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八章

 

iii. 比勒达(八122

  13. 约伯与他朋友们之间的不一致,在比勒达的第一篇讲论中变得更为扩大。他并不是像以利法一样谦恭有礼地开始的,而是粗鲁地指控约伯是一个饶舌的人,猛烈但却空洞(2b节)。摩法特的译文──“凶猛而混乱的言语”──是相当引人注目的。

  比勒达在他有关神与人的讲论中作客观的分析,结果呢?他就成为一个灵巧但肤浅的思想家,他是一个道德家。在他简单的神学中,每一件事都可以根据两种人来解释──完全人(ta{m20a节;伯一1所用的)与鬼祟的恶人(h]a{ne{p13b节);在外观看来是一样的,但神却把他们分开来,使一个兴盛,另一个毁灭;他并且暗示说事情永远都是这样,不然就是怀疑神的公平。而根据比勒达的说法,这就是约伯正在做的,所以他说:

  “神(El)岂能偏离公平?

   全能者(Shadday)岂能偏离公义?”

  这两行证明了跨越两个平行行的诗歌笔法,这些字组成了一个词组;这不是同义平行句,因为神的名字是 'El Shadday'(译注:“全能的神”),而祂所做的事是“真的公平的”(mis%pat] s]edeq)。两行的动词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整个等于是一个单一的句子:“难道全能的神会颠倒真正的审判吗?”

  47. 约伯没有说过这些话,他相信神的公平,但他无法看见。书亚人在约伯无法回答的问题中看出危险的暗示来;因为神的行动是配合人的行为,他能够回溯出理由来,一定是约伯的儿女犯了罪。这是逐渐接近事情的核心了,因为约伯曾经非常关心这一点,并且为了他们的罪(甚至是隐藏的罪)而献祭赎罪(伯一5)。比勒达并不认识赦免的可能性,没有什么可以介入罪与其后果之间。唯一的选择就是清洁正直(6a节;第二个字是在序言中用来指约伯的一个字)。在这个基础上,约伯可以寻求神,就能获得赏赐,神必使约伯富足(和合本、修订标准本之起来的另一可能译法),恢复属他的财产222

  这样,他的生活一定会从小起点变到辉煌的结局(7节)。有些释经学者认为恳求(5b节)──直译为“恳求恩宠”──的劝勉与前面的思想不一致;我们不应该认为这里表示比勒达赞同恩典教义,神的恩宠是公义的赏赐,而不是悔罪的赦免;在这一方面,他比以利法更为严厉。

  810. 就像经常发生的一样,论据越弱,陈述得越有确信。比勒达诉诸于古代的智慧,彷佛他正在说的是普通常识一样。在这一小段中,有着轻微之讽刺文学的笔触;约伯记的作者在此似乎要暗示出他这本书的目的之一:要质疑这类的传说,打败那盲目地持守它的人。比勒达与约伯从相同的起点开始:我们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儿(9b节;参七716);但他们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两个人都承认:我们一无所知。一个人有限的经历必须由过去所累积的经历来扩大,或更好是由黄金时代起初较纯的智慧来扩大223。追念224列祖225的寻索结果,是可靠知识的来源。

  1119. 作者并没有把比勒达塑造成不重要的小人物,这是他的部分技巧。他说的话陈述得非常好,并且是用最好的诗歌写成的。他跟着对恶人的毁灭所作的描绘是非常出色的,这跟以利法在伯五1726对善人所作的愉快的描写恰成一对。

  它是以修辞疑问句开始的:蒲草没有泥,岂能发长?226即使有非常繁茂的叶子,但除掉宝贵的水气,它们就比百样的草先枯槁(12b节)。相关的材料再次被诗歌给分散了,硬要把它们凑在一起,会冒渎作者的艺术。所以,他在16节继续描述不虔敬人(13节)227的蔓延。首先,“他在日光之下带着汁液而膨胀”(德里慈),“他们吸枝228爬满了他的园子”(16节)。这类的繁盛并不比蜘蛛网好(14b节),他自己的社批(本地,18节)将会否认他,除非“我没有见过你”这句话是代表神的弃绝(参太七23)。在这里的本地这个字似乎往回连到七10,多少带有恶意地暗示:约伯的前景就像恶人的一样。

