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伯记第十五章

 

C 第二循环的讲论(十五1∼廿一34

  将对话划分成几个循环的问题,已经在导论中讨论过了。我们已经假设是由以利法开始每一循环,但我们并没有坚持一定是这样。我们没有尝试列举所有的见解,但注意到有些学者把界线画在其它地方。傅瑞就是这样(KAT),他认为争辩是由约伯的讲论与他朋友们的答复组成的,第二循环与第三循环分别是从十二1与廿一1开始的。另一方面,史奈斯却认为每一循环都是由约伯开始、结束的,把介于两个循环间的讲论从中间划分开来284。根据我们的见解,没有必要去找这些界线;虽然辩论网不是紧密地编织成的,但在谈话的流程中却有足够的连续性,使我们不愿作出分隔。在每一循环中,一篇讲论未必是处理刚刚出现的上一篇讲论;同样地,一个循环中的材料也可能是处理另一循环中所引起的论点。

 

284 第二循环开始于十四1,第三循环则是从廿一22开始的(SBT2, 11)。

i. 以利法(十五135

  当约伯变得更激烈时,他的朋友们就变得严厉。最初,以利法是温文有礼的(四2);现在,他的礼貌减少了,无礼地指控约伯愚蠢、不敬畏神。如果在最初,约伯极大的声望(四34)可能会使人怀疑他是否还需要神的矫正;现在,他不适切的话语(26节)证明他自称为有智慧是多么空洞(716节),他需要重新被提醒以恶人的命运(1735节)。

  13. 以利法反应的尖酸刻薄,证明他已经亲身感受到约伯锐利的言论的伤害。约伯是个风囊,诗歌体的平行字眼“风”(参吕译)与东风构成了一个词组,这在其它的地方是很常见的,我们没有必要停下来将东风解释成炎热而令人窒息的,暗示着就等于我们通用的“热气”285;着重点乃在于风是某种轻而难以捉摸的东西(和合本、TEV:虚空的)。修订标准本译作“自己”的这个字,直译为肚腹(AV)。将强调主动(Pi~el)的动词充满当作否定词来使用,会产生一个相当有趣的可能,就是把它的意义逆转为“虚空的”,这适合上下文。以利法已经变得言语粗俗,约伯的讲论是从肚腹中排泄出来的屁。以利法自己扮演着智慧人的角色,而约伯则是愚拙人,这样,他反驳了约伯在十二3与十三2所作的宣称。

  开头的问句智慧人岂可……将第23节结合在一起。以利法将约伯巧妙的讲论当作是无益的话,而把它抛诸脑后,他不愿争论约伯的言论,免得高举了约伯的言论。

  4. 约伯不只是愚蠢的,他也是危险的。他的言语对健全的宗教是个威胁。希伯来文用简单的敬畏,但这当然是那一般性的词组“敬畏神”的简写,这在一18及二3是约伯的特性,并且在廿八28等同于智慧。新英语圣经的意思是:约伯破坏了他自己的宗教(“你甚至将敬畏神从你心中驱逐出去”);而今日英文译本(TEV)的意思却是:约伯破坏了其它人的宗教(“你使人灰心而不敬畏神”)。事实上,如果这里“以利法是把约伯危险的观念污蔑为对社会的威胁”(Rowley, p.134),并没有显出他的论点;着重点乃是在于约伯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56. 到目前为止,当朋友们试图要以特殊的罪名指控约伯时,他们是盲目地攻击。现在,他们可有罪名可以加在他身上了──他罪孽的讲论(这是指根深柢固的罪孽;参现中“邪恶”)。如果约伯近来的言语是他唯一的失败,它们显然不能够解释他原来的苦难,所以,现代译本将这些言语追溯到一个隐藏的诡诈,因着试验而浮现出来的。我们认为这么作忽略了反语法──将约伯的苦难追溯到一个罪,而他犯这个罪却是源于那些苦难。一旦我们辨识出四个平行子句的主词全都是讲话的器官──口、舌头、嘴唇,那么译文就可获得改进:

  “因为你的口增加286你的罪孽;

   你的舌头选择诡诈;287

   你的口(不是我的)定你有罪;

   你的嘴唇指控你。”

