二章前六节是常给人误解的,我们很容易会看这个六节的高潮全是约伯一人的说话,而不是神与约伯的对话。该章开头是:约伯回答耶和华说这是叫我们易于误读的原因,其实应该这样读法:

 

约伯

     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

      你的旨意不能栏阻。

     谁用无知的言语,使(原文没有中译你的)旨意隐藏呢?

约伯

     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

      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

      求你听我,我要说话。

     我问你,求你指示我。

     (或译作:我问你,你向我显明。)

约伯

      我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

       因此我厌恶自己,

       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这就是旋风中的回响的意义:神不要约伯知道他受苦的原因,但他却显明他的关怀和同情,其目的是要约伯单单的信靠安息在他自己身上,不是在解释上;约伯也要除去他一切自我主义,在神里面认识他自己。这些信息若能明白了,旋风中的回响就非常有意思,不单对约伯是如此,对我们也是一样。

 

约伯本身的研究

 

    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对约伯这个人作过分别的研究。之前,我们在发掘本书的中心的思想,但在结束之前,一定要对约伯这个人作点研究。从这个古典诗剧,我们看见一个人怎样逐一的被剥夺,先是他的财产家人,之后就是连一个人灵魂赖以为居所的信心也被粉碎,直到他赤裸裸地站在他的创造主前。

    首先,他失去一切的家财全都在数小时之内,几个旋风,掠夺,他就从富甲一方的财主,变为不名一文的穷措大。跟着是他的儿女,在一阵烈风过后,他七个儿子、三个女儿全死于非命。之后就是他的健康,他满身长毒疮,皮肉无全,以至连近亲也厌恶他。他不单身受疾苦,心也厌烦自己,觉得自己的生存是个重担。苦难接踵而至,连他最亲的妻子也不想与他交谈,看见他的样子,她叫道:你弃掉神,死了吧!他与妻子之间同一信仰的连系也断了,他变得异常孤独。之后就是他三个顽梗的朋友,至终连他们的友谊也不保,同情变作重担,辅导变作定罪,直到约伯含忍不住,高喊:可怜我,噢,我的朋友!

    除了这些外在的损失外,他里面也在经历层层的剥夺,均是在他灵魂的深处的。他极端的苦难叫他连自我价值也破落了,不久之前他能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这句话表明他还看到内在的价值比外面的财宝来得重要;之后他只盼望自己能被除去,不再在世上。但不久,他觉得神对他的爱心关系也不存在了,他不再能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一章二十一节)。这句话显出他属灵的观点,即神的恩典和主权是并行不悖的;但后来他只能从悲苦的灵魂呼喊出来:为何你以我为箭耙?最后,他看来连神的管治是善的这个信念也不保。之前他能说: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但在他与三友人辩论的时候,连这个信念也崩溃了:实际上这时的约伯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了。

    不要说身外物,连一个人灵魂内所拥有的任何信念,也在一一剥落;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人赤裸裸的灵魂。只有两样余下:神和自我。但连这两样也成了问题,神是个问题,因为约伯既不能明白他,也找不到他。自我是个问题,因为约伯不能逃脱他,自我成了他的重担。两样是真实的,但它们没有相遇点,在苦难中,神与他的自我都在游离。

    怎办呢?约伯一定得找回神。有人说得好,约伯前发自心坎底处的辩词,其实不是在回答以利法、比勒达,或琐法的责难。那只是一个悲苦的灵魂哀切地在寻找那位无处寻觅的神。他要逃脱自我的牢笼,却不成功;他要诉说自己的苦情,却没有适当的言语。要体会约伯陷于这种绝境的心情,请细阅九233233,十四7101415,十六1821,十九2327,二十三34,三十一3537等。

    这个苦楚赤裸的灵魂终于找到了神!尽管约伯是个罪人(正如自亚当以来就没有一个是义人),但他不是像那三个硬要定他罪的友人所说的那种伪君子。他是个诚实的人,愿付任何代价来找到神,认识神,这种人神又岂能丢弃他?神从风雷中向他说话,那声音不是要跟他辩论,它只是直接地向约伯表明神的尊贵和超越的统治,使约伯能认识到神无限的智慧、能力、圣洁,和美善。这种经验不少人都会有,就像在圣灵光照下认识自己是个罪人。立心信主而重生那一刹那,又或者在我们遇到属灵危机而神突然给我们开路的时刻一样。约伯来到一个空前的经验,他看见又认识了神,以至他不能不大声喊着说:

 

     我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

 

    这种对神新得到的认识,运同使他对自己有一个新的估价,因此他说:

 

      因此我厌恶自己,

       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感谢神,那从旋风中给约伯的答案,现今有一个更具体、更灵活的启示,就是耶稣基督自己:神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希一12)。因此让那些照神旨意受苦的人(彼前四19)把自己疲弱的心灵,浸淫在新约的启示和安慰里面。不是什么都启示了,隐藏的还多着,但已启示的便足够叫我们运用信心去胜过人生各种苦境,而隐藏的却可使我们的信心有余地去发展、去成熟。(编者注:原作者这里引用十三15,是引错的,希伯来文没有我仍信他那句,中译近原文,英译也没有,故略去了。)

 

跋语及最后之思想

 

    我们不大须要解释本书之跋语(四十二717)。诗剧在第六节就完了,跋语是以散文体裁写,都是相当浅白易明。但有几点属灵的教训是不可以忽略的。

    第一点自然是:约伯的受苦是有结局的,这是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按现今作者的脾气来说,这是有点不合潮流了,但别忘记,你看的不是一本小说,这结局是一连串史实的连接,不是鸳鸯蝴蝶派小说的手法。约伯的冤屈得到伸雪,他也得到报偿;因为这是神对待人的一篇记载,它的意义就非常重大。我们不要忘记,神是拣选约伯来给全人类一个实物教导,叫我们敬畏神的人认识在受试炼中的功课。从约伯的跋语,我们知道敬畏神的人受苦,必有它的结局的,虽然不一定像约伯一样在今生得到报偿,但报偿是必会有的。对约伯来说,因为他是个实物教导,就一定要有今生的报偿,好叫这个教导能完整;我们要看见全个真理。但人生内涵岂不比七十寒暑来得丰富?我们一定要看到,在日落的那边还有美地,在那里,我们就要明白今生一切的谜团;但即使在今生,我们也要抓紧在耶稣基督里面一切的应许,生命就会更多姿多采。

    跋语中第二点吸引我们注意的,就是神责备约伯的三个朋友,神的怒气向他们发作(第七节)。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几乎使约伯的灵魂触礁。他们对约伯的害处尤大于撒但的;当撒但竭尽所能地攻击约伯,圣经仍说:在这一切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但当这三个朋友相继以他们似是而非之理论硬要约伯认罪时,这个可怜的受害者就以口犯罪了;他们既不认识神,也不认识约伯,这种辅导极易构成大祸。我们要谨记:撒但更厉害,也不及一些借口宗教敬虔的所谓正统主义;以及把虚假的安慰和错误的真理传给别人的所谓导师来得更具破坏力。许多时候我们若单与受害者静默同坐,会比胡说八道的对人更有帮助。人之患,在乎好为人师之好字,道理大概在此。

 

关于启示的运用

 

    我们要在这里略为解释怎样运用圣经启示的问题。在跋语中,神对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说:你们议论我的话是不正确的。(中译作: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耶和华这个责难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说约伯三友人的话,不是出于圣灵的启示,不然的话,就应该是正确的了。

    有些人比约伯三友更狭隘偏执,他们说:噢,圣经若像你所说的,全是圣灵的启示,那么我们应该可以随手翻开圣经,把指头一按就说,这是神的话,快快顺服下来,照着去行,这种态度真愚蠢之极。圣经把邪恶像撒但,诡诈像亚哈等人的言行全都记下来,我们说圣经是神的启示,只是说其记录是正确无误而已。就以约伯记来说,以利法、比勒达、琐法等人的话,又岂可引以为训,遵作榜样。(它或可故作反面的说明,却绝不能引用它们而证明神是怎样怎样等。)使言词能忠实地记下来是圣灵启示的工作,遵之为范的却绝非神的本意,不然他也不会因他们的胡说八道而向他们发怒。

    但反过来说,这也不能构成圣经不全是圣灵的启示的命题,圣经不是道德格言选集,而是一本忠实地记录着发生过,又与救恩有关之史实。这三友之言词不是神的启示,但这三友确是如此说过,圣灵启示人记下来,为的是叫我们不犯同样的过错;这就是启示的目的。是在这一意义下,这本古典诗剧对我们今代的人仍然极具深意。

    篇幅所限,我们现要说到新约怎样论到这本书了。雅各书五章十一节说: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明显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中译加了给他二字,若省去,可译作主的目的。)这就是约伯记最终的事实主的目的。要了解整个约伯记的信息,就不要单看一两件零碎的事,乃要越过事件,甚至越过约伯这个人,而看到管理事件的主:他的权柄统管万有,连撒但也不能例外,而他对人的心意,又是满有怜悯慈悲,这就是主在约伯记内显明的目的。尽管今天黑云密布,荆棘满途,但他的权柄和怜悯,仍然贯串生命每一颗泪珠,他的手仍在暗中引领我们走过窄路。

    再看看约伯,看这个敬畏神的人怎样从失乐园到重得乐园;看他在跋语中的三个阶程改变、清白、重建。首先我们看见约伯的性格改变了,他从熔炉走了出来,他是像被火炼过的精金。第二、约伯在他三友面前的沉冤得雪。神亲自证明他受苦不是因为犯罪,并且称他为我的仆人(四十二7),又使他成为三友人之祭司(8节),耶和华的怒气才不向他们发作。第三、约伯得以再被建立,他不单只重得他以前之财富,且是耶和华赐给他的,比他从前所有的加倍  10节)。不错,主的目的真是何其慈悲。唯愿在试炼中的基督徒,都能安息在主内,存心忍耐地等候他。

 

约伯记是不是一个隐喻?

 

    让我们放下约伯记之前,再多思想一个问题。我们已说过,全书的序言、对话、跋语,均是一系列真人真事的记载,现在的问题乃是:在这些真人真事的记录,和全书重要的教训外,约伯记会不会是对全人类人生历程的一个隐喻?拿序言中的约伯和撒但的诡计,它会不会指到人类在伊甸园的情况:人的富足和撒但的嫉妒;然后是对话中受苦的约伯落到尘土灰烬的光景,又是不是暗指人类今天的光景?最后是跋语中的约伯,得到洁净、重建,这是不是指到人类将来在基督里的光景?无可怀疑地,这些都是可能的,神的道本来就是丰丰富富,连最有智慧的人也不敢说他是完全得着了。

 

                        温故知新

 

1)五卷诗歌书中各代表了不同的灵程进阶,你能把它们列出来吗?试用最扼要之句语,指出约伯记的中心思想。

2)希伯来诗歌中有那三种平行法?而约伯记中那部分是诗体,那部分是散文?

3)有人反对约伯记是历史的记载,他们持的是什么理由?你又怎样解答?

4)试列出两节约伯记之外的经文,可以清楚地指出约伯记是真人真事的记录。

5)试用五句话,把约伯记之目的及信息分列出来。

6)我们说,约伯记中神与撒但的对话若非真有其事,全书就变为没有意义的小说,为什么?

7)以利法、比勒达、琐法等人之言词,各有其不同的观点,试分别说明之。

8)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之说话,各有其相同之处,试说明之。

9)试解释以利户之新方法、新答案,及新请求。

10)耶和华的说话约可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与大地的关系(三十八章118);试列出其余三部分。

11)旋风中的回答的主旨在那里?试说明之。

12)神责备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的话,对我们运用启示原则有什么关系?

 ── 巴斯德《约伯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