  遗憾的是,由于原文含糊不清,这首乐章在第19节的高潮因而蒙上乌云,没有人能够穿过。几乎其中的每一个字都有一个以上的意义或含义,结果译本为读者提供了较广的选择范围。乐这个字含有暗讽之意,但许多较不重要的改变可以产生相当不一样的结果,诸如新英语圣经的“它的生命必要枯萎”(参思高:“看,它要腐烂在路上”)。

  2022. 比勒达沿着智慧教训常见的路线,将他对恶人与义人相反的命运所作的分析撮要起来。枯萎之草与繁茂之树的比较是常见的比喻,那些信靠耶和华的人就像在灌溉河道旁繁茂的农园一样(诗一3,读作集合名词),信靠自己的人就像沙漠中矮小的灌木一样(耶十七6)。完全人(20节)的欢呼声,必因神恩典的额外证明──他的仇敌的降卑(22节)──而提高。

  这就是比勒达的智慧,作为生活的一般指引是有帮助的;但是,当神的朋友们是那些受到最大苦难的人时,这智慧则是陈腐的,甚至是残酷的。比勒达将一切简单地划分成善与恶,约伯很久以前已不再这样把人划分为此两种。他知道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包括他自己在内;他希望能够借着赦免而蒙神赐福(伯七21)。他已经享受过那个关系,并且──身为神的“仆人”(一8)──已经达到那截然不同种类的、只有借着信心才有可能的完全(一1,八20)。比勒达断言说神必不丢弃完全人(20a节),使他成为那些以同样逻辑讥诮耶稣之人的先导:“祂倚靠神,神……可以救祂”(太廿七43)。约伯有着较小的加略山,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加略山;但是当我们知道神对耶稣的弃绝时,我们的受遗弃就永远不会再像约伯的那样黑暗了。

 

222 6节最后一个词组的一般译法,如和合本之公义的居所(参吕译、思高、RSVGordis),不仅忽略了我们在五3的注释已经指出之广义的 na{weh,也忽略了 s]edeq 的法律含义,这个字在第3节译作公义。而且,这里所用的动词 s%ille{m 字面的意义可能是“使健全”,而不是“偿还”;然而,后者的意义的确适合比勒达严格的律法主义,参第20节。

223 词组前代(直译:“第一代”)的精确意义被很多人讨论过。

224 H]e{qer 的意义是“调查”,或是指已经由列祖完成的调查(RSV),或现在研究他们的发现。无论如何,根据第9节看来,其中暗示着古人的长寿容许他们洞察出我们不再能够获得的事。

225 希伯来文直译的他们的列祖曾经引起许多的讨论,产生许多解决的方法。费兹梅〔J. A. Fitzmyer;根据 W. F. Albright Yahweh and the Gods of Canaan, 1968, p.142p.124 in the London edition)〕提议作“他们的鬼魂”;但是,不单比勒达不可能是在推荐降神术作为从过去获得知识的方法,布罗梅德(Blommerde, Northwest Semitic Grammar and Job, pp. 50f.)现在更举出类似的例子来支持传统的读法,就是相当符合平行体的。

226 关于这种谜语的智慧特性,请见六5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31,Name=ii. 約伯(六1∼七21};叁 Gordis, pp.178f

227 这个字在约伯记中是很重要的,用了八次,有不同的含义,这里似乎是指一般的含义,因为没有列举特殊的罪。

228 这里可能是玩弄字技,因为集合名词 yo{naqto^ 是子孙的一个简单比喻,同时意味着很快成长与吸奶的孩子。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