这样,以利法与一22的陈述矛盾。

  710. 为了要进一步贬低约伯的言论,以利法以一连串的问题使他蒙羞。讽刺的是,他的质问与约伯后来得着医治之与主对话的风格唯妙唯肖(卅八章及下)。现在这段经文与前一段是交叉排列的,以利法开始时所指控的愚昧(23节)与不敬虔(4节)以相反的顺序详加说明:罪孽(56节)与无知(7节及下)。

  独特的词组头一个……人引起了很多的讨论。“引喻原始人的神话,这原始人是在世界被创造之前就已存在的”(Rowleyp.134),这种说法是绝不可能证明的;它是将第78节结合在一起,暗示说这个创造前的人“在神圣的会议中得知了神的计划”(Rowley,同上引处)。这乐章交叉配置的结构,证明是在说到知识的两个来源:古人(710节)与启蒙于神的秘密(89节);这两种资格,约伯全都没有。要解决第7节的问题,还需要两条进一步的线索:相同的观念可以在诗篇九十2找到,那里用了类似的动词,但名词却是不同,只有神是“比诸山还古老的”;丝毫没有谈及原始人,也不可能是亚当,因为他是在诸山之后受造的。第二条线索来自本节本身的平行句,以“地”取代原来的读法人,作为诸山的平行字眼288。介系词负有双重责任,这问句是:

  “难道你自认为是‘第一个’289──

   被生在大地之前,

   受造在诸山以先?”

这些罪名是不相称的,约伯不曾作过这样夸大的宣称,他只有自称像他朋友们一样的聪明(十二3),但却没有自称垄断了知识(8节)。

  1116. 以利法所提供的观念即将用罄了,他下面的规劝了无新意。虽然这篇讲论有几个罕见字的意义不得而知,以利法的责备暗示出他的虚荣心已经受了伤害。约伯应该满足于神的“安慰”(11a节,吕译、现中),大概是指他在四12及下所传达之启发性的言语;这样,第11b节可能是另一个提醒:他曾对约伯说过温和的话。但其它的译本提示出:“安静地轻声说出的话”(NEB)是类似的启示,如果约伯对神的态度不是那么无礼,可能会接受它。译作冒出火星(12节;AV“眨眼”)的这个罕见字证实下面的观念:约伯连珠炮似的言语(13节)泄露出该受谴责的、对神发出的怒气(NEB)。但以利法污辱了所有人,藉以贬低约伯。

  约伯已经问过“人算什么?”(七17;参十五14)。虽然他们的回答有许多共通之处,却有着重大的差异。约伯虽然同意人是脆弱而污秽的(十四14),却也认为人是神所宝贵的(十1213)。以利法走向极端,将人轻蔑为“可憎……腐败”(十五16,现中)的。约伯已经承认(十四4):不可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但对神而言,却不是如此!在第1516节,以利法重复了他在四1819已经说过的话。

  1735. 以利法对于好人幸福之死的第一个描绘(五26)已经被约伯驳斥了(七910)。比勒达之恶人帐棚的图画(八22)恰与约伯的相反(十二6)。以利法对这主题举出反证:恶人有着痛苦的生活与过早的死亡。他诉诸于传统的信念(18节;参10节),暗示出这种诗歌在智慧人的课程中是很普通的,是从祖先所受的,未受外来的影响所污染290

  虽然粗略的纲要很清楚,但许多的细节却是因着经文与文法困难而隐晦不明。惊吓的声音(21节)可能是恐怖的消息,像在第一章中的一样;但 qo^^l,“声音”,可以读作不定词的独立词(infinitive absolute),形成较好的平行句:“恐怖回响在他耳中”。如果抢夺的(RSV“毁灭者”)是“入侵者”(NEB),可能是另一次刻意暗示第一章,明显是以约伯为一个恶人,因为这样的事曾发生在他身上。

  22. 这观念或许是指恶人害怕走在黑暗中,因为害怕他们所害过的人会带着刀剑埋伏,等着杀他们。但刀剑经常是神施报的工具(再次回响着一1517),黑暗也可能代表“黑暗之死”(叁 NEB),这是它常见的意义。

  23. 新英语圣经作“他像食物一样,被兀鹰攫走”,需要略加说明。它可以回溯到七十士译本,并且广为现代译本所接受。这样的命运是神的报应的另一个象征。所以,像黑暗的日子一样令他受到惊吓的,乃是死亡,不只是危险。

  2526. 在基本上,恶人对神的态度是疯狂的敌视,“使自己与全能者相斗”(NEB)。以利法为傲慢自大的人描绘了一幅滑稽的图画:

  “像英雄们291一样反抗全能者,

   以全副武装攻击祂──

   以颈项为铠甲,并厚凸之盾牌。”292

  27. 以利法的下一幅图画显出恶人的自我放纵,他们的“侧胁胀满了肥脂”(NEB;参诗七十三篇)。新英语圣经正确地将 ki^^ 译作“虽然”,而不是因为(和合、吕译、RSV)。

  28. 这一切的虚张声势与奢华宴乐全都是短暂虚幻的,以利法宣称:因为他们美好的城邑与房屋将会变成无人居住的废墟293。这节经文的困难重重,详细的讨论必须留给较大的注释书去进行。现代英文译本将这里的毁灭看作是劫掠的行动,夺取的地方必定依次地被战争所摧毁(参现中)。另些译本则将荒芜的废墟看作是恶人居住的地方。其它一些译本如新英语圣经,则是将它看作一个预兆,后面跟着第29a节的预言:他的财物不得常存。和合本与修订标准本较为直译,简直就跟原文一样隐晦不明。

  2930. 这里又是最爱用的比喻:恶人蔓延式的增长迅速枯萎衰退,比勒达已经在八1619用过这个比喻了(参诗一篇;耶十七58)。以利法将这个明喻的断片遍撒在他讲论剩余的部分。

  3135. 本书作者的笔法极为精巧。以利法以称约伯为一个风囊开始这篇讲论(2节),却堆砌了连篇废话来结束他自己的讲论。他以令人生厌的重复唠叨──独断而不是论证──以几个形式说明“你所收的就是你所种的”这个教义。关键的陈述是第35a节(生产的比喻)与第31a节,那里很俏皮地使用虚假这个字(就是约伯在七3用过的),作为那倚靠它之人的报应294。我们不需要因混合的隐喻而困惑,它很可能是作者刻意用来使以利法华丽的结论变成多少有点滑稽可笑的。恶人像永远不能结果的棕榈树、葡萄树、橄榄树(3233节)。他是回到他在五3及下开始的地方。以利法甚至不能承认这个事实──这个常见的事实:坏人没有限制的亨通与好人毫不减轻的痛苦,更遑论将之与神的公平调和了。

 

285 Rowleyp.133)认为是说明约伯的“痛苦”与“受伤感”,因为东风是猛烈而具有毁坏力的。

286 一般的译法以罪孽为主词,为受词,这可从字序得到支持。但正常的句法反被交错排列的复杂模式所取代──将四行合成一首诗。动词指教(和合、吕译、思高、RSV)、“命令”(NEB)、“促使”(彭马文)也用在约伯记的其它地方,支持这个结论,因为是指教的器官。但是,根据诗篇一四四13,它的意义可能是“增加千万倍”。

287 附近的词尾加词“你的”有双重责任。“舌头”可以是阴性字(ZAW, XVI, 1896, p.78)。

288 根据达户(Psalms III, AB, 1970, pp.40, 205)所引用的丰富证据,'a{da{m 的这个意义是无可否认的可能,平行体确定它是接近肯定的了。

289 根据诗篇九十2,我们可能可以承认“第一个”是神的一个名字。

290 我们无法肯定这正是第19节的意思。有人曾猜想是暗示赐给列祖的,或约书亚征服那地。但以色列人历史的这类知识并未出现在约伯记中。

291 虽然这些字是单数的,却不是个人,而是以利法所形容的类别。

292 对于这里的图像有多么具体,众说纷纭。挺着颈项这词组可以是抽象的(RSV“顽梗地”),或较具体的(NEB“低着头”)。彭马文──根据屠西乃──认为是暗示带有盾牌的武装。

293 译注:本注释书作者在这一段所作的注释,与所有中文译本都不一样,主要是依据 NEB,该译本将第27节与第26节划分开来,归于下一个段落;现将该译本的第2728节译成中文:

27  虽然他的喉垂肉厚而且大,

  虽然他的侧胁胀满了肥脂,

28  他所居住的城邑必要变成荒废,

  他的房屋必要荒芜,

  它必很快变成一堆碎石。

294 不需要把这一节看作“与植物生命的系列比喻不一致”(Pope, p.119)而挪走。NEB 以一个双关语──译作“倚靠他的高阶”──来取代重复字,这是没有根据的。

──《丁道尔圣经注